第三百八十三章 被附体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事的,感觉没啥大不了的,要不叫赤脚医生来看一下吧。”

黄花菜想了想,说:“我看着也不像是实病,找医生来没用。你还是赶紧帮着跑一趟,去把黄仙姑给叫过来吧。”

“那也好,你先自己盯着点,我这就给叫去。”柳叶梅说着,便拔腿离去了。

她一路小跑着直接去了黄仙姑家,却又吃了闭门羹。心里就暗暗骂道:老财迷,一大早的就忙着去挣钱了!

然后转身朝着神秘的“龙窝”奔去。

刚走了没几步,脑海中突然就活灵活现地跃出了那条“神龙”,面目狰狞,天空舞动……

心里面就禁不住打起鼓来,害怕它会再次出来“吓唬”自己,脚步便黏在了那儿。

想来想去,柳叶梅最终还是决定让杨絮儿帮着去跑一趟。当她来到杨絮儿家时,她正蹲在鸡窝旁燃香、烧纸,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听见有人推门进了院子,杨絮儿扭头看了一眼,见柳叶梅慌慌张张跑进了院子,就问道:“一大早的你发啥疯呢?我那肉呢?你给弄哪儿去了?”

“先别管……管你的肉了,赶紧……赶紧去把黄仙姑给……给找来。”柳叶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找她干嘛?”杨絮儿皱眉问她。

“尤一手中……中邪了,人……人都没知觉了,赶紧……赶紧!”

杨絮儿一怔,问道:“真的假的?他咋会中邪呢?”

“咋不会,他……他也是个人啊。别啰嗦了,去……这就去……快……”

“你都跑这儿了,咋就去不了她家了?俺手头这不还有事要干嘛。”杨絮儿满脸不情愿地说。

柳叶梅朝着她肥嘟嘟“怒放”着的屁股轻踢了一脚,喝道:“人都快不行了,你还推三拉四的磨嘴皮子,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情味呢?”

“人不行了?”杨絮儿豁然站了起来,呆着脸应承道,“好……好……我这就去……这就去……”边说边小跑着出了门。

柳叶梅在后面喊着:“黄仙姑她不在家……你直接去土坑那儿找……找她去……”

“哦,知道了。”杨絮儿头也不回地朝前奔去。

柳叶梅帮着杨絮儿把纸灰燃尽了,然后把里里外外的门都给锁了,又返回了尤一手家。

见只有柳叶梅一个人进了屋,黄花菜起身问道:“咋了?黄仙姑她人呢?”

“哦,她没在家,我让杨絮儿去了土坑那边喊去了。”柳叶梅说罢,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朝着尤一手看过去。

此时的尤一手依然双眼紧闭昏迷着,只是身上抖动得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厉害,牙齿也不再磕碰得嗒嗒响。

柳叶梅回过头,对着黄花菜轻声说:“好像比那会儿好些了。”

黄花菜刚想说啥,却突然听到尤一手诡异的嘿嘿干笑了两声。那笑声听上去很遥远,很陌生。

柳叶梅不禁打一个寒颤,赶忙低头盯上尤一手。

尤一手却微微翕动着嘴唇,开口说话了:“媳妇……媳妇……我是你爹……我是你爹啊,你听我说……”那声音听上去很沉闷,很苍老,一点儿都不像是出自尤一手之口。

柳叶梅被吓得毛骨耸然,一股凉气从脚底板泛起,瞬间传遍了周身,似乎把整个人都给冻僵了。

“爹,你是谁的爹?”黄花菜壮着胆子问道。

“连我你都听不出来呀?是你公公……你公公呀!”

黄花菜脸色变得苍黄起来,趔趄着身子问:“你不在阴间好好过日子,咋就跑出来了呢?”

尤一手嘴里又发出了嘿嘿的干笑声,说:“这不,是想你们了,回来看看……回来看看嘛。”

“我们都好好的,有啥好看的,你赶紧回去吧,别在这儿吓唬人了!”黄花菜虎着脸说道。

“好不容易来一回,再耍耍……再耍耍……”

“有啥好耍的,别折腾人了,快些走吧……快些走吧……”

“你这个媳妇不孝顺,不孝顺……”

“俺咋就不孝顺了?”

“你孝顺能连坟都不让他们去上吗?”

黄花菜满脸惊悸,用力眨巴了眨巴眼睛,说道:“上不上坟又不是女人的事儿,要怪你也该怪你儿子,怪你孙子啊。”

“你不让他们去,他们咋去?”

“爹,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啥时拦着他们,不让他们去给您上坟了?”黄花菜叫屈道。

“那好,照你这么说,就是我这个儿子不孝了,看来还真的该好好教训教训他,让他吃点苦头,长点记性。”

话音刚落,尤一手便浑身抽搐,四肢摆动起来,嘴歪眼邪,口吐白沫,那样子直把人吓个半死。

站在一旁的柳叶梅被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地双手合十,求饶道:“你就饶了他吧……饶了他吧……别折磨他了……”

果然,尤一手平静了下来,嘴里又嘿嘿笑了两声,问:“你这女人心眼好使,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柳福林家的孙女吧?”

“你咋知道我爷爷的名字?”柳叶梅惊恐地问道。

“我不但知道你爷爷的名字,还知道你奶奶的名字呢,你信不信?”说完,“尤一手”又嘿嘿笑了起来,阴阳怪气,笑得人心里直打颤。

黄花菜眼珠一转,插话说:“你这就不对了,一准是在胡说,旧社会的女人哪有名字?”

“我胡说?我堂堂的一个君子之人,能信口胡言吗?实话告诉你们吧,她奶奶可不是一般的庄户娘们儿,她原来是个大户人家的闺女,人家不但有名字,还识文解字的呢。只可惜婚姻不幸,先是嫁给了一个死鬼,后来又嫁给了一个穷鬼,这才……”

柳叶梅心里一沉,忙问:“那你知道俺奶奶她……她叫啥名字?”

“她奶奶姓何,大名叫何宛书。”“尤一手”脱口而出,毫不迟疑。

黄花菜这时候看上去淡定了许多,扭头问柳叶梅:“柳叶梅,你奶奶,也就是你老婆婆,是叫那个名字吗?”

柳叶梅摇摇头,说:“她死得那么早,俺连人都没见过,具体叫啥我就不知道了。”

“尤一手”又开口了,说:“这还有错,那时候我们好着呢,她的事儿我没用不知道的。”说完又干笑了两声,只是笑里多出了几分不怀好意。

“你就别胡扯了,她奶奶是别人家的媳妇,你咋知道那么多?”黄花菜追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嘿……嘿……并不一定是娶回家的才叫媳妇呀,你说是不是?”

“你啥意思呢?”柳叶梅冷脸问道。

“尤一手”继续嘿嘿笑着,说:“这还要说,不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嘛,是不是?说出来不好听……不好听……”

黄花菜朝着柳叶梅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让柳叶梅别在意,然后转向“尤一手”继续问道:“没啥不好听的,你放心好了,说吧,说吧,你们都是作古的人了,我们不会在意的。”

“那可不好,我说了咋回去见何宛书呢?你们只知道我们两家虽然不是亲戚,却比亲戚都亲就行了。”

“我们是亲戚?啥亲戚?”柳叶梅禁不住问道。

“这个不告诉你……不告诉你……嘿嘿……”

“这你就是在胡说八道了,我们两家啥时有亲戚了?从来都没听说过。”黄花菜已经完全放松起来,像是面对着的是正在说梦话的尤一手,而不是从另一个世界归来的“公爹”。

“嘿……嘿……有些事不敢随便说的,阳有阳法,阴有阴规,说了要受到惩罚的。”

“那你现在还能见到她奶奶吗?”黄花菜指了指柳叶梅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