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驱鬼/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是见得到,可只能偷偷摸摸的,那边不像这边,管得严着呢。”“尤一手”这次没有笑,接着说,“对了,我这次来,有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何宛书的孙媳妇。”

“告诉我?啥事?”柳叶梅吃惊地瞪大眼睛问道。

“尤一手”像是口渴了似的,吧哒几下嘴,然后说:“按理来说,不该告诉你,这也算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嘛,说了会遭到惩处的。”

“你说吧,又没人说出去。”

“就算你们不说出去,可我们也是有管辖的,回来这一趟,身边也是跟有耳目的,不好乱说。”

柳叶梅如梦似幻地听着,感觉就像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冰窖子里。她用劲掐着自己的手掌,咬了咬嘴唇,说道:“你既然回来一趟,就把该说的说了吧,带回去也不安心,是不是?”

“尤一手”嘴里哼哼唧唧着,像是在沉吟思索着,然后说:“这孩子说话中听,在理儿,再说了,我也是为了你奶奶,让她在那边过得更安宁一些,更何况我也不想让她离去。”

“我奶奶要离去?她要去哪儿?”

“她要去她第一个男人那里了,虽然不是很远,但也跟着几十里路呢,还有五条河,三道山,九十九道岭,见一面就难上加难了。”“尤一手”听上去语气竟然伤感起来。

“那……那她奶奶要去哪儿?”黄花菜插话道。

“她要去前夫那边了,人家那边逼着她回去啊,都已经着手在为她准备新房子了。”

柳叶梅一听这话,头猛然大了起来,大得像座山,几乎把整个人都要给压垮了。懵懵懂懂地问一句:“那你是咋知道的?”

“我们昨天夜里见面了,是她亲口告诉我的。”

“她还告诉你啥了?”

“尤一手”闭紧了嘴,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其实……其实……你奶奶也是不想去找原来那个男人的,那个男人不好,长得难看,人也邪道,阳间的时候他们就一直不合,后来那个男人早早的死了,你奶奶她才摆脱掉,这回搞不好……搞不好又要回去受罪了……”轻张嘴唇说着,脸上的表情竟也多出了几许伤感。

“那不去不就得了!”

“尤一手”叹口气,说:“那可不是那么简单,那种事也是有规矩的。”

“那阳间的人能帮她吗?”

“怕是不好帮吧,因为你爷爷那个老东西,也是需要女人要来照应,来依靠的。”

柳叶梅越发沉浸在里面,浑身冰凉,密密麻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禁不住惊疑道:“爷爷他……他原来也有女人?从来都没人说起过呀,只听说他一辈子只取了奶奶一个女人的。”

“哦,你们年轻,有所不知,你爷爷年轻的时候跟邻村林姓家的一个女孩订过亲。这在阴界可是有规矩的,只要在阳间订过亲,那女人就是男人的人了,是必须要重续姻缘的。”

“听你这么一说,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可从来都没跟我爷爷过一天日子呀,咋就被赖上了呢?”

“那可不是人家赖上的,订了亲,就是有了契约,就等于结缘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竟然还有这样的规矩。”柳叶梅沉溺其中,像是面对纷杂的现实,一时间难以自拔。

正在苦思冥想之时,突然听到院子里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柳叶梅想到一定是杨絮儿把黄仙姑给请来了,赶紧迎了出去。

一出门,便看到黄仙姑手执着一根长长的桃树枝,边往屋里走着,边威严地呼号道:“死老东西,你能耐了,回来干嘛?还不给我滚!”

“尤一手”不但不怕,反而又嘿嘿笑了起来,嘴里不屑地念叨:“你不就是春生家的二丫头春妮嘛,见了你大爷也不问声好,没大没小的。”

黄仙姑进了屋,二话不说,抡起桃树枝就抽在了尤一手身上。

尤一手嘴里竟发出了吱吱的叫声,叫声很尖利,就像被“铁夹子”逮住了的老鼠。

“你走还是不走?还嘴硬不嘴硬?”黄仙姑停止了抽打,怒目圆睁地朝着尤一手的脚下喝问道。

站在一旁,心惊肉跳的柳叶梅打眼一看,尤一手的左脚竟然不停地抖动着,禁不住拽了拽黄仙姑的衣襟,悄声问道,“那脚咋的了,老抖动呢?”

“打了几下,身上呆不住了,就蹿到脚上了。”

“你这个死丫头,你不就是被黄鼠狼附体了,能耐了,竟然敢折腾起大爷来了!”“尤一手”闭眼怒吼着。

“谁让你回来折腾活人的,你赶紧走,不然我还抽你。”

“别……别……我走……我走……”

“那好,你乖乖走,别逼我再动刑。”黄仙姑虎着脸,高扬起手中的桃树枝震慑道。

“瞧你那个凶样子,看我回去后不找你爹算账。”

“你敢找他试试,你要是胆敢去惊扰他,我就到你坟上去钉桃木桩子,让你永世不得翻身,你信不信?”黄仙姑满脸凶煞,像是面对着一个顽劣不化的恶魔一般。

“我不就是回来看看嘛,你用得着那样了。”

“这本来就不是你呆的地方,快回你的阴间去,不然我可真动法了。”

“好,这就走……这就走。”

“走,快点走!”

“这都大白天价,我咋见得太阳光呢?你想法子送送我吧。”“阴魂”软了下来。

黄仙姑就回头问黄花菜:“家里有红纸吗?”

“没有啊。”黄花菜摇摇头说,“我这就去买……这就去买……”说完扭头朝外跑去。

“别忘记再买几张黄表纸啊。”黄仙姑跟着喊一声。

就在等黄花菜去买纸的当儿,尤一手身上的“阴魂”又说话了,这回没嘿嘿干笑,二是抽了抽鼻子,说:“俺这是头一次回来,你这丫头就给俺动粗,真是不应该。”

“你不好好待在那头,回来干啥呢?”

“不就是回来看看嘛,又不是想害谁。”

“那你说说那边的事吧,你们在那边过得咋样?”

“嗯……嗯……天机不可泄露,不能说……不能说……不过……”

“不过啥?”

“不过不如这边过得舒坦,特别是男男女女的那些事,一点都不自由。”

“阳间也不自由呀。”

“还不自由呢,都到啥份了,俺又不是看不见,你们玩的欢呢。”

“你看见啥了?”

“我们那时候吧,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得偷偷摸摸的玩,可现在呢,你们就放得开了,一个男人,两个女人照样那个啥,竟然还……”

柳叶梅一听这话,知道他一定是在拿昨晚喝酒嬉闹的场面说事,心里面就有点儿慌乱,赶紧插话道:“对了,这会子黄仙姑来了,你再说说我爷爷跟奶奶的事吧。”

“你爷爷奶奶啥事?”黄仙姑瞥一眼柳叶梅,问道。

“你给我闭嘴!不能说……千万不能说,如果让第三个人知道了,我回去就该受惩罚。”

“这有啥,黄仙姑也算是个半仙之体。”

“不行,这是规矩,对你泄露一点也就罢了,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晓了。”听上去“阴魂”真的害怕了,连声音都有些发颤。

柳叶梅刚想说啥,听到杨絮儿说了一声:“婶子买纸回来了。”

话音刚落,黄花菜就手捧着红纸白纸急匆匆进了屋,随手递给了黄仙姑。

黄仙姑接到手里,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折叠了几下,唰唰啦啦撕裂开来。然后把从中拿出几张来,攥在手里,走到了尤一手跟前。

“你别吓唬我,把手里的桃树枝扔了吧。”

“让你长长记性,免得你再回来祸害人。”黄仙姑边说边把手中的纸贴到了尤一手身上,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一遍遍划拉着,嘴里念念叨叨说个不停,也不知道究竟说了些啥。

只见尤一手身体瑟瑟抖动着,间或呈波浪状起伏着,就像有一只猛兽在他身体里窜来窜去的,嘴里还嘶嘶哈着热气……

“咦,老东西,看来你还不想利利索索走来,想挨揍是不?”

“多少年来一回,还是偷偷摸摸的,再玩一会儿,就一会儿。”“尤一手”哀求道。

“不中……不中……不中!你立马给我滚,趁着这会子日头还不毒,赶紧了,赶紧抽身离开这儿。”黄仙姑说着,一手拖动着红纸黄纸,一手扬起桃树枝抽打起来……

尤一手浑身抽搐,手舞足蹈,嘴里咿咿呀呀叫唤着……

突然间,深吸一口气,再长吐一口气,直到把肚子里的气吐尽了,才匍然倒地,软面一般贴到了床上。

黄仙姑把手里“包了阴魂”的红纸黄纸递给了杨絮儿,对她说:“快跑别回头,一直到村东头的十字路上,点着烧了,一定烧透了。然后寻另一条道直接回家,一定不要走回头路。”

杨絮儿脸上泛起一层冷森森的庄重,像去完成一件一去不复返的使命一般,把“阴魂”栖身的纸张兜在怀里,转身朝外走去。

“哎,杨絮儿,带着这个,也好一路镇着他走。”黄仙姑喊一声,把手里的桃树枝递给了她。

杨絮儿手摇着桃树枝,就像得到了一把尚方宝剑,脸上的表情也跟着释然了许多。

黄仙姑回到屋里,看了看尤一手的面相,又试了试他的脉搏,对着黄花菜说:“村长他这一阵子阳气不足,阴气太重,所以邪气就趁虚而入了。”

黄花菜大瞪着眼睛,傻乎乎地问黄仙姑:“他咋就阳气不足了?”

黄仙姑哑然一笑,说:“这个要问你,你倒是问起我来了。”

“我哪知道他是咋回事呢。”黄花菜一脸无辜地说。

“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不悠着点劲儿,不把身子折腾坏了才怪呢,男人没数,你还没数啊?”

“啥……啥事要悠着劲了?”黄花菜仍然一脸茫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