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阴气在飘荡/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嫣然一笑,对着黄花菜说:“婶子你咋就这么不开窍呢?还非要黄仙姑直着说出口呀,不就是男人女人在床上那点破事嘛。”

黄花菜这才顿悟过来,拍一把屁股说:“这事可就怨不得我了,不用说如今我们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有心无力的,早就把那件事给撂下了。就连早些年,我们也是分开来睡的,他在东屋,我在西屋,井水不犯河水,何能折腾着他的身子呢?”

柳叶梅听了黄花菜的这番话,再望一眼依然浑然沉睡的尤一手,心里就窃笑起来,暗自叽咕道:黄花菜啊黄花菜,你可真是够傻的,真够可怜的,他尤一手是跟你分居了,可并不意味着他就把那件事给撂下了,你在家荒着,可他天天在外面忙,忙着耕别人家女人的地呢……

黄仙姑把手探进了尤一手的胸前,沉着脸摸了摸他的心跳,然后对着李爱菊说:“没事了,这会子已经好起来了,连心跳都恢复了。”

“哦,这就好了……这就好了……看他那会儿的样子,还以为真的就不行了呢,差点没把把我给吓死。”黄花菜表情终于轻松下来,连连说着感激的话,“多亏你了……多亏你了黄仙姑,要是时间拖长了,还真不知道会闹成个啥样子呢,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俺可咋活呢?”

黄仙姑故作玄虚地说:“是啊,阴魂在他身上依附时间久了,还真说不定就把他一块给带走了呢。”

“是啊,你说说他爹那个老死货,干嘛就回来折腾人呢?”

“这事说来复杂着呢,一来吧,可能是你公爹阳世间的情结没有了断;二来吧,可能是惦记这边的子孙后人;第三嘛,也许是他在阴间地位显赫,要不然他是没有那个能耐的。”

“黄仙姑,那你说……你说以后他还会不会还会回来找麻烦,惹乱子呢?”黄花菜脸上又浮出了几分惊悸之色。

“这是可难说,阴间的那些事情咱又管不着。”

“都说邪不压正,总该有办法制伏他吧?”

“有倒是有,只是我得回去燃香跪求,兴许那神龙就能给点化传授一些灵验之招。”

“那好……那好……就拜托你费心了。”

“不只是我费心,靠得还是神龙的英名和神威。有个事儿我本不该透露给你们,好在现在已经平息了,说出来倒也无妨,其实吧,你公爹回来这事,之前是有征兆的。”

黄花菜一怔,忙问:“真的吗?有啥征兆?黄仙姑,你快说给我听听……说给我听听。”

黄仙姑看看黄花菜,再打眼望望柳叶梅,说:“这可真的是天机,你们可一定不要说出去了,要不然神灵就会怪罪我了,一旦降下罪来,那我多少年来修炼的业绩就全部荒废了,就难成正果了。”

“黄仙姑,你放心,俺不说……绝对不说……保证半个字都不往外露。”黄花菜满脸虔诚,频频颔首应诺道。

柳叶梅也跟着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跟你们说实话吧,村长今日遭了这一劫,其实吧,事先我是早有先知先觉的。”

“啥叫先知先觉?”

“就是说,我早就预测到了。”

“真的?仙姑你真的就预测到了?”黄花菜急切地问道。

黄仙姑瞑目沉吟一阵,然后便云山雾罩地说开了,她说:“昨夜里头,我早早吃过吃晚饭后,闲着无聊,就上炕睡下了。等睡了一觉后,心里突然燥热难受,说啥都睡不着了,只得起身出了屋,打眼朝着天上望一眼,就看见天地间有股阴气在飘荡,忽忽悠悠从西北角涌过来,像一块厚重的黑云越飘越近,越飘越近,最后就直接压到了咱们村子上空。

当时,我就预感到有阴魂在作祟,但想到也许只是路过,便没有太在意。可当我低头祷告了一会儿,猛然再抬头时,那阴气就变成了一股风,打着旋儿斜插下来,眨眼间就没了踪影。

一看这阵势,我心里惶然一阵,想到村里一定有人家要出大事了,赶忙掐指一算,知道只是小鬼骚扰,并无大碍,便没放在心上,就回屋睡觉了。

可后头还有更奇怪的呢,早上天刚露明,我就听到放在屋中的水缸里有水哗哗搅动的声响,便赶紧起来,走到缸前,弯腰借着微弱的光亮一看,泛着波纹的清水里竟然有一条龙的影子。

我心里就开始发紧,赶忙收拾了一些香纸,直奔着土龙那边去了。

当我爬上坝头时,竟然发现土坑里泥浆滚腾,哗哗作响,混浊的波浪里若隐若现地能看见那条神龙的影子……

顾不上多想,我就急急忙忙奔到了小庙前,燃香烧纸,祈祷起来……

一炷香没燃尽,杨絮儿就火急火燎地奔了过去,大呼小叫着说是村长家出事了……”

黄花菜听得面色凝重,倒吸冷气。

柳叶梅却将信将疑,表情坦然。

黄仙姑接着说:“所以说这些事吧,也怪我反应迟钝了一些,如果早一步行动,应该还是可以避免发生的。”

“咋个避免法?”

“昨天夜里发现了端倪,我立马采取行动,早些祈求大仙神灵,祛邪扶正,那也就不会有村长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也弄得家里人惶惶不安,他本人也会被蚀本伤根,大伤元气。”

“是啊是啊,但愿那个老死货别再来纠缠了。”

“没事,我回去就着手燃香烧纸,大摆科场,祈求神灵,让他们封了你公爹的回头路。”

黄花菜满脸虔诚,感激涕零地说:“那敢情好……敢情好……就拜托你……拜托你了黄仙姑……让你操心费神了,保佑我们家平平安安,顺顺当当,我们一家老小是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谢谢你……谢谢你啊黄仙姑,你瞧我笨嘴笨舌的,真不知该说啥好了,这样吧,先给你一点香火钱,你也好置办一些所用的物品。”说着,便从裤兜里拿出了钱夹,拉开拉链,捻出了两张百元大钞,递给了黄仙姑。

黄仙姑接到手里,说道:“那这钱我就收下了,咱早把话说到明处,免得别人怀疑我贪财好利,实在也是为了你们家好,因为操办这些事吧,为谁家祈福,就得用谁家的香火,要不然是起不到作用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明白……明白……用不着解释……用不着解释……”黄花菜头点得像鸡啄米。

黄仙姑收起钱,然后再诊了诊尤一手的脉搏,对着黄花菜说:“再有十几分钟,村长就该醒了,你赶紧去熬点小米粥,煮几个鸡蛋吧,他醒来后会觉得很饿得慌,到时候现做就来不及了。”

黄花菜满口应着,去厨房准备去了。

屋里只剩了黄仙姑跟柳叶梅两个活着的女人,和一个死了半截的男人。

黄仙姑靠到床头,扒开尤一手的眼皮看了看,然后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柳叶梅,你蔡疙瘩叔吃点鸡肉,你发啥疯呢?”

柳叶梅一愣,满脸疑惑地问道:“你咋知道?”

黄仙姑脸上毫无表情地说:“鸡肉是我送去的。”

“你……为啥给他送?”

黄仙姑怪异一笑说:“不跟你说,说了你也不懂。”

“可你咋就想起给他送吃的呢?非亲非故,无缘无故的。”柳叶梅蹙眉瞪眼地问道。

“只是让你知道是我送过去的就行了,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

“可总该有个理由吧?”

“你非要个理由吗?”

“是啊,不然我心里能安宁吗?”

“那好,我告诉你,一来吧,我炖了鸡,一个人吃不了;二来嘛,我从来没有说起过,今天只告诉你一个人,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他好过。”

柳叶梅愣住了,直着眼说不出话来。

“一句话就把你吓成那样了?”

“你说的是真的?”

“我啥时跟你说过假话?”

“你咋会跟他好呢?”

“年轻时候吧,满村子里也就他算是个真男人,是条汉子,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柳叶梅摇摇头,再点点头。

黄仙姑朝着外头望一眼,然后说:“你可别胡乱琢磨,我们只好过一回,就一回。”

“老姑,你年轻时候竟然也……也那么放得开呀?”柳叶梅似乎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咋了,不行吗?我们也是人啊!我们也年轻过啊!”

柳叶梅涩涩一笑,说:“只是觉得不可能,你们那个时候咋……咋就能干得出来呢?”

黄仙姑面无表情地嘀咕道:“难道就只允许你们偷情卖骚,就容不下我们学一回猫叫了?”

柳叶梅面露尴尬地说:“老姑,谁偷情卖骚了?你可别乱扣帽子呀!”

黄仙姑逼视着柳叶梅,问:“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

“老姑……你……你知道啥?”柳叶梅有些心虚起来。

“你想让我一一说给你听吗?”黄仙姑诡异一笑,接着说,“只说近的吧,昨天夜里,你们三个人玩的那叫啥呀,也太过火了不是?喝酒就喝酒吧,还玩那些花花事儿……也太出格了不是?要不然……要不然村长就不会遭此一劫了,这也是报应,人终归要干人事的,就算是一回半回的过份了点儿,走偏了些,倒也无妨,可万万不能超了界限,不该离谱,那样岂不是成了牲畜!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柳叶梅身上一抖,瞬间没了底气,直愣愣卡在了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