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儿子的怪异举动/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一看儿子这幅神情,心里就沉重起来,断定儿子一定有难言之隐,就俯下身,搂紧他瘦小的肩膀说:“小宝,你是妈妈的连心肉啊,你心里搁着事儿,妈妈心里就跟着不舒服,倒不如直接说出来,你也轻松,妈妈一起轻松,你说好不好呢?”

小宝低着头,想了好大一会儿,才仰起脸,小声问妈妈:“妈,你不是说……说男孩的……男孩的小鸡鸡,不能随便动吗?”

“啥?小宝你说啥?谁……谁……”柳叶梅直愣着眼问儿子,不等话全部说出口,突然想到或许隔墙有耳,就扯着小宝的胳膊进了屋。

进屋后,柳叶梅找个凳子让儿子坐下来,自己则半蹲着,大手紧攥着小手问道:“小宝,快告诉妈妈,谁动你小鸡鸡了?”

“是……是……妈,你还是别问了,没事的……没事的……”小宝竟然不耐烦地甩开了妈妈的手。

柳叶梅一看儿子这样的异常表现,就越发断定儿子心里有隐秘,就开导他说:“小宝,妈妈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你心里有啥事就得告诉妈妈,不要闷在自己心里,小孩子的心眼下,盛不下那么多东西的。”

“没……没事呀妈,真的没事,我饿了……饿了……吃饭……吃饭。”小宝跺着脚耍起拗来。

看上去儿子也没太多的反常,不像受伤害的模样,就说:“好,那就先吃饭吧。”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小宝一直闷着头,一句话都不跟妈妈说。

直到儿子放下筷子,抹抹嘴站了起来,柳叶梅才喊住了他:“小宝,今天校长到咱家了,还有那个孙秀红老师。”

小宝站在那儿,一楞神,问妈妈:“他们……他们来干嘛了?”

“还不是为了上次孙老师欺负你那事呀,校长带她来赔礼道歉了。”

小宝绷着嘴想了想,然后说:“孙老师……她……她也给我赔礼道歉了。”

柳叶梅心头一紧,紧跟着问道:“啥时候?”

“就是第三节,上体育课的时候。”

“她到教室找你了?”

“上体育课呢,她让同学到操场喊我了。”

“然后呢?”

“然后就去了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没有其他老师吗?就你跟孙老师两个人?”

“其他老师都上课去了,就我跟她两个人。”

柳叶梅心里那根弦绷得越发紧起来,急着问道:“那她是咋跟你赔礼道歉的?都对你说了些啥?”

“她就说她上次做得不对,不该对我上火发脾气。还说……还说老师其实就跟家长一个样,说女老师其实就是妈妈,妈妈咋能对自家的孩子不好呢。还……还……”

“还咋了?”柳叶梅追问道。

“没……没咋了……妈妈,我困了,去睡一会儿,别忘了到点叫我。”小宝说着便进了屋。

柳叶梅一看儿子吞吞吐吐的模样,心里头就更加忐忑起来,她隐隐有一种预感,那就是孙秀红她或许真的对儿子多了啥不该做的。

于是,她紧跟着在小宝脚后进了屋,板起脸来,对着儿子吼一声:“小宝,你还把我当亲妈看不?”

小宝被吓着了,直挺挺立在床前,呆着脸,一言不发。

“小宝,你现在是大孩子了,是个小男子汉了,男子汉就该诚实,就该敢做敢当,知道了吗?”

小宝偏就犟得很,看都不看妈妈一眼。

儿子越是这样,柳叶梅就越是断定他有秘密埋在心里头,只得软下来,动情地说:“小宝,你爸爸不在家,里里外外全靠妈妈一个人,顾了这头顾不上那头的,实指望着你能健康成长,学习进步,别生出些枝枝叉叉来,要不然我咋跟你爸爸交代呢?再说了,你现在是家里的男子汉,不但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还要更多地为妈妈担当,你知道吗?”

小宝偏过脸,瞅着妈妈噙满泪水的双眼,突然扑倒在了床上,哇哇哇嚎啕大哭起来。

柳叶梅走过来,坐到了床沿上,抚摸着儿子的后背,低沉地说:“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好孩子就该体谅家长的,你说对吧?”

小宝哭过一阵子,然后趴在枕头上,哽咽着说道:“孙老师……她……她亲……亲我了……”

柳叶梅心里猛然一颤,紧跟着问道:“她咋亲你了?亲你哪儿了?”

小宝抽脖子一梗一梗地抽噎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说:“她说让我原谅她,说……说她就像妈妈一样爱我……还……还说……她很喜欢我……很爱我……”

“然后呢?”

“然后她就问我说,你没觉出来我跟妈妈一样嘛,我只好点点头,她就说,妈妈咋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呢,还攥紧了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她的……”儿子停了下来,连哭声都没了。

柳叶梅急躁地面红耳赤,催问道:“你倒是说呀,她究竟把你的手放哪儿了?”

“放……放她的身上了……还……还让我抓……让我……”小宝面朝下嘟嘟囔囔说着。

“你就给她揉了?你就给她抓了?”柳叶梅气恼地问道。

“一开始我没,她就按着我的手,说你揉揉吧,不要紧的,只有揉了才知道跟妈妈是一样的了。我就……我就……”

“你就揉了?”

“又不是……又不是我情愿的,是她……明明……明明是她按着我的手嘛,我不揉又咋办?”

“你揉了以后呢?”

小宝侧过脸来,朝着妈妈打量一眼,然后说:“其实……其实我一点都没用力,只是放在上头,就觉得软乎乎,就像一滩臭狗屎,一点都不像妈妈的。”

“那后来呢?她又让你干啥了?”

“后来,她就让我把脸贴到了她的胸膛上。”

“你贴了?”

“不贴不行呀,她有力搂紧了我,把我脖子都勒痛了。”

“你就没……没往外挣?”柳叶梅瞪着眼问儿子。

“我敢挣吗?她劲那么大。再说了,我觉得她好像是……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妈妈了,坏人哪有那样的,电视上不是整天演那个嘛,人跟人好的时候,特别是男人跟女人好的时候,不都是紧紧搂在一起嘛。”小宝倒显得轻松了许多,有理有据地宽慰起妈妈来。

“小宝……小宝……”柳叶梅嘴唇翕动了好大一会儿,竟然找不到更恰切的话来对儿子说,脸都憋紫了,才跺了跺脚,吼出一句来:“那根本……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

“她搂着我的时候,一直笑眯眯的,看上去很一点都不凶,我也就不害怕了。就由着她抱着我,她身子就在我脸上蹭来蹭去的,也没啥不舒服的。”

柳叶梅肚子里像是钻进了一只兔子,上窜下跳的,一阵钻到了嗓子眼里面,堵得透不过气来;一阵又逃进了小肚子里面,搔着、挠着,弄得她直想尿。

“妈,不要紧,她肯定是想通了,才对我那么好的。”小宝抬起头来,边擦眼泪边说道。

“小宝,看来你还真没长大呢,男女间的事情一点点都不懂,那些地方咋好随随便便就摸,就亲呢?”

“她是要我亲的,可我没亲。”

“她要你亲了?”

“是啊,她搂着我磨蹭了一阵子,就转过身,面朝着门口的方向,把褂子提上去,对我说,你尝尝……尝尝跟妈妈的有啥不一样,是不是都是一个滋味。还对我说,你吃吧……吃吧……只要你吃一口,以后你就是我儿子,我就是你妈妈了。”

“你吃了?”柳叶梅目光呆滞地盯着小宝问道。

“没有,她那样说我才不吃呢,我有自己的妈妈,干嘛吃她的,还要认她当妈妈,再说了,我都这么大了,还要吃奶,不被同学笑话死才怪呢。”

“那她就不让你吃了?”

“没有啊,她一只手托着,晃悠晃悠地直往我嘴里掖,可我摇着头,闭紧了嘴,就是不往那个地方含。”

“她没有生气?没有骂你、打你?”

“也没看见她怎么生气,只是劝我说,你就吃点吧……吃点吧好孩子,还要我听她话,可我还是不想吃,就直接告诉她,我不饿,不想吃。”

“她就说……就说,那好吧,不吃就不吃,可你别叫唤,让其他同学听到了都会来争着吃的,那就不够吃的了,说是还得给我留着呢。”

“草他娘那个丑比的臊货,该死的熊娘们儿,真是不要脸了这是!”柳叶梅脱口骂道。

“妈……妈……我觉得孙老师好像很怪……很怪的!”

“她觉得她是不是不跟正常人一样?”

“是啊,一点都不一样。”

“还有啥不一样的?”

“她还……还……”

“还咋了?”

“她还给我挠痒痒。”

“挠痒痒?咋个挠法?”

“就是把手……把手放到了身上挠呀。”

柳叶梅神色愈加慌乱起来,问儿子:“她究竟挠你哪儿了?你快告诉妈妈,快呀!”

儿子小宝先欠起身来,用手比划着自己的小胸脯,说:“这儿,还有这儿,一边摸着,一边说是给我挠痒痒,其实越挠越痒痒,痒得实在不行了,就直晃动身子。她这才把手拿开来,划到了肚子上,在上面揉了没几把,就突然问我说,蔡小宝,你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不?”

“那你咋说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不能算是个男人吧,就没告诉她。”

“那她呢?”

“她就说,她是这方面的专家,一看就知道。”

“咋看?看哪儿?”柳叶梅赤白了脸,傻傻地问道。

小宝怯怯地望了望妈妈,叽咕道:“我说了你可……可别生气呀。”

柳叶梅抑制着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说:“没事,你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