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男人神经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她就把我的裤子给解了,然后就捏着我的那个……那个地方了。”

“她还对你咋样了?”柳叶梅脸色铁青起来。

“妈,你不是答应我不生气吗?”

柳叶梅咬了咬牙关,佯装平静地说:“好……好……妈妈不生气……不生气……”

“她一遍一遍动着,搞得我怪难受的,她就夸我说,还真是个小男子汉了,蔡小宝你真棒……真棒呢。”

“小宝,你咋就这么傻呢?咋就不喊?不跑呢?”

“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我敢吗?你不是整天对我说,要听老师话嘛。再说了,觉得她那样像是真的也是为我好呀。”

“办公室里就一直没有别的老师进来?”

“其他老师都上课去了呀,谁会半道赶回来呢?”

“那……那她又对你干了些啥?”

“她还说我的发育很好,很正常,以后是个标准的男子汉。当时我还觉得挺自豪的,还……还要我以后要多体验,多锻炼,会长得更大,更威风。”

柳叶梅闭了闭眼,摇着头说:“你听听……你听听,麻痹滴,这还是一个老师说的话吗?还是一个正常人说的话吗?你倒是也信了,熊孩子,咋就这么缺心眼呢?”

“我当时都有些晕了,怎么能知道是咋回事呀,又不敢不听她的话,还不得由着她呀。”

“傻儿子……真是个傻儿子,跟你爸爸一样傻,可真是傻到家了。”柳叶梅气恼地唠叨着。

“不是说好的嘛,不带生气的,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说了。”

“好……好……你说……你说……我不生气……”

“其实,我觉得她也可能是好心,没有恶意的。”

“傻瓜呀你!”柳叶梅叹息一声,恨恨地说:“她简直就是个妖精……是个妖精啊!还说她病好了,没病了,我看她是病得不省人事呢!”

“后来我也觉得不大对了,她像是真的犯病了,眼睛一闭一闭的,脸红得像是着了火……”

“然后呢?”

“多亏着这时候下课铃响了,她才松了手,帮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对我说,这一节课所学的东西谁都不能告诉,要是露了风声,就开除我的学籍,再也不让我进校门了。”

“你就答应了?”

“我能不答应嘛,我还想上学呢。还有,当时吧,我也没……没觉得她有多不好,反倒觉得比从前好多了,以前我总是望着她就怕,就浑身打哆嗦,这一回不了,还闻到她身上有股香喷喷的味道。”

柳叶梅听到这儿,之前还憋在胸腔的一股呼呼串烧的怒火竟然没了,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软的几乎都支撑不住了,她冲着儿子喃喃地感叹一声:“你呀,真是没出息。”便无力地跌坐到了床沿上,双眼呆直地望着窗外。

“妈妈……妈妈,你没事吧?”

“妈没事。”柳叶梅睁开眼睛望着儿子小宝,蔫巴巴地说:“儿子,你别在意,就当啥也没发生过,好不好?”

“没事啊,这不是好好的嘛。”不知道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之后,心情释然了,还是不想让妈妈替自己担惊受怕,这时候的小宝反倒镇静自若,悠然如往常,一点都不见被侵害的模样。

“你说没事儿?那你回家后去厕所干啥了?”

小宝嫩生生的脸蛋微微一红,说:“我……我不就是……就是看看自己的身体嘛。”

“有啥好看的?是不是被孙老师弄疼了?”

小宝摇摇头说:“没有……真的没有……妈……其实孙老师不是坏人,她在帮我长大呢。”

柳叶梅心里五味杂陈,难以言表,感觉自己的神经都开始错乱了,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这样纠结了一会儿,再抬头看儿子时,却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既然儿子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甚至根本就没怎么在意,那就干脆顺水推舟,让他平平静静走过这片阴影,一定不能让他留下痛苦的记忆。

这时候如果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而过于激动,做出不理性的事情来,那必将会给儿子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一旦豁出去闹腾起来,必将会搞得沸沸扬扬,鸡犬不宁,用不着一阵风的工夫,准会传遍整个桃花村。

毕竟唾沫星子是会淹死人的,儿子还小,这以后可就难以做人啦!

想到这里,柳叶梅就变得坦然起来,对着儿子小宝说:“其实吧,也许孙老师真的是觉得你是个乖孩子,喜欢你,才这样的做的。虽然过份了些,但她没有恶意,你也就不要在意了,对谁都不要讲起了,听到了吗?”

小宝点点头。

柳叶梅继续说:“你记好了,以后孙老师再给你上那样的课,你就找个借口跑开。如果她不愿意,对你发脾气,报复你,你就告诉妈妈,或者直接找你们校长,校长会给你撑腰的。”

小宝爽快地答应一声,就站起来朝外走去。

“你这就走吗?应该还不到点吧?”

“你看看桌上的表,不是已经到了嘛。”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柳叶梅看到儿子如此的状态,心里便坦然了许多,总算踏实了下来。真担心他会因此而惧怕,而羞涩,会产生厌学的心理,那麻烦可就大了。

躺在床上迷瞪了一会儿,她不知不觉中又想到了儿子描述的细节上,心里就跟着翻滚搅动起来,烧心灼肺,开了锅一般。

蔡富贵回家吃饭时,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麻痹滴,作死啊她这是?”蔡富贵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柳叶梅问他:“那该怎么办?”

蔡富贵闷头想了想,说:“我来办!”

柳叶梅问他:“你咋个办法?”

蔡富贵说:“你就别管了,我自有办法,让她服服帖帖。”

柳叶梅再说什么,蔡富贵也不再搭腔,吃完饭后,拿起一把铁锹就出了门。

柳叶梅担心他去学校找那个女老师闹事,就悄悄跟在后头,见他直接去了北坡的地块,就放下心来。

回家后,她觉得身上松软无力,就上了床。

本来睡一觉,却闭上眼睛就没了睡衣,干脆爬起来,走出家门,脚步匆匆地直奔学校而去。

思来想去,她觉得这不是一件小事儿,自家男人就跟个神经病似的,依靠他解决问题那是枉然。可也不能就此罢休,她要去面见校长,去要一个实实在在的说法。

还不等到学校大门,柳叶梅脚步就停了下来,她退缩了。

她觉得这时候去找校长是非常不明智的,只是凭着儿子的一面之词,连起码的核实都没有,就去找人家,的确有些莽撞了些。

更重要的一点是,万一被儿子看到自己去了学校,他会怎么想?他一定能猜到自己是为那件“羞于启齿”的事情去的,心里肯定就会担惊受怕,就会无端生疑,必然会影响到他的学习……

站在那儿前前后后思量了半天,越想心里却越乱,越焦躁不安。

见前头有人走来,担心人家会从她脸上看出些啥来,就急急忙忙扭头走了。她没有回家,而是神使鬼差地去了黄仙姑家。

待到她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见黄仙姑喊着她的名字时,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自己咋就到这里来了呢?

依然是懵懵懂懂进了院子,见黄仙姑坐在树荫下摇蒲扇,就梦话一般说:“树叶子上有虫子,你就不怕被风扇下来了?”

黄仙姑一愣,抬起头朝着树上直打量,嘴上说着:“你看见虫子了吗?在哪?在哪?”

“那不……那不就有一只吗?”柳叶梅指着一截摇摇摆摆的树枝说。

黄仙姑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瞪瞪眼,皱皱眉,回过头来狠狠骂一声:“小蹄子,那不就是几片被晒蔫的叶子嘛。”

柳叶梅一脸木讷地说:“树叶子能那样?我还以为是虫子呢。”

黄仙姑站起来,痴痴地端详着柳叶梅,说:“柳叶梅,谁把你弄成那样了?”

“没……没……咋的了?”柳叶梅摇头晃脑,一脸茫然。

“没才怪呢,看看你脸上吧,都被弄虚了。”黄仙姑说着,进了屋。

再走出来的时候,竟然含了满满一口东西,把一张嘴鼓得像个夹着半截蛋的鸡屁股。

“老姑你这是咋……咋啦?”柳叶梅往后趔趄着身子。

但已经躲闪不及了,被黄仙姑“噗”地一声,喷了个没头没脸。

柳叶梅下意识地甩了甩头,随觉得神清气爽起来,随问一声:“老姑你这时候咋还在家呢?”

“这不在家等你嘛,不然你能找到我?”黄仙姑说着抹抹嘴,接着问柳叶梅:“又遭啥事了?”

“老姑……老姑你看出来了?”

“你脸上不是挂着嘛。”

柳叶梅心里正厮闹着,纠结着,听到黄仙姑说:“不说拉倒,走了,去庙子了,还有人在等着呢。”

“别,老姑你先别走,还是帮着拿捏拿捏吧。”

“那你赶紧说,谁有工夫陪你磨蹭呀?”黄仙姑一脸不高兴。

于是,柳叶梅就把儿子小宝遭遇孙秀红教师“非礼”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个大概。

谁知黄仙姑听后,并无多大反应,只是淡淡地说:“你也别多想,人家是个老师,也是个女人,女人哪有不喜好孩子的?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这才恍然醒悟,微微点着头,说:“老姑你说得也对呀,她一定是想自己的孩子了。”

“她自己没孩子?”

“有呀,不过离婚时判给了她男人,平常根本见不着。”

“看来就是这么回事了,凡事怕琢磨,一琢磨,好事就成坏事了。”黄仙姑说着,便去屋里拿出了一个布囊,挂在膀子上,对着柳叶梅说,“你跟着我去庙子那边吧。”

“老姑,原来那地方一直叫土坑,这会子咋就改叫庙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