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偶遇怪物/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听着一帮娘们叽叽喳喳、添油加醋地说着,禁不住心惊胆寒起来,一股急骤的尿意直冲而下,简直都无法自抑了。

咿呀一声,柳叶梅屁滚尿流地钻到了碾台后面,深弯着腰,刺溜褪下裤子,蹲下来,畅快淋漓地撒了起来。

一帮子嚼舌头的女人停了下来,好奇地朝着水声汤汤处望过来。

“咦,柳叶梅这是咋的了?”

“肯定是被女老师那事吓着了呢,大小便失禁了。”

“天来!会不会是被鬼神附体了。”

一帮子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喳着,天马行空地胡乱猜疑着。

杨絮儿蹑手蹑脚走过来,站在离柳叶梅几步远的后头,翘首望着柳叶梅,悄声问道:“柳叶梅……柳叶梅……你没事吧。”

柳叶梅理都不理,只管自己撒。

撒完后,提起裤子,系紧腰带,面无表情地朝着旁边的侧道走了。

身后的一帮子女人面面相觑,瞠目结舌地望着柳叶梅的身影走出了她们的视线。

鬼使神差一般,柳叶梅竟然去了蔡疙瘩家,呼啦一声推开了虚掩的大门。

空荡荡的院子里,竟然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怪物”。

柳叶梅被吓得毛骨悚然,立定在原地,惊叫道:“你是谁?是谁?!”

那“怪物”像是也被她吓着了,低下头,紧抱着臂弯,瑟瑟抖着,缩头乌龟一般。

“你……你抬起头来!”柳叶梅大声喝道,给自己装着胆。

“怪物”仰起头来,表情怪异地瞥了柳叶梅一眼。

柳叶梅这才看清了“怪物”掩藏在一头长长乱发里的脸——这是一张略显稚嫩的脸,脸盘奇大,脸色乌黑,颧骨高耸,眼神呆滞……

一看便知道,这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不是先天发育异常,就是痴呆后遗症,要嘛就是个神经病……

可这样一个人是咋来到蔡疙瘩家的呢?

正想着,蔡疙瘩从外头急急忙忙走了进来,看上去比往日精神了许多,连走路都有力多了,边走边喊着:“柳叶梅你别吓唬他……别吓唬他……”

柳叶梅扭头望一眼,大声喊道:“我都差点被他吓死了!你倒是反过头来护着他!”

“他……他咋能吓着你呢?”蔡疙瘩走到那个“怪物”身旁,一把搂住了他的肩膀,爱怜地拍打着,嘴里念叨着,“别怕……别怕啊……”

那个“怪物”扭头望着蔡疙瘩,瓮声瓮气地问一声:“她是谁?”

蔡疙瘩看一眼柳叶梅,然后对他说:“她……她是……是你嫂子呢……别怕……别怕啊。”

“谁是他嫂子?他是谁?”柳叶梅凶巴巴地喝问道。

“怪物”似乎是被吓着了,退缩着身子直往蔡疙瘩身后躲,怯怯地打量着柳叶梅,目光中充满了惊恐。

蔡疙瘩异乎寻常地和气起来,和声细语地说:“柳叶梅,你听我说,他是我老家叔伯兄弟家的孩子,父母早就没了,身边又没有亲人,只剩了他一个,整天四处流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好歹能活了下来。”

“那他是咋到这个村子上的?”柳叶梅语气也跟着和缓了许多。

蔡疙瘩叹一口气说:“跟你说实话,其实那边吧,我们家最亲近的人,也就只剩了他一个了,其他人都没了。我上两次回去的时候,就打听到了他,看他那样一副熊模样,我就觉得心灰意冷,没了希望,又想到自己以后的日子,连死的心都有了。可后来终于想通了,觉得自己也不该那么绝望,既然他就我这么一个亲人了,就不该不管他,就不能眼巴巴看着他被饿死,冻死,你是不是?于是,这次再回去,就干脆把他领了回来。”

“想不到你心肠还挺好的。”柳叶梅不无尖酸地说一句,接着问他,“那你是啥时把他领回来的?”

“就是前几天啊。”

“前几天你不是病倒了吗?啥工夫去把他给领回来了?”柳叶梅隐隐怀疑着啥。

“病好以后去的呀,这有啥好怀疑的?”

“看你病得那么厉害,这好得也够快的哈。”

“可不是咋的,病得那么厉害,其实也与这个傻孩子有关系,见到他之后,我就绝望了,回来就一头栽倒在了炕上,爬不起来了。后来吧,黄仙姑打我这边路过,就顺道进来看看我,一见我半死不活的样子,就可怜起我来,就劝说我,开导我,还回家给我熬了鸡汤。”

“就是上次你锅里的那一碗鸡肉?”柳叶梅插话问道。

蔡疙瘩点点头应道:“是啊,就是上一次,引来你对着我吹胡子瞪眼睛,骂骂咧咧的那一碗鸡肉,你可真是不讲理啊柳叶梅!”

“这个你可别怪我,谁让你不跟我讲清楚的!”柳叶梅狡辩道。

“瞧你这话说的!当时你给我向你讲清楚的机会了吗?”蔡疙瘩满脸委屈地说道。

“谁不让你说清楚了,只是你自己遮遮掩掩的,我还以为是你偷来的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阵子村子里的鸡老被人偷。还有,你家后面的垃圾坑里堆着那么多鸡毛,能不往你身上怀疑吗?”柳叶梅理直气壮地说道。

“啥呀,你就知道把屎盆子往自家人头上扣,你就没动动脑子想一想,那些鸡毛是哪儿来的吗?”

“哪儿来的?”

“你呀,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咋就不开窍呢?你忘记了,烤烧鸡的宋乃璐不就住在附近不远嘛,他一天要杀那么多鸡,还有收来的死鸡也要收拾,褪下来的鸡毛不都扔那沟里了嘛。”

柳叶梅这才明白过来,心里不由得浮出了一丝丝悔愧之意,看来自己当时真的是有些鲁莽,错怪他了,但嘴上却不那么说,因为自己从来都不在蔡疙瘩面前认输服软。她拉着脸说:“当时你还遮遮掩掩的,看上去你就有些心虚。”

“心虚是不假,可那是……那是我不想让你知道是谁送来的鸡肉,怕你跟着嚼舌喷唾沫。”蔡疙瘩搪塞道。

柳叶梅继续追问:“你后来又去找黄仙姑了?”

“是啊。”

“就是想让他给你做证明,证明鸡肉是你送过来的?”

“要不咋办呢?你不相信我呀,还偷偷摸摸来查看的行踪。”

“谁查看你的行踪了?”

“这个你还骗得了我?我都看到眼里了,看得明明白白。”

“你看到了?咋看到的?都看到啥了?”柳叶梅不禁疑问道。

“这个……这个嘛,就先不告诉你了。”蔡疙瘩卖起了关子。

“实话告诉你吧,就算是黄仙姑主动应承了下来,那也说明不了啥,说不定是你求她了。”

蔡疙瘩又急躁起来,嚷道:“你这个柳叶梅,咋就老怀疑我这坏那坏的呢,不管咋样,我也是你叔,干嘛就老跟我作对呢?”

“谁跟你作对了?明明是你做事不地道,鬼鬼祟祟的,能不让人怀疑吗?”

“又有啥值得你怀疑的了?”

柳叶梅瞪着他问道:“我问你,黄仙姑为啥平白无故给你送鸡肉?”

“这事……这事嘛……我们是大小住在一个村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吧?再说了,她也是见我可怜,担心我饿死了,才送来的,这不很正常嘛。”

柳叶梅继续逼问道:“不对吧,她咋就没给别人送过鸡肉呢?”

“你咋就知道她没给别人送的?”

柳叶梅冷笑一声,说:“你就别狡辩了,她都跟我应承了,都交代的清清楚楚了。”

“她对你交代啥了?”

“她说……她说……年轻时候跟你好过,还曾经那样过,是不是那么回事儿?”

蔡疙瘩脸上一阵不自然,然后呐呐地说:“她都对你说了,还有啥好问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不揭出你的老底来,你能应承吗?看看你吧,连黄仙姑这样的人都没能逃过你的算计,更何况是其他女人了,你还敢说自己不坏?”

蔡疙瘩赖着脸说:“这可就赖不着我了,那都是她们自愿的,又不是我强迫她们的,就连黄仙姑也是,咋好全赖在我的头上呢?”

“行了……行了,你就别为自己解脱了,全村人谁还不知道你蔡疙瘩呀,我都为你害臊!”

“柳叶梅你咋就这样呢?每一次来都找我的茬,就算你对我不好,不孝敬我也就罢了,可总不该老跟我过不去吧?”蔡疙瘩哭丧着脸说。

柳叶梅脸色也冷了下来,说道:“你也不想一想,我这样天天盯着你,提醒着你,你还照样胡作非为。那如果我处处顺着你,时时依着你,你又会咋样呢?我柳叶梅又成了啥人?李家的脸面又该往何处放呢?”

“人各有各的活法,别人不跟你一样的活法,就成坏人了不成?”

“可也总归活得像个人样子吧,总归做些人事吧,你说是不是?”

蔡疙瘩被气得脸色有些发乌,嘴唇哆哆嗦嗦地说:“我咋就不像个人样了?咋就不干人事了?你抓到过我的把柄吗?”

“那……那问你一件事儿。”柳叶梅突然正事问道,“你昨夜里是不是去哪儿了?是不是又去做坏事了?”

蔡疙瘩一愣,“你咋知道我干坏事了?”

“你真的干坏事了?”柳叶梅直视着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