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一片乌烟瘴气/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疙瘩低下头说,搓着脚说:“做了一点点。”

“做啥了?”

“下午去溜达的时候,薅了人家五棵小葱,带回家蘸大酱吃了。”

“谁问你一把韭菜半把葱的了,你老实跟我说,你昨夜里头去学校了没?”柳叶梅压低话音问道。

“去学校?去学校干嘛?”蔡疙瘩傻傻地摇着头问。

“你装傻是不是?”

“我没事去学校干嘛?”

“你知不知道学校出事了?”

“出啥事了?”

“你装蒜是不?就是那个女老师的事。”

“女老师啥事?”蔡疙瘩一脸茫然地盯着柳叶梅,“她……她不会又被人偷看了吧?”

“岂止是看了,她被人糟蹋了!”

“糟蹋不糟蹋的与我有啥关系?她就是让我办我现在都办不了了,不是当年了,没了那个能耐。”蔡疙瘩叽叽咕咕说着。

柳叶梅逼视着他,问道:“真的不是你干的?”

蔡疙瘩用力摇着头,连声说着:“不是……不是……真的不是!”

柳叶梅凝眉想了想,说:“那就好,以后你少给我们惹是生非的,再干出丑事来,可别怪我跟你不客气!”

蔡疙瘩也动气怒来:“你咋就老瞅着我,跟我过不去呢?真弄不懂你到底存得啥心!”

“啥心?人心!”柳叶梅把目光转向那个“怪物”,紧接着问道,“你把他弄来干嘛?”

“你的意思是放在家里养着他了?”

蔡疙瘩低头看一眼“怪物”侄子,说:“不只是养着他,我还要给他治病,治好他的病。”

“你还要治好他的病?”柳叶梅皱眉问道。

蔡疙瘩轻轻拍着“怪物”的肩膀,对着柳叶梅说:“是,我要治好他的病,然后让来养我的老。”

“要他来养你的老?”

“是啊,要不然我老来老去的咋办?还有谁能给我喂茶喂饭,端屎端尿?”

“你就指望他给你养老送终?”

“是啊,不然咋办?”

“不是还有我和蔡富贵吗?”

蔡疙瘩低下头,鼻腔里轻蔑地哼哧一声,说:“就你们?我可早就死了那份心了,压根儿就没敢指望。”

“不指望拉倒,你就依靠你的疯侄子吧,看看到底是他伺候你,还是你伺候他?”

“这就用不着你管了,咋说他也是我亲侄子。”

“那就好,你以为自己是香饽饽呀,好像有多少便宜我赚似的,才懒得管你呢!”柳叶梅说着,便转身朝外走去,等到了大门口,又转过身来,警告道,“你可给我听好了,你跟你的“怪物”侄子都放老实点,别给惹出啥是非来,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马勒戈壁滴!咋呼啥呀咋呼?自己一身屎,偏嫌别人臭,还是先把自己管好吧。”

“再臭也臭不过你!”柳叶梅啐一口,气呼呼出了门。

不等到家门,柳叶梅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急急忙忙从兜里摸出来,看一眼号码,是尤一手打来的,便按键接听了。

“柳叶梅,你干嘛去了?”

柳叶梅想都没想,就撒谎道:“我去北坡看麦子呢,咋了?”

“你又去北坡看麦子了?”

柳叶梅一听这话,心头一揪,觉得尤一手的话里有话,赶忙问道:“过去看看麦子熟不熟都不成呀?”

“成……成……只是觉得没必要三天两头的去吧?”

尤一手这句话像个无形的小炸弹,猛然把柳叶梅的思绪炸得纷纷扬扬起来:难倒那天他看见自己去北坡的麦田了?

难倒……难倒他看见自己跟陶元宝在麦田里“压”麦子了?难倒那胡隆隆的滚石声是他的恶作剧?

难倒……

“喂……柳叶梅……柳叶梅你倒是说话呀!“

柳叶梅这才回过神来,装出信号不好的腔调喊着:“喂……喂……咋听不到呢……喂……喂……现在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柳叶梅赶忙岔开话题说:“你火急火燎地打电话找我,有事儿嘛?”

“没事能找你吗?你赶紧来村委会一趟。”

“去村委会干嘛呀?”

“你没听说学校里的那个女老师出事了吗?”

柳叶梅淡然回应道:“知道呀,村里出事的女人多了去了,案子破不了,坏人又抓不到,早就习以为常了。”

“那可不一样,人家是教师,是吃公家饭的,这影响可大着呢。”

“影响再大,又与我有啥关系呢?”

“咦,柳叶梅。”尤一手阴阳怪气地说,“你这话听上去咋就有些刺耳呢?是不是你之前跟人家结过啥冤仇呢?这时候就幸灾乐祸了是不?”

“谁幸灾乐祸了?你这个老东西,可别尽胡说八道啊!”柳叶梅气恼地喊一嗓子。

“听听……听听……咋就觉得你跟人家有深仇大恨似的,这样可不好啊,容易被当成嫌疑犯的,会被……。”

“你就别在那儿满嘴喷粪了,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还急等着去看麦子呢。”柳叶梅不想再跟他胡咧咧下去,打断尤一手的话。

尤一手嘿嘿干笑两说,油腔滑调地问:“你是急着去看麦子呢?还是急着去见人呢?”

这下,柳叶梅心里有底了,她断定自己那天跟陶元宝在麦地里“胡来”的事儿,一定没能逃过尤一手的眼睛,要嘛就是有好事者窥探到秘密以后,给走漏了风声,传到他耳朵里面去了。

但既然他没有直露地把事儿挑明,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去跟他计较啥了,干脆装作啥也没有发生就是了,于是便大喊道:“我可没时间跟你磨牙,忙着呢,扣了!”

“别……别扣……别扣!”

“有话你就快说!”

“是这样,柳叶梅,一会儿派出所来人,调查那个女老师被糟蹋的情况,你得来打一把手,配合一下。”

柳叶梅干脆地说:“我不去!”

“咦,柳叶梅,你现在又不想当村干部了?”

“你现在不是还没宣布我当村干部了嘛,凭啥让我掺和进去,跟着跑前跑后的?”

“不是都已经定下来了嘛,只是程序还没走完,这是个必然的过程,再说了,你以为选拔个干部就那么简单呀?需要锻炼,需要考验,这都是必须的,你知道不知道呢?”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问你,从你答应我当村干部起,到现在有多少日子了?”

“我答应你的咋作数呢?只有党委政府决定后才正事儿。”

“那就等着党委政府决定以后再说吧,再这样没名没分地跟下去,我才丢不起那个人呢!”柳叶梅越说越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尤一手也跟着发起火来,嚷道:“柳叶梅我咋就觉得你孬好不懂,香臭不分呢?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呀!”

柳叶梅沉吟一阵,然后说:“你的好我知情,可总不能这样没完没了地耗下去吧?”

“那好吧,你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拉倒,我才懒得费这个唇舌呢!”尤一手说完合了电话。

柳叶梅站在原地,呆着脸,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琢磨了好大一阵子,她脑海里突然又蹦出一个人来,那就是毛四斤。

这个小子最近一段时间来无影,去无踪,神神秘秘的像个鬼,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昨天夜里的事儿不会与他有关吧?

就算与他无关,那也得跟他聊聊,毕竟他是村里最有文化的人,看事更高远的些,免得见了所长没话说,让人家瞧不起。

到了毛四斤家,见他正坐在树荫下,膝盖上放个本子,急急火火写着啥。

“四斤大兄弟。”柳叶梅轻轻叫了一声。

“打住……打住……”毛四斤头也不抬,不耐烦地嚷嚷着。

“毛病,干嘛不理人?”

“没看见我正在写东西嘛,好不容易来了灵感。”

“你在写啥?”

“写诗。”

“是给我写的吧?”柳叶梅心头一喜,蹲下来,打眼看了过去。

“干嘛呀你?”毛四斤停下了,气呼呼地盯着柳叶梅。

柳叶梅站起来,嘟嘟囔囔地说:“小气!怕看是不?怕看就不是好东西,是不是写啥反动言论了?”

“滚,谁写反动言论了?快说,找我有事吗?”

“毛四斤,听说昨夜里学校里面出事了,你知道不?”柳叶梅紧盯着毛四斤的脸,试探着问。

“啥事?”

“那个叫孙秀红的老师被人糟蹋了,挺严重的,连身上的零件都让人给割得七零八落的。”

“操,这个鸟村子,出了这样的事,一点都不稀罕。”

见毛四斤一脸冷漠,柳叶梅心里面就更加重了对他的怀疑,“你是不是觉得她是罪有应得,该着要人祸害?”

毛四斤眼一瞪,吼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咋就那么恶毒呢?”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村子里乌烟瘴气,邪不压正,早早晚晚会出大事。”

“你看透了是不是?”

“没看透,正在看。”

“你别光看呀,想办法管一管呀。”

“你怎么知道我没管了?”

“你天天呆在家里,就跟个傻子似的,管个屁啊管?”

“你没看见,并不代表我没管。你好好瞪大眼睛看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五体投地!”

“就知道吹牛,不听你说梦话了,我还有正事呢。”柳叶梅说完,扭着肥大的屁股就往外走。

毛四斤站在原地,莫名其妙地喊道:“做事不能光用屁股,要学会用心、用脑啊!”

“滚犊子,小鳖羔子,用你个头啊!”柳叶梅骂着,抬脚迈出了门槛,朝着村委会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