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密林深处议案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所长摇摇头,说:“这事目前可不好妄加定论,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乱说啊。”

“证据不是已经有了嘛,那两双鞋明明就摆在那儿,可韩警察他们为啥就替他俩解脱呢?”

“这你就不懂了吧,告诉你吧,这叫‘欲擒故纵’,叫放长线钓大鱼。”高所长深叹一口气,接着说,“不过,线是放上了,也未必就能钓到鱼。”

“有话你就直说,别绕来绕去的,俺一个庄户娘们家,那懂得又故又纵的,你都快把俺给绕糊涂了。”

“柳叶梅,我问你,就算是尤一手不是伤害孙秀红的凶手,那么他有没有可能走进孙秀红的房间呢?”

柳叶梅摇摇头,嘴上叽咕着:“这……这不可能吧?他去她哪儿干啥呢?神经乎乎的,躲都躲不及,谁还敢靠近她。”

“可孙秀红毕竟是个女人呀,男人跟女人间有很多事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你琢磨一下,有没有这个可能?”

“这……这不可能……不可能……原来可从没有听说过他们之间发生过啥故事。”

“谁跟谁发生了故事还能满大街嚷嚷吗?”

“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呀,你说是不是?”

高所长扭过脸来,紧盯着柳叶梅的眼睛说:“我们俩也发生过故事,难倒也已经透风出去了?”

柳叶梅脸一阵通红,低下头,娇嗔道:“大所长,你可真坏,这种事情咋好乱说呢?”

“咱这不是就事论事嘛,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可还有周校长的呢?难倒他们两个老男人一起去孙秀红那里了?”

“虽然说他们不一定非要一起去,但至少是相隔时间不长,或许只是前脚后脚。”

“俺越听越糊涂了,听上去也不是他们做的案呀。按你的说法,他们只是挨着个儿去找孙秀红干那种事了?”

“我觉得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

“既然与那个案子无关,说些那个干嘛呀?”

“那你有怀疑对象吗?说说看。”

柳叶梅呆着脸思量了一阵,然后说:“这事可不好乱说。”

“没事,只有咱俩,就算是闲着聊天还不行嘛,你尽管随便说,用不着顾虑的。”

“我……我还没想好呢。”

“那好,你慢慢想,我困了,睡一会儿。”

“你在车里咋睡呢?”

“照样睡,都已经习惯了。”高所长说着便紧倚着靠背,调整了一下姿势,打起盹来。

柳叶梅看看高所长高大魁梧的身子蜷缩成了一团,环臂紧抱着,一份很憋屈,很难受的架势。再看看越野车后座高大宽敞的空间,就悄声说道:“你还是到后面来睡吧,可以躺下来的。”

高所长吧嗒吧嗒嘴说:“还是你躺下睡吧,打个盹后,咱们继续聊案情。”

“我不累,你赶紧过来睡吧,你工作那么累,休息不好怎么行呢。”

高所长睁开眼睛,起身想了想,然后说:“那好吧,我的确也累了。”说着便开了前门,弯腰钻进了柳叶梅为他打开的后门里。

柳叶梅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紧贴在角落里,给高所长流出了足够的空间。

高明堂斜躺下来,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传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柳叶梅不易察觉地朝着高所长偷偷瞥了几眼,心里禁不住糟乱潮热起来。她努力强迫自己紧闭上眼睛,告诫自己克制……克制……一定要克制,睡觉……睡觉……安安稳稳睡一觉……

一会儿工夫,果然就迷瞪起来,混混沌沌打起盹来。

迷迷瞪瞪中做了一个恶梦,柳叶梅猛然间打一个激灵,当她睁大眼睛望向高明堂时,竟然看到了令人汗颜的一幕——眼前这个熟睡中的汉子,竟然裤门大开,双眼通红,饿狼一样扑了上来。

柳叶梅又气又急,想喊却又喊不出,只得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尤一手越发放肆起来,一把扯开了她的衣裳,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随就温柔起来……

柳叶梅心里就开始着火了,直烧得她周身灼热,五脏蒸腾,连神智都慌乱起来。

鬼使神差,柳叶梅竟然迎合了上去。

“柳叶梅,你……你这是干嘛?”高所长大声喊了起来。

柳叶梅赶忙抽回手,通红着脸,慌乱地说:“不是……不是的……是……是做了一个梦。”

“看把你吓的,我又没怪你。”高所长淡然一笑,接着问道,“我是不是喝醉了,迷迷糊糊,像是做了一个梦似的。”

“没有,咱俩谁都没动谁。”

“嗯,那就好,那就好,男女授受不亲,这是规矩,可不能乱来。”高所长说着,端直了身子。

“好了……好了……咱说点正事吧。”柳叶梅往后挪了挪身子。

“也好。”高所长摸了摸下巴,问柳叶梅:“你说,尤一手他会不会去找孙秀红呢?”

“嗯,也许会吧。”

“去找她干嘛?”

“还能干嘛,你是男人,应该比我懂。”

“你的意思是,他们之间真的有不正当关系了?”

“可能是吧。”

“在这之前,有没有类似的传言?”

柳叶梅摇摇头,说没听说过。

高所长呆着脸,朝窗外望了望,接着问柳叶梅:“那你说,完事后,尤一手就回家了吗?”

“不回家他能去哪儿?”

“那……那你的意思就是……就是说不是他害孙秀红了?”

“不是……肯定不是……他都已经跟孙秀红那样了,咋会伤害她呢?不可能……不可能……”

“他……他会不会恨孙秀红?”

“咋会呢?如果……如果恨……还能一起跟那种事吗?”

“那孙秀红会不会提出……提出无理要求来,尤一手没法……没法答应她,就闹起矛盾来了,一气之下,就动手了。”

“不会……肯定不会,那样的氛围下,是生不起气来的。”

“这么说,依你的看法,就可以排除对……对尤一手的怀疑了?”

“嗯,不是……肯定不是……”

柳叶梅挪了挪位置,调整了一下姿势,盯着高所长看了起来。

这时候的高所长恢复了常态,紧拧着眉心,叽叽咕咕道:“柳叶梅,既然可以把尤一手排除,那么周校长呢?他会去找孙秀红吗?”

“能,很有可能。”

“你的意思是,他也会……也会跟孙秀红发生不正当关系?”

“嗯,他年纪轻,又是个单身,挂在嘴边的肉,能不吃吗?”

“那么……那么,按照你的逻辑,他们既然做了,弄欢心了,为什么又要去伤害她呢?”

“是……是……”

“你是不是觉得对他的嫌疑也可以排除了?”

“这……这可不……不一定。”

“怎么……怎么个不一定法?你说……说说看。”

“俺觉得会是……会是这样……”

“会是怎么样?”

“我觉得吧,也许是这样的,尤一手跟孙秀红撒欢的时候,正巧被偷偷溜进来的周校长看到了。”

“看到了就看到了呗,他还能把村长怎么样?”

“为了女人,男人会兽性大发,会生气,会吃醋,会恨得牙根儿痒痒,也许一气之下,就……”

“就怎么样了?”

“就怀恨在心,就想好好教训教训那个**人。”

“为啥要在女人身上动手呢?有本事跟尤一手拼命呀。”

“他不敢,没那个胆量,因为尤一手是村长,是地头蛇,要是得罪了他,以后的工作可就没法干了。”

“这倒也是。”

“等到尤一手提起裤子走人后,周校长就窜了进去,恶狠狠地祸害了那个臊女人。”

“真的……真的是那样嘛?”

“嗯,男人就是那么小心眼,谁要是动了他喜欢的女人,绝对会发疯,会拼命。”

“不就是风骚一点嘛,至于恨得动死手吗?”

“可恨……可恨……杀了她都不解恨。”

“孙秀红有……有那么可恨吗?”

“嗯,那个女人很坏,村里人都不待见。”

高所长一愣神,问:“你说说看,她怎么个坏法?”

“她……她对学生不好。”

“怎么个不好法了?”

“打骂学生,还……还耍弄小男孩。”

“还有这事?真的假的?有证据吗?”

“有,当然有!”柳叶梅激动起来。

“哦。”高所长瞪大眼睛望着柳叶梅,“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她……”柳叶梅差点把儿子被孙秀红耍弄的事情说了出来,话到嘴巴又咽了回去,毕竟儿子还小,万一传出去,一辈子都洗不净。

“说呀,发啥呆呀?”

柳叶梅低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实情,听来的不作数。”

“那好,把你听说的告诉我。”

“其实也没啥,就是听说她对班上的男孩特别好,经常叫到办公室里单独谈话。”

高所长笑了笑,说:“我还以为是啥大不了的事呢,她是个女人,哪有女人不喜欢孩子的,再说了,男孩子顽皮,时不时的就惹祸,不找他们谈话,找谁谈话,你说是不是?”

柳叶梅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无所谓突然问道:“柳叶梅,听说娘们村里发现了一条龙,真的有这么回事吗?”

“你也听说了?”

“是啊,啥事能瞒得了我,我还听说你亲眼看到过,是真的吗?”

“这……这……”

“得了……得了……以后别在我跟前装腔作势、唯唯诺诺的,有啥说啥,走吧,你带我看看去。”

“看啥?”

“去看看那条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