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有了新发现/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有龙呀,还不知道是个啥呢,怪吓人的。”

“就算是个虫,我也想去会一会它。”

“你以为想看就能看到呀,全村这么多人,就没几个能看到的。”

“对了,还有谁遇见过那条龙?”

柳叶梅想了想,说:“听说毛四斤也看见过。”

高所长坐到了驾驶座上,边发动车边问:“就是那个被开除的学生?”

“嗯,是他。”

“他最近表现怎么样?”

“就那样呗。”

“可别说,我觉得那小子是个人才,打眼一看就不简单,精灵鬼怪的。”

“人才个屁,天天就跟个瘟鸡似的。”

“你是说他不怎么出门吧?”

“是啊,天天觅在家里,夜里好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听上去就跟个疯子似的,怪吓人。”

“你别光看外面,说不定哪一天睡醒了,就能搞出个大动静来,说实话,有一阵我还真怀疑是他在背后捣鬼呢。”

柳叶梅摇摇头,断然道:“这不可能,他没那么大的本事,。”

“人不可貌相呢。”高所长嘘一口气,突然问道,“说说你老公吧,他最近怎么样?”

柳叶梅冷下脸来,说:“可别提他了,这一阵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整天迷迷糊糊的,除了夜里在村委值班,其他啥也不干。”

“你别看他迷迷糊糊,说不定是在做大事情。”高所长说到这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他种的草药怎么样了?”

“我去看过几次,长得还不错,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换成钱。”

“应该没有问题,黄院长让他种的,一定错不了。”

“那认识那个黄院长?”

“可不是嘛,那个人可不简单呢,能力很大。”

“怎么个大法?”

高所长一笑,说:“咱不在背后议论别人好不好?”

“不就是随便说说嘛,好了……好了,不让说就不说了。”

沉默一阵,高所长突然说:“我听说自打发现了那条龙后,村子里就老出怪事儿,乌烟瘴气的,不会真的是那条龙在作恶吧?”

“不可能,龙是神,咋会祸害人呢?”

到了水塘边,嫂子停好车,走下来,兜着圈子喊了起来:“龙啊龙,你要是真有灵气,就现身让老子看看,否则你就是条虫……”

喊了半天,水面平静如旧,连个小小的气泡都没有。

高所长停下来,掏出了手枪,对准水面就像射击。

柳叶梅急眼了,想冲上去制止,却又害怕枪声,只得远远站在,双手捂起耳朵,一边跺脚,一边大声喊:“别……别……你别开枪,会遭报应的……”

高所长哪在乎报应不报应,手指一勾,扣动了扳机。

第一枪没响!

第二枪哑火!

第三枪卡了弹!

高所长面色仓惶,呆了片刻,扭头便走。

柳叶梅紧跟在后头,看见他的双腿在发抖,后背上的衬衣已经被汗水湿了个精透。

回到车上,高所长一句话都没说,趴在方向盘上就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柳叶梅就埋怨起来:“说不让你开枪,你偏不听,这下把自己吓着了吧?”

高所长擦一擦眼睛,再抻抻懒腰,说:“这一觉睡得好香啊,还做了个奇怪的梦。”

“你做啥梦了?”

“我梦见自己朝着水塘里开枪了。”

“你那是在做梦?”

“是啊,不就是在做梦嘛。”

柳叶梅头都大了,嘶嘶吸着凉气,干脆顺着他说:“也好,梦就是个空,你就当啥也没发生好了。”

高所长发动了车,加大油门往前行驶着,说:“我们是在工作呀,怎么就成空了?”

“又是梦,又是工作的,真让你搞糊涂了。”柳叶梅彻底被高所长神一曲鬼一曲的搞蒙了。

“这是新思维工作方法,效果蛮好的嘛。”

“效果个屁啊,俺都以为你神经了。”

“可我有收获呀,收获大着呢!”

柳叶梅羞答答地低着头,说:“你说就像做了个梦,看上去人都晕晕乎乎的,咋就能有收获了?”

“真的有,不骗你。”

“那你有啥收获了?说给我听听。”

“你真的想听?”

柳叶梅满脸好奇地朝着高所长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告诉你,最大的收获是,知道你跟孙秀红老师有恩怨过节,甚至深仇大恨!”

柳叶梅心中一震,怔在了那儿。

“是不是被我说中了?”高所长回头瞄了一眼柳叶梅。

柳叶梅心里一阵慌乱,忙往后缩了缩身子。

“干么就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嘛。”

柳叶梅清了清嗓子,说:“你咋胡说八道的呀?你是不是刚才做梦,梦到我跟孙秀红掐架了?”

“对,是梦见了,可有些梦是假的,有些梦必须当真。”

“你就别胡乱猜疑了,就算我跟孙秀红不合,也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再说了,我是个女人,能有那么大的本事?”柳叶梅脸色瞬间煞白起来。

“柳叶梅,你怕啥?是不是有啥事情瞒着我?”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柳叶梅越发语无伦次起来。

高所长拉下脸来,冷言说道:“柳叶梅,我都跟你这样了,把你当成了最最要好的朋友了,你还对我心存戒备,这也太伤人心了吧?”

“不是……不是……”

“柳叶梅,你就别隐瞒了,说出来吧,我会帮助你的!”高所长一副爱怜的腔调。

“高所长,其实……其实……那事吧,只是听儿子回家说起,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毕竟孩子小,他的话不一定当真。”

“不管是真是假,你都说出来,我帮你判断一下。”

柳叶梅忸怩了一阵子,然后就把儿子告诉自己孙秀红对他实施“性*”一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奶奶的,真是想不到,这女人竟然还好这一口!”高所长感叹道。然后凝神沉思了一会儿,突然问柳叶梅:“这事还有谁知道?”

“我只好像告诉过黄仙姑。”

“黄仙姑是谁?”

“就是俺们村上的一个‘神婆’,是个热心人,平常村里谁家有个病啊灾的,她都热心帮着破解,还是蛮有威信的一个人。”

“她跟那个叫孙秀红的老师平日里关系怎么样?”

柳叶梅摇摇头说:“平日里没见她们有过交往,私底下就不知道了。”

高所长接着问:“柳叶梅,你之前有没有听说孙秀红还动过其他男孩?”

“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

高所长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对着柳叶梅说:“好,总算有了一点新收获,这一趟没白跑。”

“啥收获?”

“找到了一条新线索。”

“啥线索?”

“这是工作机密,不能随便告诉你。”高所长说完,龇牙一笑,问,“你能理解不?”

“关我啥事,只要你们能把案破了,抓到坏人就行。”

“好,你这样想就好。”

回到村里后,高所长先安排办案人员去了学校,把孙秀红教过的男生做了详细的摸底登记,然后又挨门挨户深入了解,逐一排查,对于重点怀疑对象,还出动了警犬,期望它们的鼻子能嗅来新的突破。

但一圈下来,仍是一无所获。

最后,在柳叶梅暗中授意下,警犬还去了蔡疙瘩家。在他家房前屋后的转了几圈,竟然也没有丝毫的兴奋点。

这隐隐让柳叶梅有些失落。

但失落过后,又觉得释然了许多。

当天下午,落日之前,高所长便告辞了柳叶梅,带着四名警察及两条警犬撤离了桃花村。

三辆警车首尾相接,依次排开,跑得很快,卷起尘土滚滚,怎么看都有些灰溜溜的味道。

这个夜晚,夜色沉沉,风平浪静,静得连一声狗吠都没有。

第二天早饭后,柳叶梅收拾停当,穿戴整齐,便出了门。

她觉得必须要进一趟县城了,去找李朝阳谈一谈,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帮自己一个忙,把弟媳妇的那个老相好给调走,调得远远的,免得他们再绞缠在一起,缠来缠去肯定要出事,要出大事。

出了村子,突然觉得该先打个电话跟李朝阳联系一下。

拿出手机,拨了两次,都没人接听。

柳叶梅并没有为此而纳闷,她觉得这很正常,因为讨了县长千金做“老婆”的李朝阳这时候已经变成了“妻管严”,严重得连个电话都不敢接了,尤其是自己这个“貌似有前科”的女人的电话。

果然被她猜中了,过了十多分钟,一直握在她手中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看一眼,正是李朝阳的号码。

柳叶梅赶紧按键接听了,迫不及待地喊着李朝阳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