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罪恶行径/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是说我血口喷人嘛,那好,我这就让警察来做个了断,还你一份清白吧。”

“狐狸精”着急了,跳着脚叫嚣道:“他是我男人,你有啥权利来指手画脚的,让他死了都不得安宁,你究竟安的是啥心?”

柳叶梅不屑地哼一声鼻息,喝问她:“你还知道她是你男人?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对他做了些啥?不要脸的东西!”

“你敢骂我?你给我滚,滚!”“狐狸精”窜上来,对着柳叶梅没头没脸地厮打起来。

站在院子里的几个壮汉也趁机进了屋,装作拉架的样子,嘴上喊着“别打架……别打架……”却七手八脚地硬生生把柳叶梅拖出了屋子。

“干啥……干啥……你们就不怕犯法吗?放开我……放开我……”柳叶梅使劲浑身解数反抗着,但却无济于事。

年迈的双亲那见过这样的阵势,早被吓得胆战心惊,气血不畅,蜷缩在儿子的尸首前直打哆嗦。

几个壮汉一直把柳叶梅“送到”了村外,聚首叽咕几句,便留下两个人在村口看守,另外几个人折了回去。

柳叶梅静下心来想了想,知道自己一个人身单力薄,硬碰硬是绝对不行的,“猛虎斗不过地头蛇”,拼下去,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倒会伤害到自己,伤害到自己的父母双亲……

思量一阵,柳叶梅装出一副无奈的模样来,摸一把眼泪,叹息一声,转身朝着自己村子的方向返回了。

走到一处低洼地时,柳叶梅给派出所所长高明堂打了电话,把对弟弟之死的和盘托出,并恳求他为能为自己主持公道。

高所长听罢,言真意切地说:“柳叶梅啊,就冲着我跟你老公蔡富贵,还有你的私人交情,,这事我也管定了,并且一定要查他个水落石出,也好给你一个答复,让你弟弟的在天之灵得以抚慰,你就放心好了,我这就安排出警,立即出警!”

果然,不到一个时辰,高所长便亲自驾车,警灯闪烁,警笛震耳,直奔大槐树村而来。

当他们刚刚到达村口之时,正巧遇到了送柳叶梅“弟弟”赶去火化场的灵车。

四名身着警服,装备齐整的警察跳下警车,威风凛凛地拦在了路口,把灵车截了下来。

那些被请来“清场”的壮汉早就没了之前的威风,见势不妙,纷纷落荒而逃。而柳叶梅那个风流成性、心如蛇蝎的“潘金莲”式的弟媳妇,也早已威风扫地,瘫作一团,被两名警察从家里提了出来,扔到了警用面包车上,带到了派出所。

四名警察留在了现场,进行勘验侦察。

高所长回到所里,亲自上阵,趁热打铁,进行审讯。

“狐狸精”貌似强大,内心却懦弱无比、脆如薄冰,不等高明堂把吹胡子、瞪眼睛、捶桌子等一系列的基本招数用完,她便如实交代了自己伙同奸夫杀害自己丈夫的犯罪事实,道出了一桩恶毒之极,骇人听闻的奸杀故事——

狐狸精哭过一阵后,猛然抬起头,瞪着一双空茫茫的大眼睛说都已经这样了,我就说了吧,全说了,也好轻轻松松地去奔黄泉路。

高所长这才看到,这个狐狸精一般的女人长得的确好看,有一张很养男人眼的面孔。

狐狸精说,在她的心目中,其实一直都把自己的老师鲁冠懋当成自己丈夫的,而后来真正娶自己的柳光良只是一个名义,我嫁给他,只是为了房子,为了生存,为了遮人耳目。

一开始我是不想把他杀死的,毕竟他是跟自己明媒正娶的丈夫,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现在回头想想,自己内心还是非常惭愧的,结婚快两年了,自己都没怎么正儿八经地让他动过自己的身子,一共也就让他沾过三次身,一次摸了上身;第二次让他摸了下边;第三次才让他正儿八经进入了正门。本来横下心,想让他彻彻底底做个男人,可他那不争气的玩意儿却半途而废了。

狐狸精说警察同志,我觉得自己是忠于爱情的,打小就是觉得自己跟老师鲁冠懋有缘,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前世之缘,但却因为很多现实问题不能在一块儿。

可为了他,自己忍受了比大山都重的压力,放弃了很多看上去很美好的东西。以至于自己有了男人,有了家,还是对他难离难弃。一直咬牙为他把守着自己的贞操,从不让其他男人彻底进入的情感。

高所长不齿地吼一声:“你那也叫爱情?你那也叫恋爱?我看你那事在胡来!在乱爱!”

狐狸精说我们真的不是在胡来,不是在乱爱,要不然是不会坚持那么长远的,打我十三岁半的时候,我们就好上了,就暗地里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嫌弃,都依然富有激情,你说这不是真正的爱情是什么?

高所长说:“就算你们是真正的爱情,但也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何况是损人利己,剥夺别人的性命了。”

狐狸精平静地说,如果不是鲁冠懋离婚了,被轰出了家门,悲剧也就不会出现了。原来只是想,能不能名正言顺在一起也到无所谓,只要私下里不离不弃、忠贞不渝也就满足了。可谁知,他竟然就被无家可归,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这才导致了恶念的萌生。

其实一开始我是不想杀死他的,大不了离婚就是了。但这个小男人却拧得很,嚷嚷着就是死也不离。这一次他回家,发现了蛛丝马迹,就开始吹胡子瞪眼睛,大吵大闹不罢休,还扬言要杀死我们,就算是不杀死我们俩,也要把鲁冠懋的**给割掉。

“你说,最终杀死柳光良的谁的主意?”高所长喝问道。

“警察同志你别生气,生气会伤身子的,我慢慢说给你听吧。”狐狸精神情淡然,语调平和,就像拉家常一般说开了。

她说自己打心眼里没想过要对柳光良下毒手,至于鲁冠懋想没想自己也不知道,但从没听见他提起过。

也该着柳光良命当绝,就在他回家后的第三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然冷热无常、起起伏伏、酸酸辣辣的,瞅着他瘦俏的模样,老觉得愧对于他,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于是,晚饭的时候,我就为他包了水饺,炒了两碟小菜,还给他烫了一壶白酒。

柳光良哪受过这样的待遇,美滋滋地吃吃喝喝起来,一会儿工夫就把满满一壶白酒喝了个精光。

看上去他还不过瘾,涎着脸对我摇了摇酒壶,孩子一般嬉皮笑脸。

也不知道是哪一根筋出了问题,我竟然乖乖顺顺地又给他倒了一壶。

他接过去,继续自斟自饮起来。又喝过几杯,他像是有了那种想法,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眼睛直勾勾往我私处瞅,还趁机对我动手动脚的。

现在回想起来也真是有些奇怪,也不知道当时是被鬼神附体了还是咋的,我竟然有些同情他,觉得他怪可怜的,心里头就动了动,想着吃完饭后就把身子给他一次,让他痛痛快快地闹个欢喜,玩个爽快……

可最终我还是打消了献身于他的念头,因为我觉得我该忠于鲁冠懋,因为我的真爱在那个人身上。

酒壮英雄胆儿,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当他喝完第二壶酒时,就变得天不怕地不怕了,一把拽住我,死死按住我,嘴上叽叽咕咕说着下流话,一只手疯狂地在我身上撕扯摩挲起来。

我心里明明知道他是自家男人,但意识里却恍恍惚惚觉得这是个陌生男人,他在胡来,他在强x,就奋力反抗起来。

他就开始求我,说就一次,就一次,一次就满足了。

我急中生智,谎称自己来好事了,那地儿怪脏的。

谁知道他却说,那就让我摸一把,一把就够了。

我说太脏了,有邪气,摸不得,摸了会沾染晦气,会倒霉的。

他却说,没事,我不在乎,你就让我摸一把吧。

狐狸精擤一把鼻涕,说:“听他可怜兮兮地哀求自己,我便默认了,脱下衣服,然后背对着他。”

于是,他就把手伸了上去,闭着眼,嘴里发出了哼哼唧唧的怪叫声,那声音太像一头猪,一头正在吃屎的猪,太他娘的恶心人了。

有那么一会儿,我心头突然一热,想着干脆给他算了,也好让他实实在在做一回真男人。

可不等我翻转身子,却不知道他从哪儿生出一股斜劲来,竟然……竟然双手粗野起来,不管不顾来横的了。

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我就像被触了电似的,浑身酥软无力起来,只觉得下身一阵满胀着的疼痛,一直痛到了小肚子里头,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力气了,软了,蔫了,像是要死了。

柳光良却彻底爆发了,用尽蛮劲冲撞着,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直把我折腾得屁滚尿流。可不大一会儿工夫,他就没了能耐,身子抽抽着,嗷嗷怪叫,几秒钟就成了一块软面,噗通一声倒在了床上。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似乎失去了意识,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大一会儿,突然感觉胳膊被猛拽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