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毒蛇钻入体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被吓得一哆嗦,慌忙爬起来,打眼望去,见是我的老情人鲁冠懋,这才回过味来,满目愧疚地望着他。

鲁冠懋贴到我的耳朵上,悄声问我,他强要了你?

我咬紧嘴唇,摇了摇头。

鲁冠懋又问,那是你自愿的了?

我还是咬紧嘴唇,摇了摇头。

鲁冠懋接着问,那你身子是咋回事儿?

我悄声问:我身子咋了?

鲁冠懋说,怎么那么脏呢?

我无言以对,还是咬紧嘴唇,摇了摇头。

鲁冠懋一脸悲愤站起来,紧盯着我的身子看了看,然后默不作声地转身拿过了一团纸,小心翼翼地帮我抹干净了。

趁着这当儿,我望了柳光良一眼,见他无事人一般,沉沉地睡了过去,脸上竟然还挂着满足后的笑容。

穿好衣服后,我低声问鲁冠懋,你咋又来了?不是说好这几天不要你来了吗?

鲁冠懋却说,不行啊,没法不来,一个人空空落落,难受得要死,本来只是想过来偷偷看看你,没想到就碰到他对你胡来了。

我就数落他,你这样多不好啊,万一他没喝醉呢,万一他发现了你呢,还不得跟你拼死啊!

鲁冠懋撅着嘴,叽咕道,拼死倒也好,这样活着也是受煎熬。

我就说,以前这么多年不是也熬过来了嘛,这时候咋就受不了了。

鲁冠懋就说,也不知道是咋了,没离婚的时候偶尔偷一回,也就满足了,也没成天价想呀念的,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就没治了,一时一刻都不想离开了,你说该咋办?

我刮一下他的鼻子说,你是越来越没出息了,可现在这样我又能咋办?前几年要你离婚,你偏说为了孩子不忍心。而现在我结婚了,你却又开始穷折腾了。唉,你说咱们前世造得是啥孽呀!

鲁冠懋却说,不是孽,是真情,是善缘。

我听后,心里面就直泛酸,泪水禁不住涌上来。

鲁冠懋说,老天会长眼的,会让有情人走到一起的,一切随缘吧。

我恹恹地应一声,这样的境况,随缘又能咋办?

鲁冠懋说,办法终归是有的,就看天意了。

我问他,谁办法?

鲁冠懋就举起双手,做出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来。

我一惊,慌乱地摇着头,嘴上说着不行不行……

鲁冠懋叽咕道,我说看天意,天叫咱做咱就做,又不是咱自己的意思,这样拖下去,一辈子就全完了。

我看看他,在望望柳光良,心里起伏难宁……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鲁冠懋嘴里发出了嘘的一声。

我回过身,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惊呆了——只见近两米高的窗台上,有一条小绿蛇在蠕蠕爬动着,头部紧贴在窗玻璃上,两只比绿豆都要小的眼睛滴溜溜转动着,放射着瘆人的寒光。

鲁冠懋默念道,晴天有眼,真情所动,这就怪不得咱们了。

我惊问道,你想干嘛?

鲁冠懋冷着脸说一声,老子要替天行道!说完就走了出去。

这时候我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了,心里矛盾得很,有期盼;有胆怯;也有不忍……

但却无力阻拦,一任鲁冠懋“替天行道”了。

一开始,我就像在看一部电视剧,只见鲁冠懋走到院子里,靠近窗前,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个小巧的袋子来,双手撑开袋口,变戏法一样,把那条小绿蛇收了进去。然后再翻身回到屋里,低声对我说,这是天的意思,是老天让我们这样做的,你别怕。

我呆呆坐着,傻了一般,直到鲁冠懋说一声,你用被子捂住他的头。

见我没动,他就说,你不会反悔了吧?那好吧,你如果敢把蛇头咬下来,我们就放弃。话刚说完,他竟然真的就冲着我敞开了袋口。

我被吓懵了,脑袋一下子大得像个草垛,心都被掏空了,就连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

鲁冠懋咬牙切齿地命令道,快,把被子给他捂上。

这一回,我就不再是我了,就变成了一只发了疯的野兽,抱起一床厚厚的棉被,猛然捂到了柳光良的头上,死死地压了过去……

说来也许真的是天意,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怎么就经不住一床被子的分量呢?

按压了不足二分钟,已经醉透了的柳光良在一阵疯狂的挣扎之后,腿就渐渐失去了踢蹬的力量,慢慢伸直了……

如此同时,鲁冠懋走过来,伸手掰开柳光良光溜溜的屁股,把那个装有绿蛇的袋子口对准了脏兮兮的便孔……

他的嘴唇翕动着,叽叽咕咕,念叨着咒语一般。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那条细小的绿蛇竟然觅到了温暖的穴巢一般,吱溜一下钻了进去,只剩了一条草叶一般的尾巴在外头摇摆着。

又过了几分钟,那条尾巴才慢慢缩短,直到没了踪影。

“狐狸精”说到这儿,禁不住寒噤起来,双目微闭,面色苍白,牙关咯嘣嘣咬得直响。

就连亲手侦办过无数案情的高明堂也不寒而栗,面色凝重起来。

坐在高所长身边的那个年轻的书记员也跟着大惊失色,浑身瑟瑟抖动,他干脆放下手中的笔,双手掩面,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如此一个恶毒阴险的奸杀案,就这样被一个貌似美丽的女人讲故事一般交代了出来。

高明堂坐在那儿,紧蹙着眉,点燃一支烟抽着,老半天不说一句话。

年轻的警察也“毫不客气”地摸起了所长放在桌子上的烟,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里面抽出一支来,衔在了嘴上。

高明堂把手里的烟头递给他,黯然说一句:“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年轻警察不说话,接过烟头,哆哆嗦嗦对上火,大口大口地吸起来。

“唉,你这女人,让我重新认识了人性。”高所长望着深垂着的一头浓密黑发叽咕道。

女人突然抬起头,扯开嗓子喊一声:“警察同志,我确实没想过要杀死他,真的没有啊!”

再看那张脸,已经是泪水潸然。

“就算你没想,可你做了,有些事情仅仅想一想或许无关紧要,但重要的是别去做,一旦做了就该承担责任,你知道了不?”高所长冷静下来,就像在教诲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缓声说道。

“可……可我当时头脑根本都不听使唤了,他……他让干啥就干啥了。”女人神色慌乱起来。

高所长不慌不忙地问:“他……他是谁?”

“就是……就是我那老相好。”

“你的老相好是谁?”

“是……是我老师。”

“你老师是谁?”

“鲁冠懋。”

“你真傻!真可恶!真他娘的恶心!恶心死人了!”

“可……可我就是喜欢他,他……他也喜欢我。”

“喜欢是个屁!我看你是鬼迷心窍。”

“不是……真的不是……我打小就喜欢他。”

“你喜欢他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