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女人是祸水/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喜欢他高高大大,喜欢他的甜言蜜语,喜欢他身上的味道,还……还喜欢他和我相好时的……”

“呸,喜欢个屁!”高所长涨红了脸,粗鲁地骂一声,“我看你是犯贱!是不要脸!”

“不是……真的不是……我就是离不开他。”

“离不开他是吗?那好,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他了,也可以让他来见你。”

“狐狸精”闭紧嘴巴,摇了摇头。

高明堂抬手用力一拍桌子,紧跟着大吼一声,“说,他躲哪儿去了?”

一声爆响把身边的年轻警察都吓得一阵哆嗦,但却丝毫没有惊吓到已经没了底气的“狐狸精”,她神情黯然望着高明堂,淡淡说道:“我已经伤害一个男人了,不想再对不住另一个男人了。”

“哦,你的意思是不想说是不?”

“我已经答应他了,不能背叛他,不能对他不忠。”女人说完,低下头,乌黑的头发遮住了颜面。

“你的意思是一切罪过你来承担?”

女人仍是低头不语。

“那好吧。”高所长转向身边的年轻警察,说道,“张建,去准备一条蛇来,让这个女人也尝尝蛇钻屁眼的滋味,看她还嘴硬不嘴硬。”

“别……别……”女人哭喊了起来,“我说……我说……”

一看女人这副德行,高所长心里就暗自感叹:啥爱情不爱情,啥忠贞不忠贞,都他妈不及蛇钻腚好使!

果然,“狐狸精”就把那个令自己痴情迷恋、神魂颠倒的鲁冠懋所藏匿的地方供了出来。

随后她就像被敲断了脊梁一般,腰身深垂了下去,叽叽咕咕自言自语道:“抓住他也好,要走就一块走吧,免得再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高所长亲自带队,去了五十里之外一个养貂场,果真就把那个心如豺狼的“恶魔”给生擒了。

鲁冠懋被押上车时,问身边的警察:“你们是咋知道我躲在这儿的?”

“你给我住嘴!有你说话的时候!”

高所长从前排侧过身来,问他:“你自己心里没数?”

“是她……是那个女人告诉你们的?”

高所长冷笑一声,说:“你觉得奇怪吗?”

鲁冠懋狂乱地摇着头说:“这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可这是事实!”高所长冷冰冰地说。

“唉,女人……女人呢!”鲁冠懋呐呐着,深埋下了头,随后又仰起头,对天吼道,“女人是祸水……是祸水……这话一点都麻痹滴的假啊!”

经过进一步审讯,鲁冠懋承认杀害柳光良是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只是没有找到恰切的时机和绝对安全的措施。

为这,他去旧书摊上买了一大摞有关于凶案剖析的书籍,带回自己的出租屋内,认真筛选阅读,并从中挑出了有借鉴价值的十几桩案例,加以分析探究,汲取其中的可行性,最后敲定了利用毒蛇杀人的计谋。

于是他趁着休息日,走南闯北四处打听购买毒蛇,最后从三十里之外的扁担山上花一百元买来一条名曰“竹叶青”,又花一百元从捕蛇人那里学来了训蛇的简单技巧,然后就带蛇返回了村里。

那天夜里,他悄悄潜伏到了丁翠翠家,躲到了暗处。等夜色沉下来的时候,他透过窗玻璃往里张望着,司机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当他看到柳光良醉酒之后,强行跟女人行肌肤之亲的一幕时,恨得牙根直痒痒,杀人的欲念就更加急切了。

但转念一想,就让他弄一回吧,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也算是满足他最后的一个愿望吧。

可让他难以忍受的是,柳光良他竟然变了态地玩起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女人,还把那么脏的东西溅到了她的身上。就再也按捺不住了,发着恨地要“以牙还牙”,姥姥,你咋弄的她,老子就让蛇咋弄你……

一腔怒火腾腾燃烧着,烧得他的理智一片焦糊。

当他看到柳光良软了下来,死猪一般扑倒在女人身边时,便亟不可待地开门钻进了屋里,义无反顾地实施了“蛇杀”计划。

完成一系列行动后,他竟然还为自己这一伟大“创举”颇为得意,觉得选择“蛇钻腚”这一夺命之术可谓精明之极,既万无一失,又天衣无缝,绝非常人所能想象得出。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泄密者恰恰就是生死相依的知心人。

审讯结束,欲将他带上警车时,他却坦然得像去姥姥家做客,微笑着叮嘱押解他的年轻警察说:“小兄弟,记住了,别相信女人,也别相信爱情,现在回想起来,就连做那事也是蛇钻洞呢,卑鄙……卑鄙啊!”

“老实点,再胡说八道,老子这就嘣了你!”高明堂铁青着脸,冲着他怒吼了一声。

鲁冠懋轻蔑一笑,扭头钻进了警用面包车的铁笼子里。

于是乎,一桩令人震惊的“奸杀案”就如此简单地告破了。

此案的成功告破,成就了高明堂的一世英名,使他瞬息之间成了威震四方的神探名警。

而忍受着身心巨大创伤的柳叶梅只得强打精神,为弟弟的善后奔波劳累。这期间,她遇到了一系列的难题——

首先,她要在自己村里为弟弟买一块地皮,也好让把弟弟安葬了,让他有一方安息之隅。

其二,她必须把父母接回到村里,让他们尽快离开那块伤心之地,不能再让他们呆在异乡他土。

而面临的困难是,父母家中的房子早已变卖,眼下他们名下连一砖一瓦都不曾拥有,又该到何处栖身?

万般无奈的柳叶梅最终还是想到了村长尤一手,这事除了他,桃花村没有第二个人能帮自己。

于是,柳叶梅直接去了他家。

进门后,见尤一手一个人在家,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喝茶,好不自在。便紧挨着他坐了下来,腻歪歪地喊了一声:“叔。”

尤一手斜她一眼,再举杯抿一口茶水,漠然问一声:“咋又想到来跟老子套近乎了?”

“啥时不跟你近乎了,只是这一阵子太闹心,顾不上罢了。”

“都打理好了?”

柳叶梅长叹一声,说:“别提了,都快把俺给愁死了。”

“又咋了?不是案子都破了嘛。”

“案子是破了,可后面的事情该咋办?”

“啥事?”

“俺弟弟人没了,可总不能让他呆在外村吧,那不就成孤魂野鬼了吗?”

“你想把他弄回来?”

柳叶梅满目哀怜地望着尤一手,点点头。

“户口都弄出去了,你说咋办?找块地埋他都难。”

“谁说不是来着,这不就想到你了嘛。”

尤一手不再言语,只管续茶喝水。

柳叶梅也不敢多言,唯恐说不到点子上,惹恼了尤一手。

“别想太多了,陪我喝一会儿茶吧。”尤一手斟一杯茶递了过来,说,“茶不错,是杨絮儿男人从城里带回来的,地道的铁观音,香气很冲。”

柳叶梅心里一动,想到杨絮儿啥时也开窍了,懂得跟村领导套近乎了。但却懒得多想,敷衍着举起杯,轻抿一口,并没觉出有多香。

放下杯后,她哭丧着脸说:“我能不多想嘛,弟弟还没个着落呢。”

“放哪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