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节外生枝/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有道望着前方的路口,右手举起锤子轻轻敲打着左掌心,啪嗒啪嗒的声音很有节奏,边敲边说:“她是去拉自己家的东西,不会出啥意外吧?”

“他爹,俺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呢,还不是会啥意外了呢?”老太太皱着眉说。

柳有道回过头,深瞅了她几眼,问:“你觉得有啥不对了?”

老太太抬手揉了揉眼睛,嘟嘟哝哝地说:“俺这眼皮老跳,没白没夜的跳,都跳了整整两天了,跳得很凶,这不是个好苗头。”

“去拉的都是些破烂货,一不偷二不抢,谁还能怎么着?真就无法无天了不成!”柳有道提高嗓门说道,很明显,他是在为老伴,也为自己壮着胆。

“这可真难说,在他们那个村,咱是外来户,本来就撑不起人家的眼皮,这下儿子又没了,就受人欺负了。”

“你是担心人家不让往回拉咱们的家什了?”

“可不是咋的,那个妖精家虽然没啥兄弟姊妹,但近亲还是有的,知道咱们往回拉东西,难说不过去阻拦。”

“胡扯!那可都是咱们的血汗钱,他们凭啥不让拉?”

“你也用不着朝我瞪眼扒皮的,这世道,还真就没了几个讲道理的人,瞧瞧咱之前遭的那些事吧,唉。”

“不讲理就成了?不是还有法律嘛。”

“法律?法律能把咱儿子给医活了?”

“操,这哪儿跟哪儿呀?死老妈子尽胡说八道!”

……

老两口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柳有道猛然抬头,见尤一手从胡同口那边摇摇晃晃走了过来,右边臂腕里夹着个包裹,身子向右一边微微倾斜着,邋邋遢遢走得一点都没精神头。

等走近了,才看清他眼角竟然还夹着一团粘呼呼的眼眵,眼皮几乎都要粘在了一起,勉强才睁开了半条缝儿。

尤一手眯缝着眼睛望着柳有道,又看看柳叶梅娘,瓮声瓮气地说:“你们两个老家伙可别骂我狼心狗肺不是东西啊!让你们去住那屋子,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村集体再也没有其他屋子了,连南沟里的猪圈都被占了,就剩下那个鬼地方了。”

老太太赶紧应着:“村长大兄弟你说哪儿去了?感激你都来不及呢?咋能骂你呢?”

柳有道也跟着附和道:“哪能呢……哪能呢?咱这就知足了……知足了呀,大兄弟!”

尤一手掏出香烟,抽一支给柳有道,自己叼在嘴上一支,点燃了,猛吸一口,然后大大咧咧地说:“那个地方盛过骨灰盒不假,可闹鬼的说法就离谱了,又没有谁亲眼看见过,只是有人打那儿走,听见里面有过怪动静,我估计吧,那肯定也是活人弄出来的,怪不得那些死人,用不着拿着当回事儿。”

本来柳叶梅妈已经差不多打消了顾虑,但听尤一手这般一说,心里还是不由得索索抽搐了一阵子。

其实自打得知要他们去住“鬼屋”之后,老太太就一直逼着自己不往那事上去想,可想不想根本就由不了她自己,脑子里总是晃晃悠悠飘着那些灰不溜秋的盒子,盒子上面刻着一张张鲜活的脸。

那一张张鲜活的脸是粘贴在上面的照片,他们都是些死去的人了,死了被烧透了才装到里面去的。

想到这些,老太太心里就发紧发凉,身上也跟着麻酥酥的。

那是个什么地方?是存放死人骨灰的地方啊!前些年里面还整整齐齐摆放着几十个骨灰盒呢,自己从不敢单独打那地方走,万般无奈走一回都要做好长一阵子的恶梦。

可想来想去不去那儿又去哪儿呢?总比蹲在大街上强吧?好在还有老头子,死活跟着他去了。

说到底,老头子人是脾气犟了些,但总还算得上是个让人踏实依靠的主儿,就像村口的那棵老槐树,扎扎实实的,有这么个人倚着靠着就觉得牢靠。自从十六岁嫁给他,六十多年来她就一直跟随在他的身后,闻着那股熟悉的汗味儿,就觉得心里踏实有谱。

唉!死活由着他了。

尤一手叹口气,接着说:“话又说回来,有这么个地方接落一下,也该知足了,以后集体连这样的房子也没有了。这几年被儿女撵出来的老东西多了去了,以后就只好蹲街头了。你们还算是有福气,生了柳叶梅这么个好闺女,要不是他们帮着你们跑前跑后的,怕你们两把老骨头早就完事了!”

柳有道惨淡笑笑,说;“闺女是好,可也多亏了村长你帮忙呀,要不然真就死在外面了。”

尤一手叹口气,再摇摇头,顺手把臂腕里的包裹递给了老太太,说:“好了,你也不必跟我闹客气了,我是一村之长,不好看着不管,这不,家里娘们儿给你们拾掇了点铺盖,凑合着用吧。”说完又从裤兜里摸索出一把灰突突的钥匙,递给了柳有道。

老太太接过包裹后,蹲下身来,深埋着头,稀疏的白发把整张脸都遮住了,竟然抽抽嗒嗒哭了起来。

柳有道瞪起了眼睛,气得一跺脚,嚷道:“村长对咱这么好,你哭啥哭?”嘴上这样说着,鼻子竟然也泛起酸来。

“好了好了,啥也别想了,快去看看那个房子吧。我一会儿还要去镇上开会,就不帮你们忙了。”说完迈步离开了。

柳有道弯腰捡起了离自己最近的两个包裹,拎在手上,看也不看老伴一眼,躬着腰,兀自气冲冲地朝村外奔去。

老太太站起来,撩起衣襟擦了擦脸上的泪,利落地挎起包裹,紧跟着老头子赶去。

柳有道故意放慢了脚步,等着老太太跟了上来。

打远处看,两个人形影相随,就好像是用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着似的。他们一脸的凝霜,一起走向了那间远离村庄的小屋子。

那将是他们的新家。那里曾经摆放着几十个灰不溜秋的骨灰盒子。

开门的时候柳有道的手竟然抖个不停,觉得心里毛悚悚的,钥匙半天都插不到锁眼里去。

等打开锁进了门,也就坦然了许多,其实不过就是间普普通通的房子罢了,同样是用砖块垒砌起来的,水泥嵌了抹了,墙面光光滑滑的,还能有什么能躲藏得了呢?

看上去尤一手派来的人给收拾得很彻底,墙上、地上都干干净净,还在屋子的正中间点了一大堆柴火,大概是想驱一下里面的潮气吧。屋里靠西南角的地方有一盘土炕,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搭的,好像很久了,炕沿都磨损得有些破旧了,但炕面仍然平平整整的,上面还铺了一张草凉席,不显旧,很洁净。

老太太一开始还是有些怵得慌,怯手怯脚的。但等进了屋,坐在炕沿上愣了一会儿神,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觉得有这样一间屋子也该知足了,总比无家可归强多了。

柳有道抽着烟满屋子转悠着,四下里这边看看,那边瞅瞅,看上去神情很坦然。

老太太坐了一会儿,便从炕沿上擦身下来,弯腰拿起了墙根下的一个灰色布兜,摸摸索索从里面拿出了一沓纸钱,码放到了房子正中,哆哆嗦嗦划火点燃了,焚烧起来。

正烧着,突然听见外面响起了一阵摩托车声。

老太太慌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摩托车停了下来,侄子大顺从车上偏腿下来,对着满脸疾色的老太太说:“操他姥姥个B的,那边出乱子了。”

“咋了顺子?出啥事了?”

“东西刚刚装了一半,就被几十号人团团围住了,死活不让动了。”

“顺子……顺子……你说的是真事儿?”柳有道慌里慌张从屋里面跑了出来。

“这还有假,我刚刚从那边赶过来,柳叶梅姐怕你们着急,让我先回来跟你们说一声,然后再帮你们归落一下东西。”

“那你快说说,快跟俺说说是咋回事啊?”老太太凑上来,着急上火地问明亮。

大顺子就把去拉东西所遭遇的事儿大概说了一遍——

天还没亮透的时候,柳叶梅就带着两辆车去了那个村子,先把爹娘剩余的几样东西装上了车,然后就去了弟弟家。

东西装到差不多一半时,不知道从哪儿呼啦啦冒出很多人来,感觉几十号,几百号都不止,有青壮年,也有老弱病残,好几个人手中还拿着叉耙扫帚啥的,有几个老头老太太手中竟然还攥着明晃晃的菜刀。

那些人涌到院子里,先把车围住,再把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坚决不让装东西。

柳叶梅一看这境况,就站到车斗里对着他们说好话,告诉他们屋里的东西都是用爹妈积攒了一辈子的血汗钱换来的,理应归老人家所有,请他们高抬贵手,别再阻拦。

人群中挤过一个中年男人来,他满脸横肉,趾高气扬,对着柳叶梅大使淫威,喷着唾沫星子吼道:“你算个啥鸟?你凭什么来我们村拉东西,你也不问问,这些东西都姓啥?”

这边就有人忍耐不住了,喝问他:“你是谁?你算那盘菜?”

那人就说:“我是这家主人家的堂哥,这东西是我们家的,你们打哪儿来回哪儿去,东西你们拉不着个数!”

柳叶梅软下来,对他说:“按辈分我该喊你一声表哥。”

“谁是你表哥?现在咱们之间已经不是亲戚,是仇家!”

柳叶梅强忍着满腔的怒火,说道:“不管是不是亲戚,可咱说话做事总得讲个道理吧,俺爹娘辛辛苦苦了一辈子,就积攒了这么点家当,怎么好就扔在这儿呢?”

“你还口口声声讲道理,讲道理咋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得讲道理了,我那一句话不在理了?”

“好,讲道理就好,我问你,你承认不承认你弟弟是倒插门?”

“这与倒插门不倒插门有啥关系?”

“既然承认是倒插门,那么你们那边带过来的所有东西,就全是随礼,就是我们家的了。所以说,现在这些东西已经不是你们的了。”

柳叶梅被咯噔噎了一下,她脑子快速转动着,镇静自若地应付道:“东西是当初随着我弟弟来的,现在我弟弟人没有了,尸骨拉回去了,东西理应就该跟着人回去,你说是不是?”

“你弟弟去哪儿我们不管,东西都是我们的,你们就休想再拿回一件去,滚,赶紧给我滚回桃花村去,别他娘的在这边瞎闹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