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情鬼难缠/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梦了……怪吓人的。”

柳有道故作轻松地说:“梦见鬼了吧?”

“可不是,越害怕,就越是做那样的梦。”

柳有道嘿嘿一笑,说:“你可别说,年轻时对你好的那个老九可是在这儿呆过,正门口的那个匣子就是他的。”

“老头子,别说那些了,怪瘆得慌。”

“其实有啥呢?别拿着当回事也就没事了,世上哪有啥鬼呀怪的,还不都是人自己胡乱琢磨的。”柳有道像是在说梦话,断断续续地唠叨着,“那个时候呀,要不是你放的羊落在那口枯井里了,我又没说二话下去给你捞上来,说不定你就成那个老九的人了,咱俩哪还能待一块过一辈子呢。”

老太太想起了陈年旧事,心里也就轻松下来,靠在男人怀里,接过话茬说:“还说呢,我一直都觉得那羊是被你踹下井的,一辈子也没弄个明白。”

柳有道干涩地笑了笑,说:“谁让你只顾忙着在树荫里纳鞋底呢,我早知道那眼井里没水了。”

老太太说:“就知道你心术不正,下到井里半天都不出来,直熬到天黑了才抱着羊爬出来,羊一着地你就把俺的手抓住了。”

柳有道说:“还好意思说我,你没那个意干吗不挣脱呢?还顺势扑俺怀里了。再说了,你也多亏没跟那个老九,那可是个短命鬼,跟了他老来老去的连个壮胆的依靠都没有。”

老太太叹息道:“可别说,人这一辈子挣死挣活的为了个啥呢?还不就是一场梦。”

柳有道伤感道:“谁说不是来,到头来还不就是一场空。”

老太太紧紧攥着男人瘦骨嶙峋的大手,连声叹息着。

柳有道心里也跟无限酸楚起来,叹一口气,望着糊着薄薄一层白纸的窗子,直发呆。

夜色透进来,泛着微弱的亮光,朦朦胧胧。

突然,柳有道激灵一下,眼睛大瞪着,整个人霎时僵住了——他看到的窗口上贴着一个黑糊糊的影子,有头有脑的,像个人。

柳有道回过神来,大喝一声:“谁啊?”

那影子一闪而过,怪里怪气的叫着:“老九……老九……俺是老九……”声音隐隐约约,被风吹得支离破碎,一会儿工夫就消失了。

老太太又哆嗦起来,身子直往老头子怀里靠。

柳有道轻轻拍了拍老伴的肩头,镇静地说:“哪有什么鬼,一定是哪个该死的糟践咱这两个老疙瘩,成心吓唬咱。”

“嗯。”老太太轻轻应了一声,蚊子叫一般。

定了定神,柳有道起身擦下炕,披一件破旧的棉大衣,抄起锅台上的菜刀,嘴里嘟囔着:“都这把年纪了,死都不怕了还怕啥?”说着就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站在门口朝外张望着。

此时的风已经小了许多,只在树梢上忽忽悠悠荡着,夜色幽冥,湛蓝的天幕下一片黑森森,树木、房舍、柴垛……

一切都影影绰绰,飘忽不定。

老伴在屋里喊着:“别找了,快回屋吧,是人是鬼都罢了,怕是早就躲起来了。”

柳有道挺胸昂头,挥舞着手中的菜刀,气恼地叫骂着:“操你奶奶个巴子,有种的你出来,跟我柳有道真刀实枪地干一场,搞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把式算什么本事……”

喊了好大一阵子,半点动静都没有,竟然连风都停了下来。

村外的深夜,显得格外寂静,静得让人心虚。

被惊吓得一夜无眠的老娘天一亮就去了敲了柳叶梅家的门,人还没进屋,就慌里慌张地把昨夜里闹鬼的事情告诉了闺女。

柳叶梅听后,心里一阵发凉发虚,脑袋懵了好大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安慰娘说:“哪是鬼呀,明明就是人为的嘛。”

可娘直摇头,咬定了就是鬼,不是人。

“娘,你就别吓唬自己了,都啥年代了,还信那个。”

娘头摇得像拨浪鼓,嘴上说着:“不是……不是……不是,人咋会弄出那样的动静来呢?还口口声声喊着鬼的码字,吓死人了……吓死人了……”

柳叶梅知道娘一定是被吓破胆了,这时候越是跟她较真,她就越跟你拧得紧。于是柳叶梅就顺着她说:“就算是真有鬼,咱也不怕,有法子治它。”

“啥法子能治鬼?”

“你回去等着吧,我找黄仙姑去,她手法毒着呢,在咱这一亩三分地上,啥鬼呀魔的,都不在话下。”

“黄仙姑真的那么厉害?”

“这还假得了,我都见识过几次了。”

“她能把鬼制服了?”

“能,把鬼治得吱吱的,喊爹叫娘的。”

“那敢情好……敢情好……”

“你就放心吧,我这就去,趁着早去找她去。”

娘说声好,那你就赶紧去吧,说完扭头就回去了。

柳叶梅本想再说些啥,可话没出口,娘的背影就已经晃出了视线之外,心里忽悠一阵,空落落的就像陷进了一个无底洞。

等回过神来后,柳叶梅就拔脚去了黄仙姑家,赶巧人还没出门,正在抱着饭碗喝粥。

黄仙姑听了柳叶梅的来意,放下饭碗,瞑目掐指一算,骇言道:“可了不得,你娘年轻时候还真对你爹之外的男人动过真心,心思系在人家身上了,被带走了,想解都难了。”

柳叶梅从没听说过有关于娘的花花事儿,听黄仙姑这么一说,竟有些不太相信,就摇着头说:“老姑,俺娘一辈子老实本分的,你可别糟践她呀!”

“你是不相信老姑了?”

“不是不相信,是觉得这事不靠谱,俺娘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实巴交一辈子了,咋会弄出那些枝枝节节的事来呢?”

“你又不是不懂,人咋能只看外表呢?”

“可……可从外表上,总能看出些啥来吧。”

“这可不一定,就拿咱娘俩来说吧,照样也是你看不透我,我看不透你,你说是不是?”

黄仙姑这话让柳叶梅心里的嫩处凛然一动,隐约感觉到这个老狐狸是话中有话,但又不想跟她计较,忙转入正题问:“老姑,那你说惦记着我娘的那个人是谁?”随又纠正说,“不不,那鬼是谁?”

“老九……老九……就是刘向水他爹刘家九。”

“俺娘年轻的时候跟他有过那种事?”

“这还要问,要不是肉绳系在身子上了,能阴阳两隔了都不离不弃的?”

柳叶梅头都被黄仙姑说大了,不耐烦的说:“管他呢,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眼下要紧的是俺娘那边闹鬼的事情,你赶紧去给治一治吧。”

黄仙姑闭眼拿捏一阵,说:“恶鬼赖鬼都好抓,唯独这情鬼难缠,我看……我看这么着吧……”

“怎么着老姑,你倒是赶紧说呀。”

“今天我就去神龙庙帮着烧香磕头,好好求求神灵,让它们施威降法,肯定就能制伏它老九。”

“那就好……那就好……老姑这又让你操心费力了。”

黄仙姑沉着脸说:“不过这事吧,是帮着你家做法,香纸钱我可不给垫付,要不然显得你们心不诚,那可就不灵验了。”

“那当然……那当然……这是理所应当的事儿。”柳叶梅说着,摸摸索索从裤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一沓钱来,问黄仙姑,“老姑,要……要多少?”

“没多没少,只是个心意,你看着给吧。”黄仙姑看都不看柳叶梅一眼,只管自己收拾去碗筷来。

柳叶梅拣出一张一百的,有些不舍;再抽出一张二十的,又觉得太少,干脆就又加了一张十元的,一共三十块钱,递给了黄仙姑。

黄仙姑接到手里,捻开一看,脸上一阵阴,说:“柳叶梅这也就是你,换成别人我不要它一百二百的才怪呢。”

“老姑,你还嫌少啊,不就是买点香纸嘛,用得了那么多吗?”

“看你说的,你以为神仙真的就是稀罕你那一炉香,那几张纸吗?人家那是看你的诚意,看你的态度,然后再量客下碟,多大的心意给多大的法术,不单单是为了那几个钱。”黄仙姑边忙活着,边叽叽咕咕说着。

柳叶梅被戳到了软处,脸上有些挂不住,下意识地拿出了那张五十元的票子,在手里捻来捻去的好大一阵子,才咬了咬牙根递了过去,说:“人不知,神不怪,既然知道了,你再加五十给你,不过我可跟你说好了,这钱你要用到我娘身上去,可不是孝敬你的啊!”

黄仙姑脸上终于有了和悦之色,说道:“瞧你说的,好像老姑就稀罕你那几毛钱似的,要不是看在祖祖辈辈邻里邻居的份上,我才懒得管那些鬼事呢,这是行里的规矩,宁与仙来,不与鬼往,搞不好就会受阴气侵袭,折寿的。”

“好了……好了,老姑呀,你就别啰嗦了,赶紧去帮着俺娘作法吧。”

“我今天帮着祷告一天,落日之前你再过来,送几个符字过去,再到你娘住的那地儿施施威,驱赶一下,就没事了。”

整整一天,柳叶梅都无心做事,出出进进不消停,直等着太阳早些落下山。

黄仙姑果然没有食言,日头刚刚黏在西边的山头上,她就踮着脚快步赶了回来,对着站在家门前翘首等盼的柳叶梅说:“仗着你心诚,事情办得很顺利,神仙都已经应下了,你赶紧去操作一下,就消停下来了。”

柳叶梅暗暗记下了黄仙姑絮絮叨叨传授给她的那些驱鬼程序,再接过了一个用折叠得紧紧的黄草纸包,告辞一声,便匆匆忙忙,脚不沾地的直奔着爹娘住的鬼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