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吓死个人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一直候在院子外头,看见柳叶梅远远走了过来,就盼到了救星一般,小跑着迎了上去,拽着柳叶梅的手就问开了。

娘俩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屋,按照黄仙姑吩咐的,着手开始操作起来。

爹闷头坐在一边,吧嗒吧嗒抽着老烟,抽完一袋,望着柳叶梅呼呼烧着的纸钱,瓮声瓮气地说道:“明明是人,烧那个管啥用!”

柳叶梅只管忙自己的,根本不去搭理他。

老伴却在小声叽咕起来:“你个死老东西,你八字硬,伤不着你,可我身子骨软,经不住折腾,不把他赶走,我就走,才不敢再待在这儿呢。”

柳有道一听老伴这样说,便不再吱声,又从兜里掏出碎烟叶来,慢吞吞装到烟锅里,划火点燃了,继续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等把所有“驱鬼”程序都做完之后,夜幕已经沉沉降临下来。

柳叶梅直起腰来,对着娘说:“这下你放心吧,鬼已经被收走了,安安心心地过自己的日子就是了。”

昏暗的灯光下,娘脸上终于有了一抹轻松的笑容,扯着闺女的手说:“都这时候了,你一定饿了吧,坐下来,咱这就吃,锅里有现成的呢。”

柳叶梅说:“我得回去了,晌午只是跟小宝说,晚一点回去,说不定这时候他还在等着我呢。”

娘问:“那蔡富贵呢?”

柳叶梅说:“这一阵子他帮着村长干事,忙的很,家里的事情不指望他。”

“那也好,跟着村长好,说不定也能当上个官啥的。”娘说着,叹息一声,接着说:“瞧俺这当姥爷姥娘的,不但连自己的日子打理不好,还要孩子跟着受苦受累的,不称职呢……不称职呢……”

“娘,你说啥呢,我一个大活人还照看不了一个孩子呀,你们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自己日子都过不好,谁还指望你们呀,再说了,二婶打小就喜欢小宝这个孩子,恨不得天天守着呢,你放心就是了。”柳叶梅安慰道。

见闺女执意要走,娘也就不再挽留,动作麻利地掀开锅盖,从里面摸出了四个煮熟的鸡蛋,盛在了方便袋里,递给了柳叶梅,说:“捎给小宝,自己家鸡下的,吃着放心。”

“娘,留给爹下酒吧,家里有呢。”柳叶梅推辞着。

娘不乐意了,嗔怒道:“这是给俺外甥的,又不是给你的,拿着……拿着……还热乎着呢。”

柳叶梅只好接了过来,提在手上,转回身,跟爹打一声招呼,便急匆匆地出了门。

摸着黑走了没多远,脚下突然有一道亮光照了过来。柳叶梅驻足回望,见老爹打着手电,弓腰塌背地快步跟了上来。

柳叶梅心头一暖,眼泪溢出了眼窝,视线一片模糊。

爹一直把她送到了村头,然后就站在原地,打着手电,往前延伸着,照射着女儿前行的路。

到了家门口,刚想开门,突然听到蔡富贵在院子里念叨着啥,心里呼一下就想起一件事来。

就在自己去帮爹娘拉家什,被“狐狸精”的家人堵在了村里,又不让报案时,高所长却喜从天降,事后问过高所长,他说是蔡富贵报的案。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他当时又不在现场,他是怎么知道详细情况,又及时找了高所长呢?

柳叶梅走进家门,见他正一个人站在树下,仰望着天上稀拉拉的星星,胡乱念叨着啥,本想训斥他几句,粗话到了嘴巴,突然意识到也许他真的是犯神经了,可不能再刺激他,就柔声问他:“富贵,你在干啥呢?”

“写诗啊。”

“写给啥的?”

“还能写给谁,写给该写的人呗。”

“不是写给我的就是了。”

“你是我老婆,又不是情人。”蔡富贵说完,竟然笑了,看上去很正常。

柳叶梅啐一口,说:“没良心的,白跟你过了半辈子。”

蔡富贵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忙前忙后的,都累成那样了,还有心情读诗。”

“对了,富贵,我问你个事儿。”

“你说。”

“听高所长说,是你帮我报的案?”

“是啊,怎么了?”

“你是咋知道我被人家讹上的?”

蔡富贵稍加沉吟,然后说:“别人给我通风报信了,我又不敢出面,唯恐你吃亏,就直接给高所长打电话了。”

柳叶梅心头一热,看来这个神经兮兮的家伙只是外表冷漠,心里面还是挺热乎,至少对自家老婆还是有情有义的,但嘴上却埋怨他:“就那么点小屁事,还要惊动人家所长亲自去,多不好意啊。”

“高所长不去,你还能囫囵着回来吗?”

“这倒也是。”柳叶梅把手中的鸡蛋递了上去,说,“俺娘煮的,你先吃着垫一下,我这就做饭去。”

蔡富贵冷冷地说:“我不要,吃多了不好,夜里放屁。”

柳叶梅玩笑着说:“放屁不是正好嘛,你在村委值班,贼听了,会以为是放炸弹。”

“那可不行,不但影响我睡觉,还会引起坏人的警觉。”

“切,哪有那么多坏人啊?”

“有,多了去了。”

见蔡富贵又神经兮兮起来,柳叶梅就冷下脸来,说:“尽胡说八道,哪里有那么多的坏人啊?”

“男盗女娼,杀人越货,还有再世的西门庆,潘金莲。”

柳叶梅一听潘金莲几个子,心里面嗖嗖一阵抽搐,忙转移话题问:“你种的中草药咋样了?”

“还成。”

“是不是该收成了?”

“还早着呢,前几天医院的黄院长带专家来看过了,说那玩意儿成长周期长,必须要等到秋后,霜打以后才有药效。”

“那就等着吧,真要是能卖个大价钱,明年就多种点。”

“谁知道呢,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不是有美女院子做后盾嘛,肯定能成,说不定咱家一下子就富起来了,几万、几十万的钞票就揣进兜里了。”

“也不是没有那么可能。”蔡富贵说一句,又仰头瞅起了星星。

柳叶梅进了屋,见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心头一热,朝着外面喊:“你还愣在外头干嘛?赶紧进来吃饭吧。”

蔡富贵应一声,走进来,闷头吃了起来。

吃完后,他站了起来,抹一抹嘴,说一声我要去值班了,就出了门。

柳叶梅说好你去吧,继续吃自己的了。

吃了没几口,突然觉得蔡富贵今天有点异常,不但说的那些话云里雾里,还主动做了晚饭,这在之前可是未曾有过的。

这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呢?

……

想来想去,柳叶梅心里有点儿不踏实,干脆起身走出了屋,虚掩了门,尾随着去了村委会。

她躲在暗处,见蔡富贵正坐在值班室里看书,也没啥不正常的表现,就放下心来,悄悄回了家。

刚进门,见里屋的灯光亮着,就想到一定是小宝从二奶家回来了,便火急火燎地喊起了儿子的名字。

喊了几声,却听不见有回应。

于是她站定了,加大嗓门又喊了几声,依然不见有动静。

柳叶梅心头忽悠一阵颤动,脑袋也跟着猛然大了起来——莫非儿子小宝他出啥意外了?

“小宝……小宝……你在屋里吗?”柳叶梅声音直打颤。

屋里依然没人回答,这让柳叶梅更加胆战心惊。

她快步走到墙根,抓起了倚在墙上的铁锨,抄在手上,猫着腰,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上,一步步进了屋。

当她站在门外,伸出脖子朝着亮灯的东屋望过去时,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她看到床上竟然直挺挺躺着一个人,大热的天还紧紧捂着一床被子,禁不住失声嗷嗷大叫起来。

床上的人猛然撩开被子,呼的坐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