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闺蜜得了坏病/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吓懵的柳叶梅抡起了铁锨,差一点就劈了过去,多亏了对方及时喊了一声:“浪货啊,你干嘛呀?是我!”

柳叶梅这才看清,坐在床上的竟然是杨絮儿,抡起的铁锨僵在了半空中。

杨絮儿慌忙窜到了床下,抱着头喊道:“柳叶梅你作死呀,是我……是我……是我呀……”

“死……死杨絮儿……你吓死我了……”柳叶梅瞬间软了下来,铁锨咣当落在了地上。

杨絮儿这才回过神来,扶着床找起来,再看柳叶梅已经软面一般粘在了门框上,连眼珠子都不转了。

“柳叶梅……柳叶梅……你咋了这是……咋了?”杨絮儿揽过柳叶梅的肩头问道。

呆了半天,柳叶梅突然爆发起来:“死杨絮儿,你吓死我了!”

“我躺在床上咋就吓着你了?”杨絮儿眨巴着眼睛问她。

柳叶梅眼神活泛起来,说:“我还意外是儿子……儿子小宝呢。”

“小宝……小宝不是在他奶奶家了嘛,平日里不是经常待在那儿嘛。”

“那……那你是咋进来的?”

“我来的时候门开着呀。”

柳叶梅这才想起,自己走得急,连门都忘记锁了。

杨絮儿坐下来,淡淡问一声:“你娘家的事情都办妥了?”

柳叶梅望她一眼,叹息一声,黯然道:“死了的也活不过来了,也只能这样了。”

杨絮儿呆着脸,不再说话。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也用不着跟着难过了。”

杨絮儿咬了咬嘴唇,突然带着哭腔说:“柳叶梅,我怕是也要死了,活不了多久了。”

柳叶梅一下子愣住了,转身问道:“杨絮儿,你又在满嘴喷粪了,好好的说啥丧气话?”

“真的,俺不骗你!”杨絮儿眼里有泪光在晃动。

柳叶梅一看她这副模样,不像是在跟自己瞎闹,返身回来,扳过杨絮儿羸弱的肩头问道:“杨絮儿,你咋了这是?”

杨絮儿深埋下头,抽抽搭搭哭起来。

柳叶梅急了,跺着脚问道:“你倒是说话呀,想闷死我咋的?”

杨絮儿哭着说:“我……我得那种病了……呜呜……”

柳叶梅心头一紧,懵头懵脑地问一句:“啥绝症?癌症?”

杨絮儿摇摇头。

“那还有啥病那么严重?”

杨絮儿指了指下身,呐呐地说:“就是……就是……那种见不得人的病。”

“你是说下边那儿长毛病了?”

杨絮儿哽咽着点点头。

“那儿得啥病了?”

“就是……就是电视上说的……说的那种性……性*病……”

“胡说八道,你咋会得那种病呢?你去检查过了?”柳叶梅质疑道。

“这还用检查?跟电线杆上贴的那些资料一模一样的,我都对照了,错不了……”杨絮儿说着说着又嘤嘤哭了起来。

柳叶梅站在那儿想了想,说:“杨絮儿你先别哭了,只是对照着那些野广告能看出啥问题来?你有啥不好的感觉吗?”

杨絮儿应一声,接着说:“里里外外都红肿了,还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疙瘩,打里头还……还直流脏东西呢。”

柳叶梅拧着眉问她:“你这一阵子是不是跟乱七八糟的男人不检点了?干过那事了?”

杨絮儿摇了摇头。

“胡说八道,没跟男人弄那事,咋会传染上那种病呢?一定是你多疑了,自己吓唬自己。”

“是,我是跟人家那样了。”

“跟谁?他是谁?”

“不是跟你说过嘛,那个死东西回来了。”

柳叶梅一怔,问:“你说丁有余回家了?”

“是呀,回家帮着割麦子呀。”

“你是说……是说跟他做了那事后就染上病了?”

杨絮儿紧绷着嘴,点了点头。

柳叶梅犯起疑惑来,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不对呀,你家男人一直都很老实啊,平日里三脚都踹不出一个屁来,咋会干出那种事儿来呢?咋就把那种花柳病带回家里来了呢?难倒……”

杨絮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真像是没日子过了似的。

“杨絮儿,我还是觉得不可能,你一定是看错了。”

“这还错得了,那一年县妇联不是来做过宣传嘛,那些图片清清楚楚的,还有……还有电视上的主持人也说过,觉得跟他说得一模一样。”

“可就算你真得了那种病,也不至于就要了你的命啊!”

“不要命才怪呢,电视上说了,那病厉害着呢,慢慢的人就没了免疫力,慢慢的瘦得只剩了骨头,直到折磨死,天老爷都没法子治。”杨絮儿把自己说得心惊肉跳,浑身直打哆嗦。

柳叶梅拍拍她的脊背,快言快语地说:“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想哪儿去了,尽在那儿胡说八道,你说的那种叫艾滋病,跟平常的性病根本就不是一码子事。”

“你咋知道我得的就不是那种病?”

柳叶梅瞪着她,反问道:“你咋知道你得的就是那种病?”

“我觉得很严重啊,那滋味一点儿都不好受,不但火烧火燎的痛,还钻心的痒,连撒x的时候就像被开水烫着似的,平常的病肯定不会那么难受的。”

“杨絮儿,你躺下。”柳叶梅命令道。

“干嘛呀?”

“我给你看一看。”

“不行,脏死了,你就不怕传染?”

“你以为就那么容易传染啊?身子又不接触,没事的,赶紧了,脱下来,我给你看看。”

“你又不懂,看啥呀?看了也白看。”杨絮儿拧着身子,拒绝道。

“你咋就知道我不懂了,你就忘记了,我去镇上计生委学习了,人家专家都给详细说明了,还看了一些图片,清楚得就跟真的一样。”

见杨絮儿坐着不动,执拗得很,柳叶梅就说:“那好,我不给你看了,等明天我陪你去县里大医院找大夫看吧。”

“我不去!”杨絮儿断言道。

“既然得病了,就得去找大夫瞧病,要不然咋办?”

“看了也白搭,又治不了,就这样等死拉倒!”杨絮儿丧气地嚷道。

“杨絮儿你啥时候变成拗驴了?我看你身上不一定得病,心里肯定是得病了,还病得不轻。”

“你看看能管啥事?又治不了。”杨絮儿软下来,嘟囔着。

“我过心里就有数了,也好帮着你那个主意,咱有病就治,怕啥,你说是不是?瞧你一脸埋汰相,还能真就破罐子破摔了?”

杨絮儿不再言语,站起来,双手伸进腰间,窸窸窣窣解了腰带,慢慢褪下了裤子。

裤子褪到脚踝处,想了想,干脆把一条腿抽了出来,仰面躺到了床上,紧闭了眼睛,弄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来。

柳叶梅凑上前,往后趔趄着身子,双手扒开了她的双腿,打眼看了上去。

杨絮儿那个地界儿外部肿胀得老高,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疹子,顶端有一个小脓包一样的白点。

柳叶梅用手指轻轻扯开,见里面也不太正常……

这才知道,杨絮儿她果然是染了那种,却没她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只是初期。

于是,柳叶梅缩回手来,轻描淡写地说一声:“是有那么一点点小毛病,但没啥大不了的,只是一点点小感染。”

杨絮儿仍然叉腿躺在那儿,手捂着脸,一声不吭。

“瞧你那么熊样吧,至于嘛。”柳叶梅说着,便去了外间,洗手去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杨絮儿已经爬了起来,正在把那条脱下来的裤管往腿上套着,边套边嘟嘟哝哝地说:“小毛病……小毛病能那样嘛?会是那样的滋味吗?那个难受劲儿就像里面被倒进了硫酸,觉得都没法活了……”

柳叶梅擦着手,豁达地说:“就你娇气了,一点小毛病就要死要活的,没事的,你放心,百分百死不了。”

杨絮儿扎好腰带,拢了拢凌乱的头发,深恶痛绝地说:“操他娘那个臭逼的!现在还不仅仅是腿旮旯里的难受,更难受的是内心里面啊,我连做梦都想不到丁有余那个狗曰的竟然会在外面耍女人,还沾染了性病,再传染给了我。”

“杨絮儿你先别急着下定论,说不定不怪人家丁有余呢,万一是你自己不慎沾染了呢?”

杨絮儿瞪着一双牛眼说:“你说我沾染?我咋沾染?我都那么长时间没沾腥了,咋沾染?”

“那……那你看到丁有余也染上了吗?”

“这还用得着看吗?他没病,我能得病?”

柳叶梅想了想,问:“你跟他闹了?”

“能不闹吗?”

“闹到啥程度了?”

“操他娘那个x的,我不想跟他过了!”

“你缺心眼呀你,就这么点屁大的事儿就不想过了?”柳叶梅伸手拍了她肩头一把,接着低声说,“你就没出过轨?你就没撒过野?咋临到人家走偏个一回两回的,你就受不了了,就不依不饶了呢?”

“也……也不是仅仅以为他做那事。”

“那还为啥了?”

“我觉得他是存心不良,想成心回来害我,想害死我,再回去跟那个野女人过日子。”杨絮儿说着说着眼圈有红了起来,满脸伤感。

柳叶梅向前一步,搂紧她的肩膀,劝慰她说:“杨絮儿你说话得有依据,不能全凭自己的想象。我觉得你是想多了,人家丁有余一直都对你好好的,百依百顺的,咋会突然间就坏了心肠呢?你说是不是?”

“我咋没依据了,腿旮旯里面还不是依据吗?他是带着病菌回来的,直截了当地就弄到我身上了,他那目的还不是很明显嘛,想着把我传染了,害死我,你说是不是?”

“死杨絮儿,看看你想哪儿去了,尽胡思乱想了,咋就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呢?”

“信任?你还咋叫我信任他呢?”

柳叶梅按住杨絮儿的肩头,让她坐下来,自己也紧挨着坐了下来。

杨絮儿赶忙往后挪动了一下身子,跟柳叶梅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说道:“你不怕死啊?离我远点儿!”

柳叶梅淡然一笑,故作轻松地说:“看看你吧,咋就神经呼呼的了呢?那地方长几个小疙瘩就死人了?我跟你说,这事吧,你肯定是误会自己男人了。”

“咋就误会他了?”

柳叶梅开导说:“你也不动脑筋想一想,他为啥一回来就火急火燎的想跟你干那事儿,那是因为他憋得太久了,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才急着一泄为快,你倒好,偏就想歪了。”

“就算是那样,可他那毒菌是从哪儿来的?”

“这事……这事吧,可不就是一句话半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了,据说那种病的传播渠道也很多,想衣服了,洗澡水了啥的都有可能。对了,他肯定是去大澡堂子里洗澡了,如果正赶上一起洗澡的人沾染了那种病,细菌就会游到水里面去,然后就很有可能传染到别人身上去了,你说是不是?”

“我才不信呢,那么轻巧就得上了?再说了,那只是你的猜测,他也不一定就去洗澡了。”

“这不还是嘛,要想知道事实真相,必须坐下来跟丁有余好好谈谈呀,只有心平气和,他才能跟你说实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