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看到了不该看的/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才不屑跟他谈呢,脏了我的嘴!”

柳叶梅叹一口气,埋怨道:“杨絮儿你这人,真无聊,就这么点小事情,闹腾个啥呀,真没劲!”

杨絮儿冷冷地哼一声,不再说话。

柳叶梅眼珠转动着,思前想后一大会儿,然后对着杨絮儿说:“你起来,跟我走。”

“去哪儿?”

“去你家?”

“不回去!我都撂话给他了,说死也不回去了。”

“你看看你这个拗驴,咋就进死胡同了呢?”柳叶梅板起脸,冷言冷语地问她,“杨絮儿你说吧,到底想不想弄清楚真相?”

“想啊,可他能告诉你?”

“你小看我柳叶梅了不是?他如果不跟说实话,我有法子治他!”

“啥法子?”

“这就不要你管了,你听我的就是啦!不就是一个丁有余嘛,我就不信这个邪,还反了他了不成?不让他跪下了向你求饶才怪呢。”柳叶梅故意捶胸顿足地说道。

杨絮儿望着柳叶梅,摇摇头说:“你先别说大话,我跟他闹腾了半天,要死要活的,他都沉着脸一个屁都不放,你还有啥法子?”随后叹一口气,说,“爱咋着咋着吧,要死要活全由天了!”

柳叶梅火气上来了,扯着嗓子喊:“杨絮儿你咋啥时变得这样不仁不义了?你就是死也不能死在我家里呀,你按的是啥心这是?”

杨絮儿像是被吓着了,翻着白眼没了话说。

“起来……起来……走!”

杨絮儿不再说话,站起来,默默朝外走去。

柳叶梅锁了门户,紧随其后,走进了夜色中。

来到杨絮儿家后,却看见大门紧锁,屋里也不见一丝亮光,黑漆漆一片。

“丁有余他……他人呢?”柳叶梅禁不住问杨絮儿。

“我出门的时候他……他明明还在呀。”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能跑到哪里去呢?”柳叶梅一边说着,一边手扒着墙,朝里面张望着,见屋里屋外无声无息,静悄悄一片,心里就发起虚来,转回来,问杨絮儿,“你是不是把话说绝了,伤害到他了?”

“见自己身子都那样了,哪还有好话说呀,尽拣些难听的话说了……可……可……”

“死杨絮儿,你还不了解自家男人呀,整天价胆小怕事的,没准就让你给逼上绝路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日子还咋过呢?”柳叶梅埋怨道。

“不会吧,那样的气话我又不是说过一回两回了,以前也没见他想不开呀,不会就……”

“就你能了,得理不饶人,要是丁有余真的被你逼死了,看你不进大牢才怪呢。”柳叶梅故意吓唬道。

“我……我也没逼他呀,谁逼他了?只是说我不想活了!”杨絮儿担心起来,连声音都软得轻飘飘了。

“你就别在那儿磨叽了,快把门打开,打开!”柳叶梅没好气地喊道。

杨絮儿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哆哆嗦嗦费了好大的劲才开了大门,急匆匆地进了院子,站在院子中央,夹着嗓子喊了起来:“丁有余……丁有余……你在吗……你在不在家呢……”

四下里依然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回应。

“别喊了,进屋看看去。”

等开门进了屋,开了灯,两个女人满屋子转了一圈,仔仔细细察看了一遍,却依然没有任何异常的发现。

杨絮儿颓然坐到了一把木质的座椅上,眼睛直勾勾望着门外黑漆漆的夜色,喃喃道:“柳叶梅,你说……你说他是不是真的就……就想不开,寻绝路了?”

“这可难说,人有时候可真就脆弱得很,一句话没准就……”

“不……不……不行……得赶紧找找去……找找去……他可不能死……千万不能死啊!”杨絮儿呼的站起来,惊厥地喊着,抬脚朝着门外跑去。

“杨絮儿你回来……回来……他不是有手机吗?打电话呀!”柳叶梅在后面喊着。

杨絮儿折身回来,慌慌张张进了屋,却满天满地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了。

“别找了,赶紧把丁有余的号码给我。”柳叶梅掏出自己的手机,对着杨絮儿喊道。

急昏了头的杨絮儿却硬是记不起自己男人的号码了,拍着自己的脑袋直打转儿。

正急得团团转,外面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行了,别想了。”

“咋了?”

“你听,不会回来了嘛。”

杨絮儿侧耳一听,快步到了门口,手扶着门框朝外张望着,见自家男人丁有余进了院子,随又转身快步进了屋,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扯过一床被子,没头没脑地把自己蒙了起来。

丁有余蔫头蔫脑进了屋,见柳叶梅坐在床沿上,淡淡地问一声:“柳叶梅你在啊。”

“丁有余,你去哪儿了?”柳叶梅粗声大气地问道。

丁有余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期期艾艾地说:“去……去……镇上了。”

“去镇上干嘛了?”

“瞧……瞧病了。”

“你得啥病了?!”柳叶梅完全是一副审批的口吻。

生性懦弱的丁有余,面对此情此景,早已经没了底气,耷拉着脑袋噤声不语。

“你说呀,得啥病了?”柳叶梅凶得像个母夜叉。

丁有余被吓得浑身直哆嗦,吞吞吐吐地说:“得……得……医生说得那种……那种病了。”

“痛痛快快说,啥病?”

“就是那种……那种病……”

不等柳叶梅再说啥,杨絮儿哗然撩开被子,坐起来,扯开嗓子撒泼道:“丁有余,你还有脸说,快去死吧你!”

柳叶梅的话不亚于一个威力奇大的炸弹炸响在耳际,直把丁有余这个七尺汉子震得魂飞魄散,腿一软,猝然扑倒在了床前。

“你看看你那个熊样子,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却装着一肚子花花肠子,说……你给我说……你那病从打哪儿得来的?你说!”杨絮儿咆哮道。

丁有余跪在那儿,浑身颤抖,埋头不语。

柳叶梅对着杨絮儿说:“杨絮儿你也不要那么凶,让他慢慢把话说清楚。”然后又转上丁有余,冷飒飒地说,“都到这份了,你也用不着回避啥了,大丈夫敢作敢当,咋做的就咋说吧,用不着掖掖藏藏的了。”

丁有余抬起头来,目光慌怯地看一眼柳叶梅,再望向媳妇杨絮儿,嘴唇翕动了一阵子,才挤出一句话来:“杨絮儿我错了。”

“说吧,你是咋错的?”

“其实……其实我是无意的,真的是无意的,稀里糊涂就……就那样了,杨絮儿……我真该死……真该死,你就饶我这一回吧……饶我这一回吧!”丁有余磕头求饶道。

“丁有余,你先把那病的来龙去脉给我说清楚了!”杨絮儿嗓门又大了起来。

“那好,我说……我说……”

“丁有余,你可要老老实实,有啥说啥,再胡编乱造,错上加错,不用说杨絮儿饶不了你,我也饶不了你,不把你送派出所里去才怪呢!”柳叶梅大声咋呼道。

“我说实话,一定说实话……”丁有余耷拉着脑袋,把他有可能导致他沾染性病的过程说了一遍——

那是个雨天,雨小得很大,还刮着七八级的大风,工地上就停工了。难得有个休息的日子,工友们就趁机三一团,俩一伙搭帮结伙去逛街了,屋里只剩了丁有余一个人。

丁有余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平日里很少与人交往,这时候就没人喊他一起出去玩,而他自己也觉得闲着没事出去闲逛荡也很无聊,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睡一觉。

于是,就虚掩了门,三把两把扒光了脏兮兮的外衣,只剩了内衣内裤躺到了床上,用一床单薄的被单把自己从头到脚包了个严严实实,闭眼睡了过去。

正当他睡意沉沉,美梦连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床板咯吱咯吱的声音,那声音节奏感极强,并伴有男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和女人抑制不住的咿咿呀呀声……

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在吹气泡,飘飘渺渺的,却又那么真实。一会儿遥远到了天边,一会儿却又真切地回旋了耳边。

一开始丁有余以为是在梦中,屏声敛气倾听着,唯恐稍有惊动,吓跑了那梦境。

突然间,女人却喊了起来:“啊……啊……我要死了……要死了……”

随即一个男声喊道:“让你叫……让你叫……麻痹滴,老子非搞弄死你……搞死你个浪货……”

丁有余一听这声音,料定一定是发生了凶案,嗷地大叫一声,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惊恐万状地循着声音望去,却看到了既令他羞愧难当,又心慌意乱的一幕——

同村的工友刘老三正赤膊上阵,浑身挂满明晃晃的汗沫子,就像一条跳上岸的大鱼一般,一耸一耸地跃动挣扎着。

而下的身下,正仰面躺着一个白嫩鲜活的女人,女人的双腿高高翘起,就像两根蜡白的旗杆,在飓风的吹动下,不停地摇摆着……

丁有余不眨眼地看着,双目痴呆,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女人突然停了下来,嗷嗷叫着,完全是一副要死的模样。

麻痹滴,敢情是被捅刀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