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疯狂刺杀/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忙活的刘老三也跟着停了下来,却依然压在白蜡旗杆上,有着杀父之仇一般恶狠狠瞪着丁有余。

丁有余大概是真的被刺中了,浑身一阵麻木,身子一缩,蜷在了被单下面,大气都不敢再喘一声。

这时候,就听那女人低声埋怨道:“你不是说没人吗?要不然咱去宾馆呀,这下可好了,弄得人家没有情绪了。”

刘老三叽叽咕咕解释道:“我以为都出去了呢。”

女人埋怨道:“你就是在骗我,早知道这样五十块钱我才不干呢,担惊受怕的。”

刘老三说:“你以为去宾馆开房就安全了,说不定就被警察堵被窝里了,那可就惨了。”

女人说:“这样不是更惨嘛,人都被吓惨了,怕是连下边都被吓出毛病了,我可跟你说啊,你再给我加二十块钱。”

“不是都讲好了嘛,干嘛要中途加价呢,咱这孬好也是买卖,你可不能随便加价啊。”

女人鼻子了哼一声,说:“看在你是老主顾的情面上,今天就不给你加价了,可记得以后多去找我呀。”

刘老三答应道:“没问题……没问题……觉得没问题。”

女人说:“可现在办不了了,当着个活人的面咋办呢?”

刘老三说:“没事,他……他已经睡了。”

女人又说:“不行了,都已经被吓冷了,没了情绪,还咋整那事儿,真的办不了了。”

刘老三就哀求道:“没事的,我再给你加加温,一会儿就热乎起来了,来……来……”

女人就浪叫道:“你坏……你坏……你真坏……”

于是,破木床的叫声再次响了起来,并且节奏不断加快……

这个过程中,丁有余就像被罩在蒸笼之中,那种百爪挠心的煎熬几乎都快要把他给撕碎了。

而他的身体也急剧膨胀,瞬间就胀到了极点,那滋味儿就像是整个人掉进了火坑里,被烧得浑身热辣滚烫,吱吱冒油,心里面不断地哭爹叫娘。

他咬牙切齿地强忍着,坚持着,就算是刘老三被女人反击了,痛不欲生的嗷嗷“惨叫”,猛然扑到在了床上后,丁有余紧绷着的身子依然没有松弛下来的意思。

女人推一把刘老三,悄声说:“哎,给钱,我该回去了。”

刘老三闭着眼哦一声,无精打采爬起来,刚想伸手去抓搭在床头的衣服,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女人说:“跟你商量个事好不好?”

女人问:“啥事?”

刘老三说:“我给你加二十块钱吧,你帮我个忙。”

女人问:“帮啥忙?”

刘老三指指“剑拔弩张”的丁有余,嘴巴贴到女人耳朵上,悄声叽咕道:“他跟我是一个村子的,你帮我堵堵他的嘴吧,要不然他回去告诉我老婆,那我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女人问:“你是说要我……要我跟他耍一回?”

刘老三点点头,说:“钱我出,等于我请他客了。”

女人说:“行是行,可二十我不干。”

刘老三问:“那你要多少?”

女人说:“按理说少了五十不干,这样吧,看你的面子,少收十块吧。”

刘老三说:“你可别太狠了,就等于我是给你介绍业务了,算付我提成了还不行吗?再说了,这也是二火了,让点利,等于薄利多销了好不好?”

女人答应下来,说:“那好吧,再下十块,就三十了。”

刘老三咬咬牙,说:“好,三十就三十,赶紧开始吧。”

女人把手伸过去,说:“你先把钱付了吧。”

刘老三说:“我拿钱到外面等你,一完工就付给你,一分不差。”

女人佯装不高兴地撅起了嘴巴,擦身下床,奔着蜷缩在最东北角那张床上的丁有余走去。

丁有余听见女人赤脚嚓嚓地朝着自己走过来,脚步声越来越近,竟被吓得紧紧缩成了一团,瑟瑟抖动着。

女人来到床前,伸手一把扯掉了他身上的床单,骚声骚气地对他说:“哎哟哟哥哥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也饿了?看看是不是真的想娘们儿了,一定很多日子没沾女人了吧?”嘴上说着,一只胖乎乎的手便伸进了丁有余的身子里面。

“别……别……别这样……”丁有余羞愧难当地夹紧了双腿,身子一下下往后退缩着。

但他双眼却不听使唤起来,上上下下不停地扫描着女人一身晃眼的白肉,看得很贪婪,也很仔细。

“哎哟,又不是童*子*鸡了,用得着害羞了,让我看看……看看……饿了话就喂喂你。”女人很粗野,肉呼呼的手一如既往地往里摸着。

不知道是女人手劲十足,还是丁有余放松了警惕,女人竟然就攥住了那个地方……

丁有余身体一下子僵硬了,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我……”

“你咋了?是不是想女人了?”

“不是……不是……是……”

“不是?不是才怪呢,骗谁呢?”

丁有余低下头,偷偷打量着自己,心里凛然一动,竟然产生了幻觉,把那个被女人扇了耳光的玩意儿看成了被体罚后仍挺直站立的日本士兵。

“甭在那儿装蒜了,你到底办是不办?”女人说着,双手抄在胸前,威风凛凛地问道。

“这……这样不合适吧?”丁有余咕噜咽一口唾沫说。

女人放荡地望他一眼,浪声浪气地说:“傻呀你,男人女人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你情我愿,还有啥不合适的?来吧,抓紧了,我忙得很呢。”

丁有余纠结着,心跳如鼓,脸憋得紫红,小腹部着了火一般,不住地朝门口张望着。

“看看你那个死熊样子吧,一看就知道已经饿极了,还等什么呢。”女人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走到了丁有余跟前,摆开架势,露出了一片水云间,嘴里呢喃道:“哥哥……你看看……看看我美不美?是不是像一朵美丽的花儿呢?这么好的花儿,你就不想摘一回?”

丁有余眼都直了,呆呆地盯着女人花。

“哥哥,饿了就吃吧,我知道你出来好几个月了,一定很长时间没有沾腥味儿了,赶紧了,该干啥干啥,来吧。”女人轻摆杨柳腰,浪气十足地说道。

丁有余口水汹涌着,挡住了嗓子眼,含混不清地说:“想……想是想……可……可我手头没……没钱。”

“瞧你这个小气劲儿,谁要你的钱了。”

“你是说……是说不要钱了……”

“我又不是你老婆,怎么可能白白为你服务呢?是有人已经帮你付钱了。”女人摸着丁有余黝黑的肩头说。

丁有余一惊,问:“谁帮我付钱了?”

“就是刚才那个老板呀。”

“他咋会帮我付钱呢?”

“他帮你付钱的意思还不很明白呀,就是让你装聋作哑呗。”

“啥……啥……他到底啥意思啊?”

“你可真是个榆木疙瘩,你刚才不是看到我们做那事了吗,他担心你说出去,就请你也做一次,这样你也就不好意思再张扬出去了,你说是不是呢?”

“那……那刘老三他人呢?”

“谁是刘老三?”

“就是刚才跟你那个啥的男人啊。”

女人哦一声,说:“他可真够义气,不但答应帮你付钱,还乖乖的站在门口给你站岗放哨去了。”

丁有余伸长脖子望一眼,然后摇着头说:“这……这不行。”

“咋不行?”

“俺们是一个村子的,咋好一起办这事儿?”

“你可真傻,这跟一起吃肉,一起喝酒有啥不一样呢?来吧,别磨蹭了,胆小鬼!”女人说着爬上了床,直接压到了丁有余身上。

“你别……你别……让家里女人知道后,她……她还不杀了我呀!”丁有余喘着粗气说。

“草,原来是个妻管严呀。胆小鬼,白顶了一张男皮!”女人骂骂咧咧撤开身子,下了床,对着门口喊道,“你赶紧进来付钱吧,活干完了,结束了!”

刘老三一步跨进来,手里攥着一卷皱皱巴巴的钞票,望着丁有余笑嘻嘻地说:“庆余老兄,耍得痛快吗?这娘们儿味道咋样?活络还可以吧?”

丁有余连连摇着头说:“没……没……我可没跟她耍啊……你别……别乱说。”

刘老三一愣,回头问那个女人:“你没让他耍?”

“没……没……”后头的话没有说出口,女人眼珠子骨碌一转,立即改口说,“其实……其实也算是耍了吧,让他真干,他不敢,可是……可是他摸我了,那还不一样了,都是实质性接触嘛。”

丁有余一听,急眉瞪眼地嚷嚷道:“谁摸你了?明明……明明是你自己趴我身上的嘛。”

女人毫不相让:“你不配合,我能贴得上吗?”

“你咋诬赖我呢?你一下子就趴了上来,我躲都躲不开,这能怨我吗?你这个女人,真……”

“真啥真?”女人梗着脖子喊道:“麻痹滴,乡巴佬,谁诬赖你了?反正不管咋说,你也是沾我身子了,你就是长着八十张嘴都说不过去的!”接着对着刘老三说,“他不服也罢,你就把话捎到村子里去,问问她老婆这算不算沾了女人身子了。”

丁有余神情不安起来,望着刘老三,可怜巴巴地说:“老三,我真的没……没干啥呀!”

刘老三坏坏一笑,说:“看看你这事弄的吧,本来我好心好意让你痛快一回,你不但不领情,还……还跟人家耍赖,你让我咋说你呢。”

女人忍不住了,伸手去夺刘老三手中的钱,气呼呼地说着:“不知好歹的东西!给钱,不跟你们玩了,无赖!”

刘老三往后一闪身子,对着女人说:“既然已经把你请来了,咱们就把好事做好了,别弄得不开心,你说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