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简直不是人/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也想办好呀,可他……他却弄出一副畏畏缩缩的熊样子,真扫兴!给钱,我忙得很,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儿磨嘴唇。”女人说着,向前一步,猝不及防地一把抢过了刘老三手中的钱。

刘老三急了,喊道:“你这女人,咋还抢呢?”

“谁抢了,这是我的劳动所得。”女人说着,紧攥着钱穿衣服去了。

刘老三满脸无奈地望着女人的曲线优美的背影,再转身盯着丁有余,问道:“你真的没办成?”

丁有余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嘴里叽咕道:“是她……她自己贴上来的,可……可……”

“你的意思是没干真的了?”

丁有余依然摇着头,说:“连摸都没摸一把呢,哪能干呀?”

“真的?”

“真的!”

刘老三就对着女人的说:“那不行,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已经蹬上了一支裤脚的女人回过头来,瞪着刘老三问道:“买卖都已经结束了,为啥不能走?”

“你又没让人家真办,咋算结束了呢?”

“那你说咋办?”

刘老三干脆地说:“要么你就让他彻彻底底的恣一回,要么你就把他的那份钱退还给我。”

女人撇着嘴轻蔑一笑,说:“做梦吧你,吃了肉,还想不付钱,哪有这样的道理?告诉你,没门!”

“你不是还没让人家吃到口吗?”

“你咋知道他没吃到口了?你亲眼所见了?”

一对狗x男x女不知羞耻地喷着唾沫星子,就像两只斗志昂扬的斗鸡,一时间吵得昏天黑地。

就在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一直蜷缩在床上,不知所措的丁有余突然热血喷涌,蹭地赤身跳下床,朝着毫无戒备的女人直扑而来,猛然把她压在了简陋的床板上,床板随即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丁有余旁若无人地粗暴的很,就像一个疯狂的斗牛士一样,把自己打磨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子,以最快的速度,最直接的方式,疯狂地对那个女人展开了进攻。

他哪儿还像个人,一开始是直愣愣的刀子,到后来就变成了一把剪刀,三下两下,就把女人杀了个半死,只听见她哎哟一声,晕厥过去。

女人像是真的死过去了一般,身体软了下来,随着丁有余的用力,一上一下继续刺杀着。

“狗娘养的,让你个不要脸的浪货……让你赚钱……让你害人……让你勾引我……让你馋我……靠……靠……”丁有余嘴里恶狠狠地骂着,直瞪着眼,四肢支撑,绷紧了身子,发了疯地冲击着,看上去那根本就不是在做好事,而是在用一件特殊的“凶器”,刺杀身下的那个女人。

刘老三站在一边,竟然懵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不停地眨巴着。

丁有余旁若无人地继续“残害”着那个女人,骂声越来越肮脏,越来越激昂,唾沫星子下雨一般,直往外喷。

刘老三回过神来,冲着丁有余喊:“丁有余……丁有余……你打住……打住……你可……可别把人给祸害死了!”

丁有余看都不看他一眼,一边“刺杀”着,一边有节奏地回应道:“死了活该……活该……让她赚男人的钱……让她不劳而获……男人流血流汗……赚点钱容易吗?都让她给淘去了……狗曰的……老子非杀死她不可!”

“丁有余,弄死了可就麻烦了。”

“妈那个蛋滴,老子就是要……要杀死她……不光杀死她……还要杀死她……她姥姥……她姥姥的!”

直到女人惨叫一声,颓然瘫倒了在了床上,呼哧呼哧大口喘息着,成了一团软面。

而发泄一空了的丁有余却有些反常,呼的爬起来,直愣愣立在了鲜活如玉的女人面前,威风凛凛地炫耀着男人的雄姿,指手画脚,火气十足,嘴上骂骂咧咧,疯了一般。

女人微微张开双目,打眼一看,顿时大惊失色,翻身下床,快步窜到了刘老三的床边。弯腰抓过自己的衣服,慌乱地套到了身上,伸手接过了刘老三递过来的钱,装进了兜里。

刚想往外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止住脚步,重新把钱掏了出来,展开来,抽出三十元,走过去扔在了丁有余跟前,说道:“我走过南,闯过北,见过的男人一大堆,从来没见识过你这号的,你不但让我长了见识,还过足过了馋瘾,姑奶奶算是服了,今天给你免单……免单……一分钱也不收你的!”

说完,女人再次伸手在丁有余强硬的身上摸了一把,苦笑着摇摇头,这才转身缓步出了屋。

丁有余木桩一般呆呆立着,连眼睛都没眨巴一下。

女人迈出窝棚,女人身子一斜,像是突然崴了脚。但她没有停下来,脚步看上去稍稍有些踉跄,松松垮垮地坚持着往前走。

丁有余这才觉得头昏脑胀轻飘飘起来,恍恍惚惚地望着女人离去的背影,心头竟突然涌起了一股怪怪的滋味,猫抓狗挠一般难受,说不清,理不明,身子也随之软溜了下来,垂头丧气,俨然是一条频死的死虫子。

刘老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再转动着眼珠子想了想,这才走过去,二话不说,弯腰就把丁有余身边的三十元摸了起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灰溜溜地走出了工棚,等到了门口,他转过身来,含混不清地说道:“我去看看……她……那个女会不会……会不会去告你了……万一……万一再告你强x她……那可就麻烦大了……丫挺的,搞不好你小子要坐牢。”

丁有余说:“不会吧,她愿意的呀,咋会告咱强x她?”

刘老三说:“不是咱,是你。”

丁有余说:“你不是也x她了吗?”

刘老三说:“她收我钱了,收钱了那就是公平交易了。可他没收你的钱,那就很难说了,你又把人家糟蹋得那么厉害,人都快被你捅死了,我倒是真的担心她会去告你……告你个强x罪!”

丁有余心里咯噔一下,脸被吓成了土灰色,呐呐着说不出话来,眼睁睁看着刘老三出了门。

他害怕起来,怕得要命,胸膛里面砰砰嗒嗒直打鼓,好几天都没消停下来,连干活的时候都神不守舍、心不在焉,好几次站在脚手架上,都以为是在平地上行走,险些失手跌落下去。

在如此这般的惴惴不安中煎熬了两天,一直也不见有警察来找他,心里便踏实了很多。

下午休工之后,在回工棚的路上,刘老三见四下无人,便悄悄跟了上来,贴着他的耳根,悄声说:“丁有余你该好好请我一顿大餐。”

丁有余一愣,傻愣愣地问他:“为啥?”

“我帮了你的大忙,要不然,那个女人一准得去派出所报案,警察肯定会来抓你。”

丁有余浑身一阵冰凉,戛然止步,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刘老三认真地点点头。

“她咋那样呢?”

“这还不都怪你呀,又不是没沾过腥,干嘛就把人家往死里拼呢?差点就出人命了,你知道不知道?”

“她……她咋的了?走的时候不是……不是还好好的吗?”丁有余心惊胆寒地问道。

刘老三说:“走的时候是好好的,可一回去,整个人就散了架子,浑身疼得要命,多亏及时送了医院,要不然就说不定真就完蛋了。”

“她咋就那么娇气,麻痹滴,那玩意儿,不就是让人耍的吗?咋就要了她的命了?”

“妈个蛋!丁有余,也不看看你当时那个样子,就跟个野兽似的,别说她是个人了,就算她是一头母猪,那也承受不了啊!”

“俺……俺啥时那么厉害了?也没觉得太用力啊。”丁有余挠挠头皮,呐呐道。

“丁有余啊丁有余,麻痹滴你简直就不是个人,就是个牲畜!就是个驴!真不知道你老婆是咋受的了。”

“刘老三,你一定是在骗人,俺老婆可出来都没说过俺有那么厉害,你尽在那儿胡说八道!”

“傻说是个驴熊,你知道那女人才多大?”

“多大?”

“我说了你也不一定相信。”

“相信,你说吧,她多大?”

“她才十七岁,跟你闺女差不多大吧?”

“刘老三,这就更不靠谱了,那个女人看上去都三十大多了,还十七岁?鬼才信呢!”丁有余断定刘老三是在跟自己逗玩,脸上浮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

刘老三直眉瞪眼地说:“丁有余,谁有心思跟你逗玩?我都跟她耍了半年了,啥底细不知道呀,真的是不到二十岁,她的身份证我都看过,假不了。”

“不可能吧,她那身段,那手法,那活络,哪一样也不见小姑娘的影子呀,咋就那么显老呢?”

“丁有余,你知道啥叫风尘之中的女子吗?告诉你,她这号的就是,天天待在风尘里,能不显老吗?你说是不是?”

“天天待在屋里头,哪有啥风尘?身上倒也白白净净的,只是皱皱多了些,特别是有些地方,比老娘们家的都老。”

“没法跟你这样的木头交流,简直是对牛弹琴!男人就是风尘,懂不懂呀,天天被男人风呀尘的,能不显老嘛。”

丁有余看着刘老三一脸认真相,确认道:“你说她真的才十七岁?”

“这还假的了!”

丁有余心里一阵发虚,禁不住感叹道:“这么说,她……她还是个幼女来着?”

“可不是,要不然我能急成那个样子嘛,上窜下跳的才把事情安抚了下来,她一旦去告发,那你丁有余可就惨了。”

“你是说就成强x幼女了?”

“可不是,那个罪过可不轻呀,少说也得判个五年六年的。”

丁有余脑袋猛然大了起来,足足有千斤万斤重,腿、腰也都要被压折了,整个人几乎都要瘫倒在地上了。

刘老三望着丁有余满脸的忧虑,安慰道:“虽然事情很大,很严重,但你也用不着怕,不是还有我嘛。那天我找过去,花了点小钱,说了几句好话,小姑娘就软了下来,答应不去告你了。”

“她不会反悔吧?”

刘老三轻松一笑,说:“不会的,你放心好了。”

“老三,谢谢你……真是谢谢你了。”

刘老三在丁有余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两巴掌,说:“你这家伙,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只用嘴皮子谢我呀?”

“那……那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