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不像个理发师/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有余满含歉疚地嘟囔道:“老三,我知道自己错了,真的知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还你上次的情好不好,求你……求求你了……”

刘老三回过头,问一声:“这会子不怕老婆了?”

“不怕!一个女人家有啥好怕的?”

刘老三放缓脚步,声音也柔和了许多,说:“隔得那么远,她又没长千里眼、顺风耳,咋能知道你在干啥?你那担心纯粹是多余。”

“是啊……是多余,你说吧,咱去哪儿?”

刘老三站定,呆着一张醉脸想了想,说:“去理发店吧。”

“你头发也不长呀,咋就想着去理头发了?”

“哎哟,丁有余呀丁有余,你白白来城市这么多年了,咋就半点见识都没学到呢?”刘老三嘲弄道。

“咋了?去理发店不就是理发嘛,还能干啥?”

“傻瓜!还能放炮!”

“**?啥是放炮?”

刘老三趴到丁有余的耳朵上,咬着牙根,气呼呼地说:“放炮就是跟女人玩游戏!”

“玩游戏?”

“是啊,就是玩那种让你疯狂的游戏啊!”

“明明是理发店,咋就干起那种营生来了呢?”

“知道啥叫挂羊头卖狗肉不?就是那意思,懂了不?”

丁有余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点头应着:“哦,懂了……懂了……我懂了。”

“懂了就好,走,跟我走。”

“去哪儿?”

“菜市场西边的那条玉柳巷,十几家理发店都是干那事的,都是些擦胭脂抹粉的女人,可会伺候男人了,你去试试吧,那叫一个舒坦。”

丁有余哦一声,随问道:“那种地方安全吧?不会……不会被抓吧?万一被抓了,那可就拉下了。”

“谁屑意去管那些臊烂事,尽管放心就是了,出了事由我呢!”刘老三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

“你能行?”

“是啊,我有个亲戚在派出所。”

“那就好……那就好……”

“哦,对了,一家店一般只有一个服务员,我们要分开耍,再说了,两个人一起也不太合适,放不开,你说是不是?”

丁有余点头是啊是啊地答应着。

刘老三伸出手来,对着丁有余捻了捻手指头。

丁有余呆头呆脑地望着刘老三,不知道他是啥意思。

刘老三就说:“既然你是还情,那我就不客气了,免得你日后仍觉得欠我的情。”

沾了醉意的丁有余早就神魂游离了,再加上内火的烧燎,那还把钱当回事儿,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了一个破旧钱包,打开来,问刘老三:“你想要多少?”

“最低一百,你看着给吧。”

丁有余就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刘老三,稍加思量,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张五十的,递了过去。

刘老三接到手里,一脸奸笑,对着丁有余点了点头,说:“你可真够意思,没白让我白为你枉费心思,好人……好人呢!”

“走吧,赶紧了,天都黑了。”

于是刘老三便带着丁有余直奔玉柳巷而去。

到了巷口,刘老三指着一家名曰“芳芳理发店”的门面,对着丁有余说:“你看到没,那家的女人长得特别俊,你就去那一家吧。”

丁有余朝着那边望了望,透过竹块门帘隐隐看到一个身材苗条,穿着暴露的女人正朝他招着手,看上去很妖冶,很漂亮,禁不住吞咽起了口水。

“快去吧,我到西头的那家。”说完朝前走去。

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悄声说:“耍完后直接回住处就行了,就装作咱没在一起,千万别让伙计看出啥来,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丁有余点头答应着,目送着刘老三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下。

进了那家理发店,掀开门帘,屋里的没有其他顾客,只有那个穿着暴露的女孩一脸媚笑迎了上来。

丁有余上下打量了女孩一阵子,觉得她果然不像个理发师,完完全全是个卖弄风情的不着调女人,瞧那穿着吧,一个紧身豹纹小坎肩套在身上,露出了白白的肉,里面像是直接啥也没穿,连里面的轮廓都清清楚楚。

很白!

很刺眼!

简直要了命了!

再看下身,她穿一件皮质的短裙,一双修长的美腿高跷在沙发背上,把高原风景勾勒得一览无余……

女孩见丁有余发呆,甜腻腻地问一声:“大哥你好,理发吗?”

“理发的师傅不在吧?”丁有余竟贸然问了这么一句。

“大哥,你看我不像理发的师傅吗?”女孩往前轻挪一步,几乎贴到了丁有余的身上。

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扑面而来,直冲鼻息,使得丁有余有了晕眩的感觉。

“不太……不太像……俺可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俊的理发师。”丁有余往后趔趄着身子,咽一口唾沫,恭维道。

女孩跟着往前倾着身子,胸前的高耸已经蹭到了丁有余的身上,风情万种地说:“哥哥,那你看妹妹像干啥的呢?”

“像……像……倒也像个理发的。”丁有余竟然语无伦次起来,眼睛躲躲闪闪着,不敢再正眼看女孩。

“当然,当然,我就是理发师嘛,您理发是吗?里边请,里边请。”说话间女孩已经伸出手,捉住了丁有余的一只胳膊,轻轻往里拽着。

她的手很凉滑,很柔软,就像一条鱼贴在上面。

丁有余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抗拒这条鱼的诱惑,顺着劲就进了门,随着女孩的指点坐到了座椅上。看一眼镜子里自己一张扭曲的、绛红的脸,突然觉得那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一个肮脏不堪,龌龊之极的臭流氓了。

女孩柔声说道:“大哥,先洗一洗头吧。”

丁有余答应一声,乖乖站了起来,在女孩的引领下,掀开一扇门帘,进了内间的洗发池前,调整姿势躺了下来。

女孩调好水温,打开水龙头,抬起双臂,给丁有余洗起头来。

丁有余怕水溅到眼睛里去,就紧闭了眼帘。

但眼皮却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物件给撑起了,怎么也闭不拢。无奈之下,只得被动地接纳眼前的诱人景色,随着女孩给自己搓洗头发的动作,她腋下一片黝黑光景暴露无遗……

女孩的手上很有劲,特别是抓挠的时候,好像很费力,竟然蜷起了一条腿,把膝盖顶在躺椅的邦上,这样以来,一切便历历在目,清晰无比,甚至里面还散发出了一股特别的气息,隐隐扑鼻……

不行!

这种地方会不会有危险?

会不会被抓?

会不会被欺诈?

丁有余心里打起鼓来。是啊,可不能掉以轻心,一种要克制住!万万不能!他用力闭紧了眼睛,强迫自己去想其他事情。

可想来想去,他竟然又想到了在工棚内跟女孩子那事上了,越想心里越乱,呼呼直冒火焰,一会儿工夫就把五脏六腑给引燃了。

“大哥,您是来城里打工的吧?”

“哦,是啊。”

“大哥,你一出来就是好几个月,不想嫂子吗?”

丁有余嘿嘿一笑,说“哪能不想呢。”

“想她啥呢?”

“想她的人呗,还能想啥?”

“大哥,是不是夜里头想得厉害呢?”

丁有余摇摇头,又点点头。

女孩直爽地说:“就不知道你想,咋能不想呢,男人女人是离不了的,时间长了不亲热一回,还不憋坏了呀。”

丁有余心头一阵忽悠,热腾腾直往往上涌,他轻轻哦一声,然后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憋坏了也没治,只能忍着。”

“大哥,想急了的时候咋办呢?”

丁有余难为情地说:“还能咋办,翻来覆去煎熬呗。”

“大哥,你傻呀,就不会轻松一下?”

“咋……咋轻松法?”

女孩扑哧一笑,说:“大哥呀,你可真好玩。”

丁有余暗骂一句,小表子,连你都骂我傻,老子啥不懂啊,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女孩接着说:“大哥,你真不会自己轻松的办法?”

丁有余摇摇头,说:“真不知道。”

女孩轻描淡写地说:“就是自己解决一下下呗,很多人憋急了,都是那么干的,知道了不?”

丁有余知道女孩是在那话勾引他,就开导起自己来,既然你一个女孩子家没羞没臊了,自己一个男人家还装啥正经,于是就厚着脸皮反问她:“你们女人也会自己解决?”

“当然了,是人就会,憋急了就那么忍着,还不活活把人折磨死呀,不如释放出来好。”女孩脱口而出。

“那……那你们女人咋释放呢?”

“大哥你真傻,这都不知道啊?”

丁有余正经说:“真的不知道,从来都没见过。”

“瞧你说的吧,你又不是个小孩子了,连这都不知道?鬼才信呢。”

“真不知道,一点儿都不骗你。”

“这还要问了,还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

“你的意思是用手了?”

“是啊,一般都那样。”

“想象不出来,那玩意儿怎么个玩法?俺可从来没见过。”

女孩想了想,突然问:“大哥,你想见识见识吗?”

“咋个见识法?”

“就是让你看女人怎么个让自己轻松呀。”

丁有余装出一份难为情的模样来,吞吞吐吐地说:“那个……那个咋好乱看呢?再说了,女人家,珍贵着呢,神秘着呢,谁会随随便便让别人胡乱看?没人给看……没人给看的。”

“大哥,你人很诚实,是个难得的本分人,现如今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丁有余晃晃脑袋,说:“俺也没那么好,有时候也胡思乱想的。”

“人嘛,都是有七情六欲的,不想才是有毛病呢,想才正常,不想就不正常,你说是不是?”

“这倒也是……倒也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