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坦白交代/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有余在心里暗叫一声……

女孩也跟着脆生生地娇yin一声,随即闭上了眼睛,一薄绯红爬上了她白皙的面庞。

丁有余早已激情高涨,那架势简直是要战天斗地啦!

女孩看上去也已经失控,无法自已了,就像是骑在一匹无形的野马上,耸动不止……

突然,却又戛然而止了。

“小妹,你……你这是咋的了?”

“大哥……大哥……你不觉得已经够本了吗?花了一分钱,占了两份便宜,你还想……还想咋样呢?”

“可……可也太仓促了吧?还没来得及那个啥呢!”

“大哥,你还想来真的呀?那可就不是这个价了,要加价的啊。”

丁有余明白了女孩的意思,就问:“那你说,要是想来真的要多……多少钱呢?”

“不多……不多……就二百。”

丁有余咧咧嘴,问:“还要那么贵呀?不就是……就是耍一下下嘛。”

“这还贵呀?你也不打听打听,现在的猪肉都啥价格了呀?我可是水灵灵的大……大闺女啊!”

“人咋好跟猪肉相比呢?”

“就是嘛,既然没法比,那价格就更没法比了。知道你心疼那几个钱,还是打住吧,快理发吧。不花钱还想玩新鲜的,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呢?”女孩恢复了冷静,沉下脸来说道。

“妹子呀,人可是有感情的,我给你感情还不行吗?”丁有余已经完全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都啥年代了,感情算个屁啊,一毛钱都不值!”

丁有余内心的火焰在呼呼蹿跳,根本就无法熄灭,直把自己烧灼得晕头转向,脱口问道:“那……那这地儿安全吗?”

“瞧你……瞧你……前怕狼后怕虎的,既想吃肉,又怕烫嘴,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家,这样活着多累啊?”女孩白了他一眼,挖苦道。

一句话像是戳到了丁有余的心尖上,五脏六腑都跟着一阵哆嗦,是啊,自己原来一直人模狗样的装得像个正人君子,可到头来又得到了什么?连自己享受起码人生乐趣的权利几乎都没有了,换来的又是什么?

“大哥,别发呆了,起来理发吧。”

“小妹子,你不怕吗?”

“怕啥?”

“万一怀上了呢?”

“你这就多此一举了,现在的保护措施多着呢。”

“我不是指那个。”

“那你指啥?”

“你就不怕被抓?”

“没事,满天下的男人女人谁不做那种事呀,人之常情嘛。再说了,大黑夜的,人差不多都钻床上睡觉了,谁去管你那些逼事呀呢,你说是不是?”

丁有余流着口水说:“倒不是怕别的,万一有管这事的来了呢?”

“警察?”女孩扑哧一笑,说,“你放心好了,我哥们就是干那个的,平常对我很关照的,没不要担心,该干嘛干嘛。”

“你是说他们也有来玩这个的?”

“是啊,不仅他们来,连那些人模狗样的成功人士都时常来呢!”

“瞎扯吧,他们能来干这事儿?”

“咋不来?干部也是人啊。”

“他们做事才直接呢,如果换了你是他们,这工夫怕早就忍不住了,性子急躁得很,连聊天的过程都没有,直奔着主题就去了。”女孩格格笑着,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小妹你这玩笑开大了,哪有那么严重呢?纯粹是在丑化人家。”

“信不信由你,不跟你闲扯了,来吧,坐到椅子上,理发吧。”女孩说着,走到了理发镜前。

“小妹,我突然觉得你说的话很有些道理,也算是帮我解放了思想。是啊,把自己籀得太紧了,真的有些白活了的意思,要不……要不……你就在教我实践一回?”

“不怕了?”

“妹子,让你这么一说吧,真的也没啥好怕的了,但你可不要多让我掏钱,我这可是第一次。”

“还说呢,第一次是该加钱的,学徒费在里面呢。”女孩玩笑着说,“这样吧,连理发你给200块,怎么样?”

丁有余摇摇头,笑着说:“好吧……好吧……今天就豁出去了,亲自实践一回。”

女孩灿然一笑,转身把外面的门关了,引领着丁有余进了内屋。

一进门,丁有余就闻道了一股霉变了的身体分泌物的味道,很刺鼻。抬头打量一眼,见房间很小,很逼仄,一张单人床靠在东墙边上,床上仅铺了一床皱巴巴的旧被子,脏得连底色都分辨不出来了。

女孩蹬掉拖鞋,上床仰面躺下,对着丁有余说一声:“快来吧,抓紧了,别影响我做生意,后面这段可是黄金时段呢。”

丁有余打量了几眼女孩稍显瘦弱的身体,然后利索地脱掉了衣服,一跃而起,骗腿上马,撒欢狂奔起来。

女孩竟然啊呀大叫起来,听上去像是被攮了刀子。

丁有余被吓着了,浑身一哆嗦,心里的那把火一下子就熄灭了。

“大哥,完事了吗?”女孩问一声。

丁有余没有回答,颓然地退下来,很失落,也很懊恼,边穿衣服边在心里念叨着:完了……完了,曰了个狗的,自己那活儿一定是出毛病了。

女孩爬起来,利索地穿好衣服下了床,看都不看丁有余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走吧,理发去。”

丁有余夹尾巴狗一般跟着女孩回到了理发厅,坐到了椅子上,一句话不说,眼帘深垂着,不敢看女孩的脸,也不敢正视自己。

女孩拿起剪刀,在丁有余头顶上一阵嘁里咔嚓的忙活,然后再洗头、吹风,没几分钟便结束了。

丁有余站起来,抬手在自己的前襟扑打了几下,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钱夹,并不急着掏钱,问女孩:“多少钱?”

“不是说好了吗?这个数。”女孩朝着他伸出了两根手指。

丁有余磨磨蹭蹭,很不情愿地从钱夹里往外掏钱,叽咕着哀求道:“能不能便宜点,我又没真做……”

“大哥,这个也带讲价的啊?又不是卖猪肉的。”

“也就是刚刚开始,还没正经干活呢,连个半数都不够,这也收全费呀?一百行不?”丁有余只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试探着问女孩。

女孩脸色难看起来,说:“讲好二百就是二百,这事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还算个男人吗?”

“可那样我就亏了,亏大了。”

“你还说自己亏?我呢?反正我没糊弄你,啥都给你了,是你自己的活络不济,这可怪不得我,你说是不是?一个大男人家,黏黏糊糊,小家子气,真是的!拿来吧,二百!”女孩边骂骂咧咧,边朝着丁有余直翻白眼。

“这钱我可花得有些冤枉了,几乎都没那个啥。”

此时的女孩完全变了个人,冷了脸,凶巴巴地嚷道:“你这个臭流氓,想赖账是不?那好,我这就打电话找警察过来,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丁有余果然就被吓着了,只得又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两张叠在一起,毫不情愿地递给了女孩,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女孩对着他的背影说:“大哥,你没啥毛病,就是有点儿紧张了,以后常来,多加强锻炼,慢慢就好起来了。”

丁有余懒得回话,气冲冲出了门。

回到工棚后,不见刘老三回来,其他工友也都躺在床上,呼声大作了,丁有余就轻手轻脚上了床,和衣而卧,闭起了眼睛。

可他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越想越不是个味儿,觉得自己这次亏大了,上了刘老三跟那个“表子养”的当了。

这才短短几个小时,请刘老三吃饭,再加上还他上次的“嫖资”,还有自己去“理发”的开销,加在一起足足有四百多元,这可是好几天的工资啊!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打了水漂,实在是太可惜了!特别是后来那二百块钱,白白扔给了那个小骚狐狸精,才刚刚接触上去那么一点点,根本就没过足瘾,麻痹滴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就软了,闹了个半途而废,可奶奶个巴子的钱却照收不误,这也太不值了!

可再反过来一想,也不能怪人家啊,小姑娘服务还是挺到位的,该给的都给了,该做的都做了,收全费也是正当合理的呀,还有啥好抱怨的呢?怪也只能怪自己没那个口福罢了。

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到了鼻子下面,用劲往里吸着,一股酷似玫瑰花味儿的香气瞬间溢散开来,沁人肺腑,荡气回肠,整个人都被迷醉了。

沉浸在那股奇异的香气中,丁有余慢慢进入了梦境,脸上挂着一丝陶然的微笑。

第二天醒来后,见刘老三早已起了床,正在慢悠悠刮着胡子,几乎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像压根儿就没发生啥似的,这让丁有余心里坦然了许多。

可没过几天,丁有余就觉得下身痒了起来,先是下边那处,后来整个腿间都奇痒难耐。没人注意的时候,又是挠,又是抓的,可只是暂时缓解一下,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工夫就又开始痒了。

于是丁有余找个没人的地方,脱下裤子,把身子弯成一个对虾模样,细细瞅了瞅,只是稍稍有些发红,并不见有啥异常,也就没在意,只是用卫生纸蘸些白酒擦擦了事。

这时候,偏偏就接到了杨絮儿的电话,火急着要自己赶回家割麦子。

丁有余以上是听老婆话的,可以说是言听计从,从不敢怠慢,放下电话后,他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赶了回去。

到家后,气都没喘几口,又在老婆的暗示下,在最短的时间内跟老婆上床“交公粮”了,更要命的时,他们在一个小时内就连着交了三次,拼着命地“往死里整”,几乎都要把皮肉给蹭爆了花。

不用说丁有余本来就是携着病菌回来的,单是这样的折腾法,没病也能搞出病来。

果然,两天后就出状况了,丁有余的痒劲越发厉害,并且还有了肉芽状的疱疹;而老婆杨絮儿也未能幸免,不但痒度不亚于丁有余,照着镜子一瞅,妈呀,直接成菜花了。

……

丁有余在“坦白交代”的过程中只是轻描淡写,避重就轻,支支吾吾、结结巴巴,根本就没敢往细处,往深处说,只是粗枝大叶地坦白交代了一点点。

即便这样,杨絮儿听后还是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起来:“操你娘那个臭逼的,还以为你老实呢,原来都是装的,仗着手里有几个臭钱,就出去乱搞,都把……把病带回家了,还传染给了老娘,看我今天不把你那个脏玩意儿给割掉了试试……”

“杨絮儿你给我打住!”柳叶梅大喝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