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差点出了人命/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絮儿果然就打住了,只是脸涨得紫红,一双血红的牛眼直愣愣瞪着丁有余,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你骂下天来管啥用?能解决问题吗?”

“他都那个熊样子了,还解决个屁啊,让他去死吧!”杨絮儿大瞪着的眼睛,杀气腾腾地喊道。

“滚!不就那么点毛病嘛,就死啊活的!”

“那点毛病还小吗?活人都让他给丢死了!”

柳叶梅拉长脸责问道:“以你的意思是日子就不过了,就破罐子破摔了?”

“还能咋样?还有法跟这个赖种过日子吗?麻痹滴,脏死了,赖死了!”杨絮儿歇斯底里起来。

“杨絮儿,你听我说。”柳叶梅话音软了下来,劝慰道:“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再就事论事,千万别胡搅蛮缠,一块商量商量,把事情解决了,好不好?”

“还咋解决?我对他一百个放心,没想到他就背叛了我,做出了那么恶心的事情来……呜呜呜……”杨絮儿竟放声哭了起来。

丁有余一言不发,只管撅着屁股跪在那儿,深埋着脸,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

柳叶梅任凭杨絮儿在那儿哭天抢地,也不再劝说,只是静静地望着她。

杨絮儿一定觉得自己一个人哭很无聊,寡淡得很,便慢慢停了下来。

这时候才听到柳叶梅伏在她的耳根处,小声叽咕道:“死杨絮儿,咋逮理不饶人呢,你就没有犯错的时候呀?”

杨絮儿心里一动,知道柳叶梅指的是啥,没吱声。

柳叶梅接着说:“也就依仗着你家男人老实,要是摊上不讲理的茬,就是赖着是你传染了他,看你八十张嘴也理论不清楚,你说是不是?”

“俺有没胡来,咋能赖得上?”

柳叶梅翻着白眼,暗暗朝她使着眼色,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是不是要我把你的老底给多出来啊!

杨絮儿心虚地垂下头,一把一把抹起眼泪来。

柳叶梅转向丁有余,喊一声:“丁有余你抬起头来!”

丁有余乖乖抬起头来,却不敢正眼看柳叶梅,目光躲躲闪闪着。

柳叶梅问:“丁有余,你说你是傻呢?还是笨呢?”

丁有余望她一眼,旋即又把目光挪开了,嘴里撒气一般冒出两个字来:“咋了?”

“你就不知道做那种事情担风险吗?”

“知道。”

“知道还做?”

“一时糊涂,就……就那样了……”

“是啊,你们在外头那么长时间,是够受的,可就算是你憋得受不了了,忍不住去做了,可也都有点防护措施呀。”

丁有余低下头,两只手不停地交叉搓动着。

“我问你,他刘老三得病了没有?”

丁有余喃喃道:“没……没听说他得病,头一回耍完后,我看到刘老三的床前有个用过的了套子,我还以为他是担心女人怀上孩子呢,也没多想。”

“你的意思是第二次也没用?”

“没……没用。”丁有余摇摇头说。

柳叶梅发着恨地说:“你们这些臭男人!就算是不为自己想,也该为自家女人想一想啊,咋就这么不服责任呢!”

“俺……俺又没经验……根本就……就不懂那事……”丁有余像个做错了事的大孩子一般,苍白无力地为自己辩解道。

这时候,杨絮儿失控地随手抄起了地上的一个小木凳子,大幅度抡起来,没轻没重地朝着丁有余的头上砸去,边砸边怒号道:“操你娘那个臊逼的,让你不懂……让你不懂……”

“杨絮儿你疯了……住手……”柳叶梅慌忙去拉扯,但却已经来不及了,木凳子严严实实地敲到了丁有余的脑袋上,一下……两下……

好不容易拦腰抱住了她,硬生生拖到了一边,再转过身看丁有余时,顿时目瞪口呆——丁有余已经栽倒在了地上,惊心夺目的鲜红血液从脑袋上汩汩流出……

“死杨絮儿,你疯了啊!”柳叶梅嘴上骂着,慌忙弯腰抱起了瘫倒在地的丁有余。

杨絮儿站在原地,傻了一般,连眼珠子都不再转了。

“你还站在那儿干嘛?快去找块干净布子来。”晴儿冲着杨絮儿喊道。

杨絮儿这才回过神来,转身去翻箱倒柜的找。可忙活了好大一阵子,也没找到一块干净布缕来。

柳叶梅着急地喊道:“你利索点而,找不到布就拿卫生纸来,快点……别磨蹭……”

慌乱成一团的杨絮儿又东窜西跳的费了很大的劲,才找来了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递到了柳叶梅手上,心惊胆寒地问一声:“没事吧?”

柳叶梅边用卫生纸擦拭着丁有余头上的血污,边恶声恶气地嚷一声:“谁知道有事没事,瞧你下手这个狠劲,万一出了人命,你不得偿命啊!”

“我……我也不知道这是咋的了,只觉得头脑一胀,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

“死杨絮儿,你可真歹毒!”

“丁有余……丁有余……你醒醒……醒醒呀……”杨絮儿脸都急白了,颤声呼唤着自家男人。

丁有余双眼紧闭,呼吸微软,看上去像是真要死了一般。

“柳叶梅,这该咋办……该咋办呢?”杨絮儿惊慌失措地望着柳叶梅问道。

柳叶梅没接话,把手中洇透了血污的卫生纸仍到地上,再撕一块干净的,一下一下,小心地擦拭着,这才看清丁有余头顶左侧的皮肉被砍出了一道裂痕,婴儿口一般翻卷着,赶紧把那团纸紧捂了上去。

杨絮儿望着柳叶梅满手的血污,惊悸地问道:“没事吧?丁有余他……他没事吧?”

“谁知道有事没事!你还不赶紧去把赤脚医生胡大海喊来!”

杨絮儿急匆匆顾不上说啥,扭头便跑了出去。

柳叶梅喊住她,说:“你别出去,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万一人死了咋办呢?”

杨絮儿说:“你不是要我去找医生吗?”

“我让蔡富贵找去。”柳叶梅说完,就拿出手机,打通了自家男人蔡富贵的手机,要他火速去找胡大海,就说杨絮儿家要出人命了。

蔡富贵一听老婆急吼吼的话音,二话不说去跑去了。

趁着杨絮儿去东边锅屋烧热水的空儿,柳叶梅拿起了捂在丁有余头上的卫生纸,察看了一下,见血流得不再那么凶了,就轻轻唤了起来:“丁有余,你没事吧?醒醒……醒醒……”

丁有余这才微微睁开眼睛,轻声说:“柳叶梅,多亏你了,要不然就没法收场了。”

柳叶梅这才松了一口气,冷冷地说:“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呀,我是为了你们这个家。”

“我知道……我知道……”

“你们这些臭男人,咋就靠不住劲呢?一得空闲就知道去偷腥,活该被打成这样,让你没记性。”

“知道了……知道了……往后不敢了。”丁有余告饶道。

“不过吧,你吃亏就吃在老实上,也怪那个刘老三那个畜力,尽拿你开涮,让你掏钱不算,还想着法子的让你变坏。”

“其实……其实也不怪他,都是我自己没拿捏好,失控了。”

“还不怪他,不怪他你能这样?看我以后不想法子折腾他,让他乖乖把钱还给你。”

“别……别……那样不好。”

“咋不好了?”

“我做的那些丑事他都知道,搞不好给张扬出去了,可不丢死人啊!”

“你还算个男人不?没一点骨气,怪不得杨絮儿看不起你。”柳叶梅奚落道。

丁有余苦笑着抿了抿嘴。

柳叶梅望着丁有余一张白森森的脸,关切地问:“你觉得咋样?没事吧?”

“没事,一开始是有些发晕,不过一会儿就好了,只是我故意装得严重一些,吓唬吓唬杨絮儿,省得她胡搅蛮缠的瞎闹。”

“嗯,这事做得还有些头脑,这不也不傻嘛。”柳叶梅接着问他,“你真的去医院瞧过病了?”

丁有余有些难为情地说:“去了,找医生看过了。”

“医生咋说?”

“医生说没啥大不了的,只是一般的细菌感染,听拿意思好像是……好像是淋病的初期。”

“那该咋办?有法子治吗?”

“医生一开始说让住院打针的,可知道我犯难后,就给开了几种药,带回来吃。”

“那就让杨絮儿一起吃吧。”

“谁知道她……她肯不肯吃呢?”

“她能不吃嘛,不吃等死啊她!”

“还没怎么着呢,她就跟我没脸没皮的闹腾。”

“可不是,你知道她咋想的?”

“咋想的?”

“她以为那是绝症呢,怕得要命,对着我哭哭啼啼的,说自己要死了,没几天活头了。”

“一开始我就以为很严重,以前听说过那种病会死人的,并且很容易传染给别人。”

“谁说不是来着,不过没事就好了。”

“吃吃药看看吧,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医生确定没事了?”

“说是没事了,可下边痒得你们厉害,还……还……”

“还怎么着?”

“还红肿着,长了那么多小疙瘩,怪瘆人得慌。”

“反正杨絮儿那儿是怪吓人的,不知道你们男人啥样子了,反正估计也没个好样。”柳叶梅说着,突然想起了啥,接着问他,“对了,给你看那种病是男医生还是女医生?”

丁有余脱口说道:“女医生。”

柳叶梅大张了嘴巴,几乎惊呼道:“女人咋看那地方呢?她不害羞啊!”

“一开始我倒是羞得要命,死活不脱裤子,却被那女医生死啊活啊的臭骂了一顿,最后心一横,才闭起眼睛脱了下去。”

“倒也是,人家干的就是那活,啥模样的没见过,天天见也就无所谓了,麻木了,还不跟看个鼻子、眼睛的一个样子了。”柳叶梅说着,心里头暗暗一阵乱跳,脸上灼热起来。

“大概是吧,人家不光拿肉眼看,还用放大镜趴在上头看,那个卖力就别提了。”

“恶心人,让你不老实!”

“谁说不是来,自作自受呗。”

两个人正说着,听到大门外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柳叶梅就对着丁有余说:“闭上眼……闭上眼……就装作一直晕着就行了。”

“还是别……别再吓唬杨絮儿了。”

“你不吓唬她,她肯定不会放过你,不把你给吃了才怪呢!”

丁有余就像个听话的孩子一般,闭上了眼睛,半张着嘴巴,乖乖躺在柳叶梅的臂弯里。

杨絮儿引领着胡大海进了屋,蔡富贵也跟在了后头。

柳叶梅赶忙迎出去,把蔡富贵挡在了外头,小声说:“两口子打架的事儿,你不要跟着掺合,跟进回去值班吧。”

蔡富贵问:“你不是说要出人命了吗?到底发生啥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