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被搞蒙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说:“没事,已经醒过来了。”

蔡富贵朝里面望了望,就转身走了。

见丁有余仍然昏迷着,杨絮儿就转过身,赤白着脸叫嚷道:“大海……大海,你赶紧给丁有余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胡大海走向前,蹲下身来,一看丁有余血头血脸的一副模样,禁不住问道:“在自己家里咋就磕成这个样子呢?”

“谁说他是自己磕的了?”柳叶梅望着胡大海问。

不等胡大海说啥,杨絮儿抢白道:“是啊是啊,他不小心被鞋子绊倒了,猛劲摔到床头上,就磕成那样了。你赶紧瞧瞧吧,看要不要紧。”

柳叶梅侧过脸望着杨絮儿,见杨絮儿对着自己猛劲眨巴眼睛,心里便有了底,知道一定是她顾及自己的脸面,对着胡大海撒了谎,说丁有余是自己不小心摔成那样的。

既然这样,柳叶梅便不好当面揭穿,只狠狠剜了杨絮儿一眼,便低下头来,松开紧捂在丁有余伤口处的那只手,对着胡大海说:“伤口不小,流了很多血,你看看要不要紧。”

胡大海指着地上那一堆皱巴巴沾染了血迹的卫生纸,问道:“都是头上的伤口流出来的?”

柳叶梅点点头,鼻音嗯了一声。

胡大海动手察看起了伤口,边看边啧啧着:“看看……看看……伤得还真不轻来,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咋就……咋就这么不小心呢……”

杨絮儿凑过来,问道:“大海兄弟,你看要紧吗?”

胡大海望一眼“昏迷中”的丁有余,从急救箱里拿出了一个金属医用镊子,轻轻拨弄着伤口处,说:“血倒是也止住了,可人咋就还昏迷着呢?难道伤到脑子了不成?”

“大海……大海……你再给细细瞅瞅,怎么会伤到脑子呢?不会的……不会的……”杨絮儿神色慌张地说道。

胡大海又挑开伤口看了一会儿,说:“看上去伤得也不深,应该不会伤到脑部的。”说着收起了镊子,先是搭手摸了丁有余的脉搏,再用听诊器听了他的心跳,叽叽咕咕道,“应该没事的,听上去一切都很正常。”

杨絮儿这才直起腰来,松了一口气。

胡大海用手轻轻拍了拍丁有余的腮,小声喊起了他的名字,可一连喊了十几声,都不见有丝毫反应,就抬起头望着杨絮儿,断言道:“看来还真是有些麻烦,一定是伤到脑子了。”

杨絮儿脸色再次惶惧起来,问道:“那该咋办呢?”

“还能咋办?赶紧送医院呗!”胡大海干脆地说。

“好……好……那就送医院,我这就找车去。”杨絮儿说着,便直起身朝门外奔去。

不等杨絮儿走出院子,丁有余活动了一下脑袋,嘴里发出了微弱的哼唧声。

柳叶梅赶紧贴到了窗口上,直声喊着:“杨絮儿,你回来……回来……”

“咋啦……咋啦……”杨絮儿一定以为丁有余出啥意外了,收住脚,回过头,惊愕地问道。

“你回来吧,丁有余他醒过来了。”

杨絮儿提到嗓子眼里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吁一口气,转身走了回来。

进屋后,见丁有余已经微微睁开了眼睛,无神地望着她,泪水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走过去,攥紧男人的手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被气糊涂了才……才那样的……”

“不怪你,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丁有余大口喘着粗气说。

杨絮儿关切地问道:“你觉得咋样?要是觉得厉害,咱就赶紧去医院吧。”

丁有余叹息一声,气息微弱地说:“不治了……不想治了……让我死吧……我对不起你……没脸活了。”

杨絮儿嚎哭起来:“不……不……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你可要好好活着呀!”

赤脚医生胡大海站在一边,看着这悲悲切切、生离死别般的一幕,一脸茫然,搞不懂他们唱的这是哪一曲了。

靠在窗台边上的柳叶梅一脸肃冷,看看杨絮儿,再看看丁有余,心里暗自揣摩道:看来这个平日里猥猥琐琐的丁有余一点都不傻,要说傻,那也只是在外表,内在里却活泛得很,远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瞧这出戏演的吧,那真叫一个绝,如果让他去演电影、电视剧,肯定比那个叫王宝强傻小子还要强……

这样想着,柳叶梅不经意地打量了丁有余几眼,突然觉得他跟王宝强还真有点儿像,瞧那嘴,那眼,那牙……

曰个狗的!简直就一模一样,想到这些,竟哑然失笑起来,忙用手掩了嘴,努力装出一副伤感欲泪的模样来。

杨絮儿抹着眼泪苦求了一阵子,丁有余终于冷静下来,不再要死要活了。

胡大海弯下腰来问丁有余:“你觉得咋样?头还晕不晕了?”

丁有余嘟着嘴,摇了摇头。

“意识清醒不清醒?”胡大海接着问。

丁有余点点头,轻声说:“稍微有点儿犯迷糊,不过没……没事的……”

“那就去医院吧,好不好?别在家耽治了。”杨絮儿说。

丁有余摇了摇头。

胡大海对着杨絮儿说:“看上去也没啥大不了的,要不这样吧,我先给他清理一下伤口,再上点药,包扎起来,在家观察一阵子看看,没事更好,有事就直接送医院吧,你看好不好?”

杨絮儿满口答应着。

胡大海正从急救箱里往外翻找着工具,丁有余却又开始“演戏”了,神情黯然地说:“不治了……不治了……死了拉倒!”

“丁有余你这是咋的了?瞧你这话说的,不就是磕破点皮肉嘛,又没伤到要害处,没啥大不了的,过几天就好了。来……来……配合一下……”胡大海边忙活边劝慰道。

柳叶梅心里自然明白透澈,她见机行事,往前挪一步,手指戳一下杨絮儿的肩膀,问:“杨絮儿,你就没看透丁有余的心病?”

“啥心病?”

“你可真傻,他是担心你以后再拿那破烂事儿瞎闹腾。”柳叶梅说到这儿,再转身望了望丁有余,问一声,“丁有余,我说的对不对?”

丁有余果然就点了点头。

柳叶梅再对着杨絮儿说:“要不这样吧,我给说个情,过去的事情打此后谁也不能再提了,就当啥也没发生过,特别是杨絮儿你,绝对不能再甩脸子,闹别扭,一定要对他好好的,你答应不答应?”

“好……好……我答应……我答应……”杨絮儿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

“那好,杨絮儿你可是当着我跟胡大海的面应承的啊,以后不许再耍赖。”

“那是……那是……不再提了,决不再提了,再提你抽我!”杨絮儿信誓旦旦地说。

柳叶梅又朝向丁有余说:“丁有余你听到了吗?杨絮儿已经答应了,你就别再梗着了,赶紧配合胡大夫给你包扎伤口。”

丁有余沉下脸,点了点头。

胡大海被搞懵了,望望这个,再看看那个,一时云里雾里。

“大海,别愣着了,赶紧给丁有余包扎一下吧。”柳叶梅催促道。

胡大海嘴唇翕动了几下,却又不便问啥,一屁股蹲下来,有条不紊地忙活起来。

一场淫风秽雨以丁有余脑袋上被开了个洞而宣告结束。

虽然代价貌似有那么一点点“惨重”,但在柳叶梅看来,这个结局已经超乎预期的平静了。当然,这其中少不了自己的略施小计,更得益于丁有余这个“傻”男人的演技。

包扎完毕,又交代了一些该注意的事项,胡大海就起身告辞了。

刚刚迈出了房门,胡大海就急不可待地问跟出来送自己的柳叶梅:“他们这是咋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