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祖坟被扒/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笑着摇了摇头。

“神神道道的,还保密吗?”

柳叶梅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我也不清楚,闲着没事来串门,就遇到他们在吵架,三吵两吵就动起了手,一不小心就磕成那样了。”

胡大海瞄一眼柳叶梅,说:“怕没那么简单吧?又不是听不出来,一定是发生啥不好启齿的事儿了。”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柳叶梅越来越奸猾了,连句实话都抠不出来了。”胡大海一脸奸笑地说。

“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咋跟你说呀!”柳叶梅一脸委屈地摊摊手说。

胡大海摆了摆头,转身走了。

回到屋里后,柳叶梅帮着杨絮儿把丁有余扶上了床,让他躺下来安心静养。然后,又七手八脚地收拾干净了“战场”,这才分别叮嘱了两个人——要平心静气;要和好如初;要按时吃药……

觉得实在没得再唠叨了,便起身告辞。

杨絮儿就挽留说:“都这时候了,还是吃过饭后再回去吧。”

柳叶梅声称自己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饭就不在这儿吃了。

杨絮儿送她出了门,嘴里叽叽咕咕着,也不知道她究竟说了些啥。

柳叶梅出了院门,回头望一眼,见杨絮儿慵懒地倚在房门上,两眼呆滞,有晶莹的泪光在晃动。

柳叶梅心里猛然一沉,憋闷得很,几乎都透不过气来了。随即,右边的眼皮又嗦嗦跳了起来,就像一个冲击十足的虫子钻进了眼帘下面,上窜下跳着。

左眼福,右眼祸,难道又要出啥事了不成?柳叶梅胸腔间一阵燥热,紧跟着惴惴不安起来。

果然,刚刚走到胡同口的石碾旁,就看见几个平日里喜欢嚼舌的女人围在一起,交头接耳说着啥。

见柳叶梅远远走了过来,便咬住了话题,纷纷扭头看了过去。

柳叶梅心头一动,脚步渐渐缓了下来,眼睛在那堆肥肥瘦瘦的女人身上审慎地扫来瞄去。

这时候,徐昌海老婆凤莲迎面跑了过来,到了跟前,满脸惊怵地对着柳叶梅说:“柳叶梅姐,你去哪儿了?你家里出大事了,你知道不?”

柳叶梅脑袋胀然大了起来,直愣愣地问道:“出……出啥大事了?”

“你奶奶,不……不是……是蔡富贵他奶奶的坟子,让人……让人给扒了……”

“啥?你说啥?”柳叶梅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真的不知道?”

“你听谁说的?”

“满大街的人都知道了呀,不信你问问她们。”

柳叶梅哪还顾得上多问,撒腿就朝着李家祖坟跑去。

当她一憋子气跑到蔡富贵奶奶的坟前时,顿时傻眼了,先是直勾勾呆立了一会儿,紧接着就像被抽了筋骨一般,软塌塌一屁股墩了下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蔡富贵也来了,跪在坟前就流起了眼泪。

“别哭了,哭有啥用?”

蔡富贵骂咧咧道:“这是哪一个狗日的干的?怎么这么缺德呢!”

“肯定是得罪啥人了呗。”

“咱们什么时候得罪人了,至于到了扒祖坟这个地步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

两个人正火药味十足的吵嚷着,尤一手也赶了过来,身后跟着几个闲汉。

见两口子都没了精神气儿,尤一手就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人都死了八辈子了,连骨头渣滓都化成土了,还在意个屁啊。”

说完便倒背着双手,围着被扒开了一个豁口的坟包转开了。

在转圈的过程中,他不露声色地四下里察看了着,先是远处的地形,再是跟前的路径。然后才停下脚步,俯下身来,高撅着屁股,趴在坟丘的洞口往里观望着。

也不知道他究竟看没看清,只是看了一会儿就起身站了起来,走到蔡富贵跟前,轻描淡写地说:“没啥,就是外表层被弄开了一个洞,里面好好的,连一指甲土渣都没动。”

蔡富贵点点头,没吱声。

柳叶梅走过来,看着村长,质疑道:“不动他扒开干嘛?”

“信不信由你,我看得够仔细了。”

“里面黑咕隆咚的,你能看得清?”

“是有点看不清,可我拿打火机照过了,里面真的原封不动的,不信你过去瞅瞅。”尤一手说着便伸手去拉柳叶梅。

当着自家男人的面,柳叶梅哪肯让他拉,把那只胖乎乎肥猪蹄一般的手掌凉在了一边,兀自站立了起来。

尤一手有些下不了台,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顺势插进了裤兜里,从里面掏出了一包香烟来,熟练地弹出几支,散给了身后的几个人。

然后对着蔡富贵说:“你就别守在这儿了,看了心里怪难受的,这样吧,你去饭馆定一桌饭去。”

蔡富贵说:“叔,还是让别人去吧,我得想法子把坟子给圆了。”

“圆你个头啊!”尤一手指了指身后的人,说,“我这不是都给你安排好了吗?再说了,你哭哭啼啼的,万一招惹了亡灵怎么办?”

“那……那……”

“那什么那?滚到饭馆候着去!”

蔡富贵只得灰溜溜的走人了,柳叶梅弄不懂尤一手为什么要赶蔡富贵走,干脆就不去琢磨了,她走到坟洞前,刚想俯身往里面看,突然被从里面蒸腾而出的一股霉腐气息狠狠地顶了一下,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

蔡富贵走过来,拽住她的胳膊问:“咋啦这是?没事吧你?”

柳叶梅头晕目眩,胸闷气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等稍稍清醒了一些,紧接着腹腔内排山倒海地一阵翻涌,慌忙蹲在了地上,哇哇呕吐起来。

尤一手瞅着柳叶梅呕出来的一堆脏物,调侃道:“操,邪道了,老太婆能耐还不小来着,瞧把人给弄成啥样子了?”

后面就有人附和道:“谁说不是来,离得这么远都觉得阴气很冲呢,更何况是直接面对着了。”

有人反驳说:“尽胡说八道,啥阴气不阴气的,明明是缺氧嘛,一点科学都不懂。”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毫不相让,驳斥道:“就你懂了!又不是钻进里面去了,咋能缺氧?俺就不信了,还能连村长都不如你了!”

“你就事论事,拿村长跟比啥?你就知道拿着大奶子吓唬小孩子!”

“你他妈尽胡咧咧,村长啥时有大奶子了?”

“操,没文化,傻逼!“

尤一手见两个人越吵越凶,直起腰杆子大吼一声:“奶奶个老逼的,都给我打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