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奇异的举动/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微微前倾着身子,隔着一段距离,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察看了一阵子,见与往常并没啥两样,不像是有染病的迹象。

“看清楚了,有吗?有吗?”尤一手用力甩动着问道。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还没数嘛,这一阵子肯定也没闲着。”

“你咋知道?”

“还看不出啊,都成那样了,脏死了!”

“哪儿……哪儿……我咋没看见有啥变化呢。”尤一手说着,探下身子自己看了起来。

柳叶梅羞答答指了指,说:“你看看,好好看看,那不是脏东西是啥?”

“操,尽胡扯,这不是刚才害馋了,流口水了呗。”尤一手满脸嬉笑着说。

“谁知道呢,反正你这人一贯不老实,说不到从那个浪货身上就传染来了,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你这臭娘们儿,就知道血口喷人,不放心是吧?那好,你看……你看……”尤一手后仰起身子,摆出了一个极其恶心人的架势来。

“你这个臭流氓,死一边去!”

柳叶梅耳边突然响起了奶奶的训斥声,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就像被人从背后猛地推了一把,飘飘荡荡落到了边沟的深草丛中,就像一片干枯的草叶子。

等她慢慢回过神来,回头一看,被惊得目瞪口呆。

此时的尤一手完全成了一个疯子,他快速扒光了自己,双眼赤红,嘴流馋涎,双手抱紧了一棵高粱秸子,收腰送胯,节奏均匀,力度奇大地冲击着,一下……一下……

直到高粱秸子被拦腰折断,他才嗷嗷惨叫了几声,身子一软,死猪一样扑倒在了地上。

狗曰的,不会死了吧?

柳叶梅慌忙从草丛中爬起来,跌跌撞撞跑过去,试探着问:“尤一手,尤一手你不会是在装死熊吧?你起来呀,能耐呢?”

尤一手慢慢缓过气来,呼哧呼哧地大口喘着粗气,像是稍不留意就憋死了一样。

柳叶梅一看这架势,心头一紧,真就为他担心起来,这个老东西,刚才一阵疯疯癫癫的折腾,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可真就说不清了。

麻痹滴,他到底是着魔了?还是中邪了?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尤一手才哼唧了一声,却仍然紧闭着眼睛,轻声哼哼道:“柳叶梅,你这个女人,真要了我……我这条老命了。”

柳叶梅这才踏实下来,摸着忽闪忽闪的胸膛,说:“你能耐呢?整天咋咋呼呼的,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呢,原来也是个纸老虎呀!”

尤一手抬起手,轻轻摆动着说:“行了……行了……我算是服了你了……服了……”

看来他是产生幻觉了,真就把那棵高粱秸子当成了自己的身子,柳叶梅想到这些,干脆就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这回成我手下败将了吧?实话告诉你,我还没过瘾呢,就你这号的,再来三个五个都不在话下。”

“得了……得了……你就别啦大话了,这一次我是有特殊情况,要不然不让你告饶才……才怪呢。”说完垂下手臂,摊开四肢,有气无力地说:“实在不行了,我眯一会……眯一会儿……”

柳叶梅摇摇头,说:“你听好了,打这以后不要再动不动就打女人的主意,没准真的就能淹死你!”

尤一手不再接话,安然睡了过去。

柳叶梅先把自己的衣服穿戴齐整了,坐在一边四下里瞅着,可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了,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落到尤一手最丑陋的那个地方,想不看都不行。

可看来看去,心里有一根弦就被扯动了,就有鲜活水气在灵动,她甚至几次都想亲手去帮他……

可她还是一次次抑制了自己的邪欲之念,拿起尤一手脱在地上的衣服,搭在了上面,把一份脏兮兮的神秘遮掩了起来。

柳叶梅强迫自己安静下来,抬头看看蓝蓝的天,再低头望望绿油油的高粱,不知不觉中竟也迷瞪了起来,恍恍惚惚中进入了梦乡,睡着了。

突然,她觉得有人在她胸前摸了一把,吓得嗷地叫了一声,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这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尤一手。

此时的尤一手看上去已经恢复了体力,并且已经穿好了衣服,微微前倾着身子打量着柳叶梅。

“看啥看?又不是不认识。”柳叶梅嗔怒地瞪他一眼。

尤一手咧嘴一笑,说:“今天我还真不认识你了。”

“咋就不认识了,胡说八道!”

“柳叶梅,你今天咋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呢?简直就不是你了,是不是得啥毛病了?”

柳叶梅拽住了尤一手伸过来的手,身子往上一蹿站了起来,拍打着屁股上的尘土,说道:“你以为就只允许你们男人发飙,女人就不能疯狂了?实话告诉你吧,女人就该学着威武起来,把自己解放出来,不能老让男人铺在身子底下,任意摆布了!”

尤一手不屑地摇摇头,调笑道:“瞧瞧,能耐你了,想翻天咋的?”

“翻天了不翻天还要说嘛,事实不实摆在这儿了嘛。”

“走吧……走吧……时间不早了,还急着去镇上呢,可不能耽误了。”尤一手说着,转身朝外走去。

“谁让你没数的,都一大把年纪了,天天就只得弄那个,没脸没皮的!”柳叶梅数落着,紧随其后。

即将走出高粱地的时候,听见尤一手在前头嘘了一声,转过脸来,小声对着柳叶梅来说:“你别动,我先出去看看有人没人。”

说完,弯腰扎出了高粱地。

尤一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环视一圈,见四下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用,就冲着高粱地喊了声:“出来吧,安全着呢。”

柳叶梅这才闪身钻了出来,拢了拢凌乱的头发,仍在抱怨:“真没数,都这时候了,饭都没吃。”

尤一手完全换了一张面孔,严肃地说:“打住……打住……柳叶梅啊,你不要再提那事了。”

柳叶梅冷笑一声,说:“怪不得人家都说男人不是东西呢,提起裤子就不认人,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假!”

“不识好歹是不?马个巴子,老子还不是为了你啊!”尤一手竟然满脸怒气地吼了一嗓子。

柳叶梅知道尤一手心里想的是啥,他并不是担心被人听去了隐私话,而是在为自己在高粱地里的“惨败”感到丢份,感到失落,甚至还有些不安……

想到这些,柳叶梅软了下来,顺应道:“好……好,不提那事了。”

“那种私底下办的事,就只能私底下说,注意影响嘛,特别是你,以后可不是一般的庄户娘们了,言行一定不可太随意。”

“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这话说得也太早了吧。”

“啥呀,今天下午就定了,我敢打包票!”

“我可没信心了,都多长时间了呀,今天说定了,明天批了的,一直现在也还是个零,你不会是在逗我开心吧?”

尤一手转过脸来,气呼呼地说:“你咋就能说出这样没良心的话来呢?为了你这事,我跑了多少腿,拜了多少门子,又说了多少好话,你倒怀疑起来了,伤不伤人心呢!”

柳叶梅一看尤一手把自己的玩笑话当真了,赶忙解释道:“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嘛,你倒是当真了。好了好了,我说错了还不行嘛。”

尤一手脸色和缓下来,说:“我只要对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你爱咋想咋想。”不等柳叶梅说啥,他突然问道,“对了,我前天听说你爹娘住的那地方闹鬼了,咋回事呢?”

“就是第一夜的时候,外面闹出些吓人的动静来,以后再没听说过,像是以已经安静了。”

“这是咋了这是,你们家咋就老有这些鬼鬼怪怪的事情发生呢?”

“谁知道呢,想想倒是怪瘆人的。”

“柳叶梅,你没觉得有些事情都是人为的?是有人故意在装神弄鬼吓唬你们?”

“我也这样想过,可又没有抓到依据。”

“你就没看出点破绽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