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黄仙姑的蛊惑/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知道呀,反正觉得阴气很重,凭我的造化,也没看透。于是就一直在站在那儿等,直到鸡叫三遍了,还是不见有啥动静,我就回家了。”

“你的意思是奶奶的阴魂被刮丢了?”

“可不是,不知道刮到哪儿去了,一点踪影都没有了。”

“这么说,那股妖风一定是奶奶的死对头了?”

“这也难说,要么是死对头,要么是最亲的。死鬼还不跟活人一个样嘛,只有最亲的跟最恨的人才去接近,最亲的人接近是因为爱惜,而最恨的人接近是为了报仇,你说对不对呀柳叶梅?”

柳叶梅默默点了点头。

“我到家后,一直也没睡好,翻来覆去想着你奶奶的事情。我觉得吧,你奶奶肯定是信任我,有难事有求于我,所以才化成一朵云彩来找我了,结果呢,又半道四散而去了。”

“她有求于你?能有啥事呢?”

“我也没弄明白呀,看来还是你奶奶造化浅了,要不然她就托梦给我了。我觉得吧,很有可能她是屈死的,想着回来澄清有些事情;也有可能,她是出来之后,回不去了。”

“奶奶会是屈死的?我咋没听说过。再说了,她既然能出来,咋就回不去了呢?这也说不过去啊!”

“她是怎么死的,我还真的不知道,等以后打听打听,如果真的是屈死的,就给她做做法事,祷告祷告,也就安宁了,对你们这些后人也有好处。至于说,她出来后回不去了,也是很有可能的,也许是她无意间出来后,原来的窝让别的厉鬼给占了,她就没办法了。”

柳叶梅气忿地说道:“连阴间也有那么霸气的主吗?随便就占去了人家的房子?我还以为只有人间才有那种事呢,想不到不讲道理的恶霸无处不在啊!”

“可不是咋地,都一样……都一样啊!”

“那就没有管事的了?没个讲道理的地方了?”

“有肯定是有,只是有很多事情是不好讲道理的,弄不好道理就真的倒过来了,真的成了假的,假的反倒成了真的,怕是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明。就算是利利索索说清了,也不见得有人听,不见得有人信,都一样,都一样啊!”

听黄仙姑如此这般一说,柳叶梅倒真是为奶奶的阴魂担忧起来,沉着脸问道:“老姑啊,凭你的经验,奶奶的魂魄会去了哪儿呢?万一真的回不去了,那该咋办呢?”

“可不是,回不去就成孤魂野鬼了。还有更不好的呢,万一被厉鬼抓去了,还不一定是个啥下场呢。”

“你是说阴间也有罪犯狂徒?也有贪婪恶毒的坏蛋?”

“有,当然有,这阳间有啥,阴间就有啥,都是一个样子的。”

“那该咋办呢?”

“我这不是正在办嘛,用阴术招唤、查找,基本都有了眉目了,你却给冲撞了,白白浪费了我半天工夫。”

柳叶梅不解地问道:“老姑你说得没道理吧?我来就冲撞了,蔡疙瘩叔呆在这儿就冲撞不了了?”

“可不是咋地,人家蔡疙瘩是老太太的亲骨肉,那可是一脉相承,骨肉相连的。你知道我为啥跑到你叔这儿帮你奶奶收拢散魂了吗?”

柳叶梅摇着头说不知道。

黄仙姑望一眼呆在外头树荫下的蔡疙瘩,说:“要接收她回来,必须要有能跟她契合,能够产生感应,能够血脉相连的人才行,换了其他人是绝对不行的,那样她就会排斥,就会越唤越远,越叫越逃,最后说不定就跳出三界之外,真的成游魂野鬼了。”

“老姑,你赶紧忙活吧,可别耽误了,我就不在这儿碍手碍脚了。”柳叶梅觉得浑身冰凉,紧巴巴的,都快要虚脱过去了。话没说完,身子已经转了过去,拔腿逃离。

可刚刚迈了没几步,又突然想起了啥,站定扭过脸来,对着黄仙姑说:“老姑,有件事儿忘记告诉你了。”

“啥事?”

“奶奶的那个坟子不是破了一个洞嘛,我上午的时候已经找人给补上了。”

“你说啥?”

“我已经把坟上那个洞口给堵上了。”

黄仙姑猛劲一拍大腿,高声叫嚷道:“柳叶梅你傻呀,咋就帮倒忙来了呢?”

柳叶梅转过身子,傻愣愣地问一声:“咋就成了帮倒忙了?”

“完了……完了……彻底完了……这下没招了……没招了……”黄仙姑心灰意冷地念叨着。

“老姑,到底是咋回事呀?”

黄仙姑脸色阴冷,气愤地猛劲一跺脚,大声吼叫道:“这一回倒是没谱了,你奶奶她……她再也回不去了!”

柳叶梅直眉瞪眼地问黄仙姑:“老姑,你是说奶奶那个坟子不能再用了?”

“可不是咋地。柳叶梅我问你,那个破洞你是咋堵的?”

柳叶梅翻身回去,站在门外,把修补奶奶坟子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黄仙姑听完,长叹一口气,默念道:“这都是神明指点啊,天该如此,谁也阻碍不了的。”

“咋了老姑?”

黄仙姑神情淡然地说:“看上去是人为,实际上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也怪不得你,这是天意,天意呢!”

“奶奶咋就回不去了?大不了再重新扒开就是了。”

“没你说的那么简单,你奶奶的阴魂已经有了归宿,这时候已经有了新家,扒开她的回不来了。”

“那她去哪儿了?”

黄仙姑呆着脸,掐指一算,神神秘秘地说:“去了她该去的地方,此乃天机,我这小仙可不敢随便泄露。”

柳叶梅脊背上一阵麻凉,眼神惶然地望着黄仙姑,哀求道:“老姑,谁不知道你神通广大的,你就施展一下法力,把我奶奶请回来吧。”

“请回来?有你说得那么简单嘛。”

“多给些纸钱,好酒好饭去请她,她能不回来吗?”

黄仙姑摇摇头,说:“其实这也不是你奶奶能耐自己主宰的,天意难违啊,既然这样了,就让她随遇而安吧!”

望着黄仙姑一脸莫测的神情,柳叶梅又开始头昏脑胀起来,呆呆傻傻地没了话说。

黄仙姑自言自语地说:“这会子我可明白了,明白你奶奶她为啥去我那儿了,她那是去跟我道别呢。”

柳叶梅望着黄仙姑一脸的哀伤,问:“她为啥就单独去找你道别呢?”

“一来吧,我们老姊妹两个,打年轻的时候就一直很要好,形影不离的,从没红过脸;二来吧,她的阴魂你们这些常人是看不到的,就算是她亲近你们,你们也感觉不到,根本就没法融通,所以说,整个村子她也只能来找我,跟我倒个别,让我大概知道一点点实情。”

“啥实情?”

“就是她走的实情啊。当时我还没有领会,你这么一说我彻底明白了,也知道把她吹走的那阵风是咋回事了。”

“那……那阵风是啥风?她咋会把我奶奶刮跑了呢?”

“不是刮跑了,他是专程来接你奶奶的。”

柳叶梅紧拧着眉心,问道:“那他是谁?为啥要接走我奶奶。”

黄仙姑摇摇头,说:“你就别问了,我不会透露半句,泄露了天机,那可是要受惩戒的。”

“可……可……”

“好了,柳叶梅,你也别管那么多了,既然是天意,那就顺其自然吧。只有顺其自然,一切才安好,才太平。”

柳叶梅再看黄仙姑时,她脸上蒙着一层神秘的光亮,那光很柔和,但却阴冷如剑光。

“好了,柳叶梅你回去吧,该干啥干啥,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各有各的归宿,这是迟早的事情,好了……好了……走吧……走吧……”黄仙姑神秘莫测地念叨着。

柳叶梅身上很懒,很沉,沉得像一块铁疙瘩,想挪都挪不动,杵在门前,连喘息都微弱起来。

黄仙姑转身往里屋走去,边走边默念着:“去吧……去吧……人生自有祸福……祸福自有天定……忙碌一世无轻重……不如忽来一阵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叶梅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推搡着,身不由己地走出了蔡疙瘩的家门。身体恍若浮云,脚步轻如踩风,懵懵懂懂回到了家中,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柳叶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了。

她睁开眼睛,见杨絮儿正坐在她的身边,一脸惊喜地望着自己,就问:“你咋在这儿?”

“你都昏迷了十几个小时了,我能不守在这儿嘛。”

“十几个小时了?有那么长时间吗?”

“可不是,昨天下午,你儿子小宝放学回家后,见你人事不省的,喊你、晃你都不管用,就急得抹着眼泪去了我家。我赶过来一看,看你就像睡着了一样,也没啥大碍,就坐在这边瞅着你。可你一直不醒,我就有些怕了,担心你有啥意外,就找来了赤脚医生胡大海,让他给你瞧了瞧,他又是听心脏,又是摸脉搏的,最后说一切正常,啥毛病也没有,这才踏实下来。”

柳叶梅起身坐了起来,慵懒地倚在床头叠起来的被子上,歉意地说:“让你受累了,你就那样坐了一夜?”

“没有,困了的时候也打了一会儿盹。”

“对了,小宝呢?”

“他上学去了呀。”

“昨夜里他去二奶家了?”

“这还用问,你以为你儿子还把这儿当家呀?早就习惯在他二奶那儿了,哪还指望你这个当妈的呀!”杨絮儿尖酸地挖苦道。

柳叶梅苦笑着摇摇头,说:“这不是一个人里里外外的忙嘛,顾不上,好在他二奶又不是外人。”

“你就别为自己找借口了,谁也代替不了你这个妈。”杨絮儿说着,站了起来,问,“你想吃点啥?”

柳叶梅这才记起,自己都三顿饭没有正经吃了,可家里又没啥好吃的东西,想来想去也就篮子里那十几个鸡蛋了,便对着杨絮儿说:“你还是给我煮几个荷包蛋吃吧。”

杨絮儿应一声,问道:“家里还有红糖吗?”

“又不是坐月子,吃啥红糖呀?”

杨絮儿沉下脸,嗔责道:“你就没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张脸,黄表纸似的,吓死个人了,虚得很。也不知道你是咋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也没觉出咋的来呀。”

“没觉出来才怪呢,都没人形了。柳叶梅,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跟野男人人钻高粱地了?”

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心虚起来,忙问:“你咋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