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杨絮儿要复仇/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看……看看……被我猜中了吧!”杨絮儿撇嘴说道。

“你尽在那儿胡说八道,谁跟男人钻高粱地了?”柳叶梅说到这儿,已经心虚的不行了,随改口说,“倒也是,我跟蔡富贵钻过,不过那是去高粱地里除草了。”

“你说那是几时的事了?”

柳叶梅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说:“前几天吧,具体也忘了。”

杨絮儿眼一瞪,说:“我说眼前的事儿。”

“没……没有啊。”

“还不认识是不是?那好,我问你,头顶上咋那么多高粱花子?”

柳叶梅慌乱地划拉着自己乱蓬蓬的头发,果然见有细小的高粱花子撒落下来,忙掩饰道:“啥呀,我昨天头晌去看麦子,图省事抄小道,就钻高粱地了,还不落头里高粱花子啊,这有啥大惊小怪的。”

“你就拿假话哄人吧,肯定是跟男人钻进高粱地胡搞了,没节没制的,不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才怪呢。”

柳叶梅心里被戳得一荡一荡,嘴上却死活不承认,说:“谁那么傻呀,找那种地方打野,里面没铺没盖的,咋弄啊?”

“可不,有人就是好那一口儿,图个新鲜呗。”杨絮儿撅着嘴,似有所指地说道。

柳叶梅装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来,叱责道:“你快去做你的饭吧,我都快饿死了,赶紧了……赶紧了,别在那儿胡说八道了。”

“用不着胡说八道,我还不知道你。”杨絮儿扭头走了出去。

柳叶梅心里默念道:这杨絮儿,真不愧是自己的好姊妹,啥事都骗不了她,连心里想的怕也瞒不过她,猴精猴精的!

不大一会儿工夫,杨絮儿便把满满一碗荷包蛋端了过来,放到了窗台上,对着柳叶梅说:“你先别急着吃,放在那儿冷一冷,我出去一趟就回来。”

“你干啥去?”

“去小卖部买点红糖来,你等着。”话没说完,就踮着脚小跑着出了屋。

柳叶梅喊道:“别去了,用不着……用不着的!”

“别管了,等着,立马就回来。”杨絮儿喊着,噔噔地跑出了院子。

杨絮儿果然是腿脚利索,没用几分钟时间,便拎着一包红糖赶了回来。

进屋后,呼哧呼哧直喘粗气,伸手就去撕红糖包装袋的口儿,手竟然哆哆嗦嗦抖得厉害。

柳叶梅望着她,见半天都没把袋口撕开,就说道:“你还用着憋着劲地跑了,看你把自己累成那个熊样子吧,手都抖成鸡爪子了,拿来,给我。”

杨絮儿把红糖袋子递过来,嘟着嘴不说话,脸色也阴沉起来了。

“杨絮儿,咋了这是?跟谁斗气了?”

杨絮儿瓷白的牙齿紧紧咬了咬嘴唇,说:“你别管,先吃饭。”

“真受委屈了?”

杨絮儿摇摇头,说:“快吃吧……快吃吧……没事……没事……”

柳叶梅不高兴了,冷下脸来说:“你啥事能瞒得了我呀,不都写在你的脸上嘛,告诉我,到底发生啥事了?”

“没事,真的没事。”杨絮儿抬起头,强壮欢颜敷衍道。

柳叶梅正眼一看,便愈加断定她是遇到啥不开心的事儿了,就说:“你不说是吧?那好,你做的饭我也不吃了。”

“你看看你,咋就像个孩子呢,耍啥赖呀?没啥事,真的没啥大不了的事。”

“小事也得告诉我,不然我就不吃!”

“那好,你先吃饭,吃完我再告诉你。”

柳叶梅反倒轴上了,把包里的红糖一扔,说:“你不说是吧?这饭我还就是饿死也不吃了!”

“我说了不是怕你恶心呀,你还吃得下吗?”杨絮儿脸红脖子粗地喊道。

“到底是啥事呀?就让我恶心了,不怕,就是看着一泡屎我也照样吃得下!”柳叶梅的脸也涨红了。

“那好,我说,我可真说了啊。”杨絮儿瞪着柳叶梅说道。

“杨絮儿你真是的,啥时候学得婆婆妈妈的,真要命!”柳叶梅埋怨道。

“你知道我去小卖部遇到谁了?”

“谁?”

“刘老三,刘老三那个肮脏的狗杂碎!”

“遇见刘老三值得你那样嘛,又气又急,神秘兮兮的。我还以为你遇见我奶奶那个死鬼了呢。”

“那个狗杂碎,我都恨死他了。”

“又不是他把你家男人抱到女人身上去的,就算是,也不是人家拿着你男人的家什硬塞进去的,你何必呢?”

杨絮儿横眉竖眼地说:“你倒替他讲情理了,要不是他招惹了坏女人,我家那个死东西他能学坏吗?如果不是他领着去那种烟花柳巷,丁有余能干出那种丑事来吗?更可恨的是,他不但把好人教坏了,还把那种见不得人的病带回了家,传染给我。这还不算,又反过来还赚我们家的钱,你说这样的人可恶不可恶?”

柳叶梅也不跟她计较,只是淡然说道:“说到底,还是丁有余自己意志不坚强,他就是不上当,刘老三还能把他抱井里啊?”

“柳叶梅你个浪逼,你咋就帮着那种死熊玩意儿说好话呢?你是不是跟刘老三有一腿?你说!是不是?”杨絮儿气得直跺脚。

柳叶梅轻轻摇摇头,摸起红糖袋子,撕开一条小口子,往碗里倒了一点,摸起筷子搅合着,这才问道:“他看到你了?”

杨絮儿咕嘟着嘴说:“看到了。”

“他说啥了?”

“没说,只是朝着我咧嘴笑了笑,一看就知道那笑不怀好意。”

“那你是啥反应?”

“啥反应,我真想上去狠狠抽他一耳光!”

“你抽了?”

“想抽,没敢,只是翻着白眼瞅了他一阵子。”

“没抽就对了,还算你聪明,你要是真抽了,那你这丑可就丢大了。”

“我咋就丢丑了?”

“一旦打起来,那可好了,一阵风,全桃花村就没有不知道你家男人在外面嫖唱的了,还得了那种脏病,又回来传染给了你,那你们两口子可就成村里的名人了。”

“是啊,当时头脑一热,还真差点就把巴掌举起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觉得有人突然拽了我一把,偷偷对着我说不能打……不能闹……这才忍住了,不过……不过……我还真咽不下去这口气,想了一路子,麻痹滴,杀了他的心都有!”

柳叶梅不再说话,呆着脸,吸吸啦啦吃了起来。吃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杨絮儿也没吃早饭,就抬起头来,对着满脸怒气的杨絮儿说:“你就煮了这些饭?”

杨絮儿一愣,问:“咋了,不够?”

“不是我不够,是你也没吃饭呀,再说了,万一蔡富贵一会儿回来呢!”

“回来也不给他吃!臭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柳叶梅知道杨絮儿心里憋着劲儿,也不跟他计较,笑着说:“我们家蔡富贵可不是那样的人。”

“得了吧,全世界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柳叶梅一听这话,不对劲,忙问:“你是说蔡富贵他也跟人家胡来了?”

杨絮儿一看她当真了,就扯了扯嘴,说:“我这不是给你提个醒嘛。”

“滚吧你,还以为你听到啥风声了呢,他这一阵子跟着村长跑东跑西的,哪有那闲工夫。”柳叶梅调整了一下姿势,说,“你赶紧吃饭吧。”

杨絮儿摇摇头说:“我不饿,吃不下。”

“不饿也得吃,赶紧去重新做一份。”

“不吃了,等午饭一块吧。”

“不行,必须吃!”

“憋着一肚子气,咋吃啊!”

“你把气放了,吃饱肚子,然后才有精神报仇。”

“你说去找刘老三报仇?”

“是呀。”

“咋报仇法?”

“只要你照我的话去做,保证不但能让你把仇给报了,还能把被他骗去的钱给要回来,再把他吃了的吐出来。”

“赶紧吃你的吧,尽在那儿吹牛皮,越说越玄乎,你以为俺是三岁的小孩子呀!”

柳叶梅瞪着杨絮儿,神情严肃地说:“杨絮儿,你个怂货,我柳叶梅要是有半句戏言,出门让我撞死在南墙上!”

“浪啊你,谁让你赌恶咒了,难听死了。”

“那你赶紧吃饭吧,别在那儿垂头丧气的了,我看着心里就犯堵!”柳叶梅训斥道。

“那好……那好……我吃……我吃……”杨絮儿说着,转身去了外间,叮叮当当为自己做起饭来。

两个人各怀心事吃完了饭,趁着杨絮儿拾掇碗筷的当儿,柳叶梅到院子里洗漱了一番,再找一身干净的衣服穿在身上,看上去又恢复了精神劲儿。

杨絮儿凑过来,试探着问道:“柳叶梅,你真的……真的有报仇的好办法?”

“有,我早就想好了。”

“啥好办法,你说给我听听。”

“不过要想报仇,你必须先学会忍耐,然后再学会演戏。”

“演戏?咋个演法?”

“你告诉我,你能先把心里的火气压下去吗?再见到刘老三时,装得跟没事人一样。”

杨絮儿咬牙切齿地说:“我都恨死他了,你还让我装得跟没事人一样?可能吗?”

“只能忍,忍一时之气,报一世之仇,你懂不懂这话的意思?其实,自打知道刘老三做下那些不仁不义的恶心事后,我就开始琢磨了,琢磨来琢磨去,也就这一个办法最实用了,既用不着惊天动地,闹得天下人都知道,并且还能痛痛快快解了你的气,补偿了你们家的损失,你想不想豁出去,试一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