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戏开演/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就别卖关子了,有啥好法子直接告诉我就是了。”

“那好,你过来。”柳叶梅朝着站在锅灶前的杨絮儿招了招手。

“瞧你神神道道的,有话直说就是了。”杨絮儿嘟嘟囔囔地凑了过来。

柳叶梅把嘴巴贴近了杨絮儿的耳朵,压低声音,嘀嘀咕咕说了起来。

……

杨絮儿听完后,呆着脸思量了一阵子,然后说:“你觉得能行吗?刘老三那人天生就狡诈,搞不好再吃他一次亏,那才叫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呢。”

“笨啊你,关键是你要把自己的角色演好,别让他看出啥破绽来,然后等他乖乖地上钩,就由着咱们了,懂了吗?”

杨絮儿噤声不语,满脸不自信,囔囔着:“我这人天生就不会演戏,万一弄砸了,可就没法收场了。”

“瞧瞧你那个死熊样,你平日里那些本事呢?”柳叶梅气得脸色绛红,看样子真恨不得踹杨絮儿两脚。

“不是啊,这事……这事……”杨絮儿挠着头,犹豫不决着。

“是他做下了昧良心的事儿,就算是明打明闹他也没底气,你还有啥好心虚的?搞得就跟自己理亏似的。”柳叶梅开导说。

“理倒是那个理儿,可就是心里不踏实。”

“不是还有我嘛,你放心,我一定会见机行事,不会让你吃半点亏的。”柳叶梅拍着胸脯说。

“你说这会儿就去?”

“去!赶紧了。”

“那万一他老婆在家呢?”

“在家的话,你就找个借口呗。”

“啥借口合适呢?”

柳叶梅稍加思索,说:“他们家有做酥饼的模具,你就说借那个用一用。”

“那好吧,我这就去。”杨絮儿说着,闷头出了门。

柳叶梅叮嘱道:“你用不着慌乱,只要胆大心细,保准能拿下他!”

杨絮儿恹恹地应一声,朝着院子外头走去。

一路忐忑,杨絮儿到了刘老三家。

见院门紧闭,她走上前,轻轻推了一把,门竟然呼啦一声开了。

杨絮儿吓了一跳,往后退一步,怯怯地朝里面打量着。

这一看,就看到了刘老三,他手端着茶杯走了出来。

看到杨絮儿立在自家门口,先是一愣,接着就皮笑肉不笑地招呼道:“杨絮儿呀,你来了,快进屋……快进屋……”

杨絮儿心里一阵阴沉,脏话都已经滑到了嘴边,真想痛痛快快骂他一通。但想到了柳叶梅的嘱咐,想到了此行的目的,只得强装欢颜,冲着刘老三说:“大兄弟,我打你家门前走,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过来跟你聊聊。”

刘老三眼珠子一转,随热情地招呼道:“是嘛,杨絮儿你有啥吩咐尽管说……尽管说……里边请……里边请。”

杨絮儿抬脚跨进了高高的门槛,脚步松软,就像踩在海绵上一般,奔着屋里面走去。

刘老三先一步进屋,略显慌乱地又是让座,又是沏茶,看上去心虚得很。

杨絮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问刘老三:“你们家秋香呢?”

“哦,她去……去镇上了。”

“去干嘛呢?”

“这不,我招呼没打一声就回来了,家里没啥好吃好喝的,让她去镇上置办点。”说话间,刘老三已经坐到了右侧的沙发上。

“是啊,你们在外头打工也不容易,吃不好喝不好的,回家就该好好补补身子。”

“是啊……是啊……”刘老三连声应着,突然抬起头,望着杨絮儿问道:“杨絮儿,问你个事儿,你别介意啊。”

杨絮儿心里一动,说道:“瞧你,有话尽管说,我还有啥好介意的?”

刘老三嘴角挤出一丝笑来,问道:“那会儿在小卖部那边遇见你,咋对我冷言冷语的呢?”

杨絮儿叹一口气,轻轻摇摇头,说:“这不心情不好嘛,笑不出来,也不全是冲着你来的,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刘老三给杨絮儿倒一杯茶水,恭恭敬敬递过去,说道:“还有啥好往心里去的,

我又没得罪你。”

杨絮儿端着烫手的茶杯,心里却一阵阵冰凉,牙根儿也恨得直痒痒,嘴皮子上却不以为然地说:“女人家就是肚量小,屁大的事情挂在脸上,让人家琢磨不透是咋回事了。”

“看你说的,有事放在脸上好啊,才不喜欢那些装模作样的人呢。”刘老三举杯喝着水,目光却暗暗在杨絮儿脸上扫来瞄去的。

杨絮儿竟然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口,脑海里快速旋转着。为了掩饰流露出的一丝慌乱,她也跟着捧起了水杯,吸吸啦啦喝起了茶水。

“杨絮儿嫂子,你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聊吗?有啥要紧的事吗?”其实此时的刘老三心里也在不停地打着鼓,担心杨絮儿已经知道了自己诱导她家男人找“鸡”的事,来找自己算账了。但从表情上并不见有跟自己过不去的迹象,一时揣测不透她的真实来意。

“老三啊,嫂子信任你,觉得你是个诚实的人,所以才奔着你过来,打听打听丁有余在外面的事情。”

杨絮儿先把一个高帽子甩了过来,戴在了刘老三的头上,这让他有些轻飘飘膨胀起来,讪讪地说:“还是嫂子了解我,有话你就说,只要是我刘老三知道的,一定实言相告。”

“那就好。”杨絮儿接着问道,“老三,嫂子问你,丁有余天天跟你在一块儿,你有没有发现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没有啊,自家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庆余哥这人,老实得很,平日里除了干活,就是待在宿舍里,连大街都不去,有好几次工休,大家扯着他出去玩,硬是没把他扯出屋呢。杨絮儿你掂量掂量,这样的人能做坏事情吗?”刘老三不假思索地回应道。

“他从前是老实,老实得有些木讷,可人是会变的,稍不留神就会变坏了的。特别是现在城市里头花花绿绿的场所多得很,骚里骚气的女人遍地都是,再加上你们好几个月不回家一趟,平日里连点女人味都闻不到,身上肯定就憋得慌,难说就不动那个心思,你说是不老三兄弟?”

刘老三听干活平静地说着,再打量一眼她越发平静的表情,心里别释然了许多,觉得她也就是来跟自己聊聊天,说说话的,不会有找自己来理论的,就彻底放松了警惕,指手划脚地夸夸其谈起来:“杨絮儿嫂子,你人可真好,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好人,比一般的庄户娘们儿胸怀宽广。你说的一点都不假,我们在外面吧,苦点累点都不怕,你知道最怕啥,最怕夜里头趴在床上想女人,想着想着就着了火,想睡又睡不着,只能翻来覆去‘烙大饼’,心急火燎的那个滋味儿才叫一个难受呢。”

杨絮儿貌似望着门外,眼角不时瞥一眼刘老三说起床上那事时眉飞色舞的表情,虽然心里有些异样的滋味儿在涌动,但面上却沉静如常,体己地说:“是不容易啊,男人跟女人那是离不开的,就跟鱼儿跟水一个样,一旦离开了,那还不得渴死啊!”

刘老三涎着脸说:“杨絮儿嫂子,我可真是服了你了,天底下竟然还有你这么通情达理的女人,真是少见……少见,打着灯笼都难寻啊,能讨到你这样的老婆,那可是一辈子的福分呢!”

“老三,你可别糟践嫂子了,嫂子可没你说得那么好。”接着话锋一转,问道,“老三,你们在外头躁得慌了,真的就没想着出去打点野食,偷点腥味儿啥的?”

“嫂子……嫂子……杨絮儿嫂,你想听实话是不?”刘老三试探道。

这时候的杨絮儿已经完全完全进入了状态,平静地说:“嫂子来就是想跟你说说知心话的,又没别人在场,有啥就说啥呗。再说了,咱们都是过来人了,男女间那点破事谁还不知道啊,有啥好掖掖藏藏的,你说是不?老三大兄弟.”说完,朝着刘老三抛去了一个别有用意的眼神。

刘老三心里暗潮涌动,眼神也跟着熠熠闪亮起来,不由得往杨絮儿身旁靠了靠,故意装出一副羞涩的表情说:“那好吧,当着真人不说假话,刚出去的时候吧,都还忍得住,吃饱喝足,躺到床上后就安安静静睡过去了。可过一段时间后,里面的货就存满了,一个个就开始憋不住了。”

“憋不住咋办?”杨絮儿急不可待地问道。

“还能咋办,刚开始吧,一般都是自己来解决。”

“你是说……自己……”

“是啊,自己躲在被窝里,偷偷用手那个啥呗。一到深夜,很多人的被窝里都在动,就像有个兔子躲在里面一样,搞得满屋子都是那种男人说不出的味道来,闻起来怪恶心的。”刘老三表情猥琐地说着,还不失时机地把手放到了胯前,比划着。

杨絮儿没有表现出一丝反感,反倒感叹道:“你们可真不容易啊!”

“可不是咋的。”

“那后来呢?”

“后来仅仅自己耍不过瘾了,觉得乏味了,就有人偷偷摸摸到外面去,花几个小钱,过一回瘾。”

“你是说,去找‘鸡’?”

刘老三淫笑着说:“嫂子……嫂子……别看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知道的可真多,真专业,嘻……嘻嘻……”

“满天下的人谁还不知道那事儿啊,有啥稀罕的。”

“是啊,嫂子,你可不知道,那些做那个的女人多了去了,一个个搽脂抹粉的、花枝招展的,漂亮着呢,又年轻,细皮嫩肉的,用手一掐水滋滋的,可讨人喜欢了。”刘老三手舞足蹈地说着,眼睛直放亮光。

“老三,跟那种女人耍有意思吗?”

“嫂子,你才不知道呢,她们可会伺候男人了,那个浪劲啊,那个调口啊,细嫩的身子那么一滚,男人立马就晕了,神仙一样,就忽忽悠悠飘起来了。”刘老三说着,咕咚咽了一大口口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