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有点儿失控/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就是这号的,动起来的时候能产生磨蹭力,感觉着挺爽。”刘老三说着,把手中的东西朝着杨絮儿亮了亮。

“咦,那玩意儿就像蛤蟆皮似的,磨蹭来磨蹭去的,难受死了!”

“你可真傻,简直就是个老古董,就因为有了那些疙瘩,所以才叫一个舒坦,杨絮儿,这事儿你真的不懂?”刘老三说着,坐回到了杨絮儿身边,动手撕开了一个套子。

杨絮儿脸绯红起来,怯怯地问道:“不中……不中……在你家做咋行呢?万一你老婆回来碰到呢?”

“没事,她刚走不久,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刘老三说着,小心翼翼地捋着套子。

杨絮儿脸色通红,显得很慌乱。

“杨絮儿姐,别愣着了,赶紧试一下吧。”

“这……这……这样不好吧。”

“这有啥不好?你知我知,只要咱俩别说出去,谁能知道?”

“不中,还有天和地呢。”

“瞧你,就跟着旧社会的老太婆似的,这有啥呢?那好吧,我先来。”刘老三说着,把手里的套子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利索地解开了裤带。

杨絮儿慌忙扭过脸去,连连喊着:“别……别……别……”

刘老三褪下裤子,丑陋无比地站在那儿,急喘着说道:“杨絮儿姐……来……来,转过头来,演示给你看。”

“老三,这样不好……不好,不合适的。”杨絮儿故作清纯地直摇头。

“你这人真是没救了,好心好意教你,你却弄出那个寒酸相来,白白枉费了人家一片心意。”

“老三,被人家知道了,会笑话咱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没人会知道的!”刘老三急躁起来,说道,“你要是想学,就配合一下,不想学就拉倒,别让我站在这儿出洋相了。”

“那……那你不会笑话我吧?”

“咋会笑话你呢,我都……都已经把你当成红颜知己了,那可是比着老婆更亲密的关系呀。”

“那好吧,俺听你的。”杨絮儿答应着,缓缓转过身来,眼睛却不敢正视刘老三那一堆黑乎乎的丑陋。

“你看着这儿,我先做给你看。”刘老三说着,往前迈了一步。

杨絮儿满脸无奈,抬起头来,羞答答地看了过去,这才知道,这个整天贼心荡漾,四处沾花惹草的刘老三其实短且丑,就像个冻了半死的豆虫子。

见杨絮儿的目光有些异样,有些痴呆,还带着点儿鄙视,刘老三就说:“杨絮儿姐,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别人不大一样?”

杨絮儿紧绷着嘴唇,点点头,又摇摇头。

刘老三就知道她这女人还算善良,他是怕伤了男人的自尊,就说:“絮儿姐,你见识就是少,其实这些事情没那么神秘。”

“是吗?”

“是啊,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嘛,跟大街上走的猪啊狗啊的还是啥两样,你说是不是?”

杨絮儿点点头,说是。

“这以后啊,你也该学着点,用城里人说的,开放……开放……再开放,那样的话,生活才会有滋有味儿。”

刘老三说完,还弄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看上去真拿自己当人物了。

杨絮儿表面却不以为然,说:“啥话到了你嘴里,都能说出花来,不就是那么回事吗,有啥这样那样的区别?”

“可不是,这才仅仅是外表的区别,内功也是有区别的,就是用起来也不一样。”

杨絮儿听着听着,心思就浮躁起来了,目光直勾勾、火辣辣,心里面竟然失控了,跟着风生水起动了起来,她咽一口唾沫,细声细气地说一声:“这事儿竟然……竟然还有那么多的道道啊!”

“可不是,这可都是学问啊,都怪你平时不注意学习,知道得太少,自然而然就少了很多情趣,你可知道,男人跟女人的身子那可是天造的神器,也是一个人一辈子幸福的源泉,你知道不?”

咦,看不出,这个其貌不扬的刘老三还真有学问来!

杨絮儿由衷的佩服起来,她微微点头应着,眼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刘老三的“母”上,好奇地观察着,看着看着,便心旌摇曳,神思恍惚起来。

“杨絮儿姐,我这么说,也太冷腾了,其实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等有了时间,咱再坐下了慢慢再交流,你说好不好?”

“好……好……”杨絮儿傻乎乎地答应着。

“那咱就开始实践,让你亲身感受一下,这外在的差异,会直接导致内在的运转与感受,让你知道人与人之间是有所不同的,所以喜新厌旧也不一定就是坏事情,那属于本能所求,这下你理解了吧?杨絮儿姐。”刘老三指手画脚,云山雾罩地说着。

杨絮儿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听过这些“高深”的道理,并且还是面对着一个溜光的男人,早已心旌摇摇,惑乱不堪了。

“杨絮儿姐,咱可以开始了吗?”

杨絮儿点点头,问:“你说用这套子演示一下吗?”

“那玩意儿倒是也可以不用,直接感受也行。”

杨絮儿轻轻哦一声,朝着门外挑挑下巴,努努嘴,那意思自然很明确——门还大开着呢。

刘老三会意,顿时心花怒放,这不就等于是杨絮儿已经默许了自己的行动嘛,赶紧弯腰提起裤子,猴急着跑出去,想把大门关了。

杨絮儿突然清醒过来,她冲着刚刚合上门的刘老三大声喊:“老三,刘老三,你先别关门!”

刘老三手扶着门,回过头来,怔怔地望着杨絮儿,问道:“咋了?”

杨絮儿装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来,说:“还是开着门吧,开着有开着的好处,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再说了,万一外面有人进来,一眼就能看到了,也好有个归拢的时间,你说是不是?”

刘老三想了想,说:“倒也是,那好……那好,就听你的。”说完,重新把门大敞开来。

“杨絮儿姐,你咋还坐着不动呀?”

“我……我不就是坐着看吗?”

“只是看咋行呢?要亲身体会。”

“咋体会法?”

“让你感受一下特别的感觉,包你满意了,要多爽有多爽,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来吧……来吧,赶紧了……赶紧了……别再耽搁时间了。”刘老三催促道。

“我还是先看看吧。”

刘老三虎起脸来,佯装生气地说:“杨絮儿,原来你是在戏弄我呀!我都真心实意把你当成情人知己了,啥也对你说了,啥也都愿意跟你做了,就连不见天日的地方都给你看了,你咋就这样呢?你存得到底是啥心呢?”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啊……老三你可别想歪了……”

“行了……行了……我算是知道你了,认识你了,你走吧,以后再也不想跟你来往了!”刘老三的态度急转急下,竟然冷下脸来,下起了逐客令。

杨絮儿一听,心里边着急了,戏才刚刚开场呢,咋好半途而废收场了呢?这时候怕是柳叶梅已经猫在了刘老三的大门外,只等着接到自己发出的信号后,破门捉奸了……

想到这些,杨絮儿装出很为难的模样来,慢腾腾地站了起来,扭扭捏捏地说:“老三,你说这……这样多不好……多不好啊……万一传出去,还不让人把咱笑话死呀。”

“不是我笑话你,杨絮儿你就是见识少,想那么多干吗呢?我问你,大活人哪有不办这事的?哪一个女人不需要安抚?不需要体贴?要不然这辈子女人可就白做了,你知道不知道,其实那是最基本的需求,就跟吃饭喝水一个样,等畅畅快快地吃饱喝足了,穿好衣服走人了事,神不知鬼不觉的,咋会有人笑话你呢?”刘老三显得语重心长。

“我不是没……偷着没做过嘛,担惊受怕的。”

“哎,对了,杨絮儿,你可不要把事情往歪处想,我这可是为你传授经验,不是自私讨你的便宜,可别事后翻脸不认人啊。”

“那怎么可能呢?你觉得我杨絮儿是那种人吗?都一个村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

“当然,我并不是怀疑你啥,只是把丑话说在前头,免得以后再为这点屌事儿闹得不开心,明明是为了好事,却成了仇人,太不值当了!”

“我知道……知道……那就开始吧。”杨絮儿说着,装出一副自觉自愿的样子来,摸摸索索宽衣解带,磨蹭了好大一阵子,才隐隐显山露水。

刘老三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直愣愣看着杨絮儿慢悠悠动作着,急得饿猴一般,自己先预热起来。

“老三……老三……快开始吧,别愣神了。”杨絮儿见刘老三丢了魂魄一般,痴痴地看着自己,低声提醒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