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改变了战术/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老三哦一声,打一个激灵,伸手从茶几上摸起了套子,拿到嘴上,用力吹一口气,吹成了一个桶装,然后一只手拿着,套了上去……

杨絮儿一看刘老三这娴熟的动作,就知道他一定是行家里手,至少是实践经验丰富,没有风月场上的历练,哪会有这一手本领呢?

“杨絮儿姐,就是这样的操作法,你学会了吗?”刘老三目光火辣,望一眼杨絮儿,问道。

“哦,看清了,可看着简单,但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你要不要亲手试一下?”

“今天就算了吧,拖沓时间长了不好的,万一你老婆回来碰到,那还不要了俺的命呀!”

“可也是,要不咱……咱就进入下一步吧。”

杨絮儿绷着嘴唇,琢磨一番,然后故意装起糊涂来,傻乎乎地问道:“下一步?下一步要咋个弄法呢?”

“就是跟你切磋那种技艺呀,让你感受一下美妙的运动。”

“不就是跟平常的做法一个样吗?”

“是啊,做法相似,但效果相差甚远,不信你试试,那滋味儿可大不相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反正怎么着用那个套子,我都已经学会了,至于下一步那事儿,俺本来就会,用不着你教了。”

“杨絮儿姐,你可不能这样,我这都已经准备好了,可别让我白白指望一回。再说了,你不是也已经想了嘛,还忍着干吗呢?”

“没……没……谁想了呀?别在那儿胡说八道的。”杨絮儿说着,弯腰探头察看了起来。

这一看,她竟然吓了一跳,自己还没出息啊,这是豁出去了咋的?竟然全部都给亮了出来。

刘老三看得血脉喷张,头昏脑胀,兽性轰然爆发了出来,一把搂住了杨絮儿,把她压倒在了沙发上。

杨絮儿霎时被吓蒙了,虽手抓脚蹬,拼力抵抗,但还是敌不过疯狂如癫的刘老三,她就像一只软弱的羔羊一般,被束手就擒了。

刘老三肥大的身体实实压着她,一只手早已伸了下去……

按照柳叶梅事先的计划安排,杨絮儿应该在刘老三欲罢不能,强硬胡来时就大声呼救的,可杨絮儿没有那么做,而是一任事态往前发展。

很明显,她并不是情愿让刘老三这个狗杂种轻易得手,也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是她临阵突发奇想,改变了既定的战略战术,唯一的目的就是报复,报复这个坏了良心的狗东西!

刘老三紧紧搂着她快要化成水的身子,疯了一般,这是杨絮儿有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整个人都被填满了,臌胀得似乎要飘起来一般。

杨絮儿这时候已经不再反抗,她绵软如泥,让刘老三驰骋跃动着,看上去进去自如,畅快不已。

突然间,一反常态,狂乱地扭动着身子,大声哭喊起来:“快来人呢……快来人呢……抓坏人了……抓坏人了……”

“别喊……别喊……”刘老三慌了神,忙用手捂了杨絮儿的嘴巴,而身子骨却不消停,仍在鏖战之中,且愈发狂乱。

被捂住的杨絮儿喊不出声来,一扭头,嘴巴一张,竟然咬住了刘老三的一根手指头,牙齿没轻没重地一用劲,竟然嵌进了肉里,一股腥咸溢满了口腔。

“哎呀呀呀……疼死我啦!你咋真咬啊……啊……啊……”刘老三杀猪一般叫唤着,下身却依然在耸动着。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抡起手中的木棒,呜一声,砸在了刘老三一起一伏的干瘦屁股上。

“妈呀!”刘老三惨叫一声,淬火的蚂蚱一般,从杨絮儿身上弹跳下去,抱头鼠钻到了墙角,边战战兢兢穿着衣服,边惊恐万状地打量着来者,禁不住失声叫道:“柳叶梅?你这臭娘们儿,干吗呀你?”

柳叶梅手持着木棍,怒目圆睁,铿锵作答:“这还要问吗?抓流氓!”

“谁……谁是流氓了?”

“马勒戈壁滴!你说谁是流氓?我棍子打在谁身上,谁就是流氓!”柳叶梅正气凛然地喝道。

“我不是流氓,不是!”刘老三放下抱着脑袋的双手,耍赖道。

“你还不承认,你这个死流氓!你这个强奸犯!”柳叶梅提高嗓门喊一声,呜……又把木棒高高抡了起来。

“我不是流氓……不是……我没有强她……没有,不信你问问她……问问她……”

“你还想嘴硬,还想狡辩是吗?看我不敲烂你的狗头!”

“别……别……别打……别打……”刘老三惊叫着,又把手捂在脑袋上。

“你承认不承认自己耍流氓了?”

刘老三瞄一眼那根胳膊粗的木棍,战战兢兢地说:“这……这咋成耍流氓了呢?”

“你还嘴硬?”

“不是……不是嘴硬啊,是……是……”

“是啥?”

刘老三目光慌乱地望着仍赤溜着下身,大岔着双腿直棒棒躺在了那儿的杨絮儿,嘟嘟囔囔地说:“是……是她同意的,不信你问她。”

不等刘老三的话音落地,杨絮儿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哭声振耳发聩,穿透力极强,怕是连几里地之外都能听到。

“别哭……别哭……杨絮儿你别哭,传到外面就说不清了,别……别……别……”刘老三面朝着杨絮儿,满脸慌怯地连声哀求着。

柳叶梅也转上了杨絮儿,“毫不客气”地喊一声:“别哭了,不嫌丢人啊!”

杨絮儿果然就闭嘴咬断了哭声,满脸挂满了委屈的泪花,不停地哽咽着。

“原来是杨絮儿呀,我还以为是谁呢。”柳叶梅装腔作势地说,接着问她,“杨絮儿,你说说,这是咋回事儿?”

“我……我……”杨絮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又伤心欲绝地流起眼泪来,只是这时候已不再是刚才那种爆发力极强的嚎哭,而是那种浑身抽搐耸动的哽咽,胸脯一起一伏,直憋得脸红脖子粗。

“刘老三,这还要问嘛,你没怎么着她,她能委屈成那个样子吗?”柳叶梅气吼吼地喝问道。

“柳叶梅……柳叶梅……真的不是啊,她是让我教她……教她呢……”

“教她啥了?”

“教她使用那种套子啊!”

“刘老三,放你娘的狗臭屁!那个套子连三岁的小孩都会用,还用得着你教了吗?”

刘老三脸都吓黄了,歪鼻子斜眼的没了正形,发着恨地对杨絮儿说:“杨絮儿你倒是说话呀,你向柳叶梅把事情经过说清楚,至少也得给我做个证明啊。”

“这还要说……说……说嘛……”杨絮儿越哭越凶,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听到了吗?刘老三,就别咬个狗屎头子狡辩了,还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嘛,你看看……看看杨絮儿的身子,你都……都给你家搞成啥样子了?不是耍流氓是啥?”

刘老三畏畏缩缩地嘟囔道:“就算是耍流氓,那也不是……不是强x。”

“不是强x?不是强x杨絮儿喊啥?大老远就能听到她喊了,要不要出去找人来证明?”

“别找……别找……”刘老三抱在头上的双手竟然微微抖动起来。

这时候,柳叶梅无意中竟然看到了他右手的食指上流出了血迹,蚯蚓一般,沿着手臂慢慢往下爬动着,便意识到了啥,喝问道:“刘老三,你手指上的血是咋回事儿?”

刘老三放下右手,拿到眼前一看,嘴角一阵抽搐,却说不出话来。

柳叶梅就问杨絮儿:“杨絮儿,你说,刘老三手指是咋回事儿?”

杨絮儿只管低着头,大把大把抹着眼泪,嘴里叽咕道:“是……是被我咬的。”

“那你为啥咬他?”

“他死死按着……按着我的上半截身子,我动不了,他那个脏玩意儿就开始……开始那样了,我想逃,可根本就逃不了……呜……呜……”杨絮儿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杨絮儿你先别哭,照你这么说,刘老三他是强行的了?”

“嗯,我一点防备都没有,他就……就把我按到了沙发上,脱了……脱了我的衣裤,又死手分开我……然后就……就……”

“就咋了?就咋了?你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呀!”

“他就……他就一手死死压着我,一手来硬的了,呜呜……”

刘老三听不下去了,打断杨絮儿说:“杨絮儿,你咋这样呢?好好的,说变就变呢?明明是你同意的,却又反咬一口呢?”

杨絮儿停下哭声,瞪着一双泪水包盈着的红肿眼睛,争执道:“谁同意了?谁同意了?就你这个熊样子,我图你个啥?”

“你……你……”刘老三气得直捶自己的胸脯。

杨絮儿硬朗起来,气势逼人地说:“明明是你来硬的,却非要颠倒过来,让柳叶梅推断推断这事儿,看看究竟是谁在说假话,要是我主动的,情愿的,能让你大敞着门吗?能下死口咬伤你的手指吗?”

“那门不是你要开着的吗?”

“我又不是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会主动到你家里来?会黏胶一样贴上你?还把门大敞着,我有毛病啊是咋的?”

“你这……这娘们儿,简直不是人……不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