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刘老三软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才不是人呢,是狼,是坏了心眼的狼!是吃红肉屙白屎、吃人不眨眼的狼!”杨絮儿打起精神,恶狠狠地骂道。

刘老三忽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骂道:“你这臭婊子才是狼呢,简直就是一只变色狼,人前一面人后一面,说好的事儿,倒过嘴来就反咬一口,你真够狠的你!”

“我狠,我是狠,刘老三,你这个狗杂种,我是被你逼的!要不然我能咬你吗?”杨絮儿毫不退让。

刘老三毕竟是个走南闯北,阅尽春光无限的老油子,到了这份儿,他愈发镇静起来,嘴巴一扁,冲着柳叶梅说:“柳叶梅,你知道她为啥咬我吗?”

“为啥?”

“她是被我搞上天了,舒服得要死,所以才忍不住浪叫起来,我担心被外面的人听到了,就捂了她的嘴。结果呢,她过于兴奋,就下口死死地咬住了我的手,还……还越咬越兴奋,越兴奋就越用劲弄,妈了个蛋滴,差点把手指头给咬下来了。”刘老三镇静了许多,却掩饰不住满脸的委屈。

“放你娘的臭屁!你尽在那儿胡说八道,你捂着我嘴,都快把我憋死了,我明明是呼救,你捂住我的嘴,我不咬你才怪呢,咬死你个狗娘养!”杨絮儿撒泼骂道。

刘老三没有以牙还牙,而是冷静地冲着柳叶梅说:“柳叶梅你看到了吧?啥叫气急败坏?这就叫气急败坏,只有理亏的人才气急败坏,才反口伤人!”

柳叶梅看看杨絮儿,再看看刘老三,貌似一时没了主意,埋头沉吟了一阵,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我算是彻彻底底被你们两个搞糊涂了,一个说是强x,一个说是情愿,看上去都是满肚子的委屈,以我柳叶梅这点能耐,不用说为你们主持公道了,就连里表反正都弄不明白了。”

杨絮儿扯着嗓子嚷嚷道:“还有啥不明白的,就是他强x,就是他强x!”

刘老三梗着头叫嚣道:“谁强x了?谁强x你谁是孙子。”

杨絮儿泼妇一般直喷唾沫星子:“你是孙子……你是孙子……你就是个孙子……”

刘老三气得怒目圆睁,抡起了巴掌,嘴里脏话连篇:“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弄死你……弄死你这个破烂疙瘩……”

“都给我打住!”柳叶梅大喝一声。

两个人齐刷刷敛了声。

柳叶梅问道:“你们到底想不想解决问题?”

“想!”杨絮儿说。

“咋不想?”刘老三说。

“那好,你们先把对骂,听我说。”

“好,你说吧。”杨絮儿应道。

“你说说看。”刘老三应道。

柳叶梅面露难色地说:“你们两个都挺好了,这毕竟不是小事小非,很可能牵扯到刑事犯罪,我看这样吧,为了不偏不倚,公道论断,还是报案吧。”

杨絮儿情绪激昂地连声叫了起来:“报案……报案……赶紧报案……”

刘老三却哑了声,低下头,垂眉顺眼地想了好大一会儿,才蔫蔫地说:“这么点小事儿,值当得报案吗?”

柳叶梅严肃地说:“刘老三,这可不是小事儿,如果真要是像杨絮儿说的那样,你可是要判刑坐牢的,三年五年都不止呢!”

“可她要是诬陷我呢,不也照样得坐牢吗?”

“那可不咋的!反正是也要受到惩处的,至于判刑不判刑我还真说不清楚,但诬陷总比强奸罪过轻,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柳叶梅危言耸听地说道。

杨絮儿接过话茬,干脆利落地说:“得了……得了,别费那个唇舌了,报案吧,报案吧,依仗着警察来调查就是了,就是判我个诬陷罪,我也心甘情愿地认了!怕就怕有些人必定去坐牢,不信就试试!”

看上去刘老三心情极其复杂,转动着脖子,目光散乱地望着脚底,一时没了话说。

“刘老三,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委屈?”

“委屈是委屈,可……可……”

“可咋着了?”

“可这种事情丢人现眼的,一旦传出去,以后咋抬头见人,再说了,让娘们儿知道了,以后的日子还咋过啊!”

“你放心好了,警察会为你们做主的,他们会把事实真相调查清楚,为无辜的一方主持公道的。不是有句话嘛,他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只要没做亏心事,用不着担心啥的。”听上去柳叶梅是在宽慰他,实则是在敲山震虎吓唬他。

刘老三轻轻摆了摆头,毫无底气地说:“只是……只是这种事吧,调查起来也难,根本就说不清楚。”

“也不能全凭一张嘴说呀,不是还要取证嘛,物证才是最重要的,谁是谁非,判谁有罪,全都在物证上,所以说用不着怀疑啥的。”

“物证?有啥物证?”刘老三问道。

柳叶梅煞有介事地说:“你看看,这种事情取证可简单了,看看现场,再查验一下你们身上的衣服,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身体上的痕迹了。”

“身体上啥痕迹?”

“就是……就是……直白着说吧,就是你们留在身上的那些脏东西,取出来,放到精密仪器上一看,就清清楚楚了。”

“取啥东西?”

“这还用得着问了,大部分是要从杨絮儿身上取吧,如果她身子里面有你的成分掺在里头,那就肯定对你不利,十有八九犯罪事实就形成了。”

“那……那……”刘老三呐呐着,脸上明显多出了几分惶恐。

“刘老三,咋了?”

“身体都……都弄到一块了,还……还进进出出,一来二去的,能没有东西落在里头吗?”

“哦,这倒也是……倒也是。”

杨絮儿站在一旁骂道:“你还有脸说,臭流氓!”

刘老三竟然软了下来,闷着头喃喃地说:“杨絮儿啊杨絮儿,我……我真是想不到你会这样。”

“我咋样了?还不是你先坏了心肠啊,做下了昧良心的事儿,才逼我这样的!”杨絮儿含沙射影地说道。

不知道刘老三是不是有所领悟,意识到了啥,软塌塌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算是服了你杨絮儿了,天下的女人就数你厉害……就你厉害!”

柳叶梅问刘老三:“刘老三,你想好了没?我这就打电话报案了。”

“报吧!报吧!我衣服也不穿了,也不屙不尿了,就等着他们来取证。”杨絮儿情绪越发激动起来。

“那好,我这就打电话给高所长。”柳叶梅说着,把手插进了裤兜里,摸摸索索往外掏手机。

“柳叶梅,别……别报了。”刘老三制止道。

“咋了?你想好了?”

刘老三期期艾艾地说:“这事张扬出去,对谁都不好,还有……还有……孩子也都老大不小了,他们以后咋做人呢?”

杨絮儿叫嚷道:“我不怕丢人,孩子也不怕,柳叶梅你报吧,别拖了!”

柳叶梅望着刘老三,再次征求他的意见道:“刘老三,那你说吧,到底报还是不报?”

“还是不报了吧,那样不好……不好……”说着说着,刘老三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报咋办?”柳叶梅跟着问一句。

杨絮儿不失时机地喊一句:“那可不行,我不能白白让他给糟蹋了,呜……呜……”说着说着,便干嚎起来。

“好了……好了,杨絮儿你就别哭了,俺服了……服了还不行嘛。”刘老三垂头丧气地说道。

“不行……不行……我要他还我清白……还我公道……”杨絮儿双手摸着眼睛,念叨着。

“杨絮儿你别哭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我有个建议,你们看合适不合适。”柳叶梅说。

两个人一齐看上柳叶梅,眼巴巴望着她。

柳叶梅先对着杨絮儿语重心长地说:“杨絮儿,虽然女人对自己的身子很在意,甚至看得比命都重要,但是刘老三既然已经犯糊涂做了,又低头认罪了,咱们也该想着为他留条后路,如果真让他去坐了大牢,那他的老婆孩子咋办?可不活生生把人家一个好好的家庭给毁了呀!再反过来说,就算是让刘老三去蹲大牢,对你有啥好处?我觉得不但对你没好处,反倒闹得满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脸面上也不好看,不但你不好看,连你一家人的脸都没处搁,你是不是这个理儿?”

杨絮儿听完后,满脸不情愿地说:“可是……可是……总不能让他白白弄脏了我的身子,白白占了我的便宜吧?”

柳叶梅说:“那当然……那当然……他既然已经犯下错了,就该付出代价的。”接着转向了刘老三,问他:“你现在还是觉得委屈吗?”

刘老三叹一口气说:“委屈有个鸟用啊?都已经说不清了。”

“那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如实回答我。”

刘老三乖乖点点头,说:“你问吧。”

“刘老三,你承认不承认占了人家杨絮儿的身子?”

“占是占了,可是……可是……”

柳叶梅打断他说:“你就别可是了,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就不能白占,我说句难听的话,你出去嫖昌还得花钱呢,你说是不是?况且你是硬来的,人家干干净净的身子让你给弄脏了,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付出的代价可够高了,是用多少金钱都买不来的。”

刘老三叹一口气,说:“这事闹到了这边天地,我还能说啥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