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最毒女人心/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好,既然没了退路,我给你们出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既能安抚杨絮儿受伤的身心,也免去了你刘老三的牢狱之灾,你们信得过我,我就说给你们听,如果信不过,那也就只能报案了。”

“我信得过,你就说吧。”杨絮儿安然应道。

刘老三看看杨絮儿,再望望柳叶梅,说:“你说吧,得赶紧了,估计我老婆也快回来了。”

柳叶梅故意问一句:“这么大的事,咋好不让你老婆知道呢?”

“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刘老三头摇得像个大拨浪鼓,满脸惊悸地说道。

“那好,咱就把今天这事私了了吧,你们看如何?”

“私了?那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流氓犯!”杨絮儿断然拒绝道。

刘老三苦着脸说:“杨絮儿啊,你就得了吧,别张嘴闭嘴的流氓犯,谁是流氓犯?”

“就你是……就你是……你就是……”杨絮儿弄出一副刁蛮泼妇的架势,对着刘老三撒起泼来。

刘老三气得脸色乌紫,结结巴巴地说:“一个……一个村子里住了……住了这么多年,我还真不知道杨絮儿你……你是这样一个女人……今天算我瞎眼了……瞎眼了!”

“我咋了……我咋了……你就是瞎眼了……就是瞎眼了……你以为啥女人都能随随便便乱耍啊!”杨絮儿双眼通红,眼珠几乎都要掉出来了。

“杨絮儿,你就别逮理不饶人了,毕竟在一个村子里过日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既然刘老三承认了错误,咱们想办法补救一下,心平气和地把这事撂下了,不是更好嘛。”

“那……那除了报案还有啥更好的办法呢?”

“有,最好的办法就是私了。”

“柳叶梅你倒是快说呀!别在拖拖拉拉的了。”刘老三急得直跺脚。

“那好,刘老三你掏点钱给杨絮儿吧,算作补偿。”

“多少?”

“两千吧,你觉得咋样?”

刘老三用一双血红的牛眼瞪着柳叶梅,惊问道:“还需要那么多呀?”

“你觉得多吗?”

“她……她又不是个大闺女了,咋会值那么大钱?”

柳叶梅脸一冷,说:“那好,既然嫌多,你就去蹲大牢吧。你以为女人的身子是烂草呀,想咋耍就咋耍?想咋戳就咋戳?那可是脸面!那可是尊严!”

杨絮儿在一旁又抹起了眼泪,尖着嗓子喊道:“刘老三你这个死货!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怎么活?”

刘老三苦着脸哀求柳叶梅说:“你看能不能少一点,我实在……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柳叶梅说:“刘老三,你可别讨价还价,我跟你交个实底儿,这两千块钱里面,有杨絮儿的身体补偿费,有她的精神抚慰费,还有她的体检费等等。”

“还要去体检?”

“是啊,这一阵子村里很多女人都得了那种见不得人的病,问题就出在你们这些从城里返回来的男人身上,不去检查咋知道被传染了没,你说是不是呀刘老三?”

“可是……可是我没有病呀。”

柳叶梅冷笑着说:“谁能保证你没病?按道理来说,你该陪着杨絮儿去县城的大医院一块做检查的。要不这样吧,给你减下五百来,你直接陪着去医院检查吧,也省下我的心事了。”

“不中……不中……不中,万万使不得……使不得……”刘老三苦着脸,头摇得像拨浪鼓。

“那就别耍赖了,你说吧,到底给还是不给?”柳叶梅说着,又转上了杨絮儿,问道,“杨絮儿,你觉得这样合适不?”

杨絮儿带着哭腔说:“丢死人了,那点钱算啥呢?听人家说,你就要当村干部了,总该给你一点面子吧,不然我死活都不同意。”

刘老三一激灵,经不住低声问道:“柳叶梅,你当村干部了?”

柳叶梅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镇上逼着俺干,俺就干呗,要不然我才懒得管你们这些破烂事呢。”

刘老三哦一声,然后软下声音说:“柳叶梅,要不这样吧,我手头的私房钱也就一千块了,是不是就将就那些吧,你说好不好?”

“就一千块啊,也的确少了些,但总不该非要把你逼到绝路上去。这样吧,我私下跟杨絮儿商量商量吧。”说完,便把杨絮儿拽到了两间去,装模作样喳喳了起来。

刘老三神色慌张地时而看看墙上的表,时而再朝外张望着,不停地挪动着脚步。过了一会儿,不见两个女人出来,便直着嗓子喊了起来:“你们抓紧了……抓紧了……娘们儿就要回来了。”

柳叶梅答应一声,领着杨絮儿走了出来。

“咋样?行不行?”

柳叶梅说:“杨絮儿还算大仁大义,只不过一千块也确实少了点儿。这样吧,我给你们做个中间人,就一千二吧,你看咋样?”

刘老三一摊手,满脸无奈地说:“我真的只有一千了,再多一块也拿不出来了呀!”

“那你先给我一千吧,那二百嘛,你就欠着吧。”

“那好……那好……我这就拿钱去。”刘老三说着,急脚进了屋。

等他出来的时候,手中攥着一沓钱,刚想递给杨絮儿,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随抽身回来,把钱递到了柳叶梅面前。

柳叶梅看都没看一眼,转手把钱递给了杨絮儿,对她说:“你数一数,看对不对。”然后又转向刘老三,对他说,“你把欠的那二百写张欠条吧。”

刘老三一愣,问道:“还要……还要写欠条。”

柳叶梅一本正经地说:“可不,这是账目呀,不清不楚的咋行?万一以后再出现纠纷呢?”

刘老三叹一口气,进了屋。

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刘老三手里多了一张纸条,递到了柳叶梅面前,绷着嘴啥也没说。

柳叶梅看一眼,点点头说:“对了……对了……这样就踏实了,免得以后再闹心。”

杨絮儿数完钱,紧紧攥在手里,对着柳叶梅说:“正好……正好一千块。”

柳叶梅没说话,又把欠条递给了她。

杨絮儿接过来,放在眼下看了一眼,然后夹在了钱里面,对折起来,装进了裤兜里。

“柳叶梅,事情都了结了,你们赶紧走吧,别让老娘们儿来家撞见。”刘老三满面仓惶地说。

柳叶梅问:“刘老三,这么个处理法,你没啥意见吧?”

“没……没……没啥意见。”刘老摇摇头,回应道。

柳叶梅又对着杨絮儿说:“杨絮儿,你记好了,可不准再半道反悔,更不能出去乱张扬,事情到此就了结了,出了刘老三的家门后,就当啥都没发生过,听见了没有?”

杨絮儿点点头,叽咕道:“谁敢张扬啊,万一传到丁有余的耳朵里面去,他还不拿菜刀砍了刘老三呀!”

刘老三黯然耷拉着头,说:“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你们赶紧走吧。”

柳叶梅扯一下杨絮儿的衣袖,对她说:“走吧……走吧,让刘老三娘们儿知道了,他就没法活了。”

说完,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等走出了很长一段路程,柳叶梅见四下无人,突然回过头,双眼炯炯逼视着杨絮儿,责问道:“干吗让他进去了?你傻啊!”

杨絮儿竟一脸轻松,惨淡一笑,反问一句:“你觉得我很傻是吗?”

“我看你就是个臊货!你要是不傻不癫,那就是下贱,那就是放骚吗?简直骚得离谱了!”

“我咋就放骚了?”

“你不放骚,不痒痒,能让自己的仇人进你的身子吗?”

“我就是心甘情愿让他进的,你没想到吧?”

柳叶梅紧盯着杨絮儿,吼道:“你……你这个破烂货,我还真是想不到,一千个想不到!一万个想不到!”

杨絮儿低下头,脚下搓动着一粒小石子,低沉地问一声:“柳叶梅,你说我是不是个很恶毒的女人?”

柳叶梅一愣神,问:“杨絮儿,你咋这样说?”

杨絮儿抬起头,冷脸望着柳叶梅,说:“连你都没想到我为什么那么做,就说明我做得太出格了,太恶毒了。”

“咦,臭蹄子,咋了这是?”

杨絮儿沉着脸,眉头紧缩,长长吁了一口气。

柳叶梅不认识似的,上上下下打量了杨絮儿一阵子,调侃道:“杨絮儿,你咋突然间变了人似的,看上去像个文化人了。”

杨絮儿这才抬起头,苦笑着摇摇头,伤感道:“我要是有文化就好了,早就住到大城市里去了,何必沤在这个山沟沟里,过这种没脸没皮的日子。”

“瞧你这话说的,你以为大城市啥都好呀,也未必。”

“总比这乡下穷旮旯好!”

“那也不见得,乡下是明里脏,城里是暗着脏,要不然那些从城里回来的男人,咋会得那种赖病?”

“得病的还不是乡下人?人家城里人不会那么傻。”

杨絮儿这么一说,柳叶梅心头油然一动,突然就想到李朝阳那里去了,那个曾经清纯干净的大学生,到了城里后,不是眼瞅着就变成一个俗得掉渣的人嘛,活像一个搽胭脂抹粉的屎壳郎……

“柳叶梅,发啥呆呢你?”杨絮儿喊一声。

柳叶梅一凛,回过神来,敷衍道:“我在琢磨你的话,咋说自己是个恶毒的女人呢?这时候心软了,后悔了?”

“也不是后悔,只是……只是……”

“只是啥?他是罪有应得,是报应,活该!”

杨絮儿朝着四周望了望,低声说:“柳叶梅,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心甘情愿地让他进去,就是想让他也得上那种脏病,然后再让他传染给他的老婆,让他们也一块儿尝尝那种难受的滋味。”

“杨絮儿,够毒的啊你!”柳叶梅的下巴都差点被惊掉了。

“是啊,这叫以牙还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