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全方位考察/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插手摸出来,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村长尤一手打过来的,心里竟莫名地灵动了一下,想到一定是自己当村干部的事情有了眉目,赶忙按下了接听键,扣到了耳根处。

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这一过程中手竟然是微微颤抖着的。

“柳叶梅,呼哧呼哧干啥呢?大白天价在干坏事不成?”

“哦,村长啊,这不是在赶路嘛,走得急,透不过气来了。”柳叶梅语气异常地客气。

“你跑哪儿去了?”

“去看麦子了,咋了,找我有事吗?”

“这还要说了,现时你可是我的心头肉了,一天不见就想得慌。”尤一手没羞没臊地咧咧道。

“你有事就赶紧说吧,别在电话里头说那些,让外人听见多不好。”

“那就不在电话里说了,你赶紧来村外一趟吧,还是面对面说好。”

没听见尤一手露出关于她当村干部的半个字眼来,柳叶梅心里就隐隐有点儿失落,声音就跟着软塌了下来,说:“我还得急着去联系收割机呢,你有急事吗?村长。”

“你这个没轻没重的女人,我问你,是联系收割机重要呢?还是你当干部的事儿重要?”尤一手话音里有了火药味儿。

柳叶梅一听这话,心里忽悠一阵,麻利地应道:“好……好……我这就过去……这就过去……”

“赶紧了,吃屎都赶不上一泡热的!”尤一手骂一句,扣了电话。

柳叶梅虽然被骂了吃屎,但却是满腹都透着一股香气,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扭动着细腰,甩动的肥臀,直奔着村委会小跑而去。

进了村委大院,见尤一手正跟一个花白头发的高个男人在看院子里的一棵胡茶树,边看边比比划划说着什么。

见柳叶梅站在院子里,手捂着胸口直喘粗气,尤一手就扬手招呼道:“你站在那儿干嘛?赶紧过来。”

柳叶梅轻哦一声,抬脚走了过去,这才看到,那个花白头发的男人其实并不老,也就是五十不到的模样,脸倒也白白净净的,只是头发显老了些,几乎白了个透彻。

不等尤一手介绍,那人先开了口,冲着柳叶梅玩笑着说:“盯着我头发干嘛?是不是觉得我像个白头大仙呢?”

柳叶梅脸一阵红,摇摇头,慌里慌张说着:“不老……不老……看上去您一点都不老。”

尤一手望着柳叶梅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咱镇上的管组织的领导,姓郝,名字就叫郝同志,郝委员的确是名如其人呢,人品好,脾气好,口碑也好,可以说是千里挑一的好人了!”

“哪里……哪里……只是本本分分做人罢了,也没尤村长你说得那么好,差远了……差远了……”郝同志一番谦虚后,夸张地笑着,一双眯缝着的小眼睛在柳叶梅的脸与胸之间来回跳跃着。

那眼神带着电流一般,几乎都要把人给电晕了。

“郝委员,这位就是……就是柳叶梅同志。”尤一手伸手指着柳叶梅,向郝委员介绍道。

“哦,柳叶梅,名字不错嘛,富有诗意。”郝委员嘴上,眼睛又在柳叶梅身上扫来瞄去的,突然意识到尤一手正站在跟前打量着自己,赶忙掩饰道,“瞧瞧把你给累的吧,直喘粗气。何必跑那么急着,时间多得是,一整天呢。”

也不知道是因为喜事来临的兴奋,还是因为郝委员火热目光的灼烫,此时的柳叶梅心跳如鼓,满面赤红,竟然手足无措起来。

尤一手对着郝委员说:“郝委员,咱们还是去办公室谈吧?”

郝委员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说:“今天这事吧,是组织人事问题,很严肃,也很神圣,办公室里人来人往的,怕不合适吧?”

尤一手想了想,说:“那就去后面的小会议室吧。”

“那地方安静吗?”

“安静,绝对安静,说是会议室,都好几年不用了,也就是上面来给育龄妇女检查的时候用一用,收拾的也很干净,您放心就是了。”

郝委员点点头,说一声那好吧,便跟在尤一手后头朝着后面走去。

柳叶梅跟在最后头,心里一直不安分,怦怦乱跳,几乎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进屋后,两个男人坐到了正面的双人沙发上。

尤一手指着左侧的那张单人沙发对着柳叶梅说:“你坐那儿吧。”

柳叶梅说:“要不要我去拿点开水了来?郝委员走这么远的路,一定口渴了吧?”

“不用了……不用了,没那么娇气的,赶紧开始工作吧。”郝委员大度地摆摆手说。

柳叶梅这才坐了下来,抬眼一看,心里更加慌乱起来,这间屋子里满墙上都是计划生育的宣传画,特别是那些避孕措施的画面,男男女女几乎是赤着身子,连平日里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部位都完全亮了出来。

而此时,郝委员貌似镇静如初,但目光却不易察觉地满墙飞舞,眼神里多出了几丝跃动的光亮。

尤一手清了清嗓子,一脸严肃地说:“今天郝委员是专程为了提拔你任村干部的事来的,经过层层推荐,级级选拔,最后确定你为桃花村村的治保主任候选人。上级领导的意见已经基本通过,这才特地委托郝委员来做实地考察,和政审工作,我代表桃花村村支部、村委表示热烈欢迎。”

说完,一双大手拍得啪啪直响,欢迎起来。

柳叶梅也跟着象征性地拍了拍手,然后再收起身来,心潮澎湃地恭听着“两级领导”攸关她仕途前程的“金玉良言”。

“其实吧,咱还是别搞得那么严肃好,我看柳……柳……”郝委员一时记不起柳叶梅的大名了,转身问尤一手:“柳啥来着?”

尤一手大大咧咧地说:“柳叶梅,实在记不住,就喊她小柳好了。”

“也好……也好……倒也亲切,”接着说,“尤村长这么正儿八经地一说,有些把柳叶梅给吓懵了,我看这样吧,咱还是以谈话聊天的形势,把过程走一走,毕竟是层层选拔出来的,个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特别是经过刚才的目测,我个人对柳叶梅同志的印象特别好。”

“那好……那好……随便点好。”尤一手附和道。

听他们这么一说,柳叶梅暗暗吁了一口气,浑身紧绷着肌肉也放松了下来。

郝委员就开始问了起来,从柳叶梅家的祖宗八辈问到了丈夫、儿子;又从最高层的政策路线问到了村级行政技能的转变;再从整个社会的安定团结问到了村级治安的具体打算……

柳叶梅哪儿接触过那些深层次的东西,一时间支支吾吾,慌里慌张,前言不搭后语,不大一会儿便憋得满脸通红,大汗淋漓。

谈了好长一会儿,尤一手站了起来,对着郝委员说:“你们先谈着,我去安排一下生活。”

郝委员扬起头,冲着尤一手说:“今天我是代表组织来的,一定不要铺张,简简单单的吃点就行了。”

尤一手点头应道:“知道郝委员是个廉洁的人,一定简简单单,你放心好了,绝对不会坏了你的一世英名。”说完哈哈干笑起来,然后抬脚朝外走去。

屋里只剩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氛围瞬间变得隐隐有些异常起来,以上夸夸其谈的郝委员面色看上去也有了一丝紧张,额头上沁出了一层明晃晃的汗沫子,像是洒了一层水。

尤一手一走,柳叶梅反倒莫名其妙的放松了下来,就像一下子被松绑了一样,“郝委员,你是不是热了?”

“哦,热吗?可能是有点热。”

“那我把门窗全都打开吧?”

郝委员想了想,说:“还是别打了,考察干部可是很严肃的事情,不能走漏了风声。”

“那看把您给热的吧,脸上全是汗了。”

“是汗吗?”郝委员抬手擦一把,说,“其实我也没觉得有多热,就这样吧,继续……继续……”

柳叶梅应一声,静静坐在那儿,接受着“组织”的进一步考察。

郝委员双手擦了一把脸,再清了清嗓子,突然问道:“柳叶梅,我听说你原来想当妇女主任的?”

柳叶梅一惊,忙问:“是啊,连这个郝委员也知道呀?”

“是啊,有人私下里找过我,我也暗中帮你通融过,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没有满足你的愿望。”

“郝委员,能告诉我是谁找过你吗?”

“这个……这个嘛,牵扯到组织原则问题,暂时还是不告诉你吧。”

柳叶梅点点头,不再追问。

“不过这事吧,也不是没有周旋的余地。”

“啥余地?”

郝委员双目灼热地紧盯着柳叶梅的粉面玉腮,咽一口唾沫,低声说道:“如果你实在想当那个妇女主任的话,也可以重新考虑,但要等待时机。”

柳叶梅被盯得更加心慌意乱起来,一时不知该说些啥。

沉默了一阵子,郝委员抬起头来,盯着墙上的宣传画上看了一阵子,突然问道:“对了,柳叶梅同志,你有计划生育的工作经验吗?”

“有……有……倒是有一点儿。”

“不是一点儿的问题,你要干那个工作,那可是要全方位,深层次的。”

“我……我不知道郝委员说的是啥意思。”

“就是说,最起码的必须全面了解男人、女人,特别是身体以及生理上的结构,要不然怎么去做工作呢?要是你有这个优势,我可以把具体的意见提交上去,也许就有希望满足你的愿望。”

“生……生理结构,应该也知道一些吧。”柳叶梅羞涩起来。

“那好,你就具体给我示范一下吧。”

“咋示范?”

“就是把对照着自己的生理结构讲给我听啊。”

“这……这合适吗?郝委员。”

“咱们这可是工作,你如果放不开,或者还抱有封建思想,那就算了,因为你不举杯做那份工作的条件。再说了,为了党的工作,人民的事业,那就该做出适当的牺牲,脸面算个啥?有时候不是还要献出生命嘛,你说是不是?工作要泼辣,要放得开,要豁得上,这都是党对一个妇女工作者最基本的要求,你懂不懂?”郝委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严厉地训斥道。

“郝委员,我……我……”

“你顾及太多是吗?那好吧,咱们的谈话就此结束吧!”郝委员脸上有了愠怒之色。

“不……不是……不是啊……郝委员。”

“你这样的态度就不行,还有啥好谈的。”

柳叶梅朝外瞅一眼,羞羞答答地说:“万一……万一再突然闯进人来,不是也影响到您的名声了吗?”

“这些程序尤一手都是懂的,上面来人谈话,是不允许基层组织掺合的,刚才他名义上是去安排生活,实际上是到前边把守大门去了,你安心汇报,深入探究吧,越深越好,越细越妙!”

“哦,那……那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