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发现了新问题/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叶梅好似没有听到郝委员的赞赏和肯定,只觉得浑身滚烫,热血沸腾,整个人似乎都要飘忽起来了。

无意之间,张开的右手竟然触到了郝委员的身子,但却有些异样,里面貌似空空荡荡,毫无一物。。

郝委员似乎是在有意躲避,往后挪了一下脚步。

柳叶梅稍加迟疑,跟着往前探了探身子。

“这不行……这不行……”郝委员一下子慌乱起来,把柳叶梅的手臂婉转地推了回来,说,“这是违禁行为,万万不可轻举妄动,这是规矩,你懂吗?柳叶梅同志。”

柳叶梅刹那间愣住了,经不住问道:“郝委员,你嫌我吗?不喜欢我吗?可……可我……我……”

“不……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你不能动我的身体的。”

“你能动我的,咋我就不能动你的了?”

“我动你,这是工作需要,是正儿八经;反过来,你动我就是非分之想了,这是原则问题,你听明白了吗?”

柳叶梅摇摇头,说:“这个我不懂,真的不懂。”

见柳叶梅面色赤红,嘴角抽动,像是就要哭出来一般,郝委员忙安慰道:“柳叶梅你可不要误会,不要误会,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嘛。”

柳叶梅凤眼迷离,痴痴望着郝委员,幽怨道:“郝委员,你都把俺给……给撩起来了,却又不来真的,这不是白白折磨人嘛,你还是上级领导呢,咋就这么不体贴人呢……”

说着,收拢了身子,双手掩面,呆呆坐在了那里。

郝委员想了想,走过去,抚摸着柳叶梅柔顺的发丝,满含诚意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没那个想法,也不是没有那个能力,只是吧,因为我的身份特殊,这种事情不能太随意,万望理解啊,柳叶梅同志!”

柳叶梅没说话,依然掩面不语。

郝委员接着说:“这样吧,为了让你舒坦一点儿,把膨胀的念想释放出来,咱们还是换一种方式吧。原则上说,只要不让双方身体的有真实的接触与碰撞,那就不是犯错误,就不是实质性的道德败坏,你说是不是?”

见柳叶梅没有回应,郝委员接着说:“这样吧,今天我豁出去了,也算是仁至义尽,帮你一回,再说了,我也打心眼里喜欢你,你呀,也确实是太漂亮,太美丽了。”

“可是……”

“哎,作为一个好领导,就要学会抵御诱惑,到了关键时刻,要学会悬崖勒马,你懂了吗?”

柳叶梅点点头。

“那好,今天就到这儿吧。”

看上去委员累得实在支撑不住了,他手扶着腰肢站起来,对着柳叶梅说:“你觉得咋样了?”

柳叶梅这才哦一声,赶紧爬了起来,慢悠悠穿起了衣服。

郝委员坐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拿过自己带来的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沓资料,认认真真看了起来。

柳叶梅站了起来,抻了抻衣服上的皱褶,又拢了拢凌乱的头发,也坐回到了右侧的沙发上,闷头不语,心里却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像是陌路相逢的过客一般,相对而坐,无声无息。

直到听见尤一手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从外面传了过来,在临近门口的地方似乎又突发咳嗽病,粗声大气地咳了好大一阵子,郝委员才端正了身子,打着官腔说:“我说柳叶梅同志啊,从今天对你的综合考察情况看,整体素质看还是蛮不错的,至于工作经验、工作能力方面嘛,是稍有差距,但这怪不得你,以前学习锻炼的机会毕竟少嘛,等以后走向工作岗位后,要虚心好学、勇于探索,以优异的成绩来报答党对你的培养……”

柳叶梅也正襟危坐,虚心听取着郝委员的谆谆教诲,并不时点头是啊是啊的应着。

尤一手立在门口,礼貌地敲了敲门板,说一声:“郝委员,你也太严格了吧,这都半天工夫了,还没结束呢?”

郝委员抬起头来,摊一下手中的材料,煞有介事地说:“这不,虽然仰仗着你的脸面,简化了很多步骤,但必要的程序还是该走嘛。”

“差不多就行了,又不是选拔镇上的干部,还用得着那么严格了?柳叶梅可是个难得的人才,百分百的优秀人才,特别是女流之辈中,那可是少之又少,简直就是……咋说了这个,哦,对了,鸡中凤凰……鸡中凤凰……”

郝委员一脸严肃地说:“老尤,这你可就错了,职务无大小,都要严肃审查接纳的,力争不漏掉一颗金子,不掺进一粒沙子,严格保持组织的严肃性,这可是个原则性极强的问题,不可小视!”

“那是……那是……”尤一手说着进了屋,先是满屋子打量了一圈,又盯着柳叶梅的脸蛋儿看了一会儿,然后才转上郝委员,说,“这不,到了吃午饭时间了嘛,我是担心饿着你郝委员,特地过来喊你一声,要是没搞完,那就等吃完午饭后,接着谈吧,你说咋样?郝委员。”

“正好,差不多已经接近尾声了,我把材料整理一下就行了。”

“郝委员不愧是老干家,能力强,经验足,一天的活半天就拿下了,佩服……佩服呢!”尤一手恭维道。

郝委员冷笑一声,不无抱怨地说:“也就你老尤说我郝某人的能力强,我他妈都老白毛了,还是个副科级,大好时光白白葬送了!”

“这倒也是……这倒也是,凭着郝委员的工作能力,给个处级都是玩着干,并不是当着你的面说好话,这可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郝委员摆摆手,颓废地说:“别提那码子事了……别提那码子事了,唉!命不好啊,没摊个好爹好娘,更没可依靠的大树高墙,还指望个鸟啊!”

说完站了起来,把材料袋夹在了腋下,问尤一手,“老尤,柳叶梅提拔的事情,当时好像还有所争议,有关领导,当然是主要领导,力挺让她干村妇女主任一职,但最终还是决定让她担任治保主任。具体的细节我倒不多言,只是觉得一个女同志,还是做妇女工作比较合适,你看呢?”

尤一手脸色一沉,拉得足足有半米长,冷言道:“这事吧,牵扯到具体的组织人事制度,咱不好妄加评说,但是既然主要领导决定了,咱们就按照他们的指示执行吧,你看呢?郝委员。”

“当然,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执行领导决议也是义不容辞的。但是,我作为考察政审的责任人,还是有权向上级领导提出合理化建议的,当然,也包括负面的反馈意见,你说是不是?”

尤一手眼珠子一阵转动,面部表情迅速和缓下来,打着哈哈玩笑道:“郝委员你何必那么认真呢,上头领导都拍板了,咱们顺水推舟就得了呗!”

“老尤,你这还是个老领导,老干部说的话吗?其他事马虎,这人事任命问题可马虎不得!”

尤一手忍着内心呼呼蹿动的火气,故作轻松地说:“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再说,走走,饭菜都凉了。”

郝委员站在那儿半步未动,突然抬手轻轻一拍脑门,对着尤一手说:“老尤,还有一个根本问题没解决呢。”

“啥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