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邪火攻心/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郝委员望一眼柳叶梅,说:“柳叶梅的组织关系问题啊,这可是重中之重,半点都马虎不得啊!”

“哦,你是说她的党员问题吧,是,现在是没解决,这不等名额嘛。”

“你是说她现在还是个非党员?”郝委员满脸吃惊地问道。

“是啊,不过今年夏季不是有纳新的指标嘛,给她留一个不就得了。”尤一手轻松说道。

郝委员却较起真来,摔摔脑袋,满脸严肃地说道:“那可不是一码子事儿,单从程序就不对啊,按规则要求,所有职务人选要求必须是党员,这可是硬条件啊。”

尤一手愣了愣神,然后陪着笑脸说:“郝委员,这事我都已经跟镇上主要领导打过招呼,你放心就是了,用不了多久,柳叶梅就是党员了。现在关键是,村里班子不健全,急等着用人,先让她上岗工作,其他事都好说。”

郝委员眨巴着眼睛琢磨了一会儿,然后放缓声音说:“老尤,我只是在履行职责,并不是成心跟你们过不去,等我把材料报上去,最终结果还得领导们决定,今天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那好……那好……我们赶紧吃饭去。”尤一手招呼道。

郝委员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对着尤一手歉意地说:“老尤,我家里面有点急事,中午必须得赶回去,饭就改日再吃吧,抱歉……抱歉啊!”说完拔腿往外走去。

不等尤一手反应过来,郝委员早已出了门,一阵小跑到了前边的院子里,发动着那辆破旧面包车,扬尘而去了。

尤一手仰着脖子定格在那儿,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猛劲一跺脚,恶狠狠地骂道:“操他姥姥的王八蛋!简直就他妈是个神经病!”

柳叶梅面无表情地呆在那儿,眼睛都不眨一下。

尤一手紧锁着眉头,苦苦琢磨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不对呀,姓郝的今天这是咋了?难道是有冒犯他的地方?老子以上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还时不时地请他喝个小酒啥的,可……可今天咋就冷场走人了呢?难道他奶奶个球的,真的……真的是发神经了不成?”

柳叶梅突然间发话了,叽叽咕咕埋怨道:“你知道他是个神经病,干嘛还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呀?”

“只是现在琢磨这事儿,看上去他像个神经病,以前可是很正常的呀。”

柳叶梅拉长了脸,气呼呼地问:“你就不怕他欺负我呀?”

尤一手竟然龇牙咧嘴地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他欺负不了你的,你就是脱了衣裳让他上去,他都办不成。”

“你净胡扯,怎么可能呢?”

尤一手嬉皮笑脸地说:“不骗你,他压根儿就不是一个真男人。”

柳叶梅内心轰然一震,遂问:“啥?你说啥?”

“他不是个纯爷们!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尤一手一脸坏笑。

柳叶梅一下子僵住了,大张着嘴巴,下颌都快挂不住了。

“真的,不骗你。”

“不对吧……”柳叶梅眨巴了眨巴眼睛,紧盯着尤一手说,“他明明长着胡须的,那身板,那声音,还有……还有……那……那……”

“用不着怀疑的,镇上很多人都知道,根本就不是啥新鲜事儿了。”

“你的意思是他……他长的不是男人身?”

尤一手点点头。

“郝委员他是女人身?”

“好奇了是不?”尤一手一脸坏笑地望着柳叶梅,说,“他没脱下衣裳来,让你见证一下吗?”

“你可真坏,就知道说荤话,快说……快说……到底是咋回事呢?”

“他是个阴阳人。”

“真的假的?”

“这个还好胡说八道,当然是真的了。”

“你的意思是他既是男的,又是女的了?”

“听说好像是,不过我也没见过。”

“你的意思是说,他下身那地儿长着两套设备了,一半是男人,一半是女人,你懂了吧?”

“有人私下里说,他下身长的那东西,还是以女人的为主,男人的只是象征性地,你说稀罕不稀罕。”

柳叶梅一听,发起蒙来,心里头也跟着乱糟糟起来,难怪他不让自己贴近他的身子呢,难怪他不像其他男人那样火急火燎的就来真的呢,原来是身体上有缺陷呀……

“看看你,又开小差了,是不是想象着跟他那个啥一下下是个啥滋味呢?”尤一手说着嘿嘿坏笑起来。

柳叶梅竟然举起粉拳,朝着尤一手身上一顿乱捶。

尤一手也不躲避,一脸嬉笑,看上去被捶得挺受用。

捶了一阵子,柳叶梅扭头便走,边走竟边嘤嘤哭了起来。

尤一手紧步跟上去,一把拽住柳叶梅的胳膊,直着嗓子问道:“柳叶梅,你咋了?咋了这是?”

柳叶梅话也不说,只是猛劲摔着胳膊。

“你说,是不是姓郝的对你干啥了?”尤一手问道。

柳叶梅带着哭腔说:“他那样能对我干啥呢?”

“那你哭啥?”

柳叶梅擤一把鼻涕,用劲一甩,不偏不倚正甩在了尤一手的衣襟上。

“操,你这个小蹄子,怎么胡乱扫射啊?”尤一手骂一声,松开柳叶梅的胳膊,赤手抹起了被溅在身上的鼻涕。

柳叶梅这才忍俊不禁,扑哧笑了起来。

“看看你吧,又哭又笑的,发神经了你?”尤一手嗔骂道。

“你说今天办得这叫啥事呀,郝委员哼哼哈哈,不冷不热的,最后还甩起了大冷脸,饭都不吃了,转身走了人。走就走呗,看上去还憋着一肚子气,我盼星星,盼月亮的,好不容易盼来了这一天,却被推进无底洞,你说我该哭还是该笑呢?”柳叶梅气恼地数落起来。

尤一手黑着脸,气呼呼地说:“你用得着弄出那个死熊样子来吗?他姓郝的算个啥玩意儿,充其量不就是个跑腿传话的吗,主不了沉浮。狗日的,给脸不要脸,看我咋收拾他!”

“我咋觉得他说话挺硬棒呢。”柳叶梅抹着眼泪说。

“硬棒个屁!他那是狐假虎威,连个正经男人都不是,还能耐个狗臭屁!”尤一手随拍着自己的胸脯说,“我向你打包票,不出一个月,一定让你当成村干部!”

柳叶梅摇摇头,低声说:“我看够呛,郝委员回去还不知道说些啥呢,没准就给插一绊子。”

“他敢!我不把他那半截**给撕掉了才怪呢!”尤一手诈唬道。

柳叶梅激将道:“你也就是瞎诈唬,不管咋说,人家也是镇上的干部,你能怎么着人家?也就是吹个牛罢了。”

“柳叶梅你小瞧我是不?”

“我不是小瞧你,这是现实,村干部咋能管得了人家镇干部?你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儿,你有那个胆儿,也没有那个权利,所以啊,我这事儿,归根结底还是有些玄。”

“你咋就信不过我呢?把我看扁了是不是?”尤一手受了侮辱一般,铁青着脸问柳叶梅。

“不是我看扁你,是有人没把你看在眼里。你如果真能在一个月之内把事情解决了,我柳叶梅就一辈子听你的,随时随地听你使唤。”柳叶梅表态说。

“那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给你表个态,如果这事我办不妥,那我这辈子不再打你身子的主意!”

“你这叫发的啥誓呢?俺的身子本来就不是你的,你不打主意才是正道公理的,这能说明啥问题呢?”

“我曰!你想把我的火气激起来是不?”尤一手咬牙切齿说着,一只手猛然按在了柳叶梅的胸上,用劲抓了一把。

“哎哟……”柳叶梅像是被抓痛了,失声叫了起来。

“我靠,你咋这么浪声浪气的呢?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

“你都把人给捏痛了,死坏蛋……老坏蛋……”柳叶梅娇滴滴地骂着,伸手在尤一手胸前掐捏起来。

尤一手不但没放手,反而捏得更紧了,满把满把揉搓着。

柳叶梅像是被捏中了要害一般,哼唧叫了一声,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整个人成了一团软面,倒在了尤一手身上。

“柳叶梅……柳叶梅……你咋了这是……咋了这是……没事吧你……”尤一手慌了神,满怀抱住了柳叶梅,焦急地呼唤道。

柳叶梅双目紧闭,顺势贴在了尤一手的身上,头枕在他厚实的胸口上,低吟道:“没事,只是有些发晕。”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病,就是……就是身上发轻……轻飘飘的……”

“那……那你等着,我这就给胡大海打电话,让他过来给你瞧瞧,没事的……没事的,别着急啊!”尤一手惶恐不安地对着怀里的柳叶梅说。

柳叶梅昏昏沉沉地摇了摇头。

尤一手担心起来,急切地说:“实在不行,那……那就打120吧,让救护车接你去医院。”

柳叶梅还是不停地晃动着脑袋,蚊子叫声一般说道:“没事……没事的,你把我扶到沙发上躺一会儿吧。”

“那好吧,你挺着点。”尤一手双手抱住她,往前走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把柳叶梅平放在了软乎乎的双人沙发上。

柳叶梅长长吁出一口气,腹部蠕动起来,就像有一根长虫子一般,从下腹部上移,波动着,一直顶到了胸口;再调转回来,从上腹部缓缓下窜……

尤一手俯下身来,看得目瞪口呆,惊疑道:“柳叶梅,你是不是得怪病了?肚子里咱就像有鱼在游动呢?”

柳叶梅脸色似雨后桃花开,绯红里透着湿润,双目微眯如拂春风,柔和里透着迷离,她娇喘吁吁地回一声:“没事啊……真的没事……”

“都这样了,还没事呀?”尤一手倒显得异常紧张,攥起柳叶梅的手腕,摸起了脉搏,竟然跃动有力,毫无异常。

其实,连柳叶梅自己都不明白,此时她是欲念攻心,邪火上升,两火交结,堵了心门,所以才导致了如此的状况。

柳叶梅抬起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这里闷热,着了火似的,人却像是飘荡在水上……在水上……”看上去一副陶然若醉的模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