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老奸巨猾/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这钱让谁去送最好呢?

坐在桌子旁足足抽了十几支烟,也没想出该最合适。

这事看似简单,但不是啥人去都合适的,起码不能让村干部去,进了镇府大院后,熟透熟脸的,太显眼,搞不好连郝委员本人也不自在;

又不能让摇头晃脑不着调的人去,会让人觉得不踏实,说不定就把事情给办砸了;也不能让太精明的人去,心眼子一转,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来;当然,也不能让傻乎乎的彪子去,说不定不但钱没了,人也丢了……

琢磨来琢磨去,他选中了两个人选,第一个是蔡富贵,他做事稳重,又有文化,处事也比较稳妥。

可想来想去,又觉得谁去都可以,唯独他不能去,因为这事牵扯到他老婆,万一郝委员有意无意的露出来,那可就麻烦了。

麻烦大了!

他又想到了第二个人,那就是毛四斤,那小子人心眼活泛,人激灵,猴精猴精的,他一准能行。

当即便打发人去喊他过来,可被他奶奶挡了回来,说毛四斤病了,病得很重,都好几天没出屋了。

无奈之下,只得启用第二个人选——郑月娥的老公。

他不仅是尤一手的近支侄子,关键是人老实,但不木讷;聪明,但不滑头;形象也不错,有模有样的一个人,做事以上很踏实。

更重要还有一点,让他去,尤一手还能做一个顺水人情,卖一个人情关子……

想到这些,他拿起了电话,拨打了郑月娥的号码。

铃声响了没几下,郑月娥就接听了,酸溜溜地说:“哎哟叔来,你还记得我呀,都多长时间没给我打过电话了。”

尤一手这才想起,自打自己跟柳叶梅打得火热后,的的确确是把郑月娥冷落了不少,特别是郑月娥被坏人糟蹋后,自己的心理也确实受到了影响,就觉得她比从前脏了,不屑再去跟她贴皮贴骨玩那个啥了。

还有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她毕竟是自己的侄媳妇,虽然不是特别亲近,但总有些乱lun之嫌,传出去会被人唾弃,更让人觉得别扭,觉得尴尬的是面对侄子的时候,那种滋味可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了,让人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心都有。

脑子里迅速闪着这些念法,尤一手接着说:“这一段村里没啥事情,也就没喊来喊去的,这不有事就找你了嘛。”

“啥呀,我还不知道你,喜新厌旧的,早把我抛到脑后了。”郑月娥尖酸地说道。

“郑月娥你可别这么说,你也不往深处想一想,我不找你,那还不是为你好啊!咱们爷俩之间保持着那种不清不白的关系,缠来缠去的你觉得好吗?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老脸老皮的倒也无所谓,可你呢?”尤一手语重心长地说着,几乎把自己都说动了情。

郑月娥屏声敛气,没说话。

尤一手接着说:“这不,有要紧事的时候,到了关键时刻,我首先想到的不还是你嘛!”

郑月娥这才接话问:“咋啦?发生啥事了?”

尤一手调整了一下姿势,清了清嗓子,声音低沉地说:“你知道镇上选拨柳叶梅当村干部的事情了吗?”

“村里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谁还不知道啊!你也用不着打着镇上的旗号,还不是你想着一手推上去的呀!”

尤一手早就预料到郑月娥会揭自己的疮疤,也就没太在意她说的话,淡然说道:“当然,村里要选拔干部,肯定就征求我的意见,不过人家柳叶梅的确是能干,精灵、洒脱、有主见,这段时间一来,给村里办了很多大事,连村里的很多人都对着她伸大拇指,这样的人不提拔,还能提拔谁,你说是不?”

“啥呀,她除了厚着脸皮卖骚,还有啥本事?只是你被她迷惑了罢了。”郑月娥满含嫉妒地说道。

尤一手不高兴了,嚷道:“郑月娥你咋就这么小肚鸡肠呢?以前我还真们看出来,早知道你这样,才懒得理你呢!”

郑月娥一听这话,知道是自己言重了,戳到了尤一手的心窝子,就撒起娇来:“叔……叔……我这不是怕你吃亏嘛,给你提个醒,你倒好人不认了。你赶紧说吧,找我有啥急事啊。”

尤一手加重语气,警告郑月娥说:“郑月娥,你可要给我记好了,以后柳叶梅进了班子,你一定要好好跟人家配合,如果胆敢给我惹出啥乱子来,我第一个就把你撤了!”

“我这不就是在你面前说说嘛,工作该咋干还是咋干的,你放心就是了,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呀,你说是不是啊叔?”

“哼,我给你**那么多的心,你倒好,不但不知情,反倒处处给我出难题,弄得老子不自在。”

“哪里呀,以后好好听你话就是了。”

尤一手这才转入了正经话题,说:“今天上头来考察干部了,上头主要领导的意思是让柳叶梅干妇女主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我呢……那我呢……我干啥呀?”郑月娥惊叫道。

“这不是正在考察期间嘛,又不是形成决议了,你慌张啥呢?我仔细琢磨了一下,为了稳妥起见,必须得有所行动,豁点本钱出去。”

“咋行动呢?”

“去送点钱,跟考察的领导疏通一下关系,让他们面子上过不去,自然而然也就转移选拔方向了。”

“那咋个送法呢?”

“你让尤明光过来一趟,我在办公室等着他,赶紧了,别磨磨蹭蹭的。”

“那需要带多少钱呢?”

“这个不要你管了,钱我都准备好了。”

郑月娥感激涕零地说:“叔,钱我们出……我们出,都是为了我,咋好让你花钱呢?”

“好了,别啰嗦了,让他赶紧过来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尤明光便骑着摩托车进了村委大院,停稳车,小跑着进了屋。

尤一手简单地跟他说了几句,把郝委员的办公室地点交代清楚,并且对他说如果遇到熟人,就说郝委员是你亲戚。等进了办公室,确定是他本人后,再把信封里的钱递上去,只说老尤让你送过去的就行了,其他啥也不要多说,只管返身走人就是。

尤明光认真听着,不时点点头,然后把装钱的信封接到手里,放进了随身带着的一个皮包里,说一声叔你放心吧,就转身出了门。跨上摩托车,发动起来,一阵风似的出了村委会。

尤一手的眼光果然没错,尤明光办事的确周全利索,不到两个小时,摩托车就载着他回到了村委会。

尤一手走出来,站在门口,急吼吼地问仍跨在摩托车上的尤明光:“事情办得咋样?”

“很顺利,您放心吧,叔。”

“那……那他没给你啥?”

尤明光摇摇头,说:“没,啥也没给。”

“哦,那没事了,你回吧。”尤一手招招手说着,心里恶狠狠暗骂起来,郝同志,你这个半男不女的熊玩意儿,果然没给写借条,你这个操人不使吊的家伙,真他妈狡猾!

然而,更为狡猾,更令人意想不到,更加阴险的还在后头。

当天晚上,那个貌似衣冠楚楚,官气实足的郝委员又把电话打到了柳叶梅家里。

电话是晚上十多点才打过来的。

当时柳叶梅已经沉沉睡了过去,正做着当上村干部之后的美梦,手机铃声就呜哩哇啦地响起时。

她竟然被吓懵了,慌忙跳下床,光身赤脚,满屋子的转悠,好大一会儿工夫才找到手机,原来就在自己的枕头底下。

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眨眼想了想,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铃声却停了下来。

都这个点了,是谁往这边打电话呢?该不会是打错了吧?要不然就是骗子……

正想着,手机又想了起来,这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柳叶梅吗?”听筒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果然是找自己的,柳叶梅一时却没有听出对方是谁,问道:“你是……你是谁呢?”

“这么晚了打搅你,实在抱歉呀,柳叶梅同志!”

柳叶梅心里一动,声音听上去咋这么耳熟呢,却又分辨不出究竟是谁,正打着转地想着,对方又说话了,他说:“柳叶梅,没听出我是谁吧?”

“哦,你是……是……”

“你也够健忘的,我姓郝啊,就是上午跟你谈话的郝委员。”对方直爽地报出了身份。

柳叶梅禁不住浑身一紧,这个“戴着礼貌曰狗的奸诈”之人深更半夜的打电话找自己干嘛呢?

难道……

“柳叶梅啊,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有些不礼貌,只是担心你牵挂着自己升级提拔的事儿,早些给你露一下实情,也免得你睡不着觉。”

柳叶梅一听他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事,赶忙客气道:“谢谢您了郝委员,为了我那事儿,让您费心了。”

“这事吧,毕竟是你人生中的大事,所以我也不好懈怠了,也是在想方设法地帮着你实现这个愿望。只是吧,你这事终归还是有些分歧,一是你的非党员身份问题,主要领导意见不一致。

第二一点吧,就是你任职的问题,妇女主任跟治保主任这两个职务,他们还是没有达成一致。所以呢,我这个具体负责考察的人就成了焦点,稍有倾向,就可能直接影响到你的前途。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柳叶梅心里自然明白,郝委员无非是跟自己挑明,这事成与不成,位置好与不好,全在他手上了。于是就说:“郝委员,我明白……明白你的意思,我那事儿,还得靠您操心费力啊!”

“这个没问题,只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

“您的意思是?”

停了片刻,郝委员说:“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

柳叶梅听得出,他像是有难言之隐,就催问道:“郝委员,您有话直说就是了,柳叶梅又不是信不过您。”

“哦,柳叶梅你也应该明白,现在的提拔任用可是复杂的很,你这事吧,我在里面周旋,只是靠两张嘴皮子还是很难的,要不……要不……我们都是痛快人,也用不着遮遮掩掩的了,咱们就开诚布公的把话说明处吧。”

“嗯,你直说就是了郝委员。”

“我想着以你的名义,给两位主要领导表达一点点心意,你觉得这个想法怎么样呢?”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给他们送礼?”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可是……可是……你作为考察对象,这时候当面去办这事儿,怕是不合适,他们肯定是不会收的。”

“那郝委员的意思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