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赴汤蹈火一般/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叫了好大一会儿,不见屋里面有动静,就把手贴到门板上,试探着推了起来。边推边继续叫着:“村长……村长……尤村长……”

过了足足十几分钟的样子,终于听到了一声咯吱的开门声,尤一手气呼呼地喊一嗓子:“谁啊?一大早的发啥疯呀?”

“叔,是我。”

“你是谁?”

“柳叶梅……柳叶梅呢,叔。”

“操,咋听着像猫叫呢。”

随着踢踢踏踏的一阵脚步声,院门吱喽一声开了,尤一手睡扁了的一张黑脸夹在了门缝里,瞪着柳叶梅问一声:“被人祸害了咋的?”

“别胡闹了,我有急事找你拉。”

见柳叶梅满脸惶遽,尤一手倒也不敢怠慢,后退一步,哗啦打开了门。

“啥事啊?看你慌里慌张的。”尤一手边闭门边问柳叶梅。

“进屋说吧。”柳叶梅径直朝着屋里走去。

尤一手在后面叽咕道:“你婶子还在睡呢,让人不得安宁。”

“自家婶子怕啥?你又不是在偷女人,真是的。”话没说完,腿已经迈进了门槛。

突然又想到自己要说的这事怕光,见不得人,更避开尤一手的老婆黄花菜,这才退了回来,对着跟进来的尤一手又是眨眼,又是摆头,嘴上却说着体己话:“还是被打搅婶子睡觉了,工作上的事情,咱们还是到办公室说吧。”

尤一手被搞蒙了,骂一句:“骚娘们儿,驴踢了脑袋了咋的?”

柳叶梅也不回言,快步出了院门,奔着村委会的方向去了。

尤一手回屋穿戴齐整后,再点燃一支烟叼在嘴上,这才屋门院门,迈着方步朝前走去。

来到村委会后,见柳叶梅直愣愣站门前,紧瞅着锈迹斑斑的门板发呆,尤一手就低声调戏道:“是不是那玩意儿痒痒了,急着让我给蹭蹭啊?”

“你就留点口德吧,这不又遭报应了,谁还有哪份心思呀!”

尤一手打量着柳叶梅一张冷冷的、锁满了愁绪的面孔,噤了声,开锁拉开门,先一步往里面走去。

屋里还黑咕隆咚的,尤一手走进去开了灯,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抽出一支烟夹在手上,望着一屁股墩在了柳叶梅,问道:“说吧,又出啥事了?”

柳叶梅却突然失忆了一般,僵在了那儿,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你看看你,一大早的去砸我们家的门,就是要我来陪你发呆呀?”

“我是……是被吓呆了。”柳叶梅满脸慌怯地说。

“到底是咋回事啊?你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呀!”

“叔,咱们被郝委员给缠上了!”柳叶梅突兀地冒出了这么一句。

“啥?”尤一手一惊,说,“不是已经摆平了吗?”

“是啊,那一曲是摆平了,可他又来了一曲。”

“那狗日的他……他又耍啥花招了?”

“昨夜里十点多,他打电话找我了。”

“都那么晚了,找你干嘛?作死啊,麻痹滴!”

柳叶梅就把郝委员跟自己的通话内容,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跟尤一手说了一遍,并道出了在自己心底积聚了一夜的忧虑和不安。

“狗娘养的!想不到干部里头,还真有这种人面兽心的玩意儿!”尤一手恶狠狠地骂一句,然后就沉着脸发起呆来。

呆坐了好大一阵子,他才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吧嗒……吧嗒……按了好几次,才打着了火,把衔在嘴上的烟卷点燃了,吸吸啦啦吸了起来。

等一憋子气吸完了第二支,他把手中的烟头摔在了地上,再用脚跟踩上去,用力碾蹂着。

直到烟头被碾成了粉末状,尤一手才抬起头来,脸色乌黑,紧咬着牙关,骂咧咧喊一声:“姥姥个蛋的!就他那点道行,还嫩着点儿,这次他一准又落我手心里了!”

柳叶梅不解地问:“你不会是气糊涂了吧?”

“你见我啥时糊涂过?”

“明明是咱们的把柄握在他手上,你咋说他落你手里了。”

尤一手嘴角扯出一丝冷笑,说:“你以为我老尤这么多年的干饭就白吃了呀?拾掇他个二B货,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嘛,这一次我非让他嘴吐狗血不行!”随后又叽咕道,“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老子这一箭之仇算是报定了!”

见柳叶梅一脸茫然,尤一手就对她招招手,说:“你过来,我教你咋办法,只要你别慌乱,沉着冷静地把戏演活了,保准就有他好看的了。”

柳叶梅乖乖走了过来,耳朵凑近了,听尤一手如此这般地一番说教了一番。然后瞪大眼睛,似信非信地疑问道:“这事能……能行吗?”

“啥叫能行呀?百分百靠谱,你大胆去做就是了,绝对万无一失!”尤一手胸有成竹地说。

柳叶梅呆着脸,点点头,答应下来。

“好了,你赶紧回去吧,好好把自己拾掇拾掇,弄得好看些,吃完饭后,你直接到村口等我。”尤一手对着柳叶梅说。

柳叶梅按照尤一手的意思,回家后,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漂漂亮亮,站在屋子里草草吃了几口饭,拿起手包便出了门。

来到村口时,还不见尤一手来,只得杵在路旁干等着。

此时的太阳已经升起了老高,可感觉上去仍然阴气很重,一阵小风擦身而过,竟还带着丝丝的凉意,柳叶梅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不大一会儿,一辆出租车从村子里开了出了,戛然停在了柳叶梅身边。

车门打开,尤一手伸出一个脑袋来,冲着柳叶梅大声喊道:“上车……上车……赶紧上车!”

柳叶梅猫腰钻进车里,坐好后,侧过脸望着尤一手,说道:“你行动够利索的,这么快就把出租车叫来了。”

尤一手打着哈哈,不可一世地说:“那是,你不看看咱老尤是谁啊!咋说也是个炕头狸猫坐地虎,啥事能难倒咱?”

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柳叶梅也只得收敛着,不敢随便乱说啥,只是淡淡地附和道:“那是……那是……您尤村长可是响当当的人物。”

一路上,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与此行无关的话,转眼之间,镇驻地就在眼前了。

尤一手轻轻拍了拍司机的肩膀,指着路边的一个大广告架,说:“大宝侄子,你先把车停到那边,我有事跟柳叶梅交代一下。”

司机爽快地答应一声,把车靠了过去,稳稳当当停了下来。

柳叶梅随在尤一手后头下了车,走到了广告牌的背阴面。

尤一手站定后,从一个手提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敞开口,对着柳叶梅说:“你是五千块钱,你收好了。”

柳叶梅接过来,神色有些慌乱地说:“万一真让他拿去了咋办?”

“这是鱼饵啊,他吃进去才对头,要不然咱们咋能钓到鱼呢?”尤一手说着,又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塑料袋子,远远地提在手上,问:“你知道这是啥不?”

“啥?”

尤一手极力压低声音,说:“就是那种让人意乱情迷的药,我把它洒在一个手绢上了,到时候你就装着给他抹汗啥的,一定要他吸进鼻子里去。”

“那……那我没事吗?不会也跟着中毒发作了吧?”柳叶梅担心道。

“你拿出来的时候,注意离得稍微远一点儿,尽量憋住气,一会儿就没事了。再说了,你就是真中毒了也无所谓,不正中他下怀嘛,效果会更好,你说是不是?”尤一手坏笑起来。

“我还真担心这药不管用呢。”

“药应该不会有问题,一直都严严实实放在那儿,不会失效的。”

“没失效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柳叶梅说着,便往后趔趄着身子,把手绢装进了自己的手袋里。

尤一手一脸认真地对着柳叶梅说:“就算是药不起作用了,不是还有你嘛,你就拿出自己调情的能耐来,把身子贴紧一些,用胸膛挺高一点,狗曰的,你就大胆地勾引他,用手挠他、揉他,甚至可以更直接一些,直到让他失火,让他燃烧,然后就干净利索地脱掉他的衣服,这时候就赶紧喊叫一声,老子就开始登场了!”

“可……可我还是有些担心,你不是说他不是一个纯爷们嘛,万一他对女人身子不感兴趣呢?”

“你招惹他,撩拨他呀,就你那双小嫩手,神仙都顶不住三把摸,更何况他一大部分还是个男人之身呢。”

柳叶梅摇摇头,苦笑着说:“你都那我当啥了?都快成风流成性的女特务了。”

“这你还怪我呀?要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打理他呢!”

“唉,谁让咱遇到这么不要脸的货色了呢,只得硬着头皮上了。”柳叶梅说完,转身回到了路上,拉开车门,上了出租车,对着司机说,“麻烦师傅把我送到桥头宾馆去。”

司机应一声,再望一眼广告牌下的尤一手,问道:“尤村长他……他不走了吗?”

柳叶梅说:“你把我送到后,再回来接他。”

车顺着柏油路往前行驶了不到五分钟,便进入了镇驻地,一脚油门,就看到了一条污水横流的河,河上跨着一架老桥。

还不等到桥头,柳叶梅便喊住了师傅。

师傅说:“还没到呢。”

“就在这儿下吧,没事的。”

出租司机就缓缓把车停靠在了路边,嘟囔一声:“这还有好大一段路呢。”

“没事的,我腿有些麻木,正好活动一下。”柳叶梅轻松地说着,推开车门下了车。

柳叶梅下车后,站在原地,看着出租车掉转车头返回了,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再把手按到心口处,用力揉了揉,安抚了一下慌乱的思绪,这才扭头朝着前面的右侧的一家宾馆走去。

远远看过去,宾馆的规模不大,前头五间门面房,后排十几间低矮的黑瓦屋,被高高的院墙圈围了,显得灰头土脸,毫无生气。

步行了足足十几分钟,柳叶梅来到了宾馆门口,抬头望一眼,见门旁右侧上面挂着一块木板子,上面用黑笔写着四个字“桥头宾馆”。

柳叶梅断定就是这地儿了,再次驻足,下意识地抻了抻衣襟,拢了拢头发,然后甩开步子,走进了宾馆门厅。

门厅内,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边嗑瓜子边看电视,见柳叶梅走进来,赶忙站了起来,一脸贱笑点了点头,嘴上说道:“您是来找郝领导的吧?”

柳叶梅脸微微一红,点了点头。

“那你跟我来吧。”小伙子说着,抬脚穿过门洞,朝着后院走去。

走进院子里,小伙子指了指左侧角落里的一间房,冲着柳叶梅说:“郝领导就在那间屋等着你,九号……九号……您看清了吗?”

柳叶梅还是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那您去吧。”小伙子说一声,便返回了门厅,侧身的刹那,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柳叶梅知道他那笑的意思,心头虽然一阵潮动,但随即就告慰自己,反正互相之间又不认识,他爱咋想由他去。

再说了,自己这次赴约,也是被迫无奈,完全是在承担着一项正义使命,有着英勇就义、赴汤蹈火的悲壮和神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