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玫瑰花香味儿/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想着,那个九号门突然咯吱一声开了,郝委员一张还算有些男人味的脸显了出来,朝着柳叶梅招着手。

柳叶梅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抬脚快去走了过去。

进屋后,柳叶梅站在门口往里面打量一圈,见屋子里设施很简单,只有一张破桌按在靠窗口处,上面放了几个脏兮兮的茶碗,和一把同样脏兮兮的茶壶;

两把爆了皮的旧皮沙发靠在东墙根;一张木质的双人床按在西北角的靠墙处,一床已经分辨不出颜色的被子铺在上面,皱巴巴像一堆垃圾堆在上面……

“赶紧进屋吧……进屋吧。”郝委员站在一旁,平和地说道。

柳叶梅打量他一眼,觉得他镇静异常,没事人似的,就跟昨天刚刚见到他是一模一样。

郝委员先一步坐到了里面的沙发里,侧脸客气地对着柳叶梅说:“这个地方就是条件差一些,将就一下吧,别介意……别介意啊。”

柳叶梅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缓步走过去,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

屁股刚刚坐实,就听郝委员说:“柳叶梅,你是不是把事情想复杂了?”

“没呀,没想复杂啊。”

“没想复杂才怪呢,看你那气色吧,像是一个晚上都没睡似的。”郝委员紧盯着柳叶梅的眼睛说道。

柳叶梅低着头,小声说:“稍微想了点儿,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了?”

“只是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做出那么傻的事情来。”柳叶梅脸上有意装出一副懊悔的表情来。

“这会儿知道错了吧?”

“是啊,郝委员,有了这次教训,以后再也不敢那样了。”

郝委员叹息一声,说:“你那样做,不仅败坏道德,伤风败俗,还会严重腐蚀组织的纯洁性,继续下去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

郝委员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说:“你说你,好好的一个人,有多糊涂啊!你瞧瞧你自己,有多水灵,多漂亮呢!竟然跟尤一手那么一个脏兮兮、皱巴巴的土老冒玩那个,也太没有品位了吧?再说了,他都啥年纪了,怕是已经连枪都举不起来了,还能有啥玩头呢?”

柳叶梅深埋着头,双手来回搓动着,没说话。

郝委员接着说:“我真的就搞不懂你了,好好的一个女人,模样好看,身材也美,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呢?”

柳叶梅抬头望一眼郝委员,唯唯诺诺地说:“郝委员,都是……都是我一时犯浑……糊涂……没控制好自己。”

“柳叶梅,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尤一手那个老东西强迫你的?”

柳叶梅断然摇摇头。

“你在为他作掩护,打埋伏吧?”

“不是……真的不是。”

郝委员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如果真是他强迫的,我就不会轻易放过他,不让他狠狠给我拉几个金粪蛋才怪呢。”

柳叶梅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摇着头说:“不是……不是……他不是那种人,平日里挺好的,只是一时糊涂就……就那样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是你主动的了?”

柳叶梅点点头,再摇摇头,然后低头不语。

“柳叶梅啊柳叶梅,你可真令我失望,一开始见到你时,我对你印象特别好,真有一见钟情的味道,都有些喜欢你的冲动了,可想不到你思想那么浮华,行为那么糜烂!”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郝委员。”

“那是怎样的?是不是你为了当村干部,主动献身给他的?”

“不是,真的不是。”

郝委员清了清嗓子,瞪着柳叶梅大声责问道:“这不是,那不是,那究竟是为什么?”

“郝委员,我跟你说实话,你别不愿意,好吗?”柳叶梅抬起头来,羞怯地望着郝委员。

“好,你说……说给我听听。”

柳叶梅从裤兜里抹出了自己的手帕,动作夸张地擦起了脸上的汗,擦了一会儿,才羞答答地说:“郝委员,其实……其实……我那样变成了那个样子,都是你给惹火的。”

“我……我给惹火的?咋惹火的?”

“你当时,在我身上又是摸,又是揉的,还把手放到了那里面,弄得我浑身滚烫,心里酥痒,都控制不住了。”

“可我那是在工作呀,在例行公事,又不是儿女情长。”

“郝委员,可那样的工作方式,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常言不是说嘛,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们都是点火就着的正当年呀,你那么一阵闹腾,我都被火烧晕了,五脏六腑就烧开了锅,根本就控制不住了。当时就想……就想……”说到这儿,柳叶梅期期艾艾起来。

郝委员往柳叶梅这边探了探身子,说:“你都想怎么着?”

“我想着吧,还以为……以为你要我呢。”

郝委员一脸认真地说道:“说句实话,我也不是不想要,男女之欢,你情我愿,这也是人之常情嘛。可我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怎么好随随便便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呢?怎么好扭曲生活作风,随意阴乱放纵自己呢?”

“可……可……”

“可啥可?生活作风无小事,像尤一手那种人就不配做党的干部!就不配做人民的公仆!就该受到制裁!”郝委员竟然怒火中烧,喷起了唾沫星子。

柳叶梅看上去是被吓傻了,紧咬着嘴唇,不敢再说话。

郝委员望着柳叶梅,动情地说:“柳叶梅,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吗?那是因为我是个爱才之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走访之后,我觉得你确实是一个人才,是个女中豪杰,是个优秀的干部苗子,你知道昨天晚上我为什么那么晚了还打电话找你吗?”

柳叶梅茫然地摇摇头。

郝委员接着说:“那是因为我无意间听了你跟尤一手胡来的那段录音后,顿时火冒三丈,大失所望,情绪一时都失控了你知道不?如果你当时在场,我真想揍你几个耳光,你信不信?柳叶梅!”

“我信……我信……”柳叶梅就象一个做错了事的小绵羊。

“我一时间内心非常复杂,又是爱惜,又是痛恨……唉,那种心情你根本就没法理解。所以我就当即决定,为了你以后的事业前途,必须让你吃点苦头,让你长点记性,让你花钱买点教训,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吗?”

“我懂……我懂的……郝委员。”

“好,你懂就好,关键是你要懂我的心!懂我的情!”

柳叶梅乖乖地点了点头。

“那好,还有我去帮你拜门子,找领导沟通的事情也想好了吗?”

“想好了……想好了……郝委员。”

“那好,抓紧拿来吧,我得赶紧去把事情办了。”

柳叶梅轻轻答应一声,拿出一直抱在怀里的皮包,慢慢拉开拉链,把那个装有五千元现金的信封拿了出来,双手毕恭毕敬递给了郝委员,嘴上说道:“郝委员,这是五千块钱,你数一下。”

“数啥数,我还能信不过你?”

“不行,您还是数一数吧,免得再出差头。”

郝委员敞开信封,瞄一眼里面齐刷刷崭新的百元大钞,两眼随即闪烁出了贪婪的光芒。

“你赶紧数一数吧,当面点钱不为过的,我心里也好踏实一些。”柳叶梅又说一声。

“那好吧,我就数数。”郝委员说着,用手指捏出了信封里面的钱,捏在手里,一张一张笨拙地点了起来。

趁着他点钱的当儿,柳叶梅把手伸进了手包里,摸摸索索掏出了尤一手为郝委员精心准备好的“礼物”——

那条沾染了迷药的手巾,悄然放到了郝委员的面前。

郝委员等点完钱之后,又重新装进了信封里,抬头冲着柳叶梅说:“没错……没错……整整五千……整整五千……那我就收下了啊。”说着,便把信封装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柳叶梅客气道:“郝委员,钱也不多,就指望着你为我操心了。”

郝委员笑着说:“柳叶梅,你就放心好了,这钱我不会让你白花的,保证用到实处,不但让你提拔顺利,还能确保你前途无量,步步高升。”

“我知道郝委员是个好人,是打心眼里为着我好,这……这让我心里非常感动,真的非常感动!这都大热的天了,还为我跑腿费力的,真让我柳叶梅心里过意不去。瞧把你给热的,都满脸是汗了,赶紧擦一擦吧。”

郝委员抬起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问道:“我流汗了吗?”

柳叶梅点点头说:“是啊,看上去满脸明晃晃的,全是汗了。”

郝委员笑着说:“天热不说了,为了你那些事儿,也是着急上火的,不流汗才怪呢!”说着摸起了面前的手巾,双目含情地望着柳叶梅,问:“这是你为我准备的?”

“是啊,昨天我就看到了,你不习惯带擦脸的东西,临出门的时候,就特地给你带来了一条手巾,新的,从来没用过,你就放心用吧。”

郝委员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清香沁入心扉,他禁不住眉飞色舞地感叹道:“好香呢!一股浓浓的玫瑰花味儿……”

柳叶梅脸色绯红,故作娇羞地说:“那是俺随身带来的,能不香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