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钻入圈套/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香……香……”郝委员直接把手巾严严实实捂在了鼻子上,哼哧哼哧往里吸着。

吸了一会儿,拿开手巾,满脸淫亵地问柳叶梅:“柳叶梅,咋这么香呢?不会是你身子的味道吧?”

“这还要问吗?你又不是没闻过。”

郝委员双眼迷离开来,盯着柳叶梅修长的腿部,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说:“昨天只忙着工作了,没顾得上好好闻一闻了,可惜……可惜……”

“郝委员,你真坏,说得俺都不好意思了。”柳叶梅风情万种地扭动着身子,深埋下了头。

“这还有啥不意思的,食色性也,君子好逑嘛,连孔圣人都喜欢,更何况咱们这些俗人了,你说是不是呢?柳叶梅。”郝委员说着,一只手摸到了柳叶梅嫩如豆腐的手上,贪婪地摩挲起来。

“郝委员,别怪我,你昨天那样,也太过了点儿,我毕竟是个女人,那经历过那样的考验啊,不光身上难受,连心里面都那样了,整整一天,都晕晕乎乎,觉都没法睡了。”柳叶梅说着,故意往郝委员身边倾斜着,几乎贴在了一起。

“柳叶梅,你动心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动心了,反正心里……心里火辣辣的,说不出是个啥滋味了。”

“柳叶梅,你心里面究竟怎么样了?”

“郝委员,你可真坏……这个让人怎么说得出口呀?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柳叶梅扭一下身子,细腰摇摆,风韵无穷。

“哦,明白了……明白了……看来你是想男人了,是不是?”郝委员说完,咕咚咽了一口唾沫。

“郝委员,你真坏。”

“柳叶梅,你是不是对我动心思了?”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一见面,就觉得你是个好人,好男人。”柳叶梅忸怩着,像是被羞得无地自容,脸蛋儿通红,着了火一般。

“柳叶梅,要不这样,咱都谈到这份了,就别在遮遮掩掩了,好不好?”

“那你想咋样呢?”

郝委员往旁边的床上望一眼,说:“老坐着也太累了,腰板受不了,也不便于感情释放,不如换个地方?”

“你说吧,去哪儿?”

“上床上吧,好不好呀,柳叶梅?”

“那怎么行呀?多不好意思。”柳叶梅撅着红艳艳的嘴唇,接着说,“再说了,今天咱们又不是正经谈工作,不能再让你那样了,太过分了。”

“谁说不是谈工作了,我约你来,主要目的还是你提拔当干部那事儿,昨天没谈妥,今天继续……继续……接着昨天的程序,继续深入调查,中不中的柳叶梅同志?”郝委员边说边站了起来,紧握着柳叶梅的一只手,把她拽了起来。

“郝委员,我……我……”柳叶梅装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来,直往后趔趄着身子,嘴里却唧唧歪歪说着啥。

郝委员往前探了探身子,急促地吸了几下鼻息,说:“柳叶梅,你身上太香了,真好闻。”

“香吗?”

“是啊,像极了花香。”

“啥花的香味儿?”

郝委员若有所思,然后说:“好像是月季,不……不……像是玫瑰,盛开的玫瑰花儿就是你身上的味儿。”

“郝委员,你是刻意讨好我吧?我自己咋就没闻到呢?”

“真的很香,我都快被你熏醉了,晕晕乎乎的,走,到床上去,躺一会儿,好不好?”

“那样不好吧,会乱了规矩的。”

“这有啥呢?不就是睡一觉嘛,咱们又不会胡来,我想你保证,绝对不跟你来硬的。”

“那也不中,毕竟男女有别,不能堆在一块儿,那多不好意思啊。”

“来吧……来吧……你就别跟我生分了,抓紧了,让我闻闻你身上的香味儿,到底属于哪一种香型,然后才有劲去帮你办事儿,别磨蹭了,赶紧……赶紧……”说着,郝委员双手拦腰抱住了柳叶梅。

柳叶梅说:“你放开,我自己上床。”

“那好……那好……”郝委员真的就松了手。

柳叶梅走过去,爬到了床上,脑子里想着,今天不能让他再动自己的身子了,说不定啥时尤一手就闯了进来,会很难堪的。

而此时的郝委员并没有跟着上床,而是站在那儿,双眼直勾勾从上到下打量着柳叶梅的身子,禁不住惊呼道:“柳叶梅……柳叶梅……你简直太漂亮了,简直……简直就是艺术品啊,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是嘛,我真的美吗?很美吗?”柳叶梅故意弄出一副眼波流转,眉目传情的神情来。

“哎哟……哎哟……哟……”郝委员像是喝醉了,颤栗了一阵,然后闭上眼睛,满脸陶醉。

“郝委员,咱好好谈谈吧,我当村干部那事儿,究竟咋样了?”

“哦……哦……我尽量而为吧。”

“你的意思是,还没有把握了。”

“这可是大事,要经过上头研究的。”郝委员说着,睁开了眼睛,直直瞅着柳叶梅。

柳叶梅轻轻翻一下身子,露出了腰间白白的细嫩,说:“是你来调查研究了,我的好,我的坏,还不都在你嘴上呀。”

“是……是……可也不全是,这事吧。”

“郝委员,你可真不够意思,我都这样了,你还跟我遮遮掩掩的,这样也太不厚道了吧?”柳叶梅说着话,把一只脚探了过去。

郝委员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又闭上了双眼。

柳叶梅越发放肆,一下一下轻柔蹬踢着,十二分的撩拨。

郝委员连声怪叫着,浑身紧绷,微微颤栗。

柳叶梅的手指轻轻地游走着,不时用指尖勾挑一下,极具撩拨,娇滴滴地说:“郝委员,如果我……我给你,你敢要吗?”

“不……不……男女授受不亲,坚决不能越界。”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这不就是被你的美征服了嘛,实在克制不了。”

“既然克制不了,就豁出去吧。”

郝委员那经得住这软磨软的刺激,火焰呼呼燃起,滚烫地蒸腾,简直是熬心煎肺,好不难受……

柳叶梅越发放肆,不停“折磨”。

郝委员“折磨”得欲死欲活,呻吟不止。

……

就在这时,房门砰一声被推开了,尤一手铁青着脸闯了进来,身后紧随而入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

年轻人手里举着相机,冲着正一脸痴醉,四仰八叉的郝委员就噼里啪啦拍起照来。

郝委员一时竟懵在了那儿,连眼珠子都凝住了,就像一尊丑陋不堪的泥胎一般。

等他回过神来,被刺刀挑了腚眼一般,跃身下床,就像一条褪了毛的狗一般,刺溜一下钻进了木床下面,战战兢兢缩成了一团,只有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从床底传了出来。

尤一手坐到了沙发上,架起二郎腿,慢条斯理地从衣兜里摸出了香烟,递给拍照的年轻人一支。

年轻人接过来,叼在嘴上,对着尤一手说:“尤村长,您看看,照片拍得还满意吧。”说着把相机送到了尤一手跟前,找出存图,让他看了起来。

“嗯,不错……不错……真不错,不愧为是报社的专业摄影记者,拍出来的东西就是不一般,好!好!”尤一手扯开嗓门,夸张地喊了起来。

年轻人从裤兜里摸出打火机,先为尤一手点着了眼,再点燃了自己的,深吸一口,然后说:“那好,既然您满意,那明天就见报,就发在二版的,您看怎么样?”

“不行!就上一版,这样的特大新闻必须上一版。”

年轻人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来,说:“尤村长,您有所不知,一版都是重要人物的专题,不好顺便占用的,再说了,这样的事情毕竟丑陋,上不得那个版面的。”

“唉,我说小伙子,你瞧不人咋的?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谁?他是谁?”

“他可是正儿八经的重要人物,专管组织的领导干部,他不上一版谁还能上一版?实在不行,咱他娘的搞一个专刊!”

年轻人装模作样想了想,说:“那这样吧,我回去跟主编汇报一下,尽量上一版。”说到这儿,年轻人一拍脑袋,诈唬道:“可别说,这一阵子正好抓惩治腐败的典型,需要一些反面报道,也好给广大党员干部敲一敲警钟,这下好了,我可得着了,准得受奖挨表扬了,毕竟这类稿子难道呀,更何况是实地抓拍的照片,可遇不可求呢。”

“你这一趟可没白来,以后多下来转转,基层的新闻才有味道呢,就像今天这事儿,那可是典型中的典型,不引起轰动才怪呢!”

“那是那是,一定多来,多来。”年轻人说着,又把相机送到了尤一手跟前,对他说:“您再从这几副照片中选出两张最满意的,就照着最清晰,最有代表性的选,以便我们选稿时参考。”

尤一手对着相机指指点点着,嘴上煞有介事地说:“就这张……这张……还有这张……”

年轻人说:“好了……好了……用不了那么多的。”

尤一手粗嗓大气地嚷嚷道:“多发……多发……越多越好。”

“那好……那好,尽量安排吧。我看就这样吧尤村长,那我先回去了,如果能赶在下午定稿,那明天一准见报。”

“别急着回呀,一起吃过午饭再走吧,大老远的来,咋好空着肚子走呢?”

“不了……不了,新闻是注重实效性的,必须在第一时间刊发。再说了,我们党报有规定,工作人员是不能利用公务之便吃请的,一旦发现有此类现象,是会被处分的。”

“那好吧,可别让你受了处分,赶紧回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