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被搞蒙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郝委员长吁一口气,颓废地说:“老尤,只要不报案,不登报,其他条件都好说……都好说。”

“我是想放你一马,可我担心你不吸取教训,以后继续骗财骗色,有一天栽了跟头,把今天这事捅了出去,我老尤可就真的成包庇犯了。”

“老尤你放心……你一百个放心,我以后再也不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了,如果再犯,就让我……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郝委员发起毒誓来。

“那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放心了。”

“谢谢老尤……谢谢尤村长。”

“你先用不着谢我,我还没答应咋样处置你呢。”

“黄老兄……尤村长,你的意思是?”

“你先起来把衣服穿上吧,别在那儿丢人现眼了,还是领导干部呢?简直就是个无赖!流氓!”尤一手恶狠狠地骂道。

一听这话,郝委员赶忙爬起来,双手捂着身上的“异物”,溜到床头处,抓起衣服,躲到墙角穿了起来。

尤一手望着他狼狈不堪的模样,感叹道:“郝委员呀郝委员,你咋就把自己弄成这个熊样子了呢?”

郝委员不说话,直到把所有衣服都穿齐整了,才走过来,蹲在了尤一手跟前,活脱脱一个被绳之以法的罪犯。

尤一手有了一番满足感,低头问道:“郝委员,今天这事你怪我不?”

郝委员摇摇头,说:“不怪你……不怪你,是我有错在先。”

“你呀,也真的是太过分了,平常吃点、喝点、捞点的事儿也没少干了,到头来还觉得不过瘾了,竟然做起了诈骗的勾当来,你这是犯法呀,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知道……”

“郝委员,我再问你一件事,你是不是觉得我尤一手特别傻?”

“没……没……尤村长是个精明人,这事大伙公认的。”

“那你还敢设局欺诈我?就不怕被我识破?”

“一开始也没想那么做,这不看到你有把柄了,就起了歹意。”

“我有啥把柄被你抓到了?我有吗?”

“不就是你跟……跟……”

“你好好想想,我有吗?!”尤一手大吼一声喝问道。

郝委员突然幡然顿悟,忙改口,不迭声地说:“没有……没有……都是我瞎了狗眼……胡说八道……无事生非……”

“好,只要你承认自己胡说八道就好,如若以后再听到那些诬赖我的狗屁,我就跟你没完,你听好了没?”

“听好了……听好了……老尤你放心,我觉得不会再提半个字。”郝委员点头应承道。

“那就好,现在说说今天这事吧。”

郝委员怯怯问道:“今天这事怎么了?”

“你打算怎么了结?”

“我把钱退给你们就是了。”

“就那么简单?”

“老尤,那你的意思是……”

“你自己没长脑子呀?就不会想一想,你设着套子折腾我们,搞得我们提心吊胆,茶饭不思,坐卧不宁的,这精神赔偿该不该给?”

“给……给……”

“还有,为了伸张正义,我把柳记者都从大老远的省城请了来,来往的费用呢?你该不该负担?”

“该……该……”

“这可不行……不行!”站在门口的“记者”说话了,“我今天可是专程来的,报纸的版面都留出来了,这稿子如果发不上,那损失可就大了,大得能把你给吓个半死!怎么好单单给我补偿一点点差旅费用呢?”

郝委员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哀告道:“记者同志,您就多担待点吧,我家里实在是拿不出啥钱来,这一阵子为了买房,四下里借钱,您就开开恩,高抬贵手吧!”

“记者”固执地说:“我不管,反正你不给钱,我就登报。”

“别登报……别登报,那你说个数,我该给您多少钱?”

“看你一副可怜相,这事如果摊在其他人身上,没个十万八万的绝对摆不平,你知道不知道?”“记者”冷冰冰说道。

“知道……知道,您就发发善心,帮我一次吧。”

“听了你那些劣迹斑斑的事,我觉得这一次是得着大噱头了,没准就能一炮走红,至少能在本单位夺个头彩。你让我帮你,可谁来帮我呢?”“记者”不依不饶地吵嚷道。

尤一手望着“记者”,替郝委员求起情来:“柳记者,你看这事吧,也怨我被郝委员搞蒙了头,事先考虑不周,现在也觉得他挺可怜人的,实在是不忍心把他逼上绝路。我那就豁出这张老脸为他求个情,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饶过他这一回吧,只要他点差旅费算了,你说行不行呢?”

“记者”恼怒地说:“这明明是一条大鱼,就这样白白放在了,本来我就不舍弃,回去后肯定还会为此挨训被罚,这一份还要我个人来承担,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说完叹一口气,接着缓下声来,无奈地说,“既然尤村长已经求情了,那我就不能不给你面子,你就看着给吧。”

按照尤一手事先的打算,这一码下来,至少也得让郝委员吐出三万块钱来。但事到临头,看到平日里耀武扬威的郝委员赤身裸体,战战兢兢双膝跪地,磕头求饶的埋汰模样,心就软了,竟同情起他来了。

又联想到柳叶梅面临提拔当村干部的事儿,也不好拧得太过份,万一他破罐子破摔,把自己那档子臭烘烘的事儿张扬出去,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尤村长,我还急等着去汇报柳叶梅考察那事呢,你看……”

尤一手沉吟了一会儿,满含真诚地说:“郝委员啊,其实你也该知道今天这件事的份量,搞不好就能毁了你的一生,连你的老婆孩子也会跟着受牵连,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但念及咱们多年的交情,我也不得不给你留一条后路啊!”

“老尤,你能这么想,真让我感动……让我感动啊……”郝委员说着,双目中真就溢满了汪汪的泪水。

最终,老尤还是大发“慈悲”,高抬贵手了,他答应郝委员只偿还“借”老自己的一万元,和柳叶梅刚刚交给他的五千元;外加给“柳记者”一千元的车马费,跟五百元的辛苦费。

见“记者”拉长了脸,叽叽咕咕一个劲地嫌钱少,尤一手就陪着笑脸,主动为郝委员求起情来。

尤一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话打动了“记者”,他才勉强答应下来,声言也就是看在老村长的面子上,要不然他死也不会就此罢休。

为了以防万一,杜绝出现节外生枝的事儿,在尤一手的倡议下,还逼迫郝委员写了一份保证书,其内容无非就是还款日期的确定、保密事项的细节、以及确保柳叶梅得以顺利提拔的保证等等。

等签字画押后,郝委员才噤若寒蝉地叽歪了一声:“可以把我那照片删掉了吧?”

“记者”一瞪眼,说:“那不行!”

“为什么?”

“等你钱给我再说。”

“可……可我把钱打到你的卡上后,怎么能知道你删没删呢?”

“你以为我像你啊,整个儿一禽兽不如!”“记者”冲着他骂一句。

尤一手再次替郝委员求起情来,说:“柳记者,我老尤以自己的人格担保,绝对督促郝委员两天之内把钱打到你账号上去,你就当着他的面把照片删掉吧,也好让他踏实些,你看好不好?”

“可如果他耍赖呢?”

“哎,郝委员是领导干部,咋会言而无信呢?再说了,我老尤自有后手,让他赖都赖不了,你放心好了。”

“记者”打量了郝委员几眼,蔑视道:“我对能做出这种卑劣之事的人,真还有几分信不过。”

郝委员疚愧之极,深埋下了头。

尤一手思量了一番,然后对着郝委员说:“郝委员,你看这样好不好,先让柳记者在这儿等一会儿,你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去提钱,把该还的账全都还了,就在这第一现场做个了结。再走出这家宾馆时,就当啥事也没发生过,你看咋样?”

郝委员稍加思忖,点头答应下来,说:“好,我这就去……这就去……你们先在这儿等着,一会儿就回来……一会儿就回来。”

不等有人回应,郝委员已经起身,飞奔着跑出了屋。

三个人坐在脏兮兮的宾馆里等着,眼看着墙上那块老时钟的时针就要指向正午十二点了,却仍不见郝委员回来。

尤一手早就坐不住了,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动着。

坐在床沿上的柳叶梅一脸紧张的神情,禁不住问一声:“郝委员他……他不会跟咱们耍花招吧?”

“不会的,他不敢!”尤一手嘴上这样说着,表情却也明显流露出了一丝焦虑。

“他会不会……会不会自己去报警呢?”柳叶梅接着问道。

“你以为他傻呀,会自己去送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