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恰到好处的表演/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记者”也有些坐不住了,小声问尤一手:“尤村长,你看我是不是该回去了?或者是先出去找个地方躲一躲?”

“你有啥好躲的?我们对他仁至义尽的,又没难为他。再说了,他那些让人恶心的照片不是都在你相机里嘛,他敢冒险去报案?那可真是自找难堪了,一旦你把那些照片公布出去,他还有法活吗?不丢死才怪呢。”

“我可真担心他去报案,万一警察来了,可就难堪了。”

“这有啥难堪的?又不是捏造的,事实就摆在那儿。”

“可不管怎么说,我这记者身份是假的呀,冒充记者那可是犯法的,真要是被抓,罪过可不轻。”

“你放心好了,我既然把你给找了来,那就会百分百保证你的安全,否则我咋向我儿子交代?你说是不是。就算是警察来你也用不着担心,量他们也不敢把你咋样着,说不定还得请咱们吃饭呢。”尤一手给“柳记者”壮胆打起气来。

“那好,我相信你,既来之,则安之,就帮你把戏演到底的吧。”

柳叶梅这才朝着那个看上去文质彬彬,却很有表演才能的“柳记者”看了几眼,心里想着:尤一手真是个老狐狸,做事老辣得很,计划周全,环节缜密,可以说是一丝不漏,如果这拿钱的最后一关别出了纰漏,那这次行动就可以说是完美收官了。

正想着,听见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尤一手赶紧走到门口,外朝张望着,见果然是郝委员小跑着奔了过来。

郝委员进屋后,不等有人张口问他,便气喘吁吁地表示起了歉意,说:“不瞒你们说,我手头没……没那么多钱,急三火四找亲戚借的,让你们久等了……久等了……”

尤一手讥讽他说:“你都当了大半辈子干部了,瞧你这日子过得吧,真他妈寒碜!”

郝委员摇头叹息道:“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呢。”竟流露出了满脸苦衷,边说边从兜里掏出钱来,慌乱地数起来。

尤一手禁不住问道:“郝委员,你家住在县城,有老婆有孩子的,还有啥不满足的?”

郝委员手里数着钱,嘴上叽咕道:“不说也罢,听了让人闹心。”

说话间已经数出了一沓钱,再复核一遍,递给了尤一手,说:“这是给记者的一千五。”

尤一手接过来,拿到手里,并没有急着给“柳记者”。

“柳记者”心里清楚得很,既便是他们把钱给自己,也万万不能收,毕竟自己是看在跟尤村长儿子的哥们情分上,才答应来帮忙的,一旦沾染了钱物那就变味儿了。

等郝委员把给退还的钱都如数退还了,才对着尤一手满脸真诚地说:“尤村长,都怪老弟一时糊涂,财迷心窍,才做了傻事,也多亏你跟柳叶梅,还有记者同志大仁大义,才挽救了我,也挽救了我那个好不容易才组建起来的家庭,谢谢了,真心谢谢你们了!”说完,竟朝着他们三个人鞠起躬来。

他的这一举动,让三个人深感慌乱,特别是柳叶梅跟“柳记者”,都局促不安地站起来,几乎都要躬身还礼了。

尤一手突然问道:“郝委员,你刚才说你家庭咋着了?还有啥一言难尽的事情呢?你说来听听。”

郝委员深叹一口气,摆着手说:“事情都已经那样了,不说了……不说了……”

“不行!让你说你就说嘛,到底是咋的了?”

“尤村长,那些烂事您还是不要听了,听了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尤一手头一歪,叫嚷道:“我今天还就是想听听,让你说你就说,磨唧个啥呀磨唧!”

郝委员沉吟良久,叹息一声,这才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不幸遭遇从头至尾大概说了一遍。

他说他生理方面是先天性的发育异常,自打婴儿的时候,就穿起了连裆裤,从来没有露过身子。

少儿时期还算太平,只是到了上学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只是如厕一事就让他头痛,总是瞅着没人的机会,钻进厕所的角落里,尽量夹紧腿躲在那儿,一股劲地排泄出来,赶紧提起裤子走人。

好在中专毕业后,他顺顺利利进了镇上工作,成了一名公职人员,这多多少少让父母得以安抚。可难题接着就来了,很快便到了婚嫁的年龄。

无奈之下,他去了一趟省城的大医院,做了一次生殖系统的检查,检查结果是外观是发育畸形,但内部具有男性特征,并且还能够生儿育女,这让一家人倍觉欣慰。

可接下来,就是面临找媳妇的问题了,费了很多的纠结,投入了很大的资本,又贷款从县城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楼房,这才从几百里远的山沟沟里娶来了一方相貌还算漂亮的媳妇。

并且对他的生理缺陷也甘愿接受,能够勉强配合着完成最基本的夜生活,结婚两年之后,还顺顺当当生下了一个健健康康的男娃娃。

但随着时光的流失,女人渐渐失落起来,她以陪孩子为借口,跟他分床睡了。

也不知道从啥时起,她竟然跟邻居家的男人好上了。

一开始,只是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摸摸干一回。可到了后来,就渐渐明目张胆起来,几乎当着他的面,就公然轻悄亲热。

这让他很气愤,但也很无奈。

眼见着他们如胶似漆,难舍难离,所以他才铁定了心买一套新房子,把家搬到离那个王八蛋远一点的地方,也好一眼不见为净。

可老房子一时又没法出手,就算是卖出去,也值不了几个钱。

新房子却贵得吓人,自己手头又没几个积蓄,缺口太大,几乎三分之二的购房款都是借来的。

于是,他才去不计后果,以非常不理性的手段,诈取别人、包括尤一手跟柳叶梅的钱财。

他说他实在是被逼无奈,都几乎疯狂、崩溃了。有时候心里暗暗想,就算是被抓了去判刑坐牢,也不愿意天天戴着一顶绿帽子,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上床睡觉,那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

……

郝委员说完,已经是以泪洗面,泣不成声。

尤一手站起来,脸色凝重,表情复杂,满屋子里转来转去。

突然,他停在了郝委员面前,把自己那一万块钱塞进了郝委员的怀里,爽快地说一声:“这钱你先拿着用,啥时有了就还我,没有拉倒!”

“老尤啊……老尤……你让我……让我说啥好呢……”郝委员激动得磕磕巴巴,话都说不利索了,凝在眼角的泪珠在不停地晃动。

“行了……行了……你就别在那儿扯酸了,更用不着那么激动。说实话,咱们兄弟一场,我连你家里的基本情况都不知道,也太有点不近人情了,你说是不是?”尤一手豪爽地说。

郝委员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泪水涟涟,感天动地。

柳叶梅也被尤一手这以德报怨的举止感动了,她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从手中攥着的五千块钱中数出了两千,放到了郝委员捧在怀里的那一万元上,说:“郝委员,俺男人蔡富贵无能,挣不来做少钱,这些钱是借来的,帮不了你很多,先给你两千吧,别嫌少……别嫌少啊。”

“柳叶梅,你就别给了,男人在外头挣点钱不容易……”说到这儿,眼角的泪水滚落下来,一抽一抽哽咽起来。

“不,他不在外头,在家呢,就是村子值班的那个。”

“那就更不容易了,这样吧,等我回去,向领导们建议一下,给村里值班人员加点工资,你看怎么样?”

“那当然好了,谢谢你。”柳叶梅心头一热,鼻子一酸,也跟着眼泪汪汪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