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记者”想了想,又用眼神跟尤一手交流了一番,这才把手中的一千五百块钱也放到了郝委员的怀里,说:“我也不是教训你,人吧,穷点累点,可一定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别忘记了你自己还是个领导,还是公职人员呢,这样多给组织上摸黑呢?”

“是啊……是啊……你们都是好人,不但帮我了钱,还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谢谢……谢谢你们了!”郝委员泣不成声,感激涕零地道起谢来。

“柳记者”说:“这回你看到了吧,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但愿你也能好自为之,金盆洗手,立地成佛!”

“是啊……是啊……一定一定,我一定好好做人。”郝委员点着头,连声答应着。

“柳记者”走到郝委员面前,手握着相机对他说:“你看好了,我这就把你那些照片给删干净了,保证一张都不剩,一张都不剩。”说完,便一张张删了起来。

郝委员除了一个劲地抹眼泪,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行了,没了。”删完照片后,“柳记者”站起来,对着尤一手说:“尤村长,就这样吧,我回去了。”

尤一手紧握着“柳记者”的手,又是道歉,又是感谢地说了一大堆热热乎乎的话。

“柳记者”往尤一手脸上贴起金来,说:“你尤村长才是胸怀宽阔的真人,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不愧为是人民的好干部,群众的贴心人。等有机会我给您做个专题报道,让广大人民群众都来向你学习。”

尤一手也煞有介事做起秀来:“哪里?哪里?离上级的要求差得远呢。还需继续努力……继续努力!”

“您今天这事做得那就超乎一个普通人的情怀,对待同志还是不要一竿子打死好啊!给他一份温情,总比给他一记耳光强,您说是不是呀尤村长?”“柳记者”说完,道一声再见,转身朝外走去。

郝委员也站了起来,边把怀里的钱装进了兜里,边随着尤一手出了房间,目送着“柳记者”走远。

尤一手转回身来,刚想说些啥,郝委员抢先开了口:“尤村长,如果没有其他事儿,我就回去了,本来安排在上午研究柳叶梅那事的,这不脱不开身就耽误了,改在下午了,我得赶紧回去准备了。”

“那你就赶紧回去吧,一定把柳叶梅那事给办扎实了,不然你可就对不住自己的良心了!”尤一手说道。

郝委员点头哈腰地答应着:“那是那是,一定……一定……”

柳叶梅也跟着客套道:“郝委员,您多操心,谢谢您了。”

“不客气……不客气……都是应该的……应该的……那我回去了。”说完快步走出了院子。装在他裤兜里的钱鼓出了一个大包,随着脚步的挪动,蹭来蹭去,看上去很碍事。

尤一手站在原地,呆着脸,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柳叶梅望着他,说道:“你发啥呆呀,咱们也该回去了。”

尤一手这才望一眼柳叶梅,苦笑着摇了摇头。

柳叶梅问他:“你笑啥?”

尤一手说:“我突然觉得咱很傻。”

柳叶梅一楞神,问:“咋了?”

尤一手再咧嘴一笑,说:“你说咱这一阵闹腾有啥意义?”

柳叶梅一脸天真地说:“咱把姓赫的给制伏了呀。”

“可你看看手中的钱呢?”

“这不,还有三千嘛。”

“可不,除了原来送的,还不是又白白送给他两千吗?”

柳叶梅稍加琢磨,唏嘘道:“可不是,你说咱会不会又被他骗了,中了他的圈套呢?”

尤一手一脸茫然,摇了摇头,说:“这也难说。”

“对了,你说他下边那个样子,还能生养吗?”柳叶梅好奇地问。

“应该能吧,他不是说有儿子嘛。”

“那么一点点的小东西,还不如个虫子大,我觉得不见得有那个能耐。”

尤一手坏笑着说:“能把种子吐进去不就行了,你说是不是?”

“我看够呛,进都进不去,还吐个屁!”

尤一手收敛了笑容,蹙着眉说:“他家里那些情况,我咋就一点儿都不知道呢?之前从来都没听说过。”

“他怎么会拿这事糊弄人呢,一定是真的,假不了。再说了,家丑不可外扬,谁愿意对别人说起那些破烂事呢,你说是不是?”

尤一手吁一口气,说:“可也难说,人心叵测呀,又不好钻进去看看。”

“行了行了,既然已经这样做了,就别再瞎琢磨了,累不累呀。”柳叶梅拍拍肚子说,“肚子饿了,赶紧回去吃饭吧。”

尤一手没有接话,眨巴着眼睛想着心事。

“你走不走啊?不走我自己走了!”柳叶梅不耐烦地催促道。

“柳叶梅,不如这样吧。”

“咋样?”

“你送给郝委员的两千块钱就用不着你自己掏腰包了。”

柳叶梅满脸义气地说:“那咋行呢?我出点钱也是应该的,毕竟他一手操办我那事儿,就算是给他上贡了,表达一下心意呗。更何况他家里那种情况,帮一帮也是应该的……应该的!”

尤一手嗔怒道:“你一个臭娘们家,手头能有几个两千块?蔡富贵在外面打工的时候,风风雨雨的挣点钱多不容易,咋经得住你这么个扔法!”

几句话戳到了柳叶梅的软处,表情沉了下来,呐呐着:“那……那……总不该让你一个人出吧?”

“当然不能我一个人出了,我家里又不是开着银行。”

“那从哪儿出呢?”

“上次放水浇地不是收了一部分钱嘛,除了吃喝开支,还剩了一些,就从那里面出吧。”

“那咋行呀?我怎么好花集体的钱呢?”

“那钱别人花不行,你柳叶梅花最合情合理,因为那水本来就是你要来的。”尤一手认认真真地说道。

柳叶梅不再说啥,把手里的剩下的三千元递给了尤一手。

尤一手接过钱,顺手从里面抽出了两张,又还给了柳叶梅。

柳叶梅接到手里,一愣,问他:“给我钱干嘛?”

尤一手说:“一会儿到了前台,你给那个服务员。”

“给他干嘛?”

尤一手瞪她一眼,说:“不给钱,他能让咱在这儿折腾?”

柳叶梅说:“郝委员说了,这是他亲戚开的宾馆,还能收他钱吗?”

尤一手转身朝外走去,边走边说:“我都问过了,哪是他家亲戚,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他,要不然早就过来帮他了。”

柳叶梅跟在后面,进了门厅,走到吧台前,把二百块钱递给了来时的那个小伙子。

小伙子接过钱,放到眼下,仔细辨别了一下真伪,然后才拉开抽屉,放了进去,随手递给了柳叶梅一张纸条。

柳叶梅接过来,展开来看一眼,见是一张发票,只见上面的用途处写着:桃花村村接待上级领导费用,金额:五百元整。

“哎,是不是开错了?”柳叶梅随傻乎乎地问道。

小伙子看都不看她一眼,气呼呼地嚷一句:“没错,就那些!”嚷完,嘴里还叽咕着些啥。

既然没错,那就是尤一手这个老王八蛋在顺手牵羊了,想着法子的揩集体的油水,真可恶!

柳叶梅这样想着,突然又觉得也许根本就不是尤一手本人的意思,而是小宾馆的耍的揽客小技俩,自己纯粹是多余了。

柳叶梅快步赶上去,把收据递给了正在打电话的尤一手。

尤一手接过来,看都没看一眼,就装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打完电话后,尤一手对着柳叶梅说:“都这时候了,就不赶着回去了,午饭就在镇上吃。”

“那……那我们家小宝咋办呢?”

“蔡富贵呢?这几天我咋没见他在办公室。”

柳叶梅本想说出实情,可村长知道蔡富贵出去找工作的事会怎么想呢?不会连夜班都不让他值了吧?

再说了,万一他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呢?

想到这些,就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来,说:“好,那就不回去了,你说,咱去哪儿吃?”

“陶元宝请客,谁知道他安排在哪儿呢?一会儿开车过来接咱。”

柳叶梅心里突然有些燥热,她觉得跟这两个对自己“最好”的男人一起吃饭,是件很龌龊、很怪异、很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想来想去,又觉得自己是有点儿无事生非,多疑多虑了。干脆就岔开思路,想着刚才跟郝委员斗智斗勇的事情上去了……

突然,她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

柳叶梅不禁惊乍地叫了起来:“坏了……坏了,我们……我们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

“忘啥事了?”尤一手问她。

“我慌里慌张的记不起来了,你咋也忘了呢?他手机里不是有……有我们说脏话的录音嘛!这该咋办呢?”柳叶梅赤白着脸,夹着嗓子埋怨道。

“是啊,咋把这茬给忘了呢。”尤一手脸色也沉了下来。

“这不等于白闹腾了一场嘛,我们把他的证据删掉了,他却把我们的证据留了下来,这……这……这不等于咱们自找难堪吗?”

尤一手呆着脸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来,一脸无所谓的地说:“没事的,量他也没长那个胆儿,不敢拿咱怎么着。”

“可……可那是咱们一辈子的隐患呀,等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之后,他再拿出来要挟咱、敲诈咱,你说该咋办?”

尤一手望着柳叶梅仓惶的脸庞,安慰道:“柳叶梅,你用不着那么急躁,就踏踏实实把心放肚子里面好了,他姓郝的就算他娘的是个跳蚤,也跳不出我老尤的手掌心。”

柳叶梅噘着嘴说:“你还说呢,我觉得这就已经就被他算计着了,你还在那儿吹牛皮!”

尤一手板着脸说:“他算计啥了?不信你等着瞧,早晚我让他乖乖地交出来,要不然我让他生不如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