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真是个猴精/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就别尽啦大话了,我觉得郝委员那人不简单,猴精猴精,比过那个孙悟空。”

“那是你高看他了,就算他是猴精,那我就是如来佛,任他蹦达得再高,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柳叶梅还是不放心,嘀嘀咕咕说:“可我就是觉得那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那个时候就爆炸了。”

“没事的,至少临时他不会对咱咋样,一来咱对他不薄,给他那么多的钱;二来他有把柄握在咱手上,并且还有报社的记者给见证,他不会自讨没趣的。等有了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把他给摆平的。”尤一手神色平静地说。

柳叶梅刚想再说些啥,陶元宝的小轿车疾驰而来,戛然停在了他们跟前。

车窗玻璃摇下去,露出了那张油光光的脸,先在柳叶梅脸上扫一眼,然后冲着尤一手油腔滑调地喊道:“村长大人,让您久等了,上车……上车……请大人上车!”

尤一手边上车边自嘲道:“现如今村长还算个鸟官呀?哪赶得上你这当老板的风光,瞧你,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要女人有女人,真比他妈的皇帝老儿活得都滋润。”

陶元宝朝着正在上车的柳叶梅一挑下巴,阴阳怪气地说:“还是当村长好啊,走到哪儿都有这么养眼的‘小蜜’陪着,你还不知足啊!”

“去……去……你屌熊玩意儿就长着满肚子的花花肠子,我们可是在工作,你别给我满嘴喷粪啊!”

“啥工作不工作的?要么只是打个幌子,要么就是公私兼顾,这谁还不懂呀!”说完咧嘴坏笑起来。

“你这小子,啥人啥心,不信是不?”

“傻瓜才信呢,谁还跑到这路边小宾馆来谈工作呢?”

“你这个操蛋玩意儿,特殊工作需要特殊环境,你懂不懂呀?不信是吧?那好,你去镇政府问郝委员去,他也刚刚离开呢。”

柳叶梅坐定后,听出了他们的话音,就撒泼骂了起来:“陶元宝你这个鳖羔子,你也就琢磨那点骚事的能耐了,就不会腾出脑子来干点正事啊!”

陶元宝嘿嘿一笑,一边挂档前行,一边说:“柳叶梅,我咋觉得你只要跟在村长后头,能耐就大了呢!是不是……”

“得了……得了……你小子就留点口德吧。开好你的车,赶紧吃饭去,肚子都饿得咕咕叫唤了。”尤一手不耐烦地打断了陶元宝的话。

“好的好的,吃饭……吃饭去。”陶元宝拖声拉调地说着。

尤一手问:“陶大老板,你打算请我们吃啥呢?”

“那你想吃啥?”陶元宝反问他。

“随便找个小店吃点就行了,早上没正经吃,这时候饿得肚皮都贴到后背上了,赶紧了……赶紧了……”

陶元宝侧过脸问柳叶梅:“美女主任你想吃点啥?”

柳叶梅听陶元宝这么一叫,脸刷一阵红了,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埋怨道:“明亮你乱喊啥呢?都是没影的事儿。”

“任命文件都快打印出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呀,还有啥好保密的?”陶元宝随喊道,“想吃啥,快说!”

“你们吃啥,我就吃啥,随便。”柳叶梅淡然应道。

“那好,既然你们都饿了,咱们就去吃**,地地道道的小笨鸡,那叫一个香!”陶元宝说着,猛踩一脚油门,车飞一般往前驶去。

过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车停到了一个空旷的院落里。一个胖乎乎的满脸油光的女人把他们迎进了里屋,找一个僻静的雅间坐了下来。

陶元宝利利索索点了菜,四个荤素小炒,炖了一只老笨母鸡。

不大一会儿工夫,菜便陆续上来了。

陶元宝开了一瓶白酒,攥在手里,先给尤一手斟满了,然后又转上了柳叶梅,却被她双手硬生生推了回来。

“你想造反呀?”陶元宝喝她一声。

“我不喝,你们喝。”柳叶梅仍不放手。

“你跟别人喝,为啥不跟我喝?是不是对我陶元宝有啥意见呢?”陶元宝佯装不高兴起来。

“不是啊,明亮你可不要误解,我没有其他。”

陶元宝梗着脖子,较起真来:“我能不误解吗?说到底咱还是老同学呢,咋这么点面子都不给?”

尤一手一看这阵势,就帮腔说起情来:“也是啊,陶老板难得请咱们吃一回饭,怎么着也该喝点酒热闹一下吧,来……来……斟上……斟上……”

柳叶梅看着尤一手,为难地说:“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呀,实在是……是有实际问题呀。”

“啥问题?你倒是痛痛快快的呀,我腰都站酸了!”看上去陶元宝真的有些气恼了。

“是女人身上那事儿,这几天正闹得厉害,不敢喝的。”柳叶梅即兴撒着慌,其实拒绝喝酒是因为她有所顾忌,谁都知道酒后乱性,一起的又是两个偷鸡摸狗、**无度的男人,万一喝多了,失去了理性,还不知道会闹出啥洋相来呢?所以她才铁定了心不喝。

尤一手又不咸不淡地劝了一句,柳叶梅还是摇了摇头,说:“不行,真的不行啊,那样会伤身体的。”

陶元宝说起赖话来:“不就是流点血嘛,至于连一杯酒都不敢喝了,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柳叶梅一本正经地说:“我真的不是薄你的面子,实在是人跟人不一样,我太敏感,一喝就出大麻烦,就止不住了。”

“那好吧,就不逼你了,万一逼出个好歹来,我和村长担戴不起。”陶元宝不情愿坐了下来。

两个男人就闷头喝起了酒,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些不疼不痒的话,气氛明显冷淡下来。

也不知道是这么回事,柳叶梅总觉得有些局促,有些神魂不宁,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只得闷着头,喝茶、吃菜,掩饰着自己的窘迫。

喝过一大碗鸡汤后,尤一手站起来,笑着自嘲道:“人老了真就不行了,连夹性都没了,这不,才这点工夫,下边就溢洪了。”说完走了出去。

陶元宝见尤一手走远了,探过头来,奸笑着问:“干嘛骗我?”

柳叶梅一愣,问:“骗你啥了?”

“你大姨妈明明没来,为什么要骗我?”

“你咋知道没来的?”

“我当然知道,百分百的没来!”陶元宝断言道。

“真的来了,没骗你啊。”柳叶梅底气明显不足起来。

“你还嘴硬啊,那好,你让我亲手试一试。”陶元宝说着,一只脏手朝着柳叶梅伸了过去。

“滚……滚开,别不正经,你……你拿我当啥人了?”柳叶梅气恼地往后挪挪了凳子。

陶元宝死皮赖脸地说:“咱俩谁跟谁呀,用得着躲躲闪闪了。”

柳叶梅白他一眼,警告说:“陶元宝你再耍赖,我就立马走人,你可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啊!”

“别……别……这不是跟你闹着玩嘛。”陶元宝收敛起来,听见尤一手进屋的脚步声,忙摸起酒瓶,斟起酒来。

尤一手进屋落座后,抱怨说:“柳叶梅又不陪我们,只是咱两人喝真没劲,赶紧喝几杯,吃饭回家。”

陶元宝说:“村长,咱们难得聚到一块,不喝出个高氵朝怎么行呢?”

“两个男人要啥高氵朝?拉倒吧,赶紧吃饭,饿了。”尤一手一脸索然地叽咕道。

“吃饭不急,来,尤村长,我敬你一杯。”

“不喝了,除非柳叶梅跟上一杯。”

陶元宝朝着柳叶梅瞄一眼,说:“人家大江大河的流着呢,万一闹出洪涝灾害来,我们可负不起这个责任呢。”

“死陶元宝,你就留点口德吧!”柳叶梅骂道。

“好好,不调戏你了,俺跟尤村长聊点正事还不行吗?”

“你……你还有啥正事儿?”尤一手嚼着一口菜,呜呜啦啦地问。

“就是北坡那块地的事呀,报告都打给你三个月了,还不让我动工,村长你是不是先让我搞着基建工程呢?”陶元宝满脸讨好地说。

尤一手喝一口酒,吧唧吧唧嘴,瞪着陶元宝说:“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我说呢,咋就突然请我吃饭了。”

陶元宝摆着手,嬉皮笑脸地说:“看看,冤枉好人了不是,我只是想打个电话问一问村里有多少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你说在镇上,又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这才招呼一起吃饭的,你自己想偏了不是。”

“你问八十岁的老人干啥?”尤一手问。

陶元宝说:“这不是端午节快到了嘛,我想给村里八十岁以上的老人送点礼物去。”

尤一手点点头,首肯道:“这倒是个正经事儿,算你陶元宝有良心,自己富了不忘乡亲。来,就为这事儿,老尤敬你一杯!”说完举起酒杯,两个人叮当一碰,一饮而尽。

陶元宝放下酒杯,自我标榜道:“人不能忘本,更不能忘记养育之恩,我陶元宝决不做那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我可不喜欢听嘴皮子,要看你的具体行动。说吧,你打算给那些老人送点啥礼物?”

“每个老人送五斤糯米怎么样?”

“五斤糯米?”尤一手眉心一蹙,说,“五斤糯米你拿得出手吗?”

“五斤糯米还不够他们包粽子嘛。”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你知道现在村里一共有多少八十岁的老人吗?”

“不知道。”陶元宝摇摇头说。

“那好,我告诉你,一共才五个人!”

陶元宝似乎有些不相信,摇着头说:“怎么就只有五位呢?感觉村里老人挺多的呀!”

柳叶梅插话说:“你陶元宝的小算盘倒是打得溜溜转,二十五斤大米,就赚个致富不忘乡亲的好名声,可真够划算的!”

“就你嘴尖!”陶元宝脸上一阵不自然,说:“我真的不知道八十岁的老人那么少,平日里见蹲在街头上晒太阳的老人不少呀!一排排,一溜溜的。”

尤一手说:“明亮,我给你提个建议,赠送的范围就扩大到六十岁以上吧。还有,五斤大米太少,寒碜了些,再每个人加五斤鸡蛋吧,你看咋样?”

“六十岁……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也太多了点儿,怕百十口不止吧?”陶元宝问尤一手。

尤一手说:“满打满算才不到六十个人,对你财大气粗的陶元宝来说,出那点钱还不是毛毛雨啊!”

陶元宝算都没算,就摇着头说:“不行……不行……太多了,付出太大,负担不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有项目要投资呢,那可不是个小数目。”

“你都不知道哪一头轻,哪一头重,还吵吵着搞啥投资呢。”

“咋就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