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小媳妇再遇难题/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口碑可比啥都重要,有了口碑就有人脉,那可就做啥啥顺,干啥啥成,不信你就试试。”尤一手摸起筷子,眼瞅着盘子里的菜,吧唧吧唧嘴说。

“那是……那是……这点我懂,送老人端午节礼物的事儿我还没最终定下来,先别声张出去,等我算计一下再说吧。”陶元宝说完赶紧忙着摸起酒瓶,往只喝了一半的酒杯里倒起酒来。

又喝过一口酒,陶元宝才转入了正题,他说:“尤村长,刚才跟您说到承包泥潭四周那几十亩地的事儿,上头好几个单位也都审核过了,只剩了土地局那边还有几个章子没盖,也只是个时间问题,您看是不是先让我动土开工。”

“那不行,至少现在不行!”尤一手话说得很生硬。

“那就等麦收以后吧,您看行不行?”陶元宝低声下气地问。

“那也看你手续办得咋样了。”尤一手脸上除了淡淡的酒意,几乎没有其他表情。

陶元宝举杯跟尤一手对饮一杯,然后死皮赖脸地说:“老叔来,咱们之间谁跟谁呀,啥事不好说,我可对你有求必应啊,你说是不是?现在我遇到一点点小难题了,你不会不拉我一把吧?”

“不是我不拉你,问题是现在上头政策卡得死,我不敢冒那个风险。”

“这还有啥风险呢?”

“风险可大了!”

“大不了把你的村主任给撤职了,那也没啥好怕的,等我山庄建起来,你去给我当董事长,工资绝对要比你现在的翻好几倍,你看怎么样?”

尤一手不屑地哼一声,说:“你以为我就是为了那几个小钱呀?你把老尤看得也太没品位了吧!”

“村长老叔,你啥时也跟着唱高调了?人活着还不就是赚更多的钱,享受更多的幸福,你们说对不对?”

尤一手喝一口酒,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问柳叶梅:“柳叶梅,你觉得陶元宝说得有道理吗?”

柳叶梅想了想了,又反问陶元宝:“那你说啥是幸福?”

陶元宝咽下口里的菜,说:“咱们都是土生土长的老百姓,用不着打官腔,说套话,幸福就是吃好喝足玩滋润,这才是实打实的,其他都是虚的,你们说是不是?”

尤一手骂咧咧起来:“你个熊玩意儿满脑子都是铜臭味儿,彻底被资产阶级腐蚀了,跟你没有共同语言。”

陶元宝也不恼,满脸堆着僵硬的笑说:“不是没有共同语言,那是因为你还沉迷在共产主义里,中毒太深,都爬不出来了。”

“放你姥姥的狗臭屁!”尤一手恶狠狠骂一句。

“村长,你这倚老卖老一开骂,我反倒觉得亲切了。说实在话,你打我们小的时候你就当村干部,一直当到现在,在我们心目中的形象那可是无比高大的,所以呢,为了表达敬意,我再敬你一杯!”陶元宝说着,举起了杯。

尤一手也跟着举起了杯,却不急着喝,面对着陶元宝尖酸地说:“你陶元宝除了能赚钱以外,最大的能耐就是练就了一张嘴皮子,说话一套一套的,就跟放炮仗一样,这在桃花村可称得上是第一嘴啦!”

陶元宝喝下酒后,摇着头,咧嘴笑着说:“第一嘴我可不敢当,那第一的位置还是非你莫属啊!”

这时候尤一手看上去已经有了一些醉意,满脸潮红,眼神迷瞪,他望着陶元宝说:“陶元宝我可告诉你,你那个山庄开可以,但绝对不许开成了养鸡场,你可一定给我记好了。”

陶元宝拍着胸脯说:“村长你想哪儿去了?谁打算开那个了,就是个农家山庄,只是规模稍大一些,档次稍高一些罢了,专供城里的有钱人来休闲娱乐。他们的钱最好赚,只要把他们哄高兴了,保证他们眼睛都不眨一下,大把大把地就往外扔钞票。”

“我才不相信你陶元宝会规规矩矩做生意呢。”

“要说吧,倒也有那么一点点不规矩……”

柳叶梅抢白道:“你这种人能规矩得了?鬼才信呢。”

陶元宝接着话茬说:“鬼不信不要紧,可我信鬼。”

尤一手用力睁了睁有些粘稠的眼皮,问:“你这话咋讲?”

陶元宝说:“你们大概不知道,黄仙姑在那个泥潭边上可发了,大发了!前些日子我偷偷算计了一下,人多的时候,她一天就能挣到一两千块钱,你们信不信?”

柳叶梅摇摇头,说:“不可能,咋会挣那么多呢?”

尤一手也摆摆手,说:“不就是几个打卦算命、烧香磕头的娘们嘛,一个人给个三元五块的,怕是一个月也赚不到一两千块吧!”

“知道你们不相信,一开始连我也不相信,可当我安排人去了现场,私下里细细瞅了几天,回来一算计,这才吓了一跳,原来她收入竟然那么高!”陶元宝满脸惊异地说道。

“她凭啥能耐挣那么多钱?”尤一手问道。

“凭啥,凭着那个一汪死水的土坑呗。”

“你说就是靠着那条真真假假的土龙?”

“可不是咋的!那条土龙可给黄仙姑带来了好运,带来了黄金万两!”陶元宝啧啧道。

说到到神龙,柳叶梅心里忽悠一阵,随之搅动起来,脑海里也跟着泛起了波澜,意念中就像是那条神龙在不停地打着转地游动,浑浊粘稠的水面上荡起了一圈圈波纹状的涟漪。

两个男人之后所说的话,柳叶梅半句都没听进耳朵里面去,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呆坐在那儿,但嘴巴却照常工作,该吃该喝,一样都没落下,一直坚持到了最后。

吃饱喝足后,陶元宝热情邀请尤一手跟柳叶梅到他的洗浴中心去“轻松轻松”,说是来了几个新手,请两位领导过去“体验”一番,帮着鉴定一下他们的手法如何。

别看喝了不少的酒,但尤一手并不糊涂,他明白那“体验”的内涵,断然拒绝了。

他心里透彻得很——当着“热恋情人”的面,怎么好出入那种地方呢?更何况还是去“体验”新手了,这绝对使不得!

见尤一手他们不买自己的“账”,陶元宝觉得很没面子,就耍起赖皮来,拧着劲地大声嚷嚷:“你们不去是吧?那好,我也不去送你们,看你们怎么着回村里。”

尤一手不再理他,直接摸起手机,就拨了出租车的电话。

不大一会儿工夫,早上接他们来的那辆出租车就开了过来。

尤一手跟柳叶梅两个人直接拉开门上了车,扬尘而去。

饭店院子里只剩了醉醺醺的陶元宝,他望着出租车开出了大门,气恼地一跺脚,梗着红黢黢的脖子,叽叽咕咕骂了起来。

回家后,不见男人蔡富贵的面,柳叶梅就打了他的手机。

蔡富贵说他是镇上。

“你在镇上干嘛?”柳叶梅问他。

蔡富贵说:“我在医院呢。”

柳叶梅心里咯噔一下,问:“你去医院干嘛?”

蔡富贵说:“正在跟院长谈草药种植那事呢。”

柳叶梅这才放心下来,说:“你可要老老实实的谈,别谈到了床上去,你听好了吗?”

蔡富贵没好气地说:“你这不是瞎扯嘛,人家院子拿咱当亲弟弟看,再胡说八道试试,回家揍死你!”

“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儿!”柳叶梅扔下一句,就挂断了电话,爬上床睡觉去了。

还在混混沌沌似睡非睡中,突然听到有人在门外喊着自己。

她赶紧爬起来,眨巴了眨巴眼睛,再晃动几下脑袋,感觉比之前清醒了许多。便下床开门走了出去,站在院子里问道:“是谁呀?”

“柳叶梅姐,是我。”

是一个柔弱女人的声音,柳叶梅听上去有些耳熟,就直接拉开了门闩,打眼一看,禁不住叫一声:“是翠翠啊!”

“豆儿姐!”许翠翠叫一声,竟然哭了起来。

“是翠翠呀,咋的了这是?快进屋。”柳叶梅心头一紧,拉起许翠翠的手就往拽。

进屋后,许翠翠哭得更凶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柳叶梅心里有了一种预感,知道一定是尤一手种下的祸根“发芽”了。她蹲下身,轻轻抚摸着许翠翠弯曲着的后背,啥也不说,任由她哭个痛快。

哭了一会儿,许翠翠停了下来,抬起头,眼泪汪汪地望着柳叶梅,说:“姐,出事了,我男人他……他回来了。”

“是吗?他回来是好事啊,久别胜新婚,你哭啥?”

“姐……姐……”许翠翠哭丧着脸说,“我家老牛,他……他好像知道我打胎那事儿了。”

“不会吧!他咋会知道呢?”柳叶梅一怔,问道。

“谁知道呢,我怀疑……怀疑……”许翠翠低下头,欲言又止。

“怀疑啥呀?你倒是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啊!既然信不过我,还来找我干嘛呢?”柳叶梅赤白了脸,没好气地说。

许翠翠这才抬起头来,说:“我怀疑是黄仙姑告诉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