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出状况了/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是她?”柳叶梅凝眉思量了一会儿,摇着头说,“不可能……不可能……她咋会干出那事呢,她都已经答应我了,绝对不向外透露半个字的。再说了,钱都给她了,她不会那么不仁不义吧。”

“姐你想想,本来这事知道的人就少,除了她,还能是谁呢?尤村长本人不会那么傻吧?”

柳叶梅呆着脸想了好大一阵子,问许翠翠:“你只是怀疑,可也没有真凭实据啊。”

“黄牛去找过她的,所以我才断定是她给告的密。”

柳叶梅禁不住问道:“你男人他去找黄仙姑干嘛?”

“去……去找她瞧病了。”

“瞧啥病?谁病了?”

“我……是我身上出毛病了。”

“你身上咋了?”柳叶梅直愣着眼问道。

许翠翠双手搅在一起搓动着,沉吟了一会儿,才满脸哀愁地说道:“姐,说来话长,我看真的是要出大麻烦了。”

柳叶梅心里一沉,忙问:“出啥事了?你告诉姐。”

“姐……”许翠翠竟然哽咽了起来,泪水顺着面颊直往下淌。

“翠翠,别难过,有姐给你做主呢,你放心。”柳叶梅拿个矮凳子过来,扶着她坐了下来,然后说,“你告诉姐,到底是咋回事儿?”

许翠翠泪眼汪汪地盯着柳叶梅,带着哭腔讲了起来——

许翠翠说她男人黄牛回家后,本来高兴得不得了,还给自己买了一件很好看的裙子带了回来,并把这几个月在外面挣的所有钱囫囵着交给了自己。

为了好好犒劳犒劳男人,晚上许翠翠炒了几碟好菜,烫了一壶好酒,让他舒舒服服一顿好吃好喝。

毕竟他们刚刚结婚没几个月,新鲜滋味儿还没过去,男人就去城里面打工了。经受了几个月的煎熬,这一回来,那火还不得呼呼地燃烧啊。

吃饱喝足,还有了醉意,不等许翠翠把饭桌收拾停当,男人黄牛就动手动脚起来,抱住许翠翠就往床上按。

许翠翠只得顺从了他,关门熄灯,爬上床,猫儿狗儿一样,乖巧地偎在男人的怀里。

男人就像个饿狼,火急火燎地冲了上来,一双粗拉拉的大手毫不客气地摩挲了起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好大一阵子腾,不但没有唤起小女人的热情,反而越来越干冷,特别是心里,几乎都快要结冰了,直“冻”得她浑身打颤。

男人就问她:“翠翠,你冷吗?”

翠翠低声说:“不冷。”

“那你怎么发抖呢?”

“是……是激动吧。”

“不对呀,都好几个月不见了,咋就变样了呢?”

“胡说,变啥样了?”

“变得……变得干干巴巴,连一点点水汽都没有了。”

“原来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可不是嘛,原来我一动手,你立马就像到了夏天的雨季一样,这时候怎么就没了呢?”

听了男人的话,许翠翠心里越发凉、发虚,像是连大脑里面都快要结冰了,吞吞吐吐地说:“是不是……是不是时间长了,有些不适应了吧。”

“这事儿还要适应?”

“嗯,也可能是吧,是你太着急了,还不等我缓过劲来,你就……”

“那好,我慢慢来……慢慢来……再试一下。”男人说着,手上的劲儿尽量减轻了一些。

又是一番忙活,再探手一撩,却一如既往,甚至连一丝半缕的润泽之气都没了……

男人禁不住问道:“翠翠,怎么了这是?你是不是不想我了?不想要我了呀?”

“不是……不是……”许翠翠开始担心起来,慌乱地敷衍道,“是不是……是不是时间长了没用过,里面就堵了,长锈了呢?”

男人嘻嘻一笑,说:“媳妇你这么一说,我心里真高兴,你不但把家里的木门看管好了,把自己的身子也把守得严严实实,真该好好奖赏奖赏你。”说着,热情再度高涨,粗野起来。

男人这话,让许翠翠愧疚难过起来,一股强烈的负罪感深深攫住了她,使得她无地自容,又不敢流露丝毫,内心撕扯一般疼痛……

正在纠结中,男人轻咬着她的耳垂挑逗了一会儿,然后说:“翠翠,看来是你一时没调整过来,我慢慢帮你恢复吧?”

许翠翠咬了咬嘴唇,微微点点头,说:“嗯,中!你要是愿意,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男人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头儿,一跃而上,扑了上去。

然而,他毕竟是个生龙活虎的好年纪,一旦狂热起来,就没了分寸,头脑一热,就成了一条脱缰的游龙,排山倒海,一跃到底……

一阵扯皮扯肉的钻心之痛使得许翠翠难以忍受,不由得收紧了身子,双手紧紧扒着男人厚实的脊梁,紧咬牙关,几乎都要喊出来了……

此时的男人已经进入了一种超然忘我的状态,以同一个姿势,同一种动作,上足了弦的机器一般。

直到卷旗息鼓、火山喷发,这才死虫子一般伏在了瑟瑟碎颤的女人身上,迷糊了过去。

正当男人舒舒坦坦酣然入睡的时候,许翠翠突然感觉身下一阵针扎般的钻心痛感,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火焰的烧灼感,从小腹内部倾泄而下,就像一条烧红了的大虫子一般,一直钻到了腹腔内部,灼热的气息喷溅而出,火苗一般烧灼起来……

“大牛,你快下来……下来……快下来……”许翠翠慌乱地推搡着伏在身上的男人。

男人愣愣怔怔地问道:“咋了……咋了翠翠……”

“你快下来……快下来……”

男人哦一声,翻身下来。

“快去打开灯……打开灯!”许翠翠直着声音喊。

男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仓惶跳下床,一把拉开电灯开关,屋里豁然亮了起来。

再回头看媳妇时,顿时惊呆了——许翠翠的身子里面竟然有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顺着腿部汩汩而下,浸湿了身下的碎花床单。

许翠翠如玉的肌肤与鲜红的血液在白炽灯下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打眼一看,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男人回过神来,俯下身,怯生生看着,惊诧地问道:“翠翠……翠翠,你咋了……咋了这是?”

许翠翠心里在忐忑地打着鼓,但却极力装出一副镇静自若的表情来,嗔怪道:“还不是怪你太心急啊。”

“把里面给弄坏了吗?”男人慌怯地问道。

“可不是咋的,女人不像男人,娇气得很,哪儿经得住你那样一阵子折腾了?明摆着是要祸害俺嘛。”

男人苦着脸,喃喃道:“不对呀,那……那以前咋没这样呢?”

“以前不是有防范嘛,再说了,那你没这样发疯呀。”

男人谴责起自己来,嘟嘟囔囔说:“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心太急,这该……该咋办呢?”

许翠翠坦然地说:“没事,你别着急,赶紧给我拿些纸来。”

男人就去门后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卷卫生纸,一段段撕下来,递到了许翠翠手里。

几乎把一卷卫生纸全都用上了,才把血迹抹干净。

“翠翠,没事了吧?还往外淌血吗?”

“应该不淌了吧。”许翠翠说着,又擦拭起来。

再拿出来看时,见上面已经没有太多鲜活的血迹了,就对着男人说,“没事,已经不流了。”

男人就傻乎乎地问:“翠翠,咋回事呢?不会是来那事了吧?”

翠翠摇摇头,说:“不是,还不到来的时候。”

“女人都会这样吗?以后哪还敢玩这个呀?吓死个人了!”黄牛心有余悸地望着许翠翠。

“没事的,很快就好了。你别在那儿瞎捉摸了,赶紧给我烧水去。”

“烧水干嘛呢?”

“烧点热水我洗一洗啊,身上黏糊糊的,就像个血人,咋个睡法呀?还有这床单,也都染透了,得赶紧洗出来,要不然以后就没法用了。”

男人应一声,只披了一件上衣,烧水去了。

许翠翠貌似平静,内心却慌乱不堪——她心知肚明,就算男人再急,再粗野,力度再猛,也不至于突然间流这么多血,一定与上次做人流有关系,会不会真的留下后遗症了呢?

许翠翠这样想着,心虚不已,头昏脑胀地几乎要晕眩过去。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黄牛竟然把自己跟媳妇欢爱,引起大出血的事情偷偷摸摸告诉了他娘。

老太太在仔仔细细问清了情况后,先是被惊吓得神魂不宁,忧心忡忡,接着就唏嘘慨叹,埋怨起了儿媳妇:女人的身子不就是让男人欢气的吗?咋就那么娇气呢?

这是到底是咋回事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