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绝望至极/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劲儿,越想心里就越不是个味儿,就越觉得担惊受怕、焦虑不安——儿媳妇这么娇气的身子骨可咋整?以后儿子咋时不时地吃口“舒心饭”呢?

更关键的一点是,像她这样的“地茬”,以后还能“深耕”吗?

还能“播种”吗?

就算是能勉勉强强把种子给她播上,还能正常的破土发芽吗?还能开花结果吗……

如此这般一想,老太太自己先就没了底儿,预感到大事不妙,搞不好儿媳妇那流血的地儿真就成了让她们家断子绝孙的妖魔之窟……

她实在不敢再往下想了,再想怕是连自己这条老命也保不住了。于是,她站起来,一脸沮丧,拍拍屁股出了门。

他儿子黄牛问一声:“娘,你去哪儿?”

老太太头也不回一下,说一声:“找黄仙姑去!”

自打老太太从黄仙姑家回来后,脸就变成了一个霜打的紫茄子,并且上头还时不时地挂满了泪珠。

而变化最大的还是男人黄牛,他回到家后,先是变成了一头丢了魂的“憋死牛”,沉着个脸一声不吭。

等到了晚上,喝了个半醉之后,他就变成了一头“疯牛”,红着眼,目露凶光,先是摔摔打打,接着就破口大骂,污秽不堪,甚至不止一次地咆哮道:“那个狗杂种是谁?他是谁?我要杀了他!!”

……

说到这些,许翠翠神色慌张,目光惊恐,浑身瑟瑟地抖动着。

“翠翠,不要怕,慢慢说。”柳叶梅安慰道。

许翠翠紧紧抓着她的手,绝望地慨叹道:“姐,我该快被他吓死了,该咋办呢?”

“遇事千万要冷静,不能慌张,一慌就要出乱子。”

“可……可……他那样子也太可怕了,真担心他会杀了我。”

“他那是在气头上,发泄出来就没事了。”

许翠翠目光呆痴,摇摇头,低语道:“不……不……怕是真要出……出人命了。”

“别怕……别怕啊翠翠。”柳叶梅轻轻搂着许翠翠的肩胛,问她:“你告诉他实情了?”

“没有,我啥也没说。”

“他没逼问你?”

“问了……可是……”

“可是咋了?”

“可是我不知道咋跟他说,他正疯着呢,我一旦说出实情,非杀了我不可。”翠翠说着,身子紧蜷起来,缩进了柳叶梅的怀里,抖动得越发厉害了。

“那你是咋对他说的?”

“我啥也没说,只是哭,只是流眼泪。”

柳叶梅微微点着头,说:“翠翠,这点你做得好,很聪明。”

许翠翠一连抽搐了一下,然后说:“可看他那个架势,是不会轻易饶过我的,早晚是要把实情告诉他的。”

“翠翠,你傻呀,你告诉他实情,你不是明摆着往火坑里跳吗?”

“已经这样了,不跳咋办?”许翠翠绝望地说。

“你不说他咋会知道?”

“可……可我那身子都那样了,这还哄得了他吗?”

“你就不会编个理由呀?”

“就算我编得出来,他也得信啊。再说了,我感觉他跟他娘心里都已经清清楚楚了,不然不会被气成那个样子的。”

“你是说黄仙姑已经把实情告诉他们了?”

许翠翠低眉垂眼,大幅度地点了点头。

柳叶梅闷下头琢磨了一阵子,然后对着许翠翠说:“既然你没说出实情,那就啥也不要怕。”

“可万一黄仙姑真的给说出去了呢?”

“没事,就算她真的说出去了,我也会让她收回去的,你放心好了!”柳叶梅拍了拍许翠翠的后背,胸有成竹地说道。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咋好收回去呢?”许翠翠摇摇头,愁容未展地怀疑道。

“你放心,我这就去找黄仙姑去。”

“那我呢,跟你一块去吗?”

柳叶梅摆摆手说:“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那我呢?”

“你就在我家待着,哪儿也不许去,就等你家男人来领你。”

许翠翠叹息一声,喃喃自贬道:“他都成没人要的烂货了,他才不会来领我呢。”

柳叶梅去里屋换一件衬衣出来,对着许翠翠说:“别把自己看得一钱不值,就算是脏了身子,那也不是你情愿的,没啥了不起!心里干净就成。这老祖宗留下的算是啥规矩,明明是男人做了贼,却没事人似的,所有的罪过都让女人扛着,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见许翠翠低头不语,柳叶梅接着说:“你就打起精神来,姐给你做主。”

许翠翠点点头,抬起头望了柳叶梅一眼,双目中明显有光亮在闪烁。

“安心在家等着吧,我去了。”柳叶梅说完迈出了门槛,又回过头来叮嘱一句,“别乱琢磨了,去屋里看电视吧。”

许翠翠点点头,答应一声,眼巴巴望着柳叶梅走出了院子。

一出门口,柳叶梅就想到黄仙姑这时候一定去了泥潭那边,就直奔着那个方向去了。

到了坝堤上,柳叶梅就开始心里发颤,浑身麻凉,慌怯的目光不由得一次次瞄上泥潭里混浊的泥浆。

好在今天的土坑内异常平静,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昏黄的光芒。

柳叶梅觉得双腿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连脚底下也像是被黏住了,难以往前迈动一步,只得停了下来,朝着黄仙姑做法的小屋望去。

此时,屋里屋外静悄悄,不见一个人影,一片死气沉沉的寂静。

柳叶梅心里更加虚空起来,禁不住喊了起来:“黄仙姑……黄仙姑……黄仙姑你在吗?”

一连喊了几声,都不见有回应,几乎连一丝一缕的风声都没了。

停了一会儿,柳叶梅接连又喊了几声,还是不见有啥动静,柳叶梅就断定黄仙姑一定是在家里了,便转身往回赶。

刚走了没几步,却突然想到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那喊声就像强电流一般,一瞬间就把柳叶梅给击晕了,她站在原地,头脑发蒙,浑身乏力,几乎就要一头栽倒了。

好大一会儿工夫,她才慢慢缓过劲来,怯生生转过身去,这才看清是黄仙姑站在小屋子的外头,正面朝着自己打着招呼。

柳叶梅嘴唇翕动几次,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脚下一软,松松垮垮一屁股坐了下来。

“柳叶梅……柳叶梅……你咋了这是?坐在那儿干嘛?赶紧下来……下来呀……”黄仙姑招手喊着。

见柳叶梅只是摇着手,却不说话,黄仙姑就抬脚快步走上了坝堤。

等到黄仙姑走过来,见柳叶梅面色惶然,惊魂不定,就说:“瞧你吧,每次来都这样,今儿神龙又没惊扰你,咋就吓成这个熊模样了?”

柳叶梅这才摇摇头,低声说:“我以为你不在呢。”

“我不在这儿守着,还能去哪儿?”黄仙姑说着,伸手把柳叶梅拉了起来,然后在她后背上猛击了几掌。

柳叶梅打一个长嗝,吁出一口浊气,才觉得头脑活泛起来,朝着黄仙姑白一眼,埋怨道:“你明明在这儿,我喊你,你咋不搭腔?”

“不是没听到嘛,真的没听到。”

“我嗓子都快喊破了,你咋会没听到呢?”

“我都神魂脱离了,咋能听得到。”

柳叶梅一皱眉,问:“你这不是好好的嘛,咋就脱离了?”

黄仙姑转回头,朝着土坑望一眼,小声叽咕道:“你是凡俗之人,肯定不懂那些了。”

“不懂啥?”

“我正在跟神龙对话呢,今儿神龙去了另一个世界,远离了这边尘世的一切。”

柳叶梅望着黄仙姑,质疑道:“真的假的呀?老姑你还有这本事?我以前咋就不知道呢。”

“这还假的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我总不该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吧。”

“这事儿我还真有些信不过老姑了。”柳叶梅直言说道,接着问一句,“那你又是咋知道我来的呢?”

黄仙姑不假思索地说:“是神龙告诉我的呀!”

柳叶梅头皮一阵发麻,问:“神龙?它不是也跟你一样,在另一个世界吗?咋就能知道我来了?”

黄仙姑神色肃然地说:“它是神啊,神可是灵通天地,智贯四海的,又不像人,只有一个魂魄。”

柳叶梅越发被黄仙姑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话说得胆战心寒,虚空懵懂,说道:“走吧,赶紧回去,我有话跟你说。”

“不行……不行……这会子不能走,跟神龙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就不会以后再跟它说呀,我找你有急事呢,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黄仙姑这时候倒是真的有了几分神仙的超然,她故作深沉地说:“你那事哪有我的事急呀,你的事再急,那也是事关一个人,可我跟神龙要谈的这事,就大了去了,关系到整个村子老老少少几百号人的身家性命,你说是我的重要,还是你的重要?”

一听这话,柳叶梅果真就被吓着了,瞪大眼睛惊问道:“老姑,啥事呀,那么严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