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故弄玄虚的黄仙姑/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才刚刚说起头嘛,就被你冲撞了,只得停了下来。”

黄仙姑这样一说,柳叶梅就有些怀疑了,觉得她是在糊弄自己,就故意刁难她说:“你就不能透露一点点,要不然我咋相信你呢?”

黄仙姑故作神秘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天机不可泄露,一旦说出去,就不灵验了,再说了,搞不好我会受到惩戒的,很有可能还会折了我的功力。”

黄仙姑说得越玄乎,柳叶梅越是不相信,轻悄地问一句:“哎哟哟,有那么严重吗?”

“可不咋的!”黄仙姑依然满脸肃然,嘴里叽叽咕咕默念了一阵子,然后说,“不过你跟神龙少有缘的,我稍稍透露一点也倒是无啥大碍,相信神龙也会宽恕我的。”

“那好,老姑……老姑,你赶紧说给我听听,啥事那么严重?我心里绷得难受着呢。”柳叶梅催促道。

黄仙姑瞑目掐指,口中念念有词。

好大一会儿,才睁开眼睛,转身面朝着土坑,默默地盯着昏黄的泥浆。

突然,平静的泥浆中传出了一声微弱的哗啦声。

打眼望去,一圈圈的涟漪缓缓扩散开来。

“好了,神龙说了,可以向你透露一二。”黄仙姑回过身来,对着柳叶梅低语道。

“神龙跟你说啥了?”

黄仙姑说:“这是天机,你可一定不要传出去了。”

“不说不说,绝对不说,说了让我烂舌板,这样行了吧。”柳叶梅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就好,要不然真的会遭报应的。”

“知道了……知道了,老姑你就赶紧说吧,我还有急事求你呢。”

“就你的急了,我那事更急。”

“既然都急,你就赶紧说啊,别再卖关子了。”

黄仙姑再次回头朝着泥潭望了一眼,说:“神龙说,咱村里要出大事了。”

“大事?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我用得着那么着急了,肯定是坏事了。”

“啥坏事?”

“神龙说,咱村子里有人坏了心肠,乱了纲常,伤风败俗的事做了好几箩筐,要遭报应了,连好人也得跟着受灾受难了,脱不了……谁也脱不了……”黄仙姑面露忧虑地说着。

柳叶梅听后心里一震,追问道:“会是啥灾难了?还要全村人都跟着遭殃,有那么严重吗?”

“这不是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吧,就被你打断了。”

“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一人做事一人当,谁做了孽报应谁呗,干嘛要全村人都跟着遭殃?”

“这你就不懂了,一方水土坏了根脉,那还不得都得报应嘛。打比方说吧,就像一棵瓜秧上的结的瓜,一旦根子坏了,所有的瓜还不得都跟着烂掉嘛,你说是不是这儿理儿?”

“听上去是这么个理儿,可是……可是……好好的一个村子,咋就会有大灾大难呢?”柳叶梅半信半疑地问。

黄仙姑想了想,神神叨叨地说:“这事吧,你可千万别不信,我可听得真真切切。虽然还没来得及细说,我估计吧,最大的可能是洪水。”

“这好好的天气,能发洪水?”

“聪明人也会混帐话,今天好好的,你就能保证明天、后头、大后天不下连阴雨?不会发大水?不会把水库堤坝冲毁?再说了,也许还有其他的灾难降临呢……”

“还会有啥灾难呢?”

黄仙姑若有所思地掐捏着手指,然后说:“也很难说不会发生瘟疫啥的,不是经常有瘟鸡、瘟猪、瘟兔子的事情发生嘛,说不定刮一阵邪风就会瘟人。想一想那个场景,人一片片地栽倒,再也爬不起来了,那也真是够吓人的。”

柳叶梅突然觉得黄仙姑像是再说梦话,倒觉得轻松起来,抿嘴一笑,说:“老姑,你就别在编故事了,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了,那还会有那种事情发生了,你放心好了。”

“柳叶梅,你可真是没心没肺,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黄仙姑板着脸,气恼地说,“你这样,不只是对老姑不敬,也是对神龙不恭,再这样你会受到惩罚的,你信不信?”

柳叶梅一听,也不高兴了,说:“老姑,你可别咒我呀!就算是你说的是真事儿,这后面的可也是你信口编出来的,又不是神龙的授意的,我怀疑一下就招惹你了呀!”

黄仙姑眼珠子一转,脸色随和缓下来,说:“柳叶梅,我不是跟你嬉闹玩笑,这可是实实在在就要发生的事情,听了神龙的话后,我心就悬起来了,可真的为一村老老小小担心呢。”

“那该咋办?”

“这不,还得想办法来想法子破解嘛。”

“有啥好办法吗?”

“那是天意,人又能奈何?还得靠神龙显灵降法,以除灾祸。”

柳叶梅正经说道:“那一村老小就全靠你了,可千千万万别降下祸端来,都跟着受灾受难的。”

“那是……那是……我咋会看着不管呢,一定辅佐着神龙,去尽心尽力为全村人排忧解难的。”

“那就好了……那就好了……全指望你了老姑。”柳叶梅话锋一转,说,“老姑,眼下就有一件要紧的事情求你办呢。”

“啥事?”

“就是许翠翠那事儿。”

黄仙姑脸上一阵不自然,问道:“许翠翠她……她咋的了?”

柳叶梅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十有八九她是从中作祟了,但却没有表现出来,说:“她男人从外地回来,不知道犯了啥邪劲儿,疯了一样打打骂骂的不说,还扬言要杀人,可吓人了。”

黄仙姑一皱眉,问道:“真有这事儿?”

“那还假的了,小媳妇翠翠被吓得家都不敢待了,这不,跑到我家里躲着了。”

“那小子平日里看着窝窝囊囊的,想不到还那么有血性,咋点火就着呢!”黄仙姑阴着脸,嘟嘟囔囔地说道。

柳叶梅乘机追问道:“老姑,你知道那事了?”

“嗯,知道。”黄仙姑倒也爽快,说,“这么说,祸端还是我引起来的。”

“老姑,这事咋会与你有关系呢?”柳叶梅故作惊讶地问。

“柳叶梅,我知道你人好,心眼不坏,有事从来都不瞒你。再说了,翠翠那个小媳妇的事儿,前前后后都是咱娘俩给操持的,也没啥好隐瞒的,我就实话告诉你吧。”

“咋了老姑,这么严肃?”

黄仙姑望着柳叶梅,说:“这事吧,起先我也没想到会闹到这个份上,只是心里有些怨气,就随口发泄了出来。”

“你对谁有怨气了?咱们村上谁还敢随随便便得罪你呀!敬着、供着都来不及呢。”柳叶梅故意奉承道。

“还能对谁,就是对翠翠那个小媳妇呗。”

“她咋得罪你了?”

“也不是得罪,只是怪她不懂事。”

“啥事?我咋不知道呢?”

“柳叶梅,不是老姑贪财,只是觉得吧,我操心费力的帮她做了那么大的事儿,事后她非但不去表示一下心意,甚至连一句好话都没有,连见了面都没事人一样,你说气人不气人?”黄仙姑说着,脸上竟然真的就有了怒气。

柳叶梅干嘛解释说:“其实那个小媳妇人不孬,只是年轻了些,不懂得那些人情世故,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就行了。再说了,人家当时不是已经给过咱们钱嘛,应该不欠咱啥了,你说是不老姑?”

“帮了她那么大的忙,收她那么点点钱算个啥?还有后来呢,我不是又帮她祈福消灾了嘛,她竟然忘了个一干二净,不但连点香火钱都不给,连句好话都没有,我不出口气才怪呢!”

柳叶梅说:“老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常言道‘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咋好去跟个刚过门的小媳妇计较呢?那也显得你太小肚鸡肠了些吧。还有啊,你都成佛成仙了,更不该跟个凡俗小女子置气呀,你说对不对?”

黄仙姑微微一笑,说:“我不是还没完全得道成仙嘛,充其量只是个半仙之体,俗气的那一块时不时就暴露了出来,一气之下没有掩饰好,就把不该说的话说了出来。”

“我可一直都觉得老姑是大肚能容的佛了,想不到你也还有未净之根,这也难怪。只是我觉得吧,老姑该修身养性,积德向善,也好早些业绩圆满,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那倒是……那倒是……”

“那既然这样,你也有了过失,就该及时补救,可别折了你的功业啊!”

黄仙姑望着柳叶梅说:“以你的意思是,那个小媳妇的事情,还要我出面调和了?”

“可不,解铃还需系铃人嘛,你不亲自出马咋行呢?”

黄仙姑稍加思索,说:“其实吧,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我,那天他婆婆跑到我家去,说她儿媳妇跟男人同房后,下边流血不干净,让我帮着看看是咋回事儿。我就气恼地对她说,她不那样才怪呢,流产打胎的那么一折腾,你流血才怪呢,至少三月俩月的不干净。”

“老姑,你咋这样说呢?咱们当时不是骗她说,她儿媳妇只是下边长了点东西嘛。”

“这不是没管住自己的嘴巴嘛,就吐噜出来了。”

“那她婆婆听了你的话后,咋样了?”

“还能咋样,她先是愣怔了半天,然后瞪大眼睛问我说,我儿子没在家呀,儿媳妇咋就怀孕了呢?”

“你咋答复她的?”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气,直冲着她说,她咋怀孕的我怎么能知道?你去问她呀!”

“老太太啥反应?”

老太太傻乎乎地问我一句:“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不?”

“我火气更大了,吼了一嗓子,你咋就这么糊涂呢?你儿媳妇跟谁家男人睡觉还能告诉我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