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出手相助/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的轻巧,狗曰的躲在背后动手脚,就那么容易找?”

“也没你说的那么难,想一想得罪谁了,不就有谱了嘛。”

尤一手想了想,低声说:“我也反反复复筛了好几遍,筛来筛去,只有两个人值得怀疑。”

“谁?”

“毛四斤跟吴有贵。”

柳叶梅不屑一笑,否定道:“这两个人都不可能。”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先说毛四斤吧,他跟你一无仇二无怨,何必跟你过不去?”

尤一手点着了一支烟,吸一口,目光呆滞地盯着门外,说:“近无仇,未必远无怨啊。”

柳叶梅云里雾里,问他是啥意思。

尤一手收回目光,说:“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不提也罢。不过这小子的确有点可疑,这段时间来,他躲在后面鬼鬼祟祟的,一定没干好事,我有个预感,迟早有一天,他会背后捅我一刀的。”

“切,人家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咋就想害你了?”

“你怎么知道他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你不信是不是?那好,我这就去他家看看,要是真有可疑之处,我就直接把他给抓来,逼他把告你的信收回来。”柳叶梅说着,抬脚就走。

“站住!”尤一手站了起来,说,“先别打草惊蛇,观察一阵早说,量他一时半会儿也翻不了天!”

“那……那你就认了?”

尤一手冷笑一声,说:“你以为我是个窝囊废啊,麻痹滴,不是不报,时辰不到!”

“可总该把告你的人找出来吧,呆在屋里胡乱猜疑算啥本事?还有那个吴有贵,我觉得也不像是他。”

“理由呢?”

“他是村支书,又是你一手栽培的,怎么可能去告你呢?那不成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了?”

“你错了,我觉得是他的可能性最大,这不明摆着嘛,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想方设法把我拉下马来,他也好图个痛快,上次借刘清海他老婆投井那事没算计成,这次又在这两万块钱上动开了心思,看来不把我拿下不罢休啊!”

“听你这么一说,还真像是他。”

尤一手点了点头。

“那你也该想想办法呀,呆在屋里抽闷烟就解决问题了?”

“办法也想了一些,就是觉得不成熟,斟酌斟酌再说吧。”尤一手又摸起香烟,抽出一支叼在了嘴上。

这样一来,柳叶梅就不便再开口提要钱去给许翠翠检查身体的事了,但又不甘心,站在那儿拘拘泥泥,不知该何去何从了。

倒是尤一手眼尖,他看出了柳叶梅的心事,主动问道:“那个小媳妇去医院做检查,需要多少钱?”

柳叶梅倒不忍心起来,说:“你都这样了,咋好再拿你的钱,要不……要不就让她自己出吧。”

“妈逼,我又不是这就被拿下了,你用得着弄出那个熊样子来了。”尤一手打起精神来,呼的喷出一口烟雾,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奶奶的!弄了那么个小人在身边,当初真他妈瞎狗眼了!”

“你可不能掉以轻心,赶紧想想办法,把事情破解了。”

“这事就不用你操心了,一个娘们家,要你管你也管不了,好好把小媳妇那事给我兜住了,别再闹出啥意外来就行了。”尤一手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信封来,扔到了柳叶梅面前的桌面上,爽快地说,“里面是一千块钱,也不知道够不够,如果不够,你先垫上,以后再还给你。”

柳叶梅没有立马伸手去接钱,站在那儿盯着尤一手呆,愣愣地出神。

“发啥呆啊?该忙啥忙啥去!”尤一手吼了一嗓子。

柳叶梅也不好再说啥,摸起了桌上的钱袋,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当天晚上,柳叶梅陪着儿子吃过晚饭后,就去了许翠翠家。

路上,柳叶梅想了很多,起初她想让黄牛陪自己媳妇去医院做检查的,后来细想一下,又觉得不合适,万一医生看出了翠翠流过产的迹象,并口无遮拦地当着黄牛的面说出来,那事态可就急转直下了,不但兜不住,并且还会闹得翻天覆地,怕是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再就是钱的事,还怎么给他们?那不是自找难堪嘛。

想来想去,柳叶梅还是决定自己陪着许翠翠去。

等到了许翠翠家时,见小两口正在看电视,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下边的沙发上,气氛仍然有些冷扑扑的,不怎么融洽。

寒暄了几句后,柳叶梅就直言不讳地问黄牛:“你是不是还在担心翠翠的身子?”

黄牛做起来,低沉地说:“她那样,能不担心吗?”

柳叶梅故作轻松地说:“你们男人不懂,其实女人那里面流点血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她当时还长了个小疙瘩,黄仙姑帮着摘掉了,皮肉上面肯定留下了伤痕,时间短了,还没有完全愈合呢。”

“那也不至于流那么多血呀,怪吓人的。”

“这你就不懂了,女人那里面娇嫩着呢,咋经得住你那个猛劲儿,不把疮疤揭开了才怪呢。还怀疑人家这样那样的,不都怪自己没出息嘛!”

黄牛脸红起来,囔囔道:“她又没……没告诉我,我不是……不是也不知道嘛。”

“就算是没告诉你,你也不该拿着女人当牲口使呀,别说是细皮嫩肉了,就是个草包布袋,也经不住你那个疯劲儿!”

黄牛难为情地低着头,说:“这不是想着……想着早些要个孩子嘛,就急急忙忙的那样了……”

“要孩子没啥难的,只要身体允许,尽管要就是了。”

“可是谁知道她啥时能好起来呢?”

“这事吧,我也想到了,为了你们放心踏实地要孩子,明天我带翠翠去县医院做个妇科检查,你觉得咋样?”

黄牛挠挠头,说:“有必要去做……做检查吗?”

“咋就没必要了,要是没啥问题,你们就放心大胆地要孩子,如果有点不对劲儿,那就治疗,说不定吃点药就调理好了,毕竟是大医院,还放心一些,大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可咋好麻烦你呢?还是我陪她去吧。”

“你一个大男人家,去医院的妇产科,觉得合适吗?到处都是光着身子做检查的女人,不被人家轰出来才怪呢。”

“那好……那好……就麻烦柳叶梅姐了。”

柳叶梅瞅他一眼,不温不火地说:“我也就是看在与翠翠的姊妹感情上,就你那个熊脾气,才懒得管呢!”

“谢谢……谢谢姐了,不过要……要花多少钱呢?”

“看看,上来就心疼钱了不是?”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你要带多少钱。”黄牛赶紧解释道。

柳叶梅痛痛快快地说:“让翠翠带点零花钱就行了,检查就不需要了。”

“检查不需要钱?”

“不是不需要钱,是我的一个姨家表妹在妇产科,让她抽空帮忙看看就行了,她还好意思收我的钱嘛。”柳叶梅信口说道。

黄牛点头应着,嘴上嘟囔着:“那多不好意思,咋好白让人家看呢,是不是……是不是……”

“行了……行了,这事交给我就是了,用不着你操心,只要以后对翠翠好一点就行了。”

黄牛是啊是啊地连声答应着。

许翠翠站在一边,静静地观察着,一句话都没说。

直到把事情定了下来,走出院门,送柳叶梅的时候,夜色之下,她用力地紧紧握着柳叶梅的手,不停地颤抖着。

第二天一大早,柳叶梅跟许翠翠就按事先约好的点儿,去村口碰头,然后一起朝着镇上的车站走去。

走了一会儿,许翠翠突然傻乎乎地问柳叶梅:“姐,你真有亲戚在县医院上班呀?”

柳叶梅望她一眼,说:“你也跟着犯傻。”

“俺咋就傻了呀?明明是你亲口说的嘛。”

“我那是骗你男人。”

“骗他干嘛呀?”

“你拿他辛辛苦苦挣的钱去看病,还不得心疼死他呀。”

“可看病总得花钱呀,我还以为你真有亲戚给咱免费看呢,兜里才带了几十块钱,不够咋咋办呢?”

柳叶梅就拍了拍自己的手包,笑着说道:“里面有,一千多呢,足够你用的了。”

“咋好用你的钱呢?”

柳叶梅摇摇头说:“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

“村长尤一手的。”

许翠翠不再说话,阴沉着脸,跟在柳叶梅身后朝前走去。

到了镇上的车站,正赶上头班车,两个人急急忙忙上了车,屁股刚刚着座,车子就缓缓发动了。

柳叶梅就笑着对着许翠翠说:“有神仙保佑咱,今天事儿一定很顺,你就放心好了。”

许翠翠也跟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果然,一切都如想象的一样,顺顺利利,痛痛快快,就连最终的检查结果也算是令人欣慰,许翠翠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生产通道底部有创伤,表层的一根毛细血管没有愈合好,一点都不影响正常的生育功能。

只有一点遗憾,那就是近期不能同房,必须等吃完半个月的药,修复之后才可以放开来过那种生活。

回家的路上,许翠翠老半天不说话,看上去有些淡淡的惆怅。

柳叶梅就问她:“翠翠,咋又不高兴了?”

许翠翠憋了半天,才扭捏着问柳叶梅:“姐,要是夜里他想要咋办呢?”

“那可不行,还会流血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那个邪劲上来,啥也就不管不顾了,万一他……他硬来咋办呢?”

柳叶梅呆着脸想了想,故作深沉地说:“我倒有个好办法,就看你愿意用不愿意用了。”

“姐,啥好办法,你说给我听听。”

“你准备一把剪刀,等他把那根脏东西伸过来的时候,咔嚓一下给齐根抹了去……”柳叶梅话没说完,兀自笑得手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