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跟侄媳妇闹了起来/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翠翠也跟着笑起来,笑过一阵子,俏骂道:“姐呀,你可真坏……真坏……不理你了!”

等两个人缓过劲来,柳叶梅才正经说道:“你就跟他正经说,里面有伤口,不敢闹腾了,只能先忍一忍,等愈合后再补上。”

“可……可半月后,他就回工地了,要孩子的事儿就泡汤了。”

柳叶梅算计了一下,说:“其实吧,我不赞成你们这个时候要孩子,本来黄牛在外面待了那么久,缺吃少喝的,更别提营养了,身子骨根本就不行。再说,还有这受孕时间问题,你算一算,这是四月天,这个时候下了种,九个月后,那不就是明年正月了,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大人孩子的都冷得慌,多遭罪呀。”

“可不是咋的。姐,那你说啥时上身好?”

“我觉得吧,就到年根吧,腊月初就让他回来,好吃好喝把他伺候肥了,把身子养得棒棒的,那种子肯定就成实得多,等发了芽,结了果,那也绝对是刚刚的,生出孩子就更不用提了,说不定出来就会喊爹叫娘。”柳叶梅眉飞色舞地说着。

许翠翠脸喜上眉梢,说:“姐,你可真会夸张,谁家的孩子生下来就会喊爹娘啊!”

柳叶梅收敛了笑容,正经说道:“问题的关键是你坐月子的那个时节好,正是不冷不热,粮食满囤,瓜果金黄的好时候,要啥有啥,多自在呀!你说是不是呢翠翠?”

“这倒也是,可就怕他不同意。”

“他不同意就由着他呀,你讲给他听啊!”

许翠翠微红着脸说:“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臭男人,一旦上了馋,来了瘾,那可就跟个疯狗差不多。”

柳叶梅白她一眼,说:“办法不是多得很嘛,你自己想办法呢。”

“那地方不能用,还有啥办法呀?”

“傻,真傻!你不是有奶、有手、有……有那个啥嘛,随便对付一下下就行了,笨死!”柳叶梅挤眼弄鼻,不怀好意地说着。

许翠翠羞得满脸通红,笑骂着:“浪姐姐呀,想不到你还装着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呢,真坏……真坏……简直坏透了……”

两个人一路轻松,说说笑笑到了村口。

分手的时候,柳叶梅又面面俱到地叮嘱了一番,并把花剩下的六百多块钱塞给了许翠翠。

翠翠说啥都不要,就算是柳叶梅硬塞进了她的口袋里,她又果断地掏了出来,扔在了柳叶梅怀里,转身小跑着回家去了。

看看天色还早,才刚刚三点多,柳叶梅就直接奔着村委会去了,一来过去汇报一下许翠翠的检查情况,二来也惦记着尤一手被人举报的事情。

进了村委会院门,便听到尤一手屋里有人说话。

驻足侧耳细听,才知道是郑月娥待在里面,正跟尤一手说着啥。

他们的谈话模模糊糊,具体说了些啥,根本听不清。

柳叶梅轻轻往前挪动了几步,静下心来,这才隐约听到郑月娥说:“这钱无论如何你得留下,你是为了我,才去给郝委员送钱的,这钱本来就该我来掏。”

尤一手推让道:“啥你呀我呀的,你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嘛,我也是担心事情搞糟糕了,让你被动,所以才出此下策的,你用不着放在心上,收起来……收起来……”

“叔,这钱你要是不接,那我宁愿这个妇女主任不干了!”郑月娥说得很坚决。

停顿了片刻,就听尤一手说:“你也太较真了,驴脾气一上来就拉不回来,那这样吧,说实在话,这一阵我也正巧遇到一点麻烦,手头需求些钱,暂时先用着,等缓过劲来,我一定还你。”

“还啥还,那本来就是你的。”

“等秋后北沟里那片杨树林卖掉以后,村里就有钱了,立个名目多给你补偿一点就行了,到时候连本带息一起还你,你放心好了。”

“你别还啊还的,多难听呀,搞得那么生分,也不知道你是咋了,跟我越来越疏远了。”

“啥时候疏远了?我内心里不是一直牵挂着你吧,要不然我能暗地里帮衬着你!”

“那就好,我还一直心里犯嘀咕呢。”郑月娥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刚才你说遇到麻烦了,啥麻烦?”

尤一手哼哼唧唧地说:“这个……这个嘛,眼下还没弄确切,以后再告诉你吧。”

“还保密呀?连我都不告诉,是不是因为玩女人,又惹出乱子来了?需要钱打点吧?”

“郑月娥,草泥马的,你胡咧咧个逑啊!我尤一手啥时耍女人惹麻烦了,至于吗?”

郑月娥说:“叔,你用不着装,我知道这一阵你又跟那个浪货好上了,要不然咋就不近我的身子了呢?”

“没……没……都一把年纪了,身子骨不顶了,耍不动那玩意儿了。”尤一手敷衍道。

“又在骗我,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听上去郑月娥不高兴了,“你还不是被柳叶梅那个狐狸精缠住了,白天夜里的搅合在一块儿,那还顾得上我呀!”

柳叶梅脑袋轰然胀大,心里热燥燥憋闷得难受,紧咬着牙根,攥紧了拳头,直想冲进屋里去,跟郑月娥拼个你死我活。

不等挪步,突然听到郑月娥骚滴滴地说:“叔,其实我知道,你一点儿都不老,身子骨壮实,那活儿也强壮挺脱,厉害着呢,要不……要不……让我亲手试一试吧?”

“滚,你咋越来越放肆了?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怎么好想胡来就胡来?这可不是你家,是办公室!”尤一手直声呵斥道。

听上去郑月娥已经不管不顾了,小声叫道:“我知道是办公室,以前又不是没在这儿耍过,每一次都是你主动的,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尤一手脸上一阵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会有人来的……不行……不行……”

随着桌椅的挪动声,听郑月娥说:“得了……得了……你就别为自己找借口了,你告诉我,我那一点不好了,你就不理我了,到底是为了啥?”

“郑月娥,我实话告诉你,我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想法,就是不想再过那种没脸没皮的日子。”

“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是你想停就停得下来的,今天我就是想试试,你到底还对我有没有念想。”郑月娥说着,一只手伸到了尤一手身上。

砰!

尤一手用力拍一把桌子,高声喊道:“你给我住手!”

屋里随安静下了,听尤一手训斥道:“就算是我以前错了,那也不能继续错下去!我已经不止跟你说过一次两次了,咱们这关系不能乱来,就此止步,你咋就是不听呢?”

郑月娥像是被吓着了,乖顺起来,嘟嘟囔囔地说:“我就是不愿看着你跟别人好嘛……”

“我跟谁好那是我自己的事儿,用不着你来管!”

“你咋对我这么凶?”

“我不凶你能听吗?咋就那么不开窍呢,只要我在位一天,就把你的村干部给保住了,不动不摇地拿着工资就行了,你还想怎么样?”

“就是觉得你对我好,我才报答你嘛。”

“有你这样报答的吗?活抓活拿的,还有个女人样子吗?”

“你以前不是也这样拿我嘛……”

“你在那儿胡扯了,快回家去吧。”一声挪动椅子的声音响过后,听到尤一手接着说,“现在对照一下,你还真比着柳叶梅差远了,差老远了,人家不但不纠缠人,还时时处处的帮着我排忧解难,你呢?都做些啥了?”

郑月娥无力地辩解道:“她满大街的找男人,还有啥好的?她是狐狸精,她是潘金莲,你被她迷惑了都不知道!”

“滚你的胡说八道!她能力就是比你强。”

尽管郑月娥的话把柳叶梅气得肺都快炸掉了,但尤一手的话又无异于一针强效兴奋剂,让她不但忽略了被侮辱的不快,反而有了某种被肯定、被赞赏的幸福感,心里面透着一股甜。

或许是为了让尤一手尽快摆脱纠缠,也或许是不想再听到郑月娥带有人身攻击性的语言,柳叶梅竟然头脑一热,高喊了起来:“村长,尤村长你在吗?我有急事找你呢!”

屋里随之静了下来,惊得鸦雀无声。

柳叶梅紧接又自言自语地说道:“没人在吗?咋还开着门呢?不对啊,刚进门时还听到好像有人说话着来……”

尤一手走了出来,冷着脸应声道:“你站在那儿叽咕啥呀,进屋就是了。”

“哦,村长你在呀,我还以为没人呢。”柳叶梅边装模作样地说着,边朝着屋里走去。

尤一手没接话,转身回到了屋里,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对着手足无措的郑月娥冷冷地说:“柳叶梅要向我汇报工作,你回避一下吧。”

郑月娥瞪一眼尤一手,然后低下头,灰溜溜地出了屋。

尤一手点燃一支烟,有滋有味吸着,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烦乱。

柳叶梅面色平静,稳稳地坐到了沙发上。

尤一手抽透了一支烟,扔掉烟头后,望着柳叶梅问:“你是不是过来很长时间了?”

“刚刚进门呀,咋了?”

“没咋,事情办妥了?”

柳叶梅没有回答他,而是说:“郑月娥咋的了这是?受啥委屈了吧?”

“她能受啥委屈?闲得难受了呗。”

柳叶梅不经意地说道:“看看郑月娥的五官长相,你离她远点也好。”

尤一手一愣,问:“她五官咋了?”

“不好多说,你就没觉出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哪地儿不一样?”

“那眉,又浓又黑,像一把镰刀;那颧骨,高得能拴住牲口;还有那鼻子,两个圆孔朝着天,就像个漏斗……这样的女人可不多见,男人一旦沾了身,估计就没好。”

“你尽在那儿胡说八道,人家男人不是也好好的吗?”

“那是命相里和呗,一硬顶硬,一毒克毒那就没事。也可能是时机不到,不信你就等着瞧。”

“瞎扯吧你,看你越来越像个老巫婆了。”尤一手散淡地说一句,然后埋下头想起了心事。

“不信拉倒,这话撂在这儿,你等着瞧。”

尤一手转移话题问:“去医院瞧了?”

“瞧了。”

“咋样?”

“没大碍,只是……只是……”

“只是咋了?”

“只是怪你,逮着个小的就下狠力气,把人家里面给弄坏了,血管破裂了,没愈合好,这时候她男人回来,没深没浅的一闹腾,伤口就开了。”

“曰你个姥姥的!咋又血口喷人了?老子我……我啥时候又给她弄坏了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