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问题很棘手/山野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你还是谁?自打你把人家祸害了之后,就再也没让别的男人沾过身,这还冤枉你了?”

“谁知道她沾不沾别的男人?现在的女人可难说,随便着呢。”

“你别胡说八道啊,女人咋了?还不都毁在了你们这些臭男人手上啊,软磨硬缠的,谁受得了呢!”

“好了……好了……你那张刀子嘴,谁说得过你。”尤一手双手搓了搓看上去憔悴不堪的脸,接着问,“那伤口咋治?

“咋治?吃药呗。”

“吃药能治好?”

“能治好,可要很长一段时间,这下可好,人家本来急着要孩子的,只能拖下去了。”

“早些晚些还不一个样嘛,急啥急?”

“你倒说得轻巧,人家婆婆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身体又不好,还不盼着早一点抱孙子呀。你这作孽的,硬是让人家今年抱不成了。”

尤一手面露尴尬,说:“这……这也不能全怪我,谁让小媳妇长那么好看的,又不懂得防范,明明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偏偏赖在那儿不走。”

“你脸皮真厚啊!明明是你把人家给糟蹋了,这时候还说这样昧良心的话,就不怕自己遭报应?”

“你可别再咒我了,以后想办法给她点补偿就行了。”

“啥补偿?”

尤一手沉吟一会儿,然后说:“对呀,前几天周校长说,学校的食堂想找个做饭的,让那个小媳妇去咋样?”

“那活累不累?工资咋样?”

“不就那么几个老师吃饭嘛,全是大锅菜,还能累到那儿去?工资多少我还没问来。这样吧,等我过去跟周校长商量一下,定下来再说吧。”

柳叶梅急着催促道:“那你赶紧去呀!”

尤一手说:“我这会子哪还顾得上呢,私下里打听了一下,那个告我的人不依不饶,上头已经着手立案了。”

“那你赶紧想办法呀。”

“也不是没想呀,儿子已经托了关系,找了纪委的人求情,可人家不敢应承,只说看看情况再说。”

“你没去找找镇上的领导?”

“找过了,领导说现在上头风声正紧,不好说话。”

柳叶梅心里一沉,看来这一次尤一手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如果他掉了进去,那自己也就没了依靠,毕竟自己算是尤一手一条道上的人,不被毁才怪呢。当村干部的事儿看上去马上就有着落了,万一这个时候尤一手出了事儿,可就前功尽弃了……

突然,柳叶梅心里一阵灵动,她想起了小白脸李朝阳在纪检部门工作的那个叫吴法义同学,如果自己去找他,说不定他就能帮上尤一手的忙,毕竟自己与他有过一夜的“风流情”。

尤一手见柳叶梅呆着脸不说话,喊了她一声,说:“看把你给吓的吧,还没到那份儿呢。”

柳叶梅回过神来,说:“不是害怕,我是在想办法。”

“你能有啥办法?这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摆平的。”尤一手摇摇头说。

“我也不敢保准能不能管用,只是我突然记起,有个远方亲戚在县里的检察院上班,不知道能不能给帮上忙。”

“那个人他当不当官?”

柳叶梅皱着眉想了想,说:“好像是个副科长啥的。”

尤一手眼睛一瞪,眉毛一挑,说:“嗨,兴许还真就能行,我靠,想不到你家还有这么厉害的亲戚!”

“你说他能行?”

“是啊,公检法是一家,相互之间都熟悉,再说了,立案后,那可就是检察院具体办理呢。”

“那好,我就去找那个亲戚说一声去,让他帮你把案子压下来。”柳叶梅激动得按耐不住了。

“也行……也行……”尤一手脸上有了活色,眼里也有了亮光,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说,“不过现在也太晚了点儿,今天是来不及了,还是等明天再去吧,你说呢?”

“我觉得这事越快越好,万一耽搁了,事情张扬出去了,那可就不好收拾了,你说是不是?”

尤一手点点头,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万一立案了,还真就不好办了。”

“那我还是赶紧去一趟吧。”

“都这个时候了,等你赶到县城,人家也早就下班了呀。”

柳叶梅稍加思索,说:“反正是亲戚,下班后到他家谈也行。”

“你跟他是啥亲戚?一般关系的话,跑到人家家里谈案子,恐怕不太合适吧?”

“那……那我先打电话联系一下吧,他答应我就去,不答应就算了。”

“那你可先别提我这事儿,就说找他有个急事,必须面见他再说。”

“为啥不能直说?”

“你直说他还能让你去见他吗?这些烂事,人家躲还来不及呢,肯定就直接借口挡回来了。”

“咋会那样呢?还能就没有点儿人情味了。”

“你还是嫩了点儿,就按着我说的去做,准没错。”

“那好,我先打电话联系一下。”随即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刚想拨号,突然想起自己压根儿就没有那个吴法义的号码。干脆就翻查出了李朝阳的号码,按下一个号码,却又停了下来,她觉得有些话还是不要当着尤一手的面说好,一来别扭,二来被他听去了,会凭白招惹来是非。

于是就对着尤一手说:“我还是出去打吧,在你面前不知道该咋说了。”

“用得着鬼鬼祟祟了,有啥说啥呗。”尤一手叽咕道。

柳叶梅到了院子里,找了一个墙旮旯,往四下里瞅了瞅,便按下了李朝阳的电话号码。

又是跟上次一样,铃声响到最后,也没人接听。

举着电话愣神的当儿,手机铃声却有响了起来。

柳叶梅慌忙按下键,扣在了耳朵上,听到里面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来:“喂……喂……是柳叶梅吧?你有事吗?”

“你干嘛弄出那个动静来呀?我有急事找你,是不是不方便说话呢?”

“哦,正在开会,我一会儿打给你。”

“我急着去县城呢,没时间等了。”

“你来有事吗?”

“是啊,没事去干嘛呀!”

“可……可……我晚上还有个应酬呢,市教育局来领导了,接待晚宴,必须要参加呢。”

“那我就等着你呗。”

“啥事啊?那么着急。”

“嗯……嗯……电话里不便说。”

“能不能改日,吃晚饭后,一般都是娱乐节目的,又不好中途退场,怎么好让你一直等着呢。”

“可……可……那……是这样的,我这边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难题,想找检察院的你那个同学,我直接去找他,你看成不成?”

李朝阳顿了顿,然后说:“我这就给你联系一下,看看他有没有时间,你等着啊。”说完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李朝阳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对着柳叶梅说:“他今天晚上也有应酬,他们一号领导过生日,绝对不可缺席的,要不明天再联系吧,好不好?”

柳叶梅无奈地应一声:“那好吧,”

“那就这样吧,我开会去了,再见。”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铃声,柳叶梅心里一阵阵发凉。

回到屋里后,一看柳叶梅那眼神,尤一手就知道碰钉子了,安慰她说:“本来就没指望啥,别在意了,不过你的这份心意我已经领了。”

“啥心意不心意的,都到这份了,急死人了。”柳叶梅说着说着,眼圈竟然红了起来。

“急啥急,急也没用。再说了,本来我就没打算让你黑夜里去县城,一个女人家不安全,再说了,家里还有孩子呢。”

“孩子没啥,有他爸,还有二奶照顾着呢。”

尤一手似乎有些感动,伸手拍了拍她瘦俏的肩头,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口吻说:“我老尤也不是吃素的,都风风雨雨几十年了,就不信为了那么两万块钱栽了跟头。没事的,你放心好了!”

柳叶梅叹口气,说:“但愿没事,要不然可真就不值了。”

“没事……没事,你放心,大不了我直接找镇上的领导去,去面见一把手。”

“找他能管用?”

“那还用说,他是管辖着十几万人口的干部,他说句话,上头总该给他一点面子的。”

“哦,是这样啊,那敢情好。”柳叶梅也随觉得轻松了一些,这才想起许翠翠去检查剩余的钱还在自己包里,就拉开拉链掏了出来,递给了尤一手,算计道,“连挂号带检查,还买了一卷卫生纸,一共花了三百多,还剩了六百多,都在那儿了,你看一下。”

尤一手看都不看就扔了回去,说:“算啥算,还有路费跟饭钱呢,你拿着就是了。”

柳叶梅说:“都到这个节骨眼了,我还拿你的钱,良心还要不要了?”说完又把钱推了回去。

“你这个熊娘们儿就是个傻瓜,不要拉倒!”

“那我回了,身上怪累的,早些吃饭睡觉了。”说完抻了抻身子,抓起了桌上的手包,朝着外面走去。

“哦,那你回吧。”尤一手说完,突然又想起啥,问道,“柳叶梅,蔡富贵这一阵子忙些什么呢?”

“他没跟你说?”柳叶梅盯着尤一手,反问一句。

“说什么了?”

“他说去外面找活了。”

“哦,怪不得呢。”尤一手稍加思量,然后说,“这小子,看来还有自知之明,知道你当村干部了,他就没指望了。”

柳叶梅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尤一手:“这几天他还去值夜班吗?”

“好像有时候还睡在那儿。”

“不对吧?”柳叶梅皱了眉,说,“我感觉他奇奇怪怪的,回家吃晚饭就走人,话也没有半句。”

“会不会是得病了?”

“不会吧,看上去很正常呀。”

“那是怎么回事?”

柳叶梅突然想起蔡富贵说过的,在干一件大事,刚想让尤一手帮着想一想会是什么大事,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心里也跟着凉了半截,那个死犟驴,不会是跟村长过不去吧?举报的事情会不会就是他干的呢?

这样想着,柳叶梅就故作轻松起来,说:“没事,大概是在家挣不到钱,心里慌了。”

“嫌我给他的夜班费少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